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選段215

回想聖經記載的神毀滅所多瑪時的情景,再想想羅得的妻子是怎樣變成鹽柱的,看看尼尼微城的百姓是怎樣披麻蒙灰悔改認罪的,回想兩千年前的猶太人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下場——猶太人被趕出以色列,逃亡到世界各國,很多的人被殺戮,整個民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亡國之痛。他們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觸怒了神的性情。他們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付出代價,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承擔一切的後果。他們定罪了神,棄絕了神,所以他們的命運只有是受神的懲罰,這就是他們的統治者給國家與民族帶來的苦果與災難。

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着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沒有枕頭之地,沒有安身之處。盡管這樣他還是在作着他要作的工作:說話發聲,擴展福音。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一般的國家中神從來沒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了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與說話,因為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我奉勸各個民族、各個國家甚至是各個行業的人都來聽聽神的聲音,都來看看神的作工,關注一下人類的命運,讓神在人類中間成為至聖、至尊、至高的唯一的敬拜對象,讓整個人類都活在神的祝福之中,猶如亞伯拉罕的後裔活在耶和華的應許之中,猶如神起初造的亞當、夏娃活在伊甸園之中。

神的作工猶如洶湧的浪濤浩浩蕩蕩,沒有一個人能挽留住他,沒有一個人能制止住他的腳步,只有悉心聽他話語、尋求渴慕他的人才能跟隨他的腳蹤,得到他的應許,除此之外的人都將受到滅頂之災與應有的懲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神話語詩歌

神要作成的事任何勢力無法攔阻

伴唱: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

1 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無神論的堅固堡壘堅固堡壘——中國,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着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没有枕頭之地、安身之處。儘管這樣神還在作着他要作的工作,作着他要作的工作:説話發聲,擴展福音。

2 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神從來没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説話,因神是最大限度拯救人類,最大限度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每一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説話的、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

3 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毁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説話的、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説話的、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每日神話 《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一》 選段360

  任何一個人都能用自己的語言與行為來代表自己的本來面目,這個本來面目當然就是人的本性。你是一個説話很彎曲的人,那你的本性就是彎曲的;你的本性很詭詐,那你辦事就很圓滑,而且讓人很容易上當受蒙蔽;你的本性很毒辣,那你的語言或許很動聽,但你的行為却掩蓋不了你毒辣的手段;你的本性很懶惰…

每日神話 《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選段321

  你們很想討得神的喜悦,而你們自己却離神很遠,這是怎麽回事?你們只接受他的説話,却并不接受他的對付修理,更不能接受他的每一樣安排,更不能完全相信他,這又是怎麽回事?説到底,你們的信都是一個空鷄蛋殻,永遠都不可能有小鷄出現的。因為你們的信没有給你們帶來真理、得來生命,而是給你們帶…

每日神話 《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篇》 選段46

  贊美來到錫安,神的居所已經出現,榮耀的聖名萬民頌贊,正在流傳。啊!全能神!宇宙之首,末後的基督,就是發光的太陽,在整個宇宙威嚴壯闊的錫安山上已經升起來了...  全能神啊!我們在向你歡呼,我們在跳舞歌唱,你真是我們的救贖主,宇宙的大君王!你作成一班得勝者,完成了神的經營計劃。萬…

每日神話 《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選段125

  神作哪一步工作都是為了全人類,他作的工作都是面向全人類的,即使是在肉身中的作工也是面向全人類的,他是整個人類的神,是所有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的神。在肉身中的作工雖是在有限的範圍中,作工的對象也是有限的,但他每次道成肉身作工時選擇的作工對象都是極有代表性的,并不是選擇一批「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