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上集)

人的作工中到底聖靈作工的部分有多少,人經歷的部分又有多少,可以説,到現在人對這些問題仍然不明白,這都是人對聖靈作工的原則不明白的緣故。我所説的人的作工當然是指那些有聖靈作工或是被聖靈使用的人的作工,并不是所謂出于人意的人的作工,而是在聖靈作工範圍的使徒、工人或是普通弟兄姊妹的作工。這裏「人的作工」并不是指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而是指聖靈在人身上的作工範圍與作工原則,這個原則雖是聖靈作工的原則與範圍,但并不同于神所道成肉身的作工原則與範圍。人的作工有人的實質與原則,神作工有神的實質與原則。

在聖靈流中的作工不管是神自己的作工或是被使用的人的作工都是聖靈的作工。因為神自己的實質原本就是靈,靈既可稱為聖靈,也可稱為七倍加强的靈,總之都是神的靈,只不過因着時代的不同對神靈的稱呼不同罷了,但其實質仍是一個,所以,神自己的作工原本就是聖靈的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也不外乎是聖靈在作工。被使用的人作的工作也是聖靈的作工,只不過神的作工是聖靈的完全發表,一點不差,而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中有許多屬人的東西摻雜,并不是聖靈直接的發表,更不是完全的發表。聖靈作工的形式多種多樣,而且不受任何條件限制,在不同的人身上作不同的工,這些作工都表現出不同的作工實質,在不同的時代作的工也不相同,在不同的國家作的工也不相同。當然,聖靈作工雖有多種方式、多種原則,但無論怎麽作或在什麽樣的人身上作,都有其不同的實質,在不同的人身上作的工作都有原則,都能將作工對象的實質代表出來。因為聖靈作工相當有範圍,相當有分寸。在道成的肉身中所作的工作就不同于在人身上所作的工作,而在不同素質的人身上作的工作也不相同,在人身上不作在道成肉身中所作的工作,在道成肉身中不作相同于在人身上所作的工作,總之,無論怎麽作,對不同的對象作的工作都不相同,按着各種人的情形、各種人的本性他作工的原則也各不相同。聖靈作工在不同的人身上都是按着其原有的實質作工,并不超越人原有的實質來要求人,也不超越人原有的素質作工,所以,聖靈在人身上的作工都讓人看見聖靈所作對象的實質。人原有的實質是不變的,人原有的素質是有限的,聖靈使用人或是在人身上作工都是按着人有限的素質作工,讓人因此而有所得。聖靈在被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時讓其人的天才與原有的素質都發揮出來,不讓其保留,都讓其原有的素質發揮出來為工作服務,可以説,他是利用在人身上可利用的部分來作工,以便達到作工果效。而在道成的肉身中作的工作乃是直接發表靈的工作,不摻有人的頭腦、人的思維,這是人的恩賜、人的經歷、人的先天條件所不能達到的。聖靈各種各樣的作工都是讓人得益處的,都是為了造就人而作的,但是因着有一部分人是可成全的,有一部分人并不具備被成全的條件,也就是不可成全而且難以挽救,雖有過聖靈的作工,但到最終還是被淘汰了,這就是説,聖靈的作工是造就人的,但不能説凡是有聖靈作工的就是完全被成全的,因為有許多人所追求的路并不是被成全的路。他們只是有聖靈單方面的作工,却并没有人主觀的配合,没有人正確的追求,這樣,在他們身上的聖靈作工就成了為那些被成全之人服務的作工。聖靈的作工不能讓人直接看見,不能讓人自己直接摸着,只能藉着一些有作工恩賜的人發表其作工,也就是聖靈的作工藉着人發表出來供應給那些跟隨的人。

聖靈的作工是藉着各種各樣的人、藉着不同的條件而達到的、而完全的,雖然神道成肉身作工能代表整個時代的工作,代表整個時代人的進入,但對于人細節進入的工作還得需要那些被聖靈使用的人來作,并不需要神道成肉身來作。所以説,神的作工即神自己的職分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作的工作,是人所代替不了的。聖靈作工是藉着各種各樣的人來完全的,并不是某一個人能完全達到的,也不是某一個人能全部説透的,那些帶領衆教會的也不能將聖靈的工作代表得完全,只能作一部分帶領的工作。這樣,聖靈的作工可分為幾部分:神自己的作工、被使用的人的作工與所有在聖靈流中的人身上的作工三部分。這三部分中,神自己的作工是帶領整個時代的;被使用的人的作工是在神自己作工之後奉差遣或接受托付來帶領所有跟隨神的人,這人是配合神作工的人;聖靈在流中的人身上作工是為了維護他自己的全部作工,即為了維護全部經營,也是為了維護他的見證,同時成全那些可被成全的人。就這三部分工作才是聖靈的完全工作,但若没有神自己的作工,那整個經營工作也就停滯不前了。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類的工作,也是代表整個時代的工作,就是説,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聖靈作工的動態與趨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後而接續的,不是帶領時代的,也不是代表聖靈在整個時代的作工動向的,只是在作人該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經營的工作;神自己作的工作是經營工作中的項目,人作的工作只是被使用的人所盡的本分,與經營工作無關。由于身份與所作工作代表的不同,所以,儘管都是聖靈的作工,但神自己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總有明顯的實質性的區别,而且聖靈在不同身份的作工對象身上所作工作的輕重程度也各所不同,這就是聖靈作工的原則與範圍。

人作的工作代表人的經歷與作工之人的人性,人所供應的、人所作的工作就將人代表出來了,人的看見、人的推理、人的邏輯,還有人豐富的想象都包括在人的作工裏。尤其是人的經歷更能將人的作工代表出來,在人身上他所經歷的有哪些在他的作工裏就有哪些成分,人的作工能發表人的經歷。有些人在消極中經歷的時候,他所交通的話語裏絶大多數就是消極的成分;他這段時間的經歷是積極的,在積極方面特别有路,他所交通的就特别使人受激勵,人就能從他得着積極方面的供應。假如這段時間作工的人消極了,他所交通的話總帶有消極成分,這樣的交通使人下沉,他交通完之後人不知不覺也下沉了。跟隨之人的情形是隨着帶領的人而變化的,作工的人裏面是什麽那他所發表的就是什麽,而聖靈的作工又往往是隨着人的情形在變的,是按着人的經歷而作工的,并不强求人,而是按着人的正常經歷過程來要求人。就是説,人的交通與神所説的話不一樣,人所交通的是交通個人的看見、個人的經歷,在神所作的工作的基礎上發表人的看見、人的經歷,他們的責任也就是在神作工或説話之後找出當實行的、當進入的再供應給跟隨的人。所以,人的作工就代表人的進入與人的實行,當然這些作工裏也摻有人的經驗教訓或人的一些思維。不管聖靈怎麽作工,或在人身上作工,或道成肉身作工,都是作工的人在發表自己的所是。雖然是聖靈作工,但都是在人原有所是的基礎上作工的,因為聖靈作工并不憑空作,也就是并不作無中生有的工作,都是按着實際情况、按着實際條件來作工,這樣,人的性情才能變化,人的舊觀念、舊思想才能變化。人所發表的都是人所看見的,是人所經歷的,是人能想到的,即使是道理或是觀念也都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作的工作無論大小都不能超越人的經歷、人的看見或人能想到的、能構思的這個範圍。神所發表的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不能達到的,也就是人的思維所不能及的,他是發表他帶領全人類的工作,并不關乎人的細節經歷,而是關乎到他自己的經營。人發表的是人的經歷,神發表的是神的所是,這所是就是神原有的性情,是人所達不到的。人的經歷是在神發表所是的基礎上而有的看見與認識,這些看見與認識都被稱為人的所是,是在人原有性情與素質的基礎上發表出來的,所以也稱為人的所是。人所經歷的、人所看見的人就能交通出來,人如果没經歷、没看見的或是人思維所達不到的,就是人裏面没有的東西,人就交通不出來,若是人所發表的是人未經歷的,那就是人的想象或是道理,總之在這些話中没有一點實際。假如説你没接觸過社會的事,你就交通不透社會中的複雜關係;你没有家庭,若别人交通家庭裏的事,你就對他所説的大多數問題都不明白。所以説,人所交通的、人所作的工作就代表人裏面的所是。别人交通對刑罰、審判的認識,但你没經歷,你也不敢否認對方的認識,更不敢百分之百地定準對方的認識,因為他交通的是你從未經歷過的,是你從未認識到的,也是你的思維所想不到的,你只能從他的認識中得着以後在刑罰、審判中的路,但這路也只能作為你在道理上的認識,并不代替你的認識,更不代替你的經歷。或許你聽着他的認識相當對,但當你經歷的時候却有許多地方實行不通,或許你聽着有一部分認識對你來説根本實行不通,你當時存着觀念,雖然接受也是勉勉强强,但當你經歷的時候,這些使你有觀念的認識却作了你實行的路,而且你越實行越能認識到這話的實際價值與意義。你有經歷之後,你就可以對你所經歷的事談出你該有的認識,而且你還可以分辨哪些人的認識是真實的、實際的,哪些人的認識是道理上的、是無價值的。所以説,你所談的認識是否合乎真理最關鍵在乎你有無實際經歷,你的經歷中有真理,那你的認識就實際,就有價值。藉着你的經歷你還會長分辨、長見識,提高你的認識,增長你做人的智慧、常識。没有真理的人所談的認識再高也是道理,這樣的人或許對肉體的事特别有智慧,但其對屬靈的事却没有分辨,因為這樣的人對屬靈的事根本没有經歷,這就是在屬靈的事上不開竅的人,就是不通靈的人。無論你談哪方面的認識,只要是你的所是,那就是你的親身經歷,是你的真實認識。那些專講道理的人,也就是那些没有真理、没有實際的人,他們所講的也可説成是他們的所是,因為他們的道理也是他們苦思冥想才想出來的,是他們的大腦深思熟慮而後才得出的結果,只不過是道理、是人想象出來的罷了!各種人的經歷代表各種人裏面所有的東西,凡是没有屬靈經歷的人都談不出對真理的認識,也談不出對各種屬靈事物的正確認識。人發表的是什麽,那人裏面的所是就是什麽,這是肯定的。人若想對屬靈的事物有認識,對真理有認識,那就得需要人的實際經歷了。你對于人性生活常識都談不透,更何况對屬靈的事物呢?能帶領衆教會的,能供應人生命的,能做衆人的使徒的,都得有實際的經歷,都得有對屬靈事物的正確認識,對真理有正確的領受與經歷,這樣的人才有資格做工人或做使徒來帶領衆教會,否則就只能作為最小的跟隨,不能做帶領的,更不能做供應人生命的使徒,因為使徒的功用并不是跑路,也不是打仗,而是作生命服事的工作,作帶領人性情變化的工作,是接受托付肩負重任的人所盡的功用,并不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擔當的。這個工作是有生命所是也就是在真理上有經歷的人才可擔任的,并不是任意一個可以捨弃、可以跑路、願意花費的人都可擔當的,没有真理經歷,未經修理、審判的人是作不了這個工作的。没有經歷的人也就是没有實際的人對實際看不透,因其本人没有這方面的所是,所以這樣的人不僅作不了帶領的工作,而且若是長期没有真理,那就是被淘汰的對象。你所談的看見就能證明你這個人都經歷哪些苦難的生活,在哪些事上受了刑罰,在哪些事上經歷了審判。同樣,在試煉中也是這樣,在哪些事上受熬煉,在哪些事上軟弱,在哪些事上就有經歷,也就在哪些事上有路。假如他在婚姻上受挫折,他交通的多數時候都是:感謝神,贊美神,我得滿足神的心意,把我的終身都獻出來,把終身大事都交在神手裏,我願把我的終身都許給神。人裏面所有的東西只要藉着交通就能把這些所是代表出來。人説話快慢,説話聲大、聲小,等等這些并非經歷的事并不能把人的所有所是代表出來,只能説人的性格好壞,或説人的本性好壞,并不能與人有無經歷相提并論。説話的表達能力或説話的技巧、快慢都是操練的事,并不能代替人的經歷。你交通個人經歷的時候就能把你裏面所注重的、把你裏面所有的那些東西交通出來。我説話是代表我的所是,但是我所説的話人達不到,我所説的話不是人所經歷的,也不是人能看到的,也不是人能接觸到的,但那些都是我的所是。有人只承認我交通的是我所經歷的,并不承認是靈的直接發表,當然我説的話是我所經歷的,六千年經營工作是我作的,從起初創造人類到現在我都經歷了,我怎麽能説不出來呢?談人本性的事都是我看透的,是我早已察看過的,我怎麽能説不透呢?我看透人的本質我就有資格刑罰人,也有資格審判人,因人都是從我來又經撒但敗壞的,我作的工作我當然也有資格評價。雖然這些工作不是我肉身作的,但是靈的直接發表,這些乃是我所有的,是我的所是,所以我就有資格發表,也有資格作我該作的工作。人所説的話都是人所經歷的,是人已經看見過的,人自己思維能達到的,人的觸覺能感覺到的,就這些事人能交通出來。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説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發表的是靈已作過的工作,肉身没經歷也没看見,但發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為肉身的實質是靈,發表的是靈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達到的,但是靈已作過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後就藉着肉身的發表來達到讓人認識神的所是,讓人看見神的性情與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讓人對人該進入的與人該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帶領人明白、經歷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為人類開闢新出路、開闢新時代的,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曉的事,從而讓人認識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帶領全人類的工作。

聖靈的作工都是讓人得益處的,都是為了造就人的,并没有絲毫于人無益的工作,無論真理是深或淺,也無論接受真理的人的素質如何,總之,聖靈無論怎麽作對人都是有益處的。但是聖靈作工又不能直接作,務必得藉着與其配合的人來發表他的工作,這樣才能達到聖靈要作工作的果效。當然,若是聖靈直接作工那就没有任何摻雜了,但是一藉着人作工就有了許多摻雜,并不是聖靈原有的作工了,這樣,真理也就多多少少有了不同程度的變化,那些跟隨的人所得着的也就不是聖靈原有的意思,而是聖靈的作工與人的經歷或人的認識的結合了。跟隨之人所得着的聖靈作工的部分是正確的,得着的人的經歷與人的認識就因着作工的人的不同而各不相同了。作工的人有聖靈的開啓與帶領,之後再在開啓與帶領的基礎上經歷,在這些經歷中就結合人的頭腦與經驗,也結合人性的所是,之後得出人該有的認識或看見,這就是人在經歷真理以後的實行的路。這實行的路因人的不同經歷也都不是完全相同的,而且人所經歷的事也各所不同,這樣,同樣是聖靈的開啓,因得着開啓的人各不相同,因而對開啓的認識與實行也就各不相同了。有的人實行得誤差小,有的人實行得誤差大,有的人實行得完全錯誤,因為人的領受能力都不相同,而且人原有的素質也都不相同。有的人聽一篇道是這樣領受的,有的人聽完一個真理是那樣領受的,有的人稍有偏差,有的人却一點不明白真理的真意。所以,他是如何領受的他就如何帶領别人,這是一點不差的,因他作工正是在發表他的所是。對真理認識正確的,他所帶領的人也就對真理有正確的認識,即使有領受謬妄的人也是極個别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謬妄;對真理領受謬妄的,隨從他的人無疑都是偏謬的,那這些人就都是謬種了,是貨真價實的謬種。跟隨的人對真理的認識程度大多取决于作工的人,當然從神來的真理是正確無誤的,是絶對把握的,而作工的人并不是完全正確的,也不能説是完全有把握的。作工的人對真理有實行的路,而且特别實際,那跟隨的人也就有實行的路;作工的人若對真理并没有實行的路,只是道理,那些跟隨的人也就没有一點實際。跟隨之人的素質與本性是先天决定的,與作工的人并不關聯,但跟隨的人對真理的領受程度與對神的認識都取决于作工的人(這只是相對一部分人説的)。什麽樣的人作工就帶領出什麽樣的跟隨者,作工的人發表的都是自己的所是,而且毫不保留,他對跟隨他的人的要求也就是他自己願意達到的或是他自己能够達到的。多數人作工都是以自己所作的來要求那些跟隨他的人,儘管有許多人根本達不到,人所達不到的就成了人進入的攔阻。

那些經歷過修理對付與審判刑罰的人作工的偏差就小多了,作工時的發表也準確多了,而那些憑着天然去作工的人的誤差就相當大了。不經成全的人作工所發表的天然太多,對聖靈的作工是極大的攔阻,就是素質再好的人也得經過修理對付與審判才能作神所托付的工作。若不經歷這樣的審判,人作得再好也不能符合真理的原則,而且盡是天然與人為的好,經過修理對付與審判的人再作工作就比没經過修理對付與審判的人的作工準確多了。那些不經審判的人所發表的盡是人的肉體與人的思維,摻雜許多人的聰明與人先天的才幹,并不是人對神工作的準確的發表,而跟隨他的人也都被他先天的素質而帶到他的面前。因他發表人的看見與人的經歷太多,幾乎與神原有的意思脱節,誤差太大,這樣的人作工并不能把人帶到神的面前,而是帶到人的面前,所以不經審判、刑罰的人没有資格作神所托付的工作。一個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能把人帶到正道上去,而且能讓人真理進深,他作的工就能把人帶到神的面前,而且所作工作能因人而异,不限在規條之中,讓人都得釋放、自由,而且生命能逐漸長大,真理逐步進深。一個不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差遠了,他的作工是愚昧的,他只能把人帶到規條中,他要求人做的并不是因人而异,不是按着人的實際需要作工,這樣的作工規條太多,道理太多,并不能把人帶入實際中去,也不能把人帶到生命長進的正常實行中,只能讓人去守一些没價值的規條,這樣的帶領就把人帶偏了。他是什麽樣他就把你帶成什麽樣,他能把你帶到他的所有所是裏面。跟隨的人分辨帶領的人是否合格,關鍵看其所帶領的路到底如何,看其作工的果效如何,跟隨的人所得着的是不是合乎真理的原則,是否有適合人變化的實行的路。你應對各種人的各種作工都有分辨,不應做糊塗跟隨的人,這是關乎到人進入的事。你若不會分辨哪些人的帶領有路,哪些人的帶領没路,那你就容易受迷惑,這些都是與你個人生命有直接關係的事。不經成全的人作的工作天然太多,人意摻雜太多,他的所是就是天然,就是他先天所有的,并不是經對付以後所有的生命,也不是變化以後的實際,這樣的人怎麽能扶持那些追求生命的人呢?人原有的生命是人先天的聰明或才幹,這些聰明或才幹與神對人的準確要求相差好遠。人若不經過成全,人的敗壞性情不經對付修理,那人發表出來的與真理就相差好多,摻有人的想象與人片面的經歷等等這些渺茫的東西,而且無論怎麽做人都感覺没有總的目標,没有適合所有人進入的真理,對人的要求多數都是强人所難,趕鴨子上架,這就是人意的作工。人的敗壞性情、人的思維、人的觀念遍及人的全身各部分,人天生就没有實行真理的本能,而且也没有直接明白真理的本能,加上人的敗壞性情,這樣的一個天然的人來作工不都是打岔嗎?而經過成全的人對人該明白的真理有了經歷,對人的敗壞性情有了認識,所作工作中渺茫不實際的東西逐漸减少,人的摻雜也越來越少,他的作工事奉與神所要求的標準越來越接近了,這樣他所作的工作就進入真理實際了,而且也現實了。人的大腦思維特别攔阻聖靈工作,人有豐富的想象,也有合理的邏輯,還有處事的老經驗,這些若不經修理、矯正,都是作工中的攔阻。所以説,人的作工不能達到最準確的程度,尤其是那些不經成全的人的作工。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