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選段155

經營工作是因着人類而才産生的,也就是因着有了人類而才産生的,并不是没有人類以先或是起初造好天地萬物就有了經營的。所有的工作中若是没有有利于人的實行,也就是指神對敗壞人類提出的合適要求(即神作的工作中根本没有適合人實行的路),那這工作就不能稱為經營;若是所有工作中只是要求敗壞的人類如何實行,神却不動一點工程而且也未顯明他一絲一毫的全能或智慧,無論神對人提出多麽高的要求、無論神在人中間生活多久人都不知道神的一點性情,那諸如此類的工作更不能稱為經營。「經營」這個工作簡單地可以解釋為神的作工與所有被神得着的人在神的帶領之下所作的一切工作,這些工作可以總稱為「經營」,也就是指神在人中間的工作與所有跟隨他的人與他的配合統稱為「經營」,這裏把神的作工稱為「异象」,把人的配合稱為「實行」。神的工作越高(即异象越高),神的性情就越向人公開,而且越是不合人的觀念,同樣,人的實行、人的配合也就越高;對人的要求越高,神的工作就越不合人的觀念,隨之對人的試煉、要求人達到的標準也就越高。到工作結束的時候全部异象就完善了,要求人實行的也都達到了盡善盡美的地步,這時也就是各從其類的時候了,因為需要人認識的已經都向人公開了,所以説,异象達到最高潮的時候,工作也隨着接近了尾聲,人的實行也就到了最高潮的地步。人的實行是根據神的作工,神的經營也是憑藉人的實行、人的配合才完全發表出來的,人是神工作的彰顯品,是整個經營工作中的作工對象,也是整個經營的産物。若只有神自己作工没有人的配合,那就没有可作為他整個工作的結晶,這樣神的經營就没有一點意義了。只有在神的作工以外再選擇合適的作工對象來發表神的作工,來證實神的作工全能、智慧,這才能達到神經營的目的,達到以全部作工來徹底打敗撒但的目的。所以説,經營工作中人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人是唯一可使神的經營達到果效、達到最終目的的對象,除人以外的任何一種有生命的生物都不可擔當這個角色。要想讓人能够成為真正的經營工作中的結晶,那就務必得將敗壞人類的所有悖逆全部脱去,這就需要在不同的時期給人以合適的實行,而且神在人中間作相應的工作,這樣在最終才能得着一批在經營工作中成為結晶的人。神在人中間的工作不是只靠神自己來作就可將神自己見證出來的,而是需要適合他工作的有生機的人來成就他的這項工作。他先將工作作在這些人身上,之後再在這些人身上發表出來,將他這樣的見證作在受造之物中間,這就達到了他作工的目的。神之所以不獨立作工來打敗撒但,是因為他不能在受造之物中間直接作他自己的見證,這樣作不能讓人心服口服,務必得藉着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將人都征服,之後才能得着他在受造之物中間的見證。若神只是一味地作工而人也不去配合或是神不要求人配合,那神的性情人永遠也不能認識,神的心意永遠也不能為人所知,這就不能稱為經營工作了。如果只有人自己的努力、人自己的追求、人自己下苦功却不明白神的作工,那人就是在作惡作劇,若没有聖靈的作工,人做的就是撒但做的,都是悖逆,都是在作惡,敗壞的人所做的都是在表演撒但,没有一樣是與神相合的,都是表現撒但的。在所有的説話中也不外乎异象與實行兩部分,在异象的基礎上人找着實行、找着順服的路,放下觀念得到人以往没有的東西。神要求人與其配合,完全順服他的要求,人要求看見神自己作的工作,領略神的全能,認識神的性情,總之,這就是經營。神與人的結合就是經營,這是最大的經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每日神話 《認識神與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滿意的人》 選段136

神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包括兩部分,第一次道成肉身人不相信也不認識,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第二次道成肉身人也不相信,更不認識,將基督重釘在十字架上。人不都是神的仇敵嗎?不認識神的人怎麽做神的知己呢?又怎麽有資格做神的見證人呢?説愛神、事奉神、榮耀神,這些不都是騙人的謊言嗎?不現實、不實際…

每日神話 《對「實際」當如何認識》 選段433

神是實際的神,他的一切作工也都是實際的,神所説的一切話都是實際的,神所發表的真理都是實際,除了神的話以外都是虚空,都是無有,都是站立不住的。現在聖靈要帶領人進入神的話,人要追求進入實際,就得尋求實際,認識實際,之後經歷實際,活出實際。對實際越有認識,越能分辨出别人所説的是不是實際…

每日神話 《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選段180

你們得會區别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從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見什麽?人的作工中人經歷的成分多,人發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發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與人的所是并不一樣。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經歷、人的身世(人一生當中有哪些經歷或遭遇,或者有哪些處世哲學),在不同環境中生活的人發表的所是也不…

每日神話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選段584

在你們中間我作了許多工作,當然我也説了一些話,但我總感覺我的説話與作工并未完全達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義并不是為了某些人或某個人,而是來顯明我原有的性情。不過,因着種種原因,或是時間倉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對我有絲毫的認識,所以我舉步進入我新的計劃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