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五篇》 選段241

在地之時,我是人心中實際的神自己,在天之際,我是萬物的主宰者,我曾跋山涉水,我也曾飄然在人中間行走,有誰敢公開抵擋「實際的神自己」?有誰敢脱離全能者的主宰?誰敢説我確定無疑是在天?又有誰敢説我一點不差是在地?人,誰都不能把我所在之處盡都説透,當我在天之時,難道我就是超然的神自己了嗎?當我在地之時,難道我就是實際的神自己了嗎?難道我是主宰萬物的,或是體嘗人間之苦的,就能决定我是否是實際的神自己嗎?這樣,人不就是愚昧得不可挽救了嗎?我在天,又在地,我是在萬物其間的,也是在萬人之中的,人天天都能接觸到我,而且天天又能看到我。對人來説,我似乎是時隱時現,似乎是實際存在着的,但又似乎是不存在的,在我身上有人測不透的奥秘,似乎人都在用顯微鏡來窺視我,以發現在我身上更多的奥秘,從而除去心中的「難受滋味」,即使是人用透視鏡,但又怎能發現在我身上的秘密呢?

當衆子民因着我的作工而與我同得榮耀之時,大紅龍的巢穴隨即被挖掘,所有的淤泥都將被全部清除出去,多少年來沉積的污水都被我的焚燒之火而烤乾,不再存留,大紅龍隨之被滅在硫磺火湖之中。你們真願意在我愛的看顧之下而不被大紅龍抓去嗎?你們真恨惡它的詭計嗎?有誰能為我作剛强的見證?為我的名,為我的靈,為了我整個的經營計劃,誰能獻上自己在身之力呢?今天,國度在人間,是我親臨人間之時,若不是這樣的話,有誰能為我親臨戰場而不畏懼呢?為着國度的成形,為着我的心得滿足,更為着我日的來到,為着萬物重得復苏之時,為着萬物繁茂之日,為着把人從苦海之中拯救上來,為着明天的到來,為着明天的美好、明天的欣欣向榮,更為着將來的享受,所有的人都在奮力拼搏,不惜自己的一切而為我在犧牲着自己,這不正是我已得勝的標志,不正是我已完成計劃的記號嗎?

人越在末世越感覺世界的虚空,越没有生活的勇氣,因此,不知多少人在失望中死去,不知多少人在尋求中而失望,不知多少人在撒但的手下而任其擺布,我曾搭救多少人,我曾扶持多少人,曾多少次在人失去光明之時把人挪到有光之地,讓人在光中認識我,在幸福之中享受我。在國度中的子民,都因着我光的臨及而對我生發愛慕之情,因我本是讓人愛的神,是讓人生發依戀之情的神,人都對我的身影而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人誰也不明白,到底是靈的作用,還是肉身的功能?就這一條,足够人細經歷一生的。人不曾在心底深處而厭憎我,而是在靈深處依戀我,我的智慧令人欽佩,我的奇妙作為令人大飽眼福,我的話語令人難測,但又甚是寶愛,我的「實際」使人不知所措,摸不着頭腦,但又都願意接受,這不正是人的實際身量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神話語詩歌

神既在天也在地

1 在地之時,神是人心中實際的神自己,在天之際,神是萬物的主宰者,神曾跋山涉水,神曾跋山涉水,神也曾飄然在人中間行走,有誰敢公開抵擋「實際的神自己」?有誰敢脱離全能者的主宰?誰敢説神確定確定無疑是在天?又有誰敢説神一點不差是在地?人,誰都不能把神所在之處把神所在之處盡都説透盡都説透。

2 當神在天之時,難道神就是超然的神自己嗎?當神在地之時,難道神就是實際的神自己嗎?難道神是主宰萬物的,或是體嘗人間之苦的,就能决定神是否是實際的神自己嗎?神在天,又在地,神是在萬物其間的,也是在萬人是在萬人之中的,人天天都能都能接觸到神,而且天天又能看到看到神。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每日神話 《實行真理才是有實際》 選段429

不是你拿起神話可以明目張膽地解釋一番就是有實際了,事情不像你想象得那麽簡單,有實際不是你憑着嘴説出來的,乃是你活出來的,神話能够成為你的生命,成為你的自然流露,這才算是實際,才算你真有認識,有實際身量。能够經得起長時間的檢驗,能够活出合神要求的樣式,不是裝腔作勢,而是自然流露,這…

每日神話 《你是活過來的人嗎?》 選段537

脱去敗壞性情,達到活出正常人性,這才是被成全了,那時,雖然你也説不出預言,你也説不出奥秘,但你的流露、活出却有人的形象。神造了人,後經撒但敗壞,人都被敗壞成了「死人」,所以,當你變化之後,就與死人不相同了。是神的話把人的靈點活,使人重得復苏,人的靈得復苏人就活過來了。説到死人,就…

每日神話 《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 選段470

神作每一步工作都有人該配合的路:神熬煉人,讓人在熬煉之中有信心;神成全人,讓人有信心被神成全,願意接受神的熬煉,願意接受神的對付、修理;神的靈在人裏面作工,給人開啓、給人光照,讓人去配合、去實行。在熬煉之中神不説話、不發聲,但仍有人該作的工作,你持守住原有的,還能禱告神,還能親近…

每日神話 《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選段587

茫茫世間,滄海桑田,桑田滄海,不知多少個輪迴,除了萬物之中主宰着一切的那一位,没有一個人能引導、帶領着這個人類,也没有一位「能者」是為着這個人類而操勞、預備什麽,更没有一個人能帶領這個人類走向光明的歸宿,擺脱人世間的不平。神在為着人類的前途而嘆息,為着人類的墮落而痛心,也為着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