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選編)(普通話朗誦)

目錄

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上集

起初神本是在安息之中的,那時地上並沒有人類也沒有萬物,神並不作任何工作,當有了人類而且人類被敗壞之後神才開始了經營工作,從此神便不再安息而是開始忙碌於人類中間。因著人類的敗壞神失去了安息,也因著天使長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敗撒但,不拯救被敗壞的人類,神將永遠不能進入安息之中。人沒有了安息神也就沒有了安息,當神再次進入安息之中時,人也就進入了安息之中。所謂進入安息中的生活就是沒有爭戰、沒有污穢、沒有不義存留的生活,也就是沒有撒但(即敵勢力)的攪擾,沒有撒但的敗壞,沒有任何與神敵對的勢力的侵擾,萬物都各從其類,都能敬拜造物的主,天上、地上都一片安寧,這是人類安息的生活。神進入安息之中時地上就再沒有不義存留,再沒有任何敵勢力的侵擾了,人類也進入了一個新的境地之中,不再是撒但敗壞的人類,而是經撒但敗壞後而又蒙拯救的人類。人類的安息之日也是神的安息之日,神是因著人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而才失去了安息的,並不是起初就沒有安息。進入安息之中並不是萬物都停止了活動或萬事都停止了發展,也不是神不再作工人不再生活,進入安息的標誌就是撒但被毀滅,那些與撒但同流合污的惡人都遭懲罰被滅絕,一切與神敵對的勢力都不復存在。神進入安息之中即神不再作拯救人類的工作,而人類進入安息之中就是全人類都活在神的光中,活在神的祝福之下,沒有撒但的敗壞,也沒有不義的事情發生,人類都活在神的看顧之下在地上正常地生存。神與人一同進入安息是指人類被拯救,撒但被毀滅,神在人身上的工作全部結束,神不在人身上繼續作工而人也不再活在撒但的權下,這樣,神不再忙碌,人不再奔波,神與人便同時進入安息之中。神歸復原位,人也都各自歸到各自的位置上,這是整個經營結束以後神與人各自的歸宿。神有神的歸宿,人有人的去處;神在安息中繼續帶領全人類在地上生存,人在神的光中敬拜天上的獨一真神;神不在人中間生存,人也不能與神一起在神的歸宿中生存,神與人不能在相同的境地中生活,只是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方式;神是帶領全人類的,而全人類是神經營工作的結晶,是被帶領者,與神的本質並不相同。「安息」的原意就是歸復原位的意思。所以,神進入安息是指神歸復原位,神不再在地上生活,神不再在人中間與人同甘共苦;人進入安息是指人都成為真正的受造之物,在地上敬拜神而且有人類正常的生活,不再悖逆神、抵擋神,恢復起初亞當、夏娃的生活。這就是神與人都進入安息之中各自的生活與各自的歸宿。打敗撒但是神與撒但爭戰的必然趨勢,這樣,神在經營工作結束之後進入安息之中,人徹底被拯救進入安息之中也就成了必然趨勢。人的安息之處是在地上,神的安息之所是在天上;人在安息中敬拜神在地上生存,神在安息中帶領存留下來的人類,是在天上帶領,不是在地上;神仍然是靈,人仍舊是肉身,神與人各自都有不同的安息方式;神在安息中會來在人中間向人顯現,人在安息中也會被神帶到天上遊覽一番,而且享受天上的生活。神與人進入安息之中以後撒但已不復存在,那些惡人也就與撒但一樣不復存在,在神與人進入安息之中以前那些在地上曾經迫害神的惡者、在地行悖逆的神的仇敵就已被毀滅了,是被來自末世的大災難毀滅的。那些惡者徹底被毀滅之後在人中間再沒有撒但的攪擾,人類才是徹底蒙拯救,神的工作才是徹底結束,這是神與人進入安息之中的前提。

萬物的結局近了也就是指神工作的終結,指人類發展的終結,即指被撒但敗壞的人類已發展到了盡頭,亞當、夏娃的子孫後代已繁殖到了盡頭,也指就這樣的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類不可能再繼續發展下去。起初的亞當、夏娃並不是被敗壞的,而是被趕出伊甸園的亞當、夏娃是經撒但敗壞的,到神與人一同進入安息之中時,被趕出伊甸園的亞當、夏娃與他們的後裔就告一段落了,以後的人類雖然仍是亞當、夏娃的後裔,但並不是活在撒但權下的人類,而是蒙拯救、被潔淨的人類。這個人類是被審判、刑罰的人類,是聖潔的人類,與起初的人類並不相同,幾乎可說成是與起初的亞當、夏娃是兩類人。這個人類是在經撒但敗壞的所有的人當中選出來的,也是最終在審判、刑罰中站立住的人類,是敗壞的人類中剩下來的最後的一批人,只有這一批人才能與神一同進入最後的安息之中。在末世的審判、刑罰工作中,即在最後的潔淨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與神一同進入最後的安息中的,所以進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經過最後一步潔淨的工作才達到脫離撒但的權勢而被神得著的,這些最後被得著的人將進入最後的安息之中。刑罰、審判的工作其實質就是為了潔淨人類,為了最後的安息之日,否則,全人類就不能各從其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這個工作是人類進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徑。潔淨的工作才把人類的不義都潔淨了,刑罰、審判的工作才把人類中那些悖逆的東西都揭示出來,從而將可挽救與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來,將可存留與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來。工作結束之時,可存留的人都蒙潔淨將進入人類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類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將進入人類的安息之日中與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經刑罰、審判之後徹底顯露出原形,之後都被毀滅與撒但一樣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後的人類中就不再存有這類人,這類人並沒資格進入最後的安息之地,也並沒有資格進入神與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們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惡者,並不是義人。他們曾經過救贖,又經審判、刑罰,他們也曾經為神效力,但到末了之日他們還是因著自己的惡、因著自己的悖逆不可挽救而被淘汰、被毀滅,不再存活在以後的世界中,不再存活在以後的人類之中。不管是死去的人的靈魂還是活在肉體中的人,凡是作惡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將在聖潔的人類進入安息之中時被全部毀滅。這些作惡的靈魂與作惡的人或義人的靈魂與行義的人,不論是哪一個時代的,總之,凡是惡者都被毀滅,凡是義人就都將存活下來。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靈魂並不完全是根據末了的工作而決定的,而是根據是否抵擋神、是否悖逆神而確定。在上一個時代的人若是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是被懲罰的對象,若在本時代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也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根據善與惡來劃分各類人,並不是根據時代來劃分。將人善惡劃分開來並不當即就懲罰或賞賜,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後才作罰惡賞善的工作。其實,自從作人類的工作以來就開始用善與惡來劃分人類了,只不過在工作結束之時才賞賜義人、懲罰惡人,並不是在末了結束工作時才將惡人或義人劃分開,之後就緊接著作罰惡賞善的工作。最終的罰惡、賞善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徹底潔淨全人類,以便將完全聖潔的人類帶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這步工作是最關鍵的工作,是整個經營工作中最後的一步。若不將惡者都毀滅而是將其存留下來,那全人類仍然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將全人類帶入更美好的境地中,這樣的工作並不是完全結束的工作,當工作結束之時全人類都完全聖潔了,這樣,神才能安安穩穩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現在人對屬肉體的東西還放不下,對肉體的享受、對世界、對錢財、對敗壞的性情還是不能捨棄,多數人都是在應付著追求,其實這些人的心中根本沒有神,更不懼怕神,他們心中沒有神,對神所作的一切也就看不透,更不能相信從他口中所說出來的話,這樣的人肉體太大,敗壞太深,根本沒有真理,更不相信神會道成肉身。凡是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即凡是不相信看得見的神的作工與說話的人,不相信看得見的神而是崇拜天上看不見的神的人,都是心中沒有神的人,也就是悖逆、抵擋神的人,這樣的人不僅沒有人性理智更談不到具備真理。對於這些人來說,看得見、摸得著的神更不可信,而看不見、摸不著的神才是最可信的,也是最令人心曠神怡的,他們尋求的不是現實的真理,也不是人生的真諦,更不是神的心意,而是尋求刺激,哪些東西最能使他們達到自己的慾望,那無疑這些東西就是他們的信仰與追求了。他們信神僅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並不是為了尋求真理,這些人不都是作惡的人嗎?他們非常自信,並不相信天上的神會把他們這類「大好人」給毀滅掉,而是認為神會將他們都留下來而且大大賞賜,因為他們為神做了許多事,為神盡了許多「忠心」。若是他們也追求看得見的神,但他們的慾望一旦落空,那他們就會馬上對神反攻或是馬上暴跳如雷,這些人都是為了滿足自己慾望的「小人」,並非是追求真理的「正人君子」,這類人就是所謂的跟隨基督的惡者。那些不尋求真理的人就不可能相信真理,他們對人類以後的結局更是看不透,因為他們並不相信看得見的神的一切作工與說話,包括人類以後的歸宿他們也不能相信,所以他們即使是跟隨看得見的神也仍然在作惡卻並不尋求真理,也不實行我所要求的真理。那些不相信自己會被毀滅的人反而又是被毀的對象,都是認為自己太聰明,認為自己是實行真理的人,他們把自己的惡行當作真理來寶愛,這樣的惡人都是太自信,將真理當作道理,而將自己的惡行卻當作真理,到最終只能是自食其果。越是自信的人越是狂妄的人越不能得著真理,越是相信天上的神的人越是抵擋神的人,這些人都是被懲罰的對象。人類進入安息之中以前,各類人是被懲罰還是得賞賜是根據其是否是尋求真理、是否是認識神、是否是能順服看得見的神。那些雖曾效力卻不認識也不順服看得見的神的人都是沒有真理的人,這些人便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無疑就是被懲罰的對象,並且按著其惡行對其進行懲罰。神是叫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順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順服神的人,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還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見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擋在肉身中看得見的神,那這些「渺茫派」無疑就是被毀滅的對象了。就如在你們中間的人,凡是口頭承認道成肉身的神卻行不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終將都是被淘汰毀滅的對象,凡是口頭承認看得見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見的神所發表的真理卻追求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更是將來毀滅的對象,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結束以後的安息之中,類似這樣的人不能有一個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屬魔鬼之類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們的實質都是抵擋、悖逆神的,並沒有絲毫意思順服神,這類人都是毀滅的對象。你有無真理、是否抵擋神是根據你的實質,並不是根據人的外貌或人偶爾的言行。每個人是否被毀滅都是由其實質決定的,是根據他們的行事與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實質而確定的。同樣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樣多的工作,人性的實質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對象;人性的實質是惡的、是悖逆看得見的神的,那就是滅亡的對象。神作工或說話凡是針對人類的歸宿的都是按其實質而作合適的處理,不會有一點差錯,更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失誤,只有人作工才會摻有人的情感或摻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適的,決不會誣陷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的。現在有許多人對以後人類的歸宿看不透而且也不相信我說的話,凡不信的與那些不行真理的都是魔鬼!現在不追求的與追求的就是兩類人,是歸宿不同的兩類人,追求認識真理、實行真理的人是屬於神所拯救的,不認識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敵,是天使長的後裔,是滅亡的對象。即使是虔誠的信渺茫神的信徒不也是魔鬼嗎?人的良心好卻不接受真道,這樣的人都是魔鬼,其實質是抵擋神的,那些不接受真道的都是抵擋神的人,這樣的人即使受許多的苦也仍是滅亡的對象。那些不願意撇棄世界、捨不掉父母、捨不掉自己的肉體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毀滅的對象。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屬於魔鬼,更是將來滅亡的對象。那些信而不行真理的人、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都是滅亡的對象,凡是能存留下來的人都是經過熬煉之苦而站立住的人,是真正經過試煉的人。凡不承認神的人都是仇敵,就是在這道流裡與在這道流以外的不承認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敵基督!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口頭信卻無真理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卻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人嗎?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於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於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沒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敵,你能對仇敵講良心、講愛,你是不是沒有正義感?我恨惡的反對的而你卻與其相合,仍然對其講愛,或講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嗎?你不是故意抵擋嗎?這樣的人到底有無真理呢?對仇敵講良心,跟魔鬼還講愛心,跟撒但還講憐憫,這不都是故意打岔工作的人嗎?別說那些不信神的人,就是那些只信耶穌不信神末了道成肉身的人,那些口頭相信神道成肉身卻作惡的人,都是敵基督,這類人都是滅亡的對象。人衡量人的標準是根據其行為,行為善的則是義人,行為惡劣的便是惡人;神衡量人的標準則是根據人的實質是否順服神,順服神的是義人,不順服神的是仇敵、是惡者,不管其行為好壞,也不論其言語對錯。有的人想用善行來獲得以後美好的歸宿,有的人想用好的言語來收買以後美好的歸宿,人都錯認為神是看人的行為或聽人的言語來定人的結局,所以,有許多人就想藉此來騙得一時的恩典。在以後的安息中存活下來的人都是經過苦難之日而且為神作了見證的人,都是盡到了人的本分的人,都是存心順服神的人,那些只想借用效力的機會來免去真理的實行的人,都是不能存留下來的人。對所有人的結局的安排都有合適的標準,並不只按其言行來決定,也不按其一個時期的行為來決定,決不會因為一個人曾為神效力就對其一切惡行進行寬大的處理,也不因其曾為神一時的花費而對其免去死亡的處理,沒有一個人能逃脫其惡的報應,也沒有一個人能將其惡行掩蓋從而逃脫滅亡之苦。人若真能盡到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對神永遠忠心,不講報酬,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若人在看見福氣時對神忠心,看不見福氣時對神就失去了忠心,這樣的曾經一度為神忠心效力的人若到最終仍不能為神作見證,仍不能盡到自己應盡的本分,這樣的人仍是滅亡的對象,總之,惡人不能存活到永遠,也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義人才是安息之中的主人。人類都進入正軌以後,人有正常的人性生活,都能各盡其本分,都能對神絕對忠心,人的悖逆、人的敗壞性情都完全脫去,人都在為神活著,都因神而活著,沒有悖逆與抵擋,人對神都能完全順服,這才是神與人的生活,是國度的生活,也是安息中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