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選段84

今天審判你們、刑罰你們,也定你們的罪,但你該知道定罪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定罪、咒詛、審判、刑罰都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這都是為了你的性情能變化,更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的身價,讓你看見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義,都是按照他的性情來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計劃去作工,他是愛人、拯救人,而且是審判、刑罰人的公義的神。你如果只知道你的地位低下,只知道你這個人敗壞、悖逆,卻不知道神要藉著今天作在你身上的審判與刑罰來顯明神的拯救,你不知道這些就沒法經歷,更沒法走下去。神來了不是擊殺,不是毀滅,而是審判、咒詛、刑罰與拯救。在六千年經營計劃未結束以先,也就是在未顯明各類人的結局以先,神來在地上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都是為了將愛他的人徹底作成,歸服在他的權下。神無論怎麼拯救人,都是藉著讓人脫離撒但的舊性,即讓人追求生命來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沒法接受神的拯救。拯救是神自己的工作,追求生命是人接受拯救該具備的。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愛,但神的愛就不能是刑罰、審判與咒詛,拯救務必得有憐憫、慈愛,更得有安慰之語,有神所賜的無窮的祝福。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著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賜給人百倍,人才能歸服在神的名下,從而為神爭氣、增光,這都不是神對全人類的心意。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決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於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換取全人類,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裡並沒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麼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沒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並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並無意思要將你們治於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說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淨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淨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淨,都是為了拯救。所以說,如今的拯救方式再不比以往,今天公義的審判作了你們的拯救,作了你們各從其類的上好的工具,無情的刑罰作了你們極大的拯救,面對這刑罰、審判你們又有何言語呢?你們從始到終所享受的不都是拯救嗎?你們既看見了神所道成的肉身,也領略了他的全能、智慧之所在,更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擊打、管教,但你們不也得著了極大的恩典嗎?你們的福分不比誰的都大嗎?你們的恩典比那所羅門所享受的榮華富貴還豐盛呢!你們想一想:若我來了對你們的意思就是定罪與懲罰,不是為了拯救,那你們的日子還會持續這麼長時間嗎?你們這屬罪的血氣之人還能存留到今天嗎?若單是為了懲罰你們,何必道成肉身來動這麼大工程呢?就你們這些無名小輩,若懲罰你們不是一句話的工夫嗎?還需有意將你們定罪之後再將你們滅了嗎?你們還不信我這話嗎?我拯救人只能用憐憫、慈愛的方式嗎?或只能以釘十字架來拯救人嗎?公義的性情不更有利於讓人完全順服下來嗎?不更能將人拯救到底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每日神話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選段98

神對撒但的吩咐 伯2:6 耶和華對撒但説:「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撒但從不敢超越造物主的權柄,萬物得以在規律中存活 這是在《約伯記》當中摘録下來的一句話,這句話中的「他」即指約伯。這一句話雖然很簡短,但是説明了好多問題,它記述的是神在靈界與撒但的一句具體的對話,它交代…

每日神話 《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選段399

聖靈現實的説話就是聖靈的作工動態,聖靈在這一段時間常常開啓人的就是聖靈作工的動向。現在聖靈作工的動向是什麽?就是帶領衆子民進入神現實的作工,進入正常的靈生活。進入正常的靈生活有幾個步驟: 1.首先你的心能够傾注在神的話上,不追求以往神的説話,也不研究更不對照,而是把心完全傾注在神…

每日神話 《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選段201

在末世作的工作打破一切規條,不管你是被咒詛的或是被懲罰的,只要是對我的工作有利,對今天征服的工作有益處,不管你是摩押的後代或是大紅龍的子孫,只要你能在這步工作中盡上你受造之物的本分,將工作徹底作好,這就達到果效了。你是大紅龍的子孫,你是摩押的後代,總之,凡是屬血氣的人都是受造之物…

每日神話 《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選段320

我很欣賞對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歡肯接受真理的人,對于這些人我很照顧,因為這兩種人是我眼中的誠實人。你是一個很詭詐的人,那你就對每件事、每個人都有防備之心與猜測之意,所以你對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礎上的,這樣的信是我永遠都不能承認的。既然没有真實的信,那就更談不上更真的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