每日神話 《你對「十三封書信」持守什麽態度》 選段182

921 |2020年07月14日

神的作工畢竟不同于人的作工,更何况神的發表與人的表達又怎麽能相同呢?神有神特定的性情,人有人該盡的本分,神的性情發表在他的作工中,而人的本分體現在人的經歷中,而且表現在人的追求中。所以,是神的發表還是人的表達藉着作工就可知道,并不需要神自己表白或是人來竭力地見證,更不需神自己來壓制任何人,這都是自然流露的事,不是强求的事,也不是人可以插手的事。人的本分在人的經歷中就可以知道,并不需要人去作額外的體驗工作,人在盡本分的同時就可將人的實質都流露出來,神在作工的同時就可將原有的性情都發表出來。是人的作工就不可掩蓋,若是神的作工那神的性情更是無人能掩蓋的,而且更是人所不能控制的。是人,就不能説成是神,更不能將他的作工、説話看為是神聖的,或是看為不可更改的;是神,可説成是人,因他穿上了肉身,但并不能把他的作工定為是人的作工或是人的本分,更不能將神的發聲與保羅的書信相提并論,或是將神的審判、刑罰與人的教訓之語相提并論。所以説,是神的作工還是人的作工,這都是有原則區分的,都是按實質來劃分的,并不是按作工範圍的大小或是作工暫時的效率而言的。多數人都會在這方面犯原則的錯誤,因為人看的是外皮,是人所能達到的,而神看的是實質,是人的肉眼所不能觀察到的。你若把神的説話與作工看為是普通人的本分,而把人的大規模的作工看為是神所穿肉身的作工,并不是人所盡的本分,那你不就犯了原則上的錯誤了嗎?人寫的書信與傳記是隨便可以做到的,不過是在聖靈作工的基礎上,而神的發聲與作工却不是人隨便就可以做到的,不是人的智慧與人的思維所能達到的,更不是人探索之後就可解釋透的。你們對這些原則性的事若没有一點反應,那就證明你們的信并不是很真很細的,只能説你們的信充滿渺茫而且稀裏糊塗没有原則,最起碼的神與人這兩個實質性的問題都不明白,這樣的信不就是最没有知覺的信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展開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發表迴響

分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