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上集)

神在人中間的作工都是離不開人的,因為作工的對象就是人,人是神所造的唯一可以作神見證的受造之物,人的生活與人的一切活動都離不開神,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甚至可以説没有一個人可以離開神而獨立生存,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否認的,因這是事實。神作的一切都是針對人類的利益,也是針對撒但的詭計,人所需要的一切都是從神而來的,人生命的源頭就是神,所以説,人根本没法離開神,而且神也從不有意離開人。神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全人類的,他的意念總是善的,這樣,對人來説神作的工作與神的意念(即神的心意)就都是人所該認識的「异象」,這些异象也都是神的經營,是人所作不了的工作,神在作工中對人的要求則稱為人的「實行」。「异象」是神自己的工作,或他對人的心意與他作工的目的或意義;「异象」又可稱為「經營」中的一部分,因為「經營」是神作的工作,是針對人作的,也就是神作在人中間的工作。這些工作都是人認識神的憑據與途徑,而且這些工作對人來説都是至關重要的。人若只講一些信神的道理或一些鷄毛蒜皮的枝節小事,却不講對神作工的認識,那人就根本不會認識神,更不會做到合神心意。這些對人認識神極有幫助的神的作工就叫做「异象」,這些异象都是對人有益的神的作工、神的心意與神作工的目的、意義。「實行」是指人該做的,是一個跟隨神的受造之物該做的,也就是人的本分。人該做的并不是人起初就早已明白的,而是神在作他工作的同時對人所提出的要求,這要求都是隨着神的工作而逐步進深拔高的,例如律法時代需要人守律法,恩典時代需要人都能背十字架,國度時代就不一樣了,對人的要求比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更高。隨着异象的拔高對人的要求也就越來越高,而且對人的要求越來越明確、實際,同樣,异象也越來越實際,這麽多實際的异象不僅有利于人更能順服神,更有利于人對神的認識。

神的作工在國度時代比以往任何一個時代更現實,更針對人的實質與人的性情變化,這些作工更能將神自己見證給所有跟隨他的人。也就是説,在國度時代作工的同時神將他自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向人公開,即人所該認識的异象已經比以往任何一個時代都拔高了,因為神在人中間的作工已作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所以,在國度時代的人所認識的异象是在整個經營工作中最高的异象了。神的作工已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人所認識的异象也就成了最高的异象了,隨之而來的人的實行也同樣比以往任何一個時代都拔高了,因為人的實行是隨着异象而變的,异象的完善也就標志着對人要求的完善。神的全部經營一停止人的實行也就隨着停止了,神不作工人就只好持守以往的規條或是根本無路可行。没有新的异象人就没有新的實行,没有完全的异象人就没有完美的實行,没有拔高的异象人更没有拔高的實行。人的實行是隨着神的脚踪而變化的,同樣,人的認識與經歷也是隨着神的作工而變化的,人無論多麽有才幹都離不開神,神若一時不作工人就立即死于神的忿怒之中。人根本没有一點可誇的,因為不管人今天的認識有多高、經歷有多深都離不開神的作工,因為人的實行與人信神所該追求的是離不開异象的。在每一次的作工中都有人所該認識的异象,然後對人提出合適的要求,如果没有這些异象作根基,人就根本不會實行,而且人也不能死心塌地地跟隨。人對神没有認識或不明白神的心意,那人所做的都是枉然,都是不能蒙神稱許的,人的恩賜再多也離不開神的作工、離不開神的帶領,人做得再好、再多也都不能代替神作的工作,所以無論如何人的實行離不開异象。而那些根本不接受這些新异象的人就没有新的實行,他們的實行之所以與真理無關,是因為他們都是在守規條、守死的律法,他們根本没有新的异象,隨之也就没有了新時代的實行,他們失去了异象也就失去了聖靈的作工,失去了真理。没有真理的人都是謬妄的子孫,都是撒但的化身。無論什麽樣的人物都不能没有神作工的异象,不能失去聖靈的同在,人一旦失去了异象就立即墜入陰間活在黑暗之中。没有异象的人是糊塗跟隨的人,是没有聖靈作工的人,是活在地獄之中的人,這樣的人都是不追求真理、挂着神名當招牌的人。對聖靈的作工不認識,對道成肉身的神不認識,對全部經營中的三步作工不認識,就是對异象不認識,這樣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没有真理的人不都是作惡的人嗎?而那些肯實行真理、肯追求認識神而且與神有真實配合的人都是有异象作根基的人,他們之所以獲得神的稱許是因着他們與神的配合,這配合就是人所該實行的。

在异象裏就包括許多實行的路,對人提出實際的要求也都在异象中,人所該認識的神的作工也都在异象之中。以往各地聚特會或聚大會只講一方面實行的路,這些實行都是在恩典時代所該實行的,與認識神幾乎没有太大的關係,因為恩典時代的异象也無非只是耶穌釘十字架的异象,除此之外没有更大的异象,人所該認識的只有他釘十字架救贖人類的工作,所以在恩典時代没有更多的异象讓人認識,這樣,人對神的認識也就屈指可數了,除了認識耶穌的慈愛憐憫以外人只有一些簡單而又可憐的實行,與今天相比簡直是相差太多了。以往無論怎麽聚集人都不能談出現實的對神工作的認識,更無人能説清人所該進入的最合適的實行的路,只是在包容忍耐的基礎上又加了一些簡單的細節,其實質根本没有改變,因為在同一時代神根本没作更新的工作,對人的要求也就無非只是包容忍耐或背十字架罷了,而且在這些實行以外再没有比耶穌釘十字架再高的异象了。以往不談更多的异象是因為神没作太多的工作,因為神對人提出的要求也是有限的,這樣,人無論怎麽做也超不出這個範圍,只是一些淺顯簡單的實行。今天之所以講更多的异象是因為今天作了更多的工作,作了超過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幾倍的工作,對人提出的要求也高過了以往時代的幾倍,人若對這些工作不能認識透,那這些工作就没有太大的意義了,可以説,就這些工作人若不花費畢生的精力是難以認識透的。在作征服的工作中若只講實行的路就没法把人征服,若只講异象不提出對人的要求也没法把人征服,只講實行的路不能打中人的要害,不能把人的觀念給取消,這樣也就不能把人徹底征服。征服人的工具主要是异象,但在异象之外如果没有一點實行的路人也没法跟隨,更没法進入。從始到終的作工中就是這個原則:异象當中有實行,實行以外還有异象。人的生命、人的性情變化的程度都是隨着异象在變化的,若只憑人的努力那是達不到太大程度的變化的。异象就是談神自己的作工、談神的經營,實行就是指人實行的路、人的生存之道,整個經營中异象與實行的關係就是神與人的關係。如果把异象取締了,或者只講异象不談實行,或者只有异象取締人的實行,這就談不上經營,更不能説神的作工都是為了人類的,這樣不僅把人的本分給取締了,而且把神的工作宗旨也都否認了。如果從始到終只讓人實行却不涉及神的工作,更不讓人去認識神的工作,這樣的工作更不能稱為經營,人不認識神,不知道神的心意,只是一味地去渺茫地實行,那人永遠不能成為完全合格的受造之物,所以説兩方面哪方面都不可缺少。只有神的作工也就是只有异象没有人的配合,没有人的實行,這不叫經營;只有人的實行、人的進入,哪怕是人進入的路最高也不行,人的進入務必是隨着工作、隨着异象在逐步改變的,不能任意變動,實行的原則不是自由的而是有範圍的,這些原則都是隨着作工异象而變化的,所以説,經營最終歸結為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經營工作是因着人類而才産生的,也就是因着有了人類而才産生的,并不是没有人類以先或是起初造好天地萬物就有了經營的。所有的工作中若是没有有利于人的實行,也就是指神對敗壞人類提出的合適要求(即神作的工作中根本没有適合人實行的路),那這工作就不能稱為經營;若是所有工作中只是要求敗壞的人類如何實行,神却不動一點工程而且也未顯明他一絲一毫的全能或智慧,無論神對人提出多麽高的要求、無論神在人中間生活多久人都不知道神的一點性情,那諸如此類的工作更不能稱為經營。「經營」這個工作簡單地可以解釋為神的作工與所有被神得着的人在神的帶領之下所作的一切工作,這些工作可以總稱為「經營」,也就是指神在人中間的工作與所有跟隨他的人與他的配合統稱為「經營」,這裏把神的作工稱為「异象」,把人的配合稱為「實行」。神的工作越高(即异象越高),神的性情就越向人公開,而且越是不合人的觀念,同樣,人的實行、人的配合也就越高;對人的要求越高,神的工作就越不合人的觀念,隨之對人的試煉、要求人達到的標準也就越高。到工作結束的時候全部异象就完善了,要求人實行的也都達到了盡善盡美的地步,這時也就是各從其類的時候了,因為需要人認識的已經都向人公開了,所以説,异象達到最高潮的時候,工作也隨着接近了尾聲,人的實行也就到了最高潮的地步。人的實行是根據神的作工,神的經營也是憑藉人的實行、人的配合才完全發表出來的,人是神工作的彰顯品,是整個經營工作中的作工對象,也是整個經營的産物。若只有神自己作工没有人的配合,那就没有可作為他整個工作的結晶,這樣神的經營就没有一點意義了。只有在神的作工以外再選擇合適的作工對象來發表神的作工,來證實神的作工全能、智慧,這才能達到神經營的目的,達到以全部作工來徹底打敗撒但的目的。所以説,經營工作中人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人是唯一可使神的經營達到果效、達到最終目的的對象,除人以外的任何一種有生命的生物都不可擔當這個角色。要想讓人能够成為真正的經營工作中的結晶,那就務必得將敗壞人類的所有悖逆全部脱去,這就需要在不同的時期給人以合適的實行,而且神在人中間作相應的工作,這樣在最終才能得着一批在經營工作中成為結晶的人。神在人中間的工作不是只靠神自己來作就可將神自己見證出來的,而是需要適合他工作的有生機的人來成就他的這項工作。他先將工作作在這些人身上,之後再在這些人身上發表出來,將他這樣的見證作在受造之物中間,這就達到了他作工的目的。神之所以不獨立作工來打敗撒但,是因為他不能在受造之物中間直接作他自己的見證,這樣作不能讓人心服口服,務必得藉着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將人都征服,之後才能得着他在受造之物中間的見證。若神只是一味地作工而人也不去配合或是神不要求人配合,那神的性情人永遠也不能認識,神的心意永遠也不能為人所知,這就不能稱為經營工作了。如果只有人自己的努力、人自己的追求、人自己下苦功却不明白神的作工,那人就是在作惡作劇,若没有聖靈的作工,人做的就是撒但做的,都是悖逆,都是在作惡,敗壞的人所做的都是在表演撒但,没有一樣是與神相合的,都是表現撒但的。在所有的説話中也不外乎异象與實行兩部分,在异象的基礎上人找着實行、找着順服的路,放下觀念得到人以往没有的東西。神要求人與其配合,完全順服他的要求,人要求看見神自己作的工作,領略神的全能,認識神的性情,總之,這就是經營。神與人的結合就是經營,這是最大的經營。

涉及到异象的主要指神自己的作工,涉及到實行就是人該做的,這與神根本没有關係。神的工作神自己去完成,人的實行人自己去達到,該神自己作的不需人去作,該人實行的那就與神無關了。神作的工作那是他自己的職分,與人没有關係,這個工作不需人去作,而且人也作不了神要作的工作,需要人去實行的那人務必得達到,哪怕是獻身,哪怕是交給撒但去站住見證,這都是人該達到的。神自己將他該作的工作全部作完,將人該做到的都指示給人,其餘的工作就靠人去作了。神不作額外的工作,他只作分内的工作,只給人指路,只作開路的工作,并不作鋪路的工作,這一點人都應明白。實行真理也就是指實行神的話,這都是人的本分,都是人該做的,這些與神根本没有關係。人若要求神也像人那樣在真理上受苦或受熬煉,那就是人的悖逆了。神的工作是盡職分,人的本分是順服神的一切帶領,不得有任何反抗,人該達到的人自己理應去完成,不管神如何作工或神如何生活。對人提出要求的只有神自己,也就是只有神自己配對人提出要求,人不應有任何選擇,只應完全順服、實行,這是人所該具備的理智。神自己該作的工作都作完了就需人逐步經歷了,若是到最終整個經營結束的時候人仍未做到神所要求的,那人就應受到懲罰了。人未滿足神的要求那是人的悖逆,并非是神的工作未作透。凡不能實行神話的,凡不能滿足神的要求的,凡不能盡到忠心、盡到本分的,都將被懲罰。現在要求你們做到的并非是額外的要求,而都是人的本分,是所有作為人的該做到的。若你們連你們的本分都盡不到或盡不好,那不是自找苦吃嗎?不是找死嗎?還求什麽後路與前途呢?神的工作是為了人類,人的配合是為了神的經營,神將他該作的都作了之後就需人全力以赴地去實行了,需要人去配合了,人都應在神的工作之中盡上自己的全力,獻上自己的忠心,不應觀念重重、坐以待斃。神能為人獻身,人為什麽不能為神盡忠呢?神對人一心一意,為什麽人不能有一點點配合呢?神為了人類作工,為什麽人不能為了神的經營而盡點人的本分呢?工作都作到如此地步了而你們還視而不行、聽而不動,這樣的人不都是沉淪的對象嗎?神為了人類已獻出了全部,為什麽人到了今天還不能老老實實地盡點人的本分呢?對神來説工作是第一,他的經營工作最重要,對人來説實行神的話、滿足神的要求是第一,這些你們都應明白。對你們説的話已將你們的本質點到了骨髓裏,工作已作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許多人仍是不明白此道的真假,仍然在觀望,不盡自己的本分,而是觀察神的一言一行,注重神的吃穿,而且觀念越來越重,這樣的人不都是自尋煩惱的人嗎?這樣的人又怎麽能是尋求神的人呢?又怎麽能是存心順服神的人呢?自己的忠心、自己的本分抛在腦後不管,而是關心神的「行踪」,這些人實在太可惡!人若將人該明白的都明白了,將人該實行的都實行了,那神必定會賜給人祝福的,因對人要求的都是人的本分,是人該做到的,若人不能將該明白的都能領受,也不能實行該實行的,那就要受到懲罰了。不與神配合的便是敵對的,不接受新作工的便是持抵擋態度的,儘管這樣的人不做什麽明顯抵擋的事。凡是不實行神所要求的真理的人就都是有意抵擋、悖逆神話的人,哪怕這些人特别「關心」聖靈的作工。不聽話順服的人便是悖逆抵擋的,不盡本分的便是不與神配合的,不與神配合的便是不接受聖靈作工的。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