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七》 選段168

故事2.大山 小溪 狂風與巨浪

一條小溪緩緩地流淌着,蜿蜒曲折,它來到了大山脚下,大山擋住了它的去路,它用它微弱的聲音對大山説:「請讓開,你擋住了我的方向,你擋住了我前方的路。」大山問它説:「你去哪兒?」小溪説:「我要找尋我的家鄉。」大山又説:「好吧,請從我的身上流淌過去吧!」可是因着小溪太柔弱,也因着小溪太幼小,它怎麽也越不過大山,于是它只好在大山脚下繼續流淌着……

一股狂風席捲着沙石與雜物來到了大山前,怒吼道:「讓開!」大山説:「你去哪兒?」狂風怒吼着説道:「我要到山的那邊去!」大山説:「好吧!如果你能折斷我的腰,那你就過去吧!」狂風怒吼着,一遍又一遍,無論它怎麽怒吼、怎麽努力,都不能折斷大山的腰。它累了,它停下脚步,歇息下來。而山的那一邊,一陣一陣的微風吹來,人們好不愜意,那是大山帶給人們的問候……

海岸邊,浪花在翻滚着,輕輕地拍打着岸邊的礁石。突然,一股巨浪狂奔而來,它咆哮着來到大山前,喊道:「讓開!」大山説:「你去哪兒?」巨浪不能停下它的脚步,它繼續咆哮着,回答道:「我要擴張我的土地,我要伸展我的胳臂!」大山説:「好吧!如果你能越過我的頭頂,我就為你讓路。」于是,巨浪退後,再次衝向大山,不管它怎麽努力,它都不能越過大山,它只好慢慢地退去……

千百年來,小溪在大山的脚下就這樣静静地流淌着,它順着大山指引的方向回到了它的家鄉,匯成了河,匯成了海。因着大山的守候,小溪從未迷失方向,小溪與大山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

千百年來,狂風從未改變它怒吼的習慣,它依然常常席捲着沙石「光顧」大山,威脅着大山,但它從未折斷大山的腰,大山與它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

千百年來,巨浪也從未歇息,從未停止它擴張土地的脚步,它一遍又一遍重複着向大山咆哮,而大山也從未因着它的咆哮而挪動身軀。大山守望着這片海,就這樣,海中的萬物得以繁衍生息。大山與巨浪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

這個故事講完了。首先你們説説,我所講的故事的内容主要是什麽?首先有大山,還有小溪,狂風,巨浪。那在第一部分裏,小溪與大山發生了什麽樣的故事?為什麽要講小溪與大山?(因着大山守候着小溪,小溪從未迷失方向,它們相互依存。)大山對于小溪來説是保護還是攔阻?(保護。)難道就不是攔阻嗎?大山與小溪相守着,大山既是小溪的保護,也是小溪的攔阻,它保護着小溪匯成河,同時又攔阻小溪,不讓小溪到處流動,到處泛濫,因而這片水域就不會給人類帶來灾害,這是不是這段故事的主要内容?就是藉着大山的保護與大山作為小溪的屏障,人類的家園也得到保護了。而小溪在山的脚下匯成了河,也匯成了海,這是不是小溪生存的規律呀?小溪匯成河、匯成海是藉着什麽?是不是藉着大山?藉着大山的保護,也藉着大山的攔阻。這是不是重點?在這兒你看没看到大山對于水的重要啊?這高高低低的山,神造它有没有目的啊?(有。)這是一個小小的片段,僅僅是一灣小溪和一座大山就讓我們看到了神創造的這兩樣東西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也看到了神掌管這兩樣東西的智慧所在、用意所在,是不是這樣?

第二部分講的是什麽?(狂風與大山。)有風是不是好事啊?(是。)這也未必,有時候風太大就是灾。如果讓你呆在狂風裏你是什麽感覺?看這狂風有幾級了,是吧?如果是三四級風,這還勉强,頂多吹得人眼睛睁不開,但是如果狂風猛烈到一個地步成為龍捲風,你受得了嗎?你就受不了了。所以風對人來説,完全説它是好的是錯誤的,完全説是不好的也是錯誤的,那要看它是多大的風。那大山在這裏起了什麽作用?是不是起了過濾風的作用呢?大山把颳來的一股狂風變成了什麽?(微風。)那在人生存的環境當中,多數人接觸到的、感受到的風是狂風還是微風啊?(微風。)這是不是神創造大山的一個目的、一個用意呀?如果總有狂風捲着沙石在没有任何攔阻與過濾的情况下臨到人,人的生存環境會是怎麽樣的呢?能不能是飛沙走石,人没法在地上呆了呢?也可能被石頭打着了,也可能被沙子迷眼睛看不見了,也可能被吹得站不住了,也可能人就被捲到空中了,也可能房子就被毁了,各種灾難都會臨到。那狂風有没有它存在的價值呢?一説這風不好,人又感覺没價值了。有没有價值?變成微風它不就有價值了嗎?人感覺悶熱的時候,感覺空氣令人窒息的時候,人最需要的是什麽?人最需要的是一股微風,輕輕地、徐徐地吹來,吹得你頭腦清醒,心思敏捷,給人的心情帶來了很好的一個修補、改善。比如説,你們現在坐在屋裏,人很多,空氣很稠密,最需要的是什麽?(微風。)人到了空氣特别渾濁的地方,那裏的空氣中就有一些髒東西,使人的思維也變慢了,血液流動也减緩了,頭腦也不清醒了,如果换换空氣,讓空氣流通一下就變得新鮮了,人就感覺不同了。雖然小溪可能成為灾難,狂風也可能變成灾難,但是有大山的存在,這些灾難都被它變成對人有益的東西了,是不是這樣?

第三部分講的是什麽?(大山和巨浪。)大山和巨浪,這個畫面是在大山脚下的海岸邊,我們看到了大山,看到了浪花,也看到了巨浪。對于巨浪來説,大山是什麽?(保護和屏障。)是雙重的,既是保護也是屏障。保護的目的是為了這片海不消失,這片海不消失,那活在海中的萬物就能得以繁衍生息。而作為它的屏障,就是讓這片海的水,這個水域不至于泛濫成灾到處亂流,對人類的家園造成傷害,造成破壞。所以説,大山對于巨浪既是保護又是屏障。

這就是我所説的大山與小溪、大山與狂風、大山與巨浪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的意義。神創造的這幾樣東西都有它生存的一個法則、一個規律,那從這個故事當中看到了神的什麽作為呢?神創造完萬有是不是就不管了呢?反正給它定好了規律,定好了各自的功能,就不管了,是不是這樣?(不是。)那是什麽?神還管理着,管理着水、風與浪,不讓它亂跑,不讓它對人類生存的家園造成傷害、破壞,這樣人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就能繼續繁衍生息。就是説,神創造萬有的時候,這萬有的生存規律神已經定好了,神創造這些東西除了確保它給人類帶來益處之外,還得管理它不讓它給人類帶來麻煩,帶來灾難。如果不是神的管理,那水是不是就亂流啊?風是不是就亂颳呀?它有規律嗎?如果神不管理,它就没有規律,風就亂颳,水會亂流,到處泛濫。巨浪如果高過大山的話,這片海還能存在嗎?這片海就不能存在了。大山如果没有巨浪高的話,海就不存在了,大山也失去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每日神話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選段106

創19:1-11 那兩個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瑪。羅得正坐在所多瑪城門口,看見他們,就起來迎接,臉伏于地下拜,説:「我主啊,請你們到僕人家裏洗洗脚,住一夜,清早起來再走。」他們説:「不!我們要在街上過夜。」羅得切切地請他們,他們這才進去到他屋裏。羅得為他們預備筵席,烤無酵餅,他們就吃了…

每日神話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選段98

神對撒但的吩咐 伯2:6 耶和華對撒但説:「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撒但從不敢超越造物主的權柄,萬物得以在規律中存活 這是在《約伯記》當中摘録下來的一句話,這句話中的「他」即指約伯。這一句話雖然很簡短,但是説明了好多問題,它記述的是神在靈界與撒但的一句具體的對話,它交代…

每日神話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選段25

神用皮子做衣服給亞當、夏娃穿 創3:20-21 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她是衆生之母。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 在「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這幅圖畫當中,我們看到的神是以一個什麽樣的身份與亞當、夏娃在一起呢?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當中,神是…

每日神話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選段94

造物主的權柄不受時間、空間、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權柄不可估量   我們來看《創世記》二十二章十七至十八節,這是耶和華神説的又一段話,他對亞伯拉罕説:「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着仇敵的城門,并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