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上集)

對現在的工作或以後的工作人都明白一些,但對以後人類到底進入什麽歸宿人却不明白。作為受造之物該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神怎麽作人就怎麽跟,我告訴你們怎麽走你們就怎麽走,你没法自己擺弄自己,你掌握不了自己,一切任神擺布,都掌握在神的手中。若神作工作提早給人一個結局,給人一個美好的歸宿,以此來吸引人,讓人來跟隨他,與人搞交易,這就不叫征服,也不是作人的生命。用一個結局控制人來换取人的心,這并不是成全人,并不能得着人,乃是用歸宿來控制人。人最關心的就是以後的結局,最終的歸宿,到底有没有好的盼望。若是征服人的工作中給人一個美好的盼望,在征服人以前先給人一個合適的歸宿來讓人追求,這樣不但達不到征服人的果效,反而影響征服工作的果效。就是説,征服工作是藉着奪去人的命運前途與審判、刑罰人的悖逆性情而達到果效的,并不是與人搞交易,即給人祝福、恩典而達到的,乃是藉着剥奪人的「自由」、取締人的前途從而看人的忠心而達到的,這才是征服工作的實質。若是起初就給人一個美好的盼望,之後再作刑罰、審判的工作,這樣,人接受刑罰、審判是在有前途的基礎上而接受的,到最終也達不到所有的受造之物無條件地順服、敬拜造物的主,只是一味地愚昧順服,或是一味地索取,并不能將人的心完全征服。所以,這樣的征服工作并不能將人得着,更不能為神作見證,這樣的受造之物并不能盡自己的本分,只能講條件,這就不叫征服,而是憐憫與賜福。人的最大難處就是命運、前途總挂在心上成了偶像,人都是為着命運、前途而追求神,并不是因着對神的愛而敬拜神,所以,征服人務必把人的私心、把人的貪心、把人那些最攔阻敬拜神的東西給對付掉,這就達到了征服人的果效。所以,最起初征服人時務必得先將人的野心、將人最致命的東西給取締,以此來發現人愛神的心,來改變人對人生的認識,改變人對神的看法,改變人生存的意義,這樣,人愛神的心就純潔了,就是人的心被征服了。但神對所有的受造之物的態度并不是單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為了得着而征服,為了他的榮耀而征服,為了恢復起初人原有的模樣而征服,若單是為了征服而征服,這就失去征服工作的意義了。就是説,若只是把人征服,之後對人置之不理,把人的生死置之度外,這就不是經營人類了,也不是為了拯救人類了,只有將人征服之後再得着,最終將人類都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這才是所有的拯救工作的中心,才達到拯救人的目的,即將人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進入安息,這才是所有受造之物該有的前途,也是造物的主該作的工作。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將人作到一個地步,但并不能將人帶入永遠的歸宿之中,人不能决定人的命運,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與以後的歸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于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帶領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徹底,將人完全得着,既帶領人就能將人帶入合適的歸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經營人就要對人的命運前途負責,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雖然征服工作是藉着取締人的前途而達到的,但人到最終還得被帶入神為人預備好的合適的歸宿中。正因為是神作人,所以人才有歸宿,人的命運才有着落。這裏提到的合適的歸宿并不是以往取締的人的前途盼望,這是兩碼事。人自己所盼望的、所追求的是人在追求肉體奢侈欲望時所盼望的,并不是人該有的歸宿,而神給人預備的則是人被潔净之後所該得的祝福、應許,是神在創世後就給人預備好的,不摻有人的選擇、人的觀念、人的想象、人的肉體。這歸宿不是為某一個人而預備的,而是所有人類的安息之地。所以,這歸宿是人類最合適的歸宿。

造物的主要擺布受造之物,他怎麽作你别想擺脱,他怎麽作你都得聽,你不該悖逆他,他作工作最終達到他的目的,這就得着榮耀了。現在為什麽不談你是摩押的後代、你是大紅龍的子孫,也不談什麽選民,只談受造之物?這是人原有的稱呼,是人原有的身份,就是受造之物。因着工作時代與階段的不同才有了不同的稱呼,其實人就是普普通通的受造之物。凡是受造之物不管是最敗壞的還是最聖潔的,都得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征服的工作不用前途命運、歸宿來控制你,作那樣的工作其實没必要,征服工作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敬拜造物的主,之後人才能進入美好的歸宿之中。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没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没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着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總之,無論神怎麽作工都是為了人類,正如神所造的天地萬物也都是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陽、星辰都是為了人,造動物、植物是為了人,造春、夏、秋、冬是為了人,等等這些都是為了人的生存。所以,無論神怎麽刑罰人、審判人都是為了拯救人,即使剥奪人的肉體盼望,仍是為了潔净人,而潔净人則是為了人的生存。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麽能自己掌握自己呢?

征服工作結束之後,人類將被帶入一個美好的天地之中,當然這生活仍舊是在地上,但與現在人的生活大不相同,這個生活是在全人類都被征服之後而有的生活,這生活是人類在地上的另一個新的開端,人類有這樣的生活就證明人類又進入了另一個新的美好的境地,是神與人在地上生活的開端。有這樣美好生活的前提務必是人被潔净、被征服之後都服在造物的主面前。所以説,征服工作是人類進入美好歸宿之前的最後一步工作。人類有這種生活,這是以後地上的生活,是地上最美好的生活,也是人嚮往的一種生活,是有史以來人未曾達到的一種生活,這是六千年經營工作最終的果效,是人類最盼望的,也是神給人的應許。但這應許得通過一段時間,等到末了這步工作作完,人徹底被征服了,也就是撒但被徹底打敗了,人類就進入以後的歸宿之中了。人經過熬煉之後没有罪性了,是因為神打敗撒但了,也就是没有敵勢力能够侵擾了,没有任何敵勢力可以攻擊人的肉體,人就自由了,人也就聖潔了,這就是進入永世裏的人。只有將黑暗的敵勢力捆綁了,人到哪兒都自由了,這樣,人也就没有悖逆了,也就没有抵擋了,撒但只要一捆綁起來人就好了,現在就是因為撒但還在地上到處攪擾,也因着全部經營工作還没有告終,等打敗撒但以後人就徹底得釋放了,人得着神了,從撒但權下出來了,也就看見了公義的日頭。正常人該有的生活都得恢復,就如會分辨善惡,懂得吃和穿,能正常地寄居,這些屬于正常人該有的都得到了恢復。一開始造完人類即使蛇不引誘夏娃,人也該有那樣的正常生活,也該吃該穿,也應該過正常人在地上的生活,但是人類墮落之後,這生活就成為泡影了,甚至人現在不敢想象這些事了,其實那種人嚮往的美好的生活務必得有,如果人類没有這樣的歸宿,人類在地上的墮落生活到不了頭,假如説没有那種美好的生活,就不是結束撒但命運,也不是結束撒但在地上掌權的時代,非得讓人達到那個黑暗勢力達不到的境界,這就證明打敗撒但了。這樣,没有撒但的攪擾,神自己掌握人類,掌握人類的一切生活,控制人類的一切生活,這才叫打敗撒但。人現在的生活多數還是污穢的生活,還是痛苦患難的生活,這就不叫打敗撒但,人還没脱離苦海,没脱離人生的痛苦,没脱離撒但的權勢,人對神的認識還是微不足道。人的一切痛苦都是撒但造成的,人生的苦難都是它給人帶來的,撒但被捆綁之後人才能完全擺脱這苦海,但捆綁撒但是藉着征服人的心、得着人的心而達到的,是以人來作為戰利品的。

現在人所追求的得勝者、被成全都是在地上没有正常人的生活以前人所追求的,都是在未捆綁撒但以先所追求的目標。人所追求的得勝者、被成全或者被大用,實質都是為了追求脱離撒但權勢,追求的是得勝者,最終的結果還是脱離撒但的權勢,只要脱離了撒但權勢,人在地上就會過上正常人的敬拜神的生活。人現在追求的得勝者,或者是被成全,都是追求在地上有正常人生活以先所追求達到的,追求這些主要就是為了得潔净、行真理,達到敬拜造物的主,如果人在地上有了正常人的生活,没有痛苦患難的生活,人就不追求什麽得勝者了。所謂的得勝者、被成全都是神給人的追求目標,藉此追求目標來讓人行真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把人作成、將人得着這是目標,而追求做得勝者或追求被成全這只是途徑,若將來人類都進入了美好的歸宿之中了,那時就没有得勝者與被成全的説法了,只是受造之物各盡其職了。現在讓人追求這些只是給人限定一個範圍,以便人的追求更有目標、更實在,若不這樣作,人仍活在渺茫之中追求進入永生,這樣的人不更可憐嗎?這樣的無目標、無原則的追求不是自欺欺人嗎?到最終,這追求自然没有果實,到頭來仍活在撒但的權下不可自拔,何苦這樣無目標地追求呢?當人類進入永遠的歸宿中的時候,人就都敬拜造物的主,因着人經過被拯救進入永世之中,所以,人也不再追求什麽目標,更不用擔心有撒但的圍攻,這時人都「安分守己」,都盡自己的本分,即使没有刑罰、審判人也都各盡各的本分,那時人的身份與地位都稱為受造之物,再没有什麽高低之分,只是所盡功用不同罷了,但人仍是活在有層有次的人類合適的歸宿之中,人都是為着敬拜造物的主而各盡本分,這樣的人類就是永世裏的人類。那時人所得着的就是神光照的生活,神看顧的生活,神保守的生活,人與神同生活,人類在地上有了正常的生活了,全人類都走上了正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徹底把撒但打敗了,也就是神在地上創造人類又恢復了人原有的形象,這樣就滿足神原有的心意了。起初人類没經撒但敗壞以先,人類在地上有正常的生活,後來經過撒但敗壞後,人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神就開始有了經營工作,開始與撒但争戰來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六千年經營工作結束時,整個人類在地上的生活才正式開始,人類才有了美好的生活,這才恢復了起初造人的目的,恢復了人原有的模樣。所以説,在地上有了正常的人類生活,人就不追求什麽得勝者、被成全了,因人都聖潔了。像人所説的得勝者、被成全都是神與撒但争戰給人的追求目標,這目標是因着人被敗壞而才有的目標,給你一個目標,讓你向着那個目標去追求,以此達到打敗撒但。讓你做得勝者,做被成全的、被使用的都是要求你作見證來羞辱撒但,到最終人在地上有正常人的生活了,人也都聖潔了,還追求做什麽得勝者呢?不都是一樣的受造之物嗎?做得勝者、做被成全的都是針對撒但説的,都是針對人的污穢説的。説得勝者還不是指勝過撒但、勝過敵勢力嗎?你説你被成全,你什麽被成全了?還不是撒但敗壞性情脱去了,能達到愛神至極嗎?還是針對那些污穢的東西説的,針對撒但説的,并不是針對神説的。

現在讓你追求被成全、追求做得勝者你不追求,到以後在地上有正常人類的生活時就没機會追求那個了,那時早已顯明了各類人的結局,你到底是什麽東西那時就都顯明了,你若再想追求做得勝者或想被成全那是不可能的事了,只是因着人的悖逆而將人顯明出來之後懲罰。那時人不追求什麽你高了我低了,你做得勝者了,我做被成全的了,或者你作長子我做衆子了,不追求那些了,都屬于受造之物,都在地上生活,而且都與神共同在地上生活。現在都是在經歷神與撒但争戰期間,是争戰未結束期間,也就是人未被完全得着期間,現在正是過渡階段,所以對人的要求是追求做得勝者或做子民。現在有這些地位的區别,到那時候就没這些區别了,凡得勝的人的地位都一樣,都是合格的人類在地上平等地生活,也就是都是合格的受造之物,給你的與給他的都一樣。因為作工時代不同,作工對象不同,在你們身上作你們就有資格被成全為得勝者,如果在外國作那他們就有資格成為第一批被征服的人,而且有資格成為第一批被成全的人。現在不在外國作他們就没資格被成全為得勝者,他們就不可能是第一批,因為針對對象不同,作工的時代不同,範圍不同,所以有了第一批,即有了得勝者,也有了第二批被成全的。有了第一批被成全的,也就有了標本、模型,那以後被成全的人就是第二批、第三批了,但在永世裏都一樣,没有地位的劃分,只是被成全的先後不同,并没有地位的不同。到以後人都被作成,整個宇宙的工作結束了就没有地位的區别了,人的地位就平等了。現在在你們身上作把你們作成得勝者了,若在英國作英國也有第一批得勝者,那也一樣,只不過今天在你們身上作是特别恩待,如果不在你們身上作你們也照樣是第二批,或第三、第四、第五批,這只是因着工作的先後而有的,第一批、第二批并不代表地位的高低,只代表被成全的先後。今天把這話交通給你們,為什麽不過早地讓你們知道?因為没有過程人容易走極端。像當初耶穌説「我怎麽走還要怎麽來」,現在有很多人因為這話走火入魔,總想穿白衣等着被提,所以有許多話不能説得太早,説得早人就走極端了,人的身量太小看不透這些話。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