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普通話朗誦)

目錄

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多數人的信神都是為了以後的歸宿或是暫時的享受。對於不經任何對付的人來說,信神就是為了進天堂,就是為了得賞賜,並不是為了被成全或是為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就是說,多數信神的人並不是為了履行自己的職責或是來完成自己的本分,很少有人信神是為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也沒有人認為人既活著就當愛神,因為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本是人的天職。這樣,不同的人的追求目標雖然各有不同,但其追求的目的與存心都是相仿的,而且對於多數追求的人來說,他們崇拜的對象也都是大致相同的。歷時幾千年來,多少信徒死去,又有多少信徒死而復生,追求神的人也不止是一個兩個,更不止是一千兩千,然而他們這些人的追求多數都是為了個人的前途,或是為了以後的美好盼望,為基督盡忠的人卻寥寥無幾,不少的虔誠信徒仍是死於自己的網羅之中,得勝的人更是微不足道。至於人失敗的原因或是得勝的祕訣至今仍是不明不白,那些「痴情」追求基督的人仍是不醒悟,他們不曉得這些奧祕的根源究竟是如何,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儘管他們的追求嘔心瀝血,但他們所走的路卻是前人所走過的失敗的路,並不是前人所走過的成功的路,這樣,無論他們如何追求,他們所走出來的路不都是通向黑暗的嗎?他們所得的不都是苦果嗎?那些模仿以往那些成功之人的人到最終是福是禍都很難預測,更何況那些踩著失敗之人的腳印追求的人呢?不更是失敗有餘嗎?他們所走的路又有何價值呢?不都是空跑一趟嗎?不管人的追求是失敗或是成功,總之都是有原因的,並不是隨便追求就能決定得失的。

人信神最基本的就是人的心能誠實,而且能完全地奉獻,能真實地順服。人最難做到的就是以一生來換取真實的信,從而獲得全部的真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那些失敗之人所未能達到的,更是那些不能找著基督的人所未能達到的。正因為人都不「善於」為神完全奉獻自己,正因為人不願為造物的主盡本分,正因為人看見真理卻避開走自己的路,正因為人總是沿著失敗之人所走的路而追求,正因為人總是悖逆天,因而,人總是失敗,總是陷入撒但的詭計之中,陷入自己的網羅之中。因為人對基督並不認識,因為人對真理並不善於理解與經歷,因為人對保羅太崇拜加上上天堂的心太強,因為人總是一味地要求基督順服人,一味地擺佈神,因此,那些高大的偉人與那些歷經人間滄桑的人也都不免一死,而且死於刑罰之中。對於這些人我只能說他們都是死於非命,他們的後果即他們的死不無道理,更何況他們的失敗不更是天理難容嗎?真理是來自於人間,但人間的真理則是基督所傳,是來源於基督的,也就是來源於神本身,並不是人所能達到的。但是基督只是供應真理的,他並不是來決定人追求真理是否成功的。由此,在真理上成功與否全在於人的追求,這本是與基督無關的事,而是人的追求所決定的,並不能一概地將人的歸宿或是人的成功與失敗都堆在神的頭上讓神自己擔當,因為這並不是神自己的事,而是直接關係到受造之物所該盡的本分的事。對於保羅與彼得他們兩者的追求與歸宿多數人也都略有知曉,但是人只是知道他們的後果,並不知道他們的成功祕訣或是失敗的不足之處。所以,你們若是對他們追求的實質一點看不透,那你們多數人的追求仍會失敗,即使有少數人的追求獲得成功,但仍是不及彼得。你所追求的路若是正確,那你就有成功的希望,若你追求真理所走的路是錯誤,那你就永遠也不可能成功,而且你的結局就如保羅的結局一樣。

彼得是一個被成全的人,他是經歷刑罰、審判之後有了純潔的愛神的心之後才達到完全被成全的,他所走的路就是被成全的路。就是說,彼得開始所走的路就是對的,他信神的存心是對的,所以,他成了一個被成全的人,他走的是前人未走過的新路,而保羅開始所走的路就是抵擋基督的路,只是因為聖靈要使用他,借用他的恩賜、借用他所有的長處來作工作,他才為基督作工幾十年。他只是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但他被使用並不是因為耶穌看中了他的人性,而是因為他的恩賜。他能為耶穌作工是因著被擊殺,並不是他甘心為耶穌作工,他之所以能作出那樣的工是因著聖靈的開啟與帶領,他作的工並不能代表他的追求與他的人性。保羅所作的工作代表的是一個僕人的工作,也就是他作的是使徒的工作,而彼得就不一樣了,他也作了一部分工作,但沒有保羅所作的工作大,他是在追求自己的進入中作工的,並不同於保羅的作工。彼得作的工作是在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他是在追求愛神的過程中作工的,不是在使徒的位上作工。保羅在作工的過程中也有個人的追求,他的追求只是為了以後的盼望,為了以後能有好的歸宿,他在作工中並不接受熬煉也不接受修理與對付,他認為只要他所作的工作滿足神的心意,他所做的一切能討神的喜悅,到最後必有賞賜為他存留。他的作工中並沒有個人的經歷,完全是為作工而作工,並不是在追求變化中來作工。他的作工中盡是交易,並沒有一點受造之物的本分或是順服。在他作工的過程中他的舊性並沒有變化,他作工只是為別人效力,並不能使他的性情得變化。保羅沒經過成全也沒經過對付而直接作工,他的存心就是為了領賞賜,彼得就不一樣了,他是經過修理,經過對付、熬煉的人,他們倆的作工目的、存心根本不同。彼得雖然沒作太多的工作,但他的性情變化了許多,他追求的是真理,是真實的變化,並不單是為了作工。雖然說保羅作的工作多,但那些作工都是聖靈的作工,即使有他的配合,但不是他經歷來的,彼得作的工作少那只是因為聖靈不在他身上作那麼大工作。

作工的多少並不能決定是否被成全,他們倆一個人追求是為領賞賜,另一個人追求是為了達到愛神至極,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以至於活出一個可愛的形象來滿足神的心意。外表不同,實質也不相同,你不能按著作工的多少來定他們到底誰是被成全的。彼得追求活出一個愛神之人的形象,做一個順服神的人,做一個接受對付修理的人,做一個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他能奉獻自己,把自己全部交在神手裡,順服至死,他有這樣的心志,而且他也做到了,這就是最終他與保羅的結局不一樣的根源。聖靈在彼得身上作的工作是成全,在保羅身上作的工作是利用,因為他們的追求觀點與他們的本性並不相同。同樣都有聖靈的作工,彼得把這些作工落實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也供應給了別人,保羅卻只把聖靈的作工全部供應給了別人,他自己卻一無所獲。這樣,經歷了多少年的聖靈作工,保羅的變化微乎其微,幾乎仍是一個天然包,仍是以往的保羅,只不過是飽經多年的作工艱難,他已學會了「作工」,也學會了忍耐,但他的舊性——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本性在他身上仍是存留著。他作工多年並沒有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也沒有將自己的舊性都脫掉,這些舊性在他的作工中仍可清楚地看見,在他身上只是多了點作工的經驗,這僅有的一點點經驗並不能變化他,不能改變他生存的觀點與他追求的意義。他雖然為基督作工多年,當年逼迫主耶穌的行徑雖不復再現,但他內心對神的認識並沒有改觀。也就是說,他並不是為了奉獻自己而作工,而是為了將來的歸宿而被迫作工,因他起初是逼迫基督的,並不是順服基督的,他本來就是一個故意抵擋基督的悖逆者,他本來就是一個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到他作工快結束時,他仍然不認識聖靈的作工,只是憑著個人的小性子來獨斷專行,絲毫不理睬聖靈的意思,所以說他的本性就是與基督敵對的,就是不順服真理的。就這樣一個被聖靈作工棄絕的人,這樣一個不認識聖靈工作的又抵擋基督的人怎麼能得救呢?人能否得救,並不是看人作的工或是奉獻的多少而定的,而是根據人對聖靈的作工是否認識,根據人是否實行出真理,根據人追求的觀點是否合乎真理而定的。彼得跟隨耶穌雖然也有天然的顯露,但是按本性來說,他起初就是一個願意順服聖靈、追求基督的人,他是單純順服聖靈的人,他並不追求名利,而是存心順服真理。雖然他三次不認基督而且試探主耶穌,但這一點點人性軟弱與他的本性並無關係,這並不影響他以後的追求,也並不能充分證明他的試探是敵基督的作法。人性的正常軟弱是天下所有的人所共有的,難道你就要求彼得破格嗎?人對彼得有看法不就是因為彼得行了幾次愚昧的事嗎?而人對保羅如此的崇拜不就是因為保羅的許多作工與他的許多書信嗎?人怎麼能看透人的本質呢?真是有理智的人難道還看不透這一點小事嗎?

彼得多少年的痛苦經歷雖然聖經沒記載,但這並不能證明彼得沒有真實的經歷,也不能證明彼得不是一個被成全的人。神作的工作人怎麼能完全測透呢?聖經所記載的並不是耶穌親自選錄出來的,而是後人編排的,這樣,那裡所記載的不都是按著人的意思選擇的嗎?更何況書信裡也並沒將彼得與保羅的結局都明示出來,這樣,人就根據人自己的眼光、根據人自己的喜好來評價彼得與保羅,又因為保羅作工太多,「貢獻」太大,因而深得萬人信賴,人不都是注重外表嗎?人怎麼能看透人的本質呢?更何況保羅又是幾千年來人所崇拜的對象,又有誰敢輕易將他的作工否認了呢?彼得僅是一個撒網打魚的,他怎麼能有保羅的「貢獻」大呢?按貢獻來說,應該是保羅比彼得先得賞賜,而且應該是保羅比彼得更能獲得神的稱許,誰知神對待保羅只是借用他的恩賜來作工,而對彼得則是為了成全。並不是主耶穌對他們起初就早有安排,而是按著他們原有的本性來成全或來作工的。所以,人看的只是外表的貢獻,而神看的是人的本質,是人原來追求的路與追求的存心。人對某人的評價都是按著人的觀念來衡量的,都是按著人的眼光來衡量的,但是人最終的結局並不是按著人的外表而定的。所以,我說若你起初所走的路是成功的路,你起初的追求觀點是對的,那你就如彼得一樣;若你所走的路是失敗的路,那你無論如何付代價,仍是如保羅一樣的結局。不管怎麼樣,你的歸宿或你的成功與失敗都是根據你追求的路是否正確而定的,並不是根據你奉獻或付的代價而定的。彼得與保羅他們倆的實質與所追求的目標都不一樣,這些東西人都發現不了,只有神自己完全知道。因神看的就是人的本質,人的實質人自己卻一點不知道,人沒法看見人裡面的實質,也沒法看見人裡面的實際身量,所以對於保羅與彼得他們失敗與成功的原因所在人也沒法發現。多數人都崇拜保羅,不崇拜彼得,就是因為保羅屬於被使用公開作工,是人所能看見的,所以人都公認保羅的「功績」,而彼得的經歷是人所看不見的,他的追求是人所達不到的,因而人都對彼得不感興趣。

彼得被成全是藉著經歷對付與熬煉而達到的。他說:「無論何時我得滿足神的心意,我所做的只求滿足神的心意,哪怕受刑罰、受審判我都心甘情願。」他把一切都給了神,他作工、說話與一切生活都是為了愛神而作而活,他是追求聖潔的人,他越經歷內心深處愛神的成分越多。而保羅只是外面作,雖然他也下功夫,但他作工是為了把工作作好好去領賞賜,一旦他知道自己得不著賞賜,那他就能將工作撂下。彼得注重的是內心中真實的愛,注重的是現實的可達到的,他不關心自己能否得著賞賜,而是注重自己的性情能否變化。保羅注重的是多下苦功作工,注重的是外表的作工與奉獻,是正常人的經歷中所沒有的道理,他並不注重深處的變化與真實的愛。彼得的經歷是為了達到有真實的愛,有真實的認識,他的經歷是為了達到與神的關係更近,達到有實際的活出。保羅的作工是為了耶穌對他的託付,他的作工是為了得到自己所盼望得到的東西,但這些與他對自己的認識、對神的認識並無關係,他的作工完全是為了逃避刑罰與審判。彼得追求的是純潔的愛,保羅追求的是公義的冠冕。彼得經歷多少年的聖靈作工,他對基督的認識是實際的,他對自己的認識也是深刻的,所以他對神的愛也是純潔的。經過多年的熬煉,他對耶穌的認識、對生命的認識都提高了,他的愛是無條件的愛,是主動的愛,他不要報酬也不盼望得到什麼好處。保羅作工多年,他對基督並沒有太多的認識,他對自己的認識也是少得可憐,他對基督的愛根本沒有,他作工跑路是為了獲得最後的桂冠。他追求的是最好的冠冕,並不是最純潔的愛,他的追求並不是主動的,而是被動的,他不是在盡本分,而是被聖靈的作工抓住之後被迫追求。所以,他的追求並不證明他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而彼得才是一個合格的盡本分的受造之物。對人來說,凡是對神有貢獻的,就應得著賞賜,越是有貢獻的,越是理所當然得到神的喜悅。人的觀點的實質是交易性的,並不是主動地追求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對神來說,越是追求真實愛神的,追求完全順服神的,也就是追求盡受造之物本分的,越能得到神的稱許。神的觀點是要求人恢復人原有的本分,恢復人原有的地位,人本身就是受造之物,所以,人就不應越格對神有任何要求,只能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保羅與彼得的歸宿就是按著能否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而衡量的,不是按貢獻大小而衡量的,是按著他們原有的追求而定的,並不是按作工的多少或人對他們的評價而定的。所以說,追求主動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是成功的路;追求真實地愛神的路是最正確的路;追求變化舊性純潔地愛神這是成功的路。所謂成功的路就是恢復受造之物原有的本分、原有的模樣的路,是恢復的路,也是神從始到終作的全部工作的宗旨。若是人的追求中還摻有個人的奢侈要求與人不合理的盼望,達到的果效並不能使性情有變化,這就與恢復的工作相打岔,無疑不是聖靈作的工作,那就證明這樣的追求並不是神所稱許的追求,不是神所稱許的追求還有什麼意義呢?

保羅所作的工作都是顯在人面前的,他內心深處到底愛神的純潔度多高,到底愛神的成分有多少,這些人看不著,人只能看見他所作的工作,知道他確實是被聖靈使用,所以在人看還是保羅好,還是保羅作的工作大,因為他能供應眾教會。彼得只注重個人的經歷,偶爾作工也得不著多少人,僅有的那幾份書信也不出名,但是誰又知道彼得內心深處對神的愛有多大?保羅就是天天為神作工,只要有工作他就去作,他覺得這樣作能得著冠冕,這樣作能滿足神,但他並不追求如何在作工中變化自己。彼得在生活當中若有一點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覺得不平安,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懊悔,之後尋找合適的路來力求達到滿足神的心。他在生活中的一點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滿足神的心意,他對自己的舊性情一點不放過,總是嚴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進深。保羅就追求外表的名譽、地位,追求在人的面前顯露自己,他並不追求自己能在生命進入上進深,他注重的是道理,不是實際。有些人說,保羅為神作了那麼多工作神為什麼不紀念他呢?彼得為神作那點工作,對教會也沒有多大貢獻,神為什麼成全了他呢?彼得愛神愛到一個地步,正是神所要的,這樣的人才是有見證的。保羅怎麼樣?保羅愛神到什麼程度你知道嗎?保羅所作的工作是為了什麼?彼得所作的工作又是為了什麼?彼得作工雖少但他內心深處有什麼你知道嗎?保羅作的工作屬於供應教會、扶持教會,彼得所經歷的是生命性情的變化,是經歷愛神。你知道了他們之間在實質上的區別,你就會看見到底誰是真實信神的,誰不是真實信神的。他倆一個是真實愛神的,一個不是真實愛神的;一個有性情的變化,一個沒有性情的變化;一個叫人崇拜,而且有高大的形象,一個是卑微地事奉,不易叫人發現;一個追求聖潔,一個並不追求聖潔,雖不污穢,但並沒有純潔的愛;一個有真正的人性,一個沒有真正的人性;一個有受造之物的理智,一個沒有受造之物的理智。這就是保羅與彼得在實質上的區別。彼得所走的路是成功的路,也就是達到恢復正常人性、恢復受造之物本分的路,彼得是所有成功之人的代表;保羅所走的路是失敗的路,是所有只在外表順服、花費,卻沒有真正愛神之心的人的代表,保羅代表所有沒有真理的人。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滿足神,追求順服一切出於神的,刑罰、審判他能接受,熬煉、患難、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點怨言沒有,這些都不能改變他愛神的心,這不是愛神至極嗎?這不是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嗎?或是刑罰、審判,或是患難你都能達到順服至死,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達到的,這才是愛中的純潔的成分。人如果達到這個程度那就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這最能滿足造物主的心意。假如說你能為神作工,但是你卻不順服神,不能真正地愛神,這樣你不僅沒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還會被神定罪,因為你是沒有真理的人,你是不能順服神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你只是注重為神作工作,卻不注重實行真理,不注重認識自己,對造物的主並不了解也不認識,而且你對造物主不是順服也不是愛,你是一個天性悖逆神的人,所以說就這樣的人造物的主並不喜歡。

有些人說保羅作了那麼多工作,他對教會的負擔、造就太大了,保羅的十三封書信維持了恩典時代兩千年,除了四福音就是保羅的十三封書信,誰能比得上他呢?約翰寫的《啟示錄》誰也解不開,但保羅寫的書信都是供應生命,他作了對教會有益處的工作,別人誰能達到呢?彼得作了什麼工作?人衡量人是根據人的貢獻,神衡量人是根據人的本性。保羅在追求生命的人中間是一個不認識自己本質的人,他根本不是一個謙卑順服的人,他對自己抵擋神的實質根本沒有認識,所以說他是一個沒有細節經歷的人,是一個不實行真理的人。彼得就不一樣了,他在自己的缺欠上、在自己的軟弱上、在受造之物的敗壞性情上都有認識,所以他對自己的性情變化也有實行的路,他不是一個只有道理卻沒有實際的人。變化的人屬於蒙拯救的新人,屬於合格的追求真理的人;不變化的人屬於天然老舊的人,是沒有蒙拯救的人,也就是被神厭棄的人,即使作的工作再大也不蒙神紀念。對照你個人的追求,你自己到底是彼得還是保羅一類的人,這都是不言而喻的。若你的追求還是沒有真理,到現在仍然如保羅一樣狂妄蠻橫,而且還誇誇其談,那你無疑就是一個失敗的敗類。若你的追求就如彼得一樣,是追求實行與真實的變化,不狂妄也不驕縱,而是追求盡本分,那你就是一個可以得勝的受造之物。保羅不認識自己的實質,不認識自己的敗壞,更不認識自己的悖逆,對從前抵擋基督的卑劣行為他從不提起,也不過分地懊悔,只是稍作解釋,他的內心深處並沒有向神完全屈服。雖在大馬色路上仆倒,但他並沒有從內心深處來省察自己,只是滿足於不斷地作工,他並不將認識自己、變化自己的舊性看為最關鍵的問題。他只是滿足於口頭上的真理,滿足於供應別人來安慰他的良心,滿足於不再逼迫耶穌的門徒來寬慰自己、饒恕自己以往的罪過。他追求的目標只是以後的冠冕與暫時的作工,追求的目標就是豐富的恩典,並不是追求足夠的真理,也並不追求進深以往不明白的真理。所以他對自己的認識可說成是假冒,他並不接受刑罰、審判。他能作工並不代表他對自己的本性與實質有認識,他只是在外皮的作法上做文章,而且他力求的並不是變化,而是認識。他的作工完全是大馬色路上耶穌顯現之後的果效,並不是他起初的心志,也並不是他在接受了舊性的被修理之後的作工。無論如何作工他的舊性也沒有變化,所以,他的作工並沒有將他以往的罪贖回來,只是在當時的教會中起到一定的作用。這樣的舊性不改的人,也就是沒有得著救恩的人,更是沒有真理的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成為主耶穌所悅納的人。他並不是一個對耶穌基督充滿了愛與敬畏的人,也並不是一個善於尋求真理的人,更不是一個尋求道成肉身奧祕的人,他只是一個善於狡辯而且不願屈服於任何一個比他高的人或有真理的人。他嫉妒那些與他相反或是與他敵對的人或真理,喜歡那些有高大形象而且具備淵博知識的才子,他不喜歡與那些專愛真理尋求真道的窮苦之人來往,而是喜歡與那些專講道理而且知識豐富的宗教上層機構的人物接觸。他喜歡的並不是聖靈的新作工,注重的也不是聖靈新的作工動態,而是喜歡那些高於一般真理的規條與道理。就他先天的本質與他的全部追求來說,他根本不配稱為一個追求真理的基督徒,更不配稱為神家中忠實的僕人,因為他的假冒太多,他的悖逆太大,就他這樣一個堪稱為主耶穌僕人的人根本就不配進天國的大門,因為他從始到終所行的並不能稱為義,只能看為一個假冒的行不義的但又為基督作過工的一個人,雖不能稱其為惡,但可合適地稱其為行不義之徒。他作的工作是有許多,但並不能就其工作的數量而論,只能就其工作的質量而論,就其所作工作的實質而論,這才能將事情的原委都澄清。他總認為:我能作工,我比一般人強,我體貼主的負擔,誰也沒我體貼主的負擔,誰也沒我悔改得深,因我蒙了大光照,看見了大光,所以說我比任何一個人都悔改得深。這是當時他自己心裡想的。到他要作的工作結束時,他說:「我該打的仗打完了,當跑的路跑盡了,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他打仗、作工、跑路完全是為了公義的冠冕,並不是在積極進取,他作工的態度雖不是應付,但可說成是他的作工只是為了彌補他的過失,彌補他良心的控告,他盼望的只是早點將工作作完,將他要跑的路跑完,將他要打的仗打完,以便早點得著他盼望的公義的冠冕。他所盼望的並不是以自己的經歷與真實的認識來見主耶穌,而是盼望早點作完工作以便到主耶穌見他之時賜給他因作工而當得的賞賜。他是以作工來寬慰自己,也是以作工來搞交易,來換取以後的冠冕。他追求的只是冠冕,並不是真理,也不是神,這樣的追求怎麼能是合格的呢?他的存心、他的作工、他的代價、他的全部付出充滿了他美好的幻想,他完全是按著他私自的願望而作工的。他的全部作工中所付的代價沒有絲毫的甘心,只是在搞交易,並不是為盡本分而甘心付出,而是為了達到交易的目的而甘心付出,這樣的付出又值幾分錢呢?誰又能稱許他那不乾不淨的付出呢?誰肯對這樣的付出而頗感興趣呢?他的作工中充滿了明天的夢幻,充滿了美好的藍圖,絲毫沒有人的性情如何變化的路途。他的假慈悲太多,他的作工並不是在供應生命,而是在假斯文,在搞交易,這樣的作工怎麼能將人帶入恢復人原有本分的路途中呢?

彼得所追求的都是合神心意的,他追求的是滿足神的心意,哪怕受苦、哪怕受禍他都願滿足神的心意,這是最好的一個信神之人的追求。保羅所追求的摻有自己的肉體、自己的觀念、自己的打算與圖謀,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不是一個尋求滿足神心意的人。彼得追求任神擺佈,雖然作的工作不大,但是他追求的存心與所走的路是對的,就是他沒能得著多少人,但他能追求真理的道,就因此說他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現在即使你不是作工的人,但你能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追求一切任神擺佈,神怎麼說你都順服,什麼患難、熬煉你都能經歷,雖軟弱但心還能愛神。對自己生命負責的人是願意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這樣的人追求的觀點就對了,神所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你作了不少工作,別人從你也得著了教導,但是你自己沒有變化,你自己沒有一點見證,沒有一點真實的經歷,到死之前你所做的事還是沒有一點見證,這是有變化的人嗎?這是追求真理的人嗎?聖靈當時可以使用你,使用你是用你能作工的那部分,不能用的那部分他就不用,若是你追求變化,那就在用你的過程中逐步成全,但到最終你能不能被得著他並不是大包大攬,這就在乎你的追求到底如何了。你個人性情沒變化那是你追求的觀點不對,你領不著賞賜屬於個人的事,是你自己沒實行真理,不能滿足神的心意。所以說個人的經歷最重要,個人的進入最關鍵!有些人最終要說:「我為你作了那麼多工作,沒功勞也有苦勞,哪怕讓我進天堂吃生命果也行。」我要的是什麼樣的人你得知道,國度裡不容許有污穢的人進去,不容許污穢的人玷污聖地,你雖然作了許多工作,你雖作工多年,但到頭來仍是污穢不堪,你想進我的國度,那是天理難容的事!從創世到如今我未曾對任何一個獻私情的人開過這樣的方便之門,這是天規,誰也打不破!你得追求生命,今天要成全的是彼得一類的人,是追求個人性情變化的人,是願意作神的見證、願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就這樣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假如你就是為了得賞賜,不追求自己的生命性情有變化,那就一切都徒勞了,這是永不改變的真理!

從彼得與保羅實質的區別上你應明白,凡不追求生命的都徒勞!你信神跟從神你得有愛神的心,你得脫去敗壞性情,你得追求滿足神的心意,你得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你既信神、跟從神就得為神獻上一切,不應有個人的選擇與要求,你得做到滿足神的心意,既是一個被造的人,那你就應順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沒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本能。你既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就應追求聖潔,追求變化。你既然是一個受造之物就應守住自己的本分,應安分守己,不要超越自己的本分,這並不是轄制你,也並不是用教條來壓制你,而是你盡本分的路途,是一個行義之人所能做到的,也是該做到的。你把彼得、保羅的實質加以對照,你該怎麼追求就知道了。彼得與保羅所走的路一個是被成全的,一個是被淘汰的,他們兩個人就代表兩條路。雖然都有聖靈作工,都有聖靈開啟、光照,都接受了主耶穌的託付,但是在他倆身上結的果子並不一樣,一個有真實的成果,一個沒有真實的成果。你從他倆的實質上,所作的工作上,外表所表現的以及到最終的結局,你應該明白你自己該走哪條路,該選擇哪條路走。他倆所走的路是最明瞭的兩條路,一個保羅,一個彼得,他倆就是最好的代表,所以一開始就把他倆拿出來作典型。保羅經歷的關鍵點在哪,為什麼他沒得著,彼得經歷的關鍵點在哪,他是如何經歷被成全的。對照他倆的注重點你就知道到底神要的是什麼樣的人,神的心意是什麼,神的性情是什麼,到最終要成全的是什麼樣的人,不能被成全的又是什麼樣的人,被成全之人的性情是什麼,不能被成全之人的性情又是什麼,這些實質性的問題在彼得與保羅的經歷中都可發現。神造了萬物,就讓一切的受造之物都歸到他的權下,都順服在他的權下,他要掌管萬有,讓萬有都在他的手中。凡是受造之物,包括動物、植物、人類、山河、湖泊都得歸在他的權下,天上的萬物,地上的萬物,都得歸在他的權下,不能有任何選擇,都得順服他的擺佈,這是神定規的,也是神的權柄。神掌管著一切,使萬物都有層有次,都按著神的意思各從其類、各居其位,再大的物也不能超越神,都為神所造的人類而服務,沒有一物敢叛逆神或向神提出別的要求的。所以說作為一個受造的人也得盡到人的本分,不管人是萬物當中的主人也好,或是萬物的主宰也好,人在萬物中的地位再高也是在神權下的小小的人,僅僅是一個小小的人,一個受造之物,人永遠不能高於神。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所該追求的就是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沒有一點選擇地來追求愛神,因為神就是值得人愛的。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實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變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確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體的福氣,實行的是自己的觀念中的真理,性情沒有一點變化,對肉身中的神沒有絲毫的順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規將你帶入地獄,因為你走的路是失敗的路。你是被成全還是被淘汰都在乎你個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