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向神的見證

190 篇文章 65 個視頻

我是怎麽迎接到主的

中國河南 丁燕 1991年,我信了主耶穌。信主後,我常常讀聖經,看到主耶穌為救贖人類釘十字架,心裏很受感動,就開始積極參加聚會,熱心為主花費。一次聚會時,講道人説:「現在,主來的預言都應驗了,主耶穌就要駕雲降臨來提接我們進天國了,我們要儆醒禱告,準備好迎接主來。」聽了講道人的話,我心裏很激動,能迎…

我歸向神的曲折經歷

中國吉林 孫玉 2000年,我信了主耶穌。那時,經常有韓國牧師來給我們講道。一次聚會,牧師讀了幾節經文後給我們講凡事要包容忍耐,不能光聽道,得行出道來才能榮耀神,將來才能進天國。從那以後,我對家人、親戚朋友就憑愛心對待,誰得罪了我,我就禱告主實行包容忍耐。可忍一兩次還行,時間長了,我就守不住了。有…

信神遭受攔阻的那段日子

中國河南 拼搏 1988年,我信了天主。幾年後,我被選為會長。那時,不管多忙,我都積極參加聚會,守住主日,過大瞻禮。後來,教會逐漸荒凉,信徒信心冷淡,主日也守不住了,聚會念經都有人打呼嚕,許多信徒都出去打工挣錢了,我也感覺不到聖神的同在,只是勉强地守住聚會。 2002年秋天,鄰居給我交通見證了全…

我該如何迎接到主

菲律賓 珍妮·克勞迪奥(Jenny Claudio) 我出生在一個天主教家庭,從小就守着天主教的各種儀式,也祈盼主的再來。隨着年齡的增長,我開始常常閲讀聖經,想從聖經裏明白更多真理。神父也經常和我們講解聖經,如《默示録》一章七節:「看,他乘着雲彩降來,衆目都要瞻望他,連那些刺透了他的人,也要瞻望他…

在我迎接主的日子裏

中國河南 蘇揚 小時候,我腿疼不能行走,母親帶我信了主耶穌。没想到,不到一個月,我的腿就奇迹般地好了。為了還報主的愛,1998年,我就輟學開始熱心地為主花費。很快,我成了教堂重點培養的對象,曲長老經常帶我到各教堂講道。那時,牧師長老經常講主的日子快來了,讓我們做聰明童女多預備油,儆醒等候主來。并説…

我是如何經歷父親攪擾的

墨西哥 塔利亞(Thalia) 2021年11月18日,我在網上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聽弟兄姊妹的交通,我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特别激動,很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想趕緊把這個令人驚喜的消息告訴給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父親。他從三十歲就信主,現在已經六十歲了,…

摘下「屬靈父母」的假面具

韓國 李相 我信主耶穌十一年了,一直都是在朴牧師負責的教會聚會。朴牧師是我們片區很出名的講道人,他為人敬虔、和善,事奉主多年,熟讀聖經,教會的聖經知識培訓都是他來講,因此我很崇拜他,有什麽不懂的問題都會去請教他,我家裏有什麽難處也會讓他為我們禱告。不知不覺,我就把他當成了信仰上的屬靈父母。 20…

在宗教裏信神得不着真理

台灣 美香 我從小跟着父母信主。信主期間,我熱心追求,不管教會有什麽活動,我都積極參加,還堅持十分之一奉獻,教會事工我也從不落下。因着熱心追求,我成了教會執事,30歲那年又擔任教會長老。可我信主多年心中一直有一個問題困擾着我。我看到主耶穌的話説:「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

天國路上的重重攔阻

印度 塞南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從小就跟着父母信主,也經常去教堂聚會,參加各種教會活動。2020年3月的一天,我在臉書上認識了一位姊妹,我們就聊起了信主的話題,我感覺姊妹談的話題很新鮮。比如,姊妹問我知不知道進天國的標準,這個話題一下子激發了我的好奇心。我心想:「信主這麽長時間,牧師長老從來…

考察真道我經歷了什麽

印尼 弗洛倫斯·西圖裏 我從小就跟着父母信主,後來成了一名老師,教授有關基督教和道德教育方面的課程,現在我在印尼的一所公立中學任教。2020年3月的一天晚上,我打開了YouTube,希望能找一些講道内容作為給學生講課的示例。直到深夜,我看了數十個講道視頻,可是都講得比較老舊,没有一點兒亮光,還没看…

我終于聽見神的聲音了

委内瑞拉 大衛 我年輕的時候起就做過許多工作,我曾經是委内瑞拉蘇克雷州政府的薪資主管,每天必須處理勞工問題和許多人的需求,我又是立法會的人力資源主任,也在一個成人夜校擔任計算機教師,我所有的工作有一個共同點——直接接觸許多人。每天我專注于工作,雖然很忙碌,但我的生活一直很平静。没想到大瘟疫突然降臨…

被家人軟禁的日子

泰國 敬尋 我是2019年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的。通過讀神的話,我看到全能神揭開了神拯救人類三步作工的内幕,神道成肉身的奥秘,審判工作的意義,還有撒但是怎麽敗壞人,神是怎麽拯救人的,人怎樣才能達到潔净,有美好的歸宿,等等。這些話特别有權柄,是我從來都没聽過的,我感覺特别新鮮、實際,得供應,能解决我靈裏…

一名天主教神父的歸回路

中國河北 張健 我家祖輩幾代都是天主教徒。二十歲那年,我决心修道獻身一生事奉天主。後來,經過神學院七年系統的神學培訓,在二十七歲那年,我被祝聖成為神父,三十歲那年,我又被提拔為修院院長。那時,我特别狂妄,覺得自己挺年輕就做了修院院長,而且我講的道神父、修士聽了都説得益處,我就覺得自己比别人明白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