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選段69

在恩典時代,在主耶穌所作的這些工作範圍裏,你會看到神另外一方面的所有所是,這些所有所是都藉着肉身發表出來,也透過人性讓人看得見、體會得到。在人子身上,人看到了神在肉身中的人性活出,也看到了神在肉身中的神性發表,這兩方面的發表讓人看到了一位實實際際的神,也讓人對神有了不同的概念。而在創世以後與律法時代結束這期間,也就是恩典時代以先人看到的、聽到的或者感受到的全是神的神性的一面,是神在一個非物質世界裏所作的、所説的,是人看不見摸不着的神的真體所發表出來的一些東西,這些東西很多時候讓人感覺神太高大,没法靠近,神給人更多的印象是忽隱忽現,甚至神的每一個心思意念讓人都感覺是那麽的神秘莫測,那麽的難以琢磨,人根本就够不上,更不用説去揣摩去體會了。對人來説神的一切都很遥遠,遥遠得讓人看不見,讓人摸不着,他似乎在天際,又似乎根本就不存在,所以,明白神的每一個心思意念,或者明白神的任何一樣想法,對人來説是不可能達到的,更是遥不可及的。雖然在律法時代神作了一些具體的工作,與此同時神也發表出來一些具體的話語,發表出來一些具體的性情,讓人對神有了一些可以體會得到或者看得到的真切的認識,但是那畢竟還是神在非物質世界裏發表出來的神的所有所是,人了解到的、認識到的依然是神的神性方面的所有所是。這些所有所是不能給人具體的概念,讓人對神的印象依然停留在「難以靠近、忽隱忽現的靈體」這樣的範圍裏。因為神没有用物質世界的一種具體的東西或者一個形像來顯給人看,所以人對神仍然不能用人的語言來定義。在人的心思意念裏總想用人的語言給神定規一個標準,將神物質化、人性化,例如,神多高,神多大,神的長相是什麽樣的,神的具體喜好、神的具體性格是什麽。其實在神心裏知道人有這樣的想法,神很清楚人的需要,當然神也知道自己應該作什麽,所以神就以另外一種方式來作恩典時代的工作,這種方式既在人性裏也在神性裏。在主耶穌作工作期間人看到的神有好多人性的表現,例如他可以跳舞,可以參加婚宴,可以與人談心、説話,或者談論一件事情,與此同時,主耶穌也作了好多代表神性方面的工作,當然這些工作都是神性情的發表與流露。在此期間,神的神性實化在了一個正常的肉身之中,讓人看得見、摸得着,讓人不再覺得神忽隱忽現、没法靠近;相反,人可以通過人子的舉手投足,人子的説話、作工來揣摩神的心意,或者了解神的神性。道成肉身的人子將神的神性藉着人性發表出來,將神的心意傳達給人,同時也將在靈界中人看不見摸不着的神藉着發表神的心意、神的性情顯給人看,人看到的是有形有像、有骨有肉的神自己,所以,道成肉身的人子將神自己的身份、地位、形像、性情、所有所是等等都具體化、人性化了。雖然對于神的形像來説,人子的外表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人子的實質與所有所是可以完全代表神自己的身份與地位,只不過在發表的形式上有所區别罷了。無論是人子的人性還是神性,我們都不可否認地説他代表神自己的身份與地位,只不過神在此期間以肉身的方式作工,以肉身的角度説話,站在人子的身份與地位上面對人類,讓人有機會接觸到、體會到神在人中間實實際際的説話與作工,也讓人見識到了神的神性與在卑微中的神的高大,同時也讓人對神的真實與實際有了初步的了解,也有了初步的定義。雖然主耶穌所作的工作與他的作工方式、説話角度和在靈界中的神的真體有所區别,但他的一切都一點不差地代表那一位人從未看見的神自己,這是不可否認的!就是説,神無論以什麽樣的方式出現,無論以什麽樣的角度説話,以什麽樣的形像來面對人,神代表的只有神自己,他不可能代表任何的人,不可能代表任何的敗壞人類,神自己就是神自己,這是不可否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