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六篇

對靈裏的事要細嫩,對我的話要注重,真正能够達到把我的靈與人、話與人看為不可分割的整體,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滿足我。我曾脚踏萬有,縱觀宇宙全貌,我又曾在所有的人中間行走,體嘗人間的酸、甜、苦、辣,但人不曾真正認識我,不曾在我行走之時注意過我。因我默默無語,不曾作超然的事,因此,未嘗有人真看見我。如今,再不比以往,我要作創世以來人未曾見過的事,我要説歷代以來人未曾聽過的話,因我要求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在肉身的我。這是我的經營步驟,人却不知也不曉,我雖明説,但人却仍是神智不清,難以説透,這難道不是人的卑賤之處嗎?不正是我所要給人補足之處嗎?多少年來,我在人身上未曾作過什麽事;多少年來,即使直接接觸我所道成的肉身的,也不曾聽我在神性直接的發聲。所以,人難免對我缺乏認識,但就這一條并不影響歷代以來的人對我的愛。而如今,我在你們身上作了不計其數的、令人難測的奇妙工作,而且也説了不少話語,但就在這般情况下,有多少人還在我面前直接抵擋我,不妨為你略舉幾例:

天天禱告渺茫的神,而且摸我的心意、摸生命的感覺,但我話臨到却另眼看待,把我的話與靈看為一個整體,而把人却「一脚蹬開」,認為我這個人根本説不出諸如此類的話,而是我靈的支配。這種情况你怎樣認識?相信我話到一個地步,對我所穿的肉身却不同程度地有觀念,天天研究,説:「為什麽他那樣作事呢?難道是出于神的嗎?不可能!因為我看他與我差不多,也是一個正常、普通的人。」這種情况又怎麽解釋?

以上所言,你們之中有誰不具備呢?有誰不占有呢?似乎是你個人的私有財産一樣霸占着,一直不肯放弃,更不追求主觀努力,而是等待我親自去作。説實在話,没有一個不尋求却輕而易舉地認識我的人,這些并不是我教訓你們的虚浮之言。因為這可以從另一個側面來為你稍舉一例以供你參考:

一提起彼得,人人都贊不絶口,便立即回想起彼得三次不認識神,而且也曾為撒但效力因而試探神,但最後却為神倒釘十字架等等這些關乎彼得的事。現在我着重把彼得怎麽認識我以及他的最後結局叙述給你們。彼得,這個人素質好,但他與保羅的情况不同,他的父母是逼迫我的,是屬被撒但侵占的惡魔,因此談不到傳教于彼得,他這個人聰明有天資,從小受父母寵愛,但長大之後就成為他父母的「仇敵」,因為他一直追求認識我,從而背離他的父母。因他首先相信天地萬物都在全能者手中,而且凡是一切正面的事物都是由神發起,是直接發自于神,并不經撒但的「加工」。由于他受他父母在反方向的襯托,因而更加認識我的慈愛與憐憫,從而更加激起他對我的尋求之心。他不僅注重吃喝我話,而且更注重摸我心意,心中時時謹慎,所以靈裏始終非常敏鋭,所以在做所有的事當中都能合我心意。在平時,他注重結合以往那些失敗之人的教訓來勉勵自己,深怕自己落入失敗的網羅之中,他也注重吸取歷代以來所有愛神的人的信心與愛心,因而不僅在消極方面,更重要的是在積極方面更快地成長,以至于他成了在我面前最有認識的人。因而不難想象,他已把自己的所有都放在我的手中,就連吃、穿、睡、住都不由着自己的性子來,而是在一切滿足我的基礎上來享受我的豐富。不知多少次我試煉他,當然,他也被弄得死去活來,但就在這數百次試煉當中,他不曾有一次失去信心對我失望,就是我説我已丢弃他,他也不灰心失望,仍然按照以往的實行原則來實際地愛我。當我告訴他,他愛我我也不稱許,我要把他最後扔在撒但手裏,但在這種不臨及其肉身而是話語的試煉之中,他仍向我禱告:「神哪!天地萬物之中有何人、有何物、有何事不是在你全能者手中呢?你要對我施憐憫之時,我心以你的憐憫而大大歡喜,你要對我實行審判時,我雖不配,但我更覺得你的作為是何其的深奥,因你滿有權柄、滿有智慧,我雖肉體受苦,但靈裏得安慰。我怎能不為你的智慧、作為而發出贊美呢?即使讓我在認識你之後而死去,我何嘗不是甘心樂意呢?全能者啊!難道你真的不願讓我看見你嗎?難道我真的不配受你的審判嗎?莫非我身上有你不願意看見的東西嗎?」在這種試煉之中,彼得雖不能準確地摸着我的心意,但足以見得,他以為我使用(哪怕是接受我的審判,使人看見我的威嚴、烈怒)而驕傲、自豪,并不因着受試煉而苦悶。因着他在我面前的忠心,因着我對他的祝福而給幾千年來的人作了標杆、作了模型。這不正是你們該效法的嗎?在此你們應多多揣摩,為什麽我用那麽大篇幅來叙説彼得的事迹,這個應作為你們的行事原則。

雖然人没有幾個認識我,但我并不因此而對人發怒,因着人的缺欠太多,難以達到我所要求的程度。所以幾千年來我對人寬容一直到今天,但我希望你們最好不要因着我的寬容而遷就自己,應從彼得身上對我有所認識,對我有所追求,應從彼得身上的所有事迹而得到超乎以往的啓示,從而達到人所未達到的境界。整個宇宙穹蒼之中,天地萬物之中,地中的萬物、天上的萬物都在為我的最後一步獻上全部的力量,難道你們願意做旁觀者而受撒但勢力的驅使嗎?撒但無時不在侵吞人心中對我的認識,無時不在張牙舞爪地作它最後垂死的挣扎,你們願意在此時被它的詭計而擄去嗎?願意在最後的工作完成之時而斷送自己的一生嗎?難道你們還等着我再次釋放我的寬容嗎?追求認識我是關鍵,但注重實行亦不可少,我話直接啓示給你們,希望你們能順從我的引導,不再為自己而盼望、打算什麽。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七日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