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神之路(朗誦)

目錄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約伯所持守的純正讓撒但抱愧蒙羞、驚慌逃竄

當約伯受這些痛苦的時候神在作什麼呢?神在鑒察,神在觀看,神也在等待結果。神在鑒察在觀看的時候,神的感覺是如何的呢?當然是心痛不已。神會因為心痛而後悔自己允許撒但試探約伯嗎?答案是:他不後悔。因為他確信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他只不過是給了撒但一個機會,讓它去證實約伯在神面前的義,也給了撒但一個機會去顯露它的邪惡,顯露它的卑鄙,更給了約伯一個向世人、向撒但以至於向所有跟隨神的人見證他的義,見證他敬畏神遠離惡的機會。最終的結果是不是證明神對約伯的評價是準確無誤的?事實上是不是約伯已經得勝撒但了?這裡有一句約伯說的最經典的話,就是約伯得勝撒但的證據。他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這是約伯順服神的態度,接著他又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所說的這些話證實了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能看到人的心,證實了神的稱許是沒有錯的,神所稱許的這個人是一個義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句話就是約伯為神作的見證。正是這樣一句普通的話讓撒但聞風喪膽,抱愧蒙羞,驚慌逃竄,更讓撒但束手無策,也正是約伯的這一句話讓撒但感到了耶和華神作為的奇妙威力,也讓撒但見識到了一個有神的道在心中掌權的人的超凡魅力,更讓撒但看到了在一個小小的人身上為了持守「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而表現出來的強大的生命力。在初次的較量中,撒但就這樣敗下陣來,雖然它「長了見識」,但它並不打算對約伯放手,它的惡毒本性也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它試圖繼續對約伯的攻擊,隨之它又來到神面前……

我們接著來看約伯經受第二次試探時的經文。

3.撒但再次試探約伯(全身長毒瘡)

1)神說的話

(伯2:3)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

(伯2:6)耶和華對撒但說:「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2)撒但說的話

(伯2:4-5)撒但回答耶和華說:「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

3)約伯如何對待試煉

(伯2:9-10)他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約伯卻對她說:「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並不以口犯罪。

(伯3:3)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

約伯寶愛神的道超過了一切

經文中這樣記述神與撒但的對話:(伯2:3)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在這段對話中神重複地問了撒但一個同樣的問題,這個問題讓我們看到耶和華神對約伯在第一次的試煉中所表現與所活出的給予肯定的評價,這個評價與對約伯未經受撒但的試探之前的評價是一模一樣的。這就是說,在試探臨到之前,約伯是神眼中的完全人,因而神維護他和他的家,也賜福給他,他是神眼中配受神祝福的人;在試探之後,約伯並沒有因著失去家產與兒女而以口犯罪,反而仍然稱頌耶和華的名,他的實際表現讓神為他喝彩,給了他一個滿分。因為在約伯的眼中,所有的家產和兒女沒有一樣能讓他因此而棄掉神,就是說,神在他心中的位置是任何一樣家產與兒女都不能取代的。約伯在初受試探的過程中,讓神看到了他對神的寶愛與對「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的寶愛超過了一切,只不過此次的試煉讓約伯有了一次從耶和華神得賞賜,又被耶和華神奪走所有家產與兒女的經歷罷了。

對約伯來說,這是一次洗刷他心靈的真實體驗,也是充實他人生的一次生命的洗禮,更是檢驗他自身對神的順服與敬畏的一次豐盛的筵席。這次的試探,讓約伯的身價從一個富翁變成了一個身無分文的人,同時也讓他經受了撒但對人的殘害。他沒有因著自己身無分文而恨惡撒但,但他卻因著撒但如此惡劣的行徑而看到了撒但的醜陋、卑鄙,也看到了撒但對神的仇視和撒但對神的背叛,因此更加激發他要永遠持守住「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他誓言:決不會因著任何的外界因素,比如家產或兒女、親人而棄掉神、背離神的道,也決不會做撒但的奴隸、做家產的奴隸、做任何人的奴隸,除了耶和華神之外沒有人能做他的主、他的神,這是約伯的心聲。而在試探的另一面,約伯同樣也有收穫,那就是在神給他的試煉中約伯的所得也頗為豐富。

在過去幾十年的人生中,約伯看到了耶和華的作為,得到了耶和華神對他的賜福,這些賜福讓他倍感不安,也倍感虧欠,因為他認為他並未為神做什麼,卻承受神如此大祝福,享受神如此多恩典,所以他在心裡常常祈禱,希望能夠還報,同時也希望能有機會見證神的作為、神的偉大,希望神能檢驗他的順服,更能潔淨他的信,直到神認可他的順服與他的信。而如今這次試煉的臨到,約伯自認是神垂聽了他的祈禱,他極其寶愛這樣的機會,所以他也絲毫不敢怠慢,因為他有生以來的最大願望可以得著實現了。這個機會的到來意味著他的順服與對神的敬畏可以得到檢驗,同時也能得到潔淨,更意味著他能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從而讓他能更近距離地來到神面前。約伯有這樣的信心與追求,讓他在此次的試煉中得以更加完全,也讓他在此次的試煉中變得更加明白神的心意,同時他也更加感謝神的賜福與恩待,更加在心裡稱頌神的作為,也更加敬畏神、仰望神,渴慕神的可愛、偉大與聖潔。此時的約伯雖然仍然是神眼中的「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但就約伯的經歷與體驗而言,約伯此人的信心與認識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與跨越:他的信心加增了,他的順服有了落腳點,他對神的敬畏有了更深一步的長進。雖然這次的試煉讓約伯的心靈、生命煥然一新,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滿足,也沒有因此而放慢他前行的腳步,他數算著在這次試煉中自己所得的收穫,也在省察著自身的不足與缺欠,與此同時,他也在默默地祈禱,等待著下一次的試煉臨到,因為他企盼自己的信與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能夠在神的再次試煉中得到昇華。

神察看人的一言一行與人的心思意念,約伯的心思達到了耶和華神的耳中,神垂聽了他的祈禱,就這樣,神對約伯的又一次試煉如期而至。

約伯在極度的痛苦中真實地體會到了神對人的顧念

在耶和華神對撒但的問話之後,撒但便暗自高興,因為它知道它將又一次獲准去攻擊神眼中的完全人,對它來說這是一次多麼難得的機會啊!它想乘此機會徹底摧垮約伯的信心,讓他失去對神的信,因而不再敬畏神,不再稱頌耶和華的名,這樣它就有機可乘,隨時隨地都可以將約伯玩弄於它的股掌之中。撒但雖然將它的邪惡意圖隱藏得滴水不漏,但它的惡毒本性卻難以遏制,這個真相在它回答耶和華神的話中便可見端倪,經文中這樣記載:(伯2:4-5)撒但回答耶和華說:「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撒但的此番對話讓人不禁對撒但的惡毒有了實質性的認識與感想,聽了撒但的此番謬論之後,相信所有喜愛真理、恨惡邪惡的人都會更加恨惡撒但的卑鄙與無恥,也會對撒但釋放的謬理邪說感到厭惡、噁心,與此同時也為約伯獻上深深的祈禱與祝願,祈禱正直的人可以得到完全,祝願敬畏神遠離惡的人能永遠勝過撒但的試探,活在光中,活在神的引導、祝福之中,也祝願約伯的義行能永遠地鞭策、激勵著每一個追求「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的人。雖然人都能在撒但的此番言論中看到撒但的惡毒用意,但神卻很輕鬆地答應了撒但的「請求」,只不過又給了它一個條件:(伯2:6)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因著這一次撒但要求伸手傷害約伯的骨頭和肉,所以神便說「只要存留他的性命」。這話的意思就是將約伯的肉體交與撒但,只保留他的性命,不能奪走他的性命,除此以外撒但可以用任何方式與手段對待約伯。

得到神的許可之後,撒但便倉皇來到約伯前,伸手傷他的皮,使他渾身長毒瘡,約伯便感到了皮上的疼痛,他稱頌耶和華神的奇妙與聖潔,撒但見狀氣焰更加囂張。因為它感受到了殘害人的快樂,它便伸手去抓約伯的肉,使他的毒瘡潰爛,頓時約伯感到了血肉的無比疼痛與痛苦,便不由自主地雙手揉捏渾身的皮肉,似乎這樣可以減輕肉體的疼痛帶來的對心靈的撞擊。他意識到神在他的身邊看著他,他努力讓自己剛強起來,便又一次俯身下跪:你鑒察人的內心,察看人的苦情,人的軟弱你為何還要顧念呢?耶和華神的名是應當稱頌的。撒但雖見約伯疼痛難堪的樣子,卻未見約伯棄掉耶和華神的名,它便急促地伸手去傷害約伯的骨頭,恨不得將約伯碎屍萬段,頃刻間,約伯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似乎皮肉從骨頭上被撕裂下來,又似乎骨頭被一點一點地敲碎,這萬箭穿心般的疼痛讓他感覺生不如死……他的承受能力達到了極限……他想吶喊,他想撕扯身上的皮肉以減輕疼痛,但他卻忍住了喊聲,也並未撕扯身上的皮肉,因為他不想讓撒但看見他的軟弱,他便再次俯身下跪,而此時他卻感受不到耶和華神的存在。他知道耶和華神常常在他的前面,在他的後面,也在他的左右,但從來不在他的疼痛的時候觀看他疼痛的樣子,而是掩面、隱藏,因為神造人的意義並不是讓人受痛苦。此時的約伯流淚了,他強忍身體的疼痛,但卻再也忍不住自己對神的感謝:人不堪一擊,人軟弱無力,人幼小無知,你何要如此顧念與憐惜呢?你雖擊打我,卻要自己受痛苦,人有何值得你顧念與牽掛的呢?約伯的祈禱達到了神的耳中,神默不作聲,只是在靜靜地觀看……撒但用盡招數也未見成果,便悄悄地退去了,但神對約伯的試煉並未因此而劃上句號,因為神在約伯身上顯明的大能還未公開,所以約伯的故事並未隨著撒但的退卻而結束,更精彩的片段隨著各個人物的出現在繼續上演著。

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另一方面表現是凡事稱頌神的名

當約伯飽受撒但摧殘卻仍不棄掉耶和華神的名的時候,他的妻子第一個站出來充當人看得見的撒但的角色攻擊約伯,原文是這樣的:(伯2:9)他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這是撒但充當人的角色說的一番話,這話裡帶著攻擊、控告,也帶著引誘、試探與毀謗。撒但攻擊約伯的肉體不成,又來直接攻擊約伯的純正,想藉此來讓約伯放棄他的純正,棄掉神,不再繼續存活下去,撒但也想藉著這樣的話引誘約伯:如果棄掉耶和華的名,他就不用忍受這一切痛苦,他就可以從這肉體的痛苦中解脫出來了。面對妻子的勸說,約伯如此斥責道:「(伯2:10)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是約伯長久以來的認識,只不過約伯對此話認識的真實性在此時得到了證實。

當他的妻子勸他說:「你棄掉神死了吧!」意思是你的神都這麼對待你了,你為何還不棄掉他呢?你還活著幹什麼呢?你的神對你如此不公平,你還總說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你稱頌他的名他怎麼讓你受禍呢?你趕緊棄掉神的名吧,不要再跟隨他了,這樣你的禍患就沒有了。這時候神所要看到的約伯的見證又產生了。這個見證是一般人沒有的,是我們在聖經的任何故事當中都沒有看到的,但是在約伯說這些話以先神早已經看到了,只不過神想藉著這個機會讓約伯證實給世人看神是對的。面對妻子的一番勸說,約伯不但沒有丟掉他的純正,也沒有棄掉神,反而對妻子說:「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的分量重不重?在這裡只有一個事實能證實這話的分量是重的,這話的分量就在於它是神心中稱許的,是神所要的,是神想要聽到的話,是神所盼望看到的結果,這也是約伯的見證中的精髓。在這裡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得到了證實。約伯的可貴就在於他受了試探,以至於他滿身毒瘡的時候,在他最痛苦的時候,在他的妻子、他的親人都勸他的同時,他依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就是在他心裡認為無論臨到什麼樣的試探,臨到多大的患難、痛苦,哪怕是死亡臨到,他都不會棄絕神,不會丟掉「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可見神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最重的,也可見在他的心中神是他的唯一。所以我們才能看到經文中對他這樣的評述: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並不以口犯罪。他不但不以口犯罪,而且心裡也不埋怨神,他不說傷神心的話,也不做得罪神的事,他不但在嘴上稱頌神的名,而且在心裡也稱頌神的名,他的心口是一致的,這是神所看到的真實的約伯,這也正是神所寶愛約伯的原因。

人對約伯的諸多誤解

因著約伯所受的這些苦,不是神差派使者作的,也不是神親手作的,而是撒但——神的仇敵親手作的,可見約伯所受痛苦的程度有多深。但是約伯在此時此刻把他平時心裡對神的認識、他平時的行事原則與對神的態度全部發表出來了,這是真實的。如果約伯沒有臨到試探的時候,神沒有試煉他的時候,他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話,你會說約伯這個人很虛偽,因為神賜給他好多財產,他當然稱頌耶和華的名了。如果約伯在試煉之前說「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你會說約伯這個人很愛講大話,他常常從神手裡得到賜福,他才不棄掉神的名,如果從神受禍,他肯定會棄掉神的名。但是當約伯處在一個任何人都不想要、不想看見、不想臨到,也害怕臨到,甚至神都不忍心看的一個境地的時候,約伯依然能持守他的純正: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對於約伯此時的表現,那些喜愛高談闊論、喜愛講字句道理的人都摀口了,那些口裡稱頌神的名卻從來不接受從神來的試煉的人被約伯持守的純正定了罪,那些從來就不相信「人能持守住神的道」的人因約伯的見證而受了審判。面對約伯在試煉中的表現與約伯說的話,有的人感到不解,有的人感到嫉妒,有的人感到疑惑,有的人甚至表現出漠視的態度,對約伯的見證以鼻嗤之,因為他們不但看到了約伯在試煉中所受的痛苦,看到了約伯所說的話,更看到了約伯在試煉臨到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人性的「軟弱」。這個「軟弱」是他們所認為的約伯所謂的完全中的不完全,同時這個「軟弱」也成了「神眼中的完全人」的瑕疵。就是說,因著人都認為完全人就是完美的人,就是沒有瑕疵、沒有污點的人,這樣的人沒有軟弱,沒有疼痛的知覺,沒有傷心難過的情緒,沒有恨、沒有任何外表過激的行為,所以絕大多數的人並不以為約伯是真正的完全人。因為他在試煉中的諸多行為不能得到人的「認可」,例如:當約伯丟掉財產與失去兒女的時候,約伯並未像人想像的為丟掉財產與失去兒女而嚎啕大哭,他的這一「失態」讓人認為他很冷血,因為他沒有眼淚、沒有親情,這是最初約伯給人留下的「壞印象」。接下來約伯一系列的行為更是令人費解:「撕裂外袍」被人解讀為對神不敬,「剃了頭」被人誤認為對神有褻瀆之意、頂撞之意。除了約伯所說的「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句話以外,人在約伯身上並未發現任何的神所稱許的義,所以,絕大多數的人對約伯此人的評價只是停留在對他的不解、誤解、懷疑、定罪與道理上的認可這個範圍裡,並沒有人能真正理解與領會耶和華神口中所說的「約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話。

在人對約伯有了以上的印象的基礎上,人對約伯的義還有更進一步的懷疑,因為約伯所做的與在經上記述他的表現並不是像人想像的驚天地、泣鬼神一樣的讓人感動涕零,他不但沒有任何的「壯舉」,反而「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這一幕又驚呆了世人,也讓世人對約伯的義產生了疑惑甚至產生否定的態度,因為約伯在刮身體的同時並未向神禱告,也未向神許諾,更未見他痛哭流涕。這時候人所看到的只有約伯的軟弱,沒有其他,因而即便人聽了約伯說「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人也都無動於衷,或者莫衷一是,仍然不能從約伯的話中看到約伯的義。約伯在經受試煉的痛苦中給人的印象基本都是不卑不亢,人看不到他行為的背後所發生在他內心深處的故事,也看不到他心裡對神的敬畏與他持守的「遠離惡事」的道的原則。他的不卑不亢讓人認為他的完全正直只不過是一句空話,他對神的敬畏也只不過是一個傳說,而他外表所流露出來的「軟弱」卻讓人對他印象深刻,也讓人對神所定義的完全正直的人「刮目相看」,甚或有了「新的理解」。當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生日的時候,我所說的「刮目相看」與「新的理解」就在此得到了證實。

雖然他受痛苦的程度無人能想像、體會到,但他沒有說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話,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來減輕身體的痛苦,他說了一句這樣的話,原文記述道:(伯3:3)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這句話也可能沒人把它當成一句很重要的話,也可能有的人留意了。在你們看,這句話有沒有抵擋神的意味啊?這句話有沒有埋怨神的意思呢?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對約伯說的這句話有想法,認為既然約伯完全正直,就不應該有任何軟弱、難過的表現,反之應該「積極」面對來自撒但的任何攻擊,甚至笑臉相迎撒但的試探,對於撒但帶給他肉體的任何痛苦,他都應毫無反應,不應表達自己內心任何的感受才對,甚至應該求神讓這些試煉來得更猛烈些吧!這才是一個真正的錚錚鐵骨的「敬畏神遠離惡」之人應該表現與具備的。約伯在極度痛苦中只是咒詛自己的生日,並不埋怨神,更沒有抵擋神的意思,這事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很難,因為從古到今沒有一個人曾經經受約伯這樣的試探,沒有一個人經受約伯這樣的遭遇。為什麼沒有一個人能經受約伯這樣的試探呢?因為在神那兒看,沒有一個人能夠承擔得起這樣一份責任、這樣一個託付,沒有一個人能做到約伯所能做到的,更沒有一個人能夠像約伯一樣在臨到這樣的痛苦的時候除了咒詛自己的生日以外,仍然不棄掉神的名,仍然稱頌耶和華神的名。這是不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呢?我們現在說約伯這些事是不是在讚揚約伯的行為呢?作為一個義人,作為一個能夠這樣為神作見證的人,作為一個能讓撒但抱頭逃竄不再在神面前控告的人,讚揚他一下有什麼不可嗎?難道你們的要求標準比神的還高嗎?難道你們臨到試煉的時候比約伯做得還好嗎?神都稱許了,你們還有什麼異議呢?

約伯因著不想讓神為他傷痛而咒詛自己的生日

我常常說神看人的內心,人看人的外表;神因著察看人的內心而了解人的實質,而人卻因為觀人的外表而定義人的實質。當約伯開口詛咒自己生日的時候,他的這一舉動驚呆了所有的屬靈人物,包括約伯的三個朋友。人是從神來的,人理當感謝神所賦予的生命、肉體,包括人的生日,而不應咒詛,這是常人能領會與想到的。對於任何一個跟隨神的人來說,這個領會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是任何時候都不能更改的真理,而約伯卻「違反常規」——咒詛自己的生日,他的這一舉動在常人來看是闖入了禁區,不但不能得到人的諒解與同情,而且也不能得到神的饒恕。與此同時,更多的人對約伯的「義」產生了懷疑,因為似乎約伯因著神對他的恩寵而產生了「放縱」,讓他竟敢如此膽大妄為,不但不在此感謝神對他有生之年的祝福與看顧,反而咒詛自己出生的那日都滅沒,這不是對神的抵擋又是什麼呢?這些外表的現象給了人定罪約伯此舉的證據,但誰能知道此時約伯真正的心思到底是什麼呢?又有誰知道約伯之所以這樣做的理由是什麼呢?這裡的內情與緣由只有神知道,也只有約伯本人知道。

當撒但伸手傷害約伯的骨頭的時候,約伯置身在魔掌之中,他無法擺脫,無力反抗,他的身體、靈魂承受著超強的巨痛,這個「巨痛」讓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活在肉體之中的人的渺小、無力與柔弱,同時他也深深地領會理解了神為什麼顧念與看顧人類的心情。在魔掌之中他體會到了肉體凡胎之人在此時竟然如此無助與軟弱,當他俯身下跪向神祈禱之時,他似乎感受到了神在掩面、在隱藏,因為神將他完全交在了撒但的手中,與此同時,神為他而流淚,更為他而痛心,神因著他的痛而痛,也因著他的傷而傷……約伯感受到了神的傷痛,也感受到了神的不忍……他再也不想讓神為他而傷痛了,再也不想讓神為他而流淚了,他更不想看到神為他而受痛苦。此時的約伯只想掙脫這肉體凡胎,不再忍受這肉體給他帶來的疼痛,因為這樣神就不再為他的疼痛而受痛苦了,但是他做不到,他不但要忍受肉體的疼痛,更要忍受「不想讓神擔憂」所帶來的痛苦。這雙重的疼痛,一份來自肉體,一份來自心靈,讓約伯承受撕心裂肺、肝腸寸斷的痛苦,也讓他感覺到了肉體凡胎之人的極限是那麼地讓人無奈與無助。在此情形之下,他渴慕神的心愈發強烈,恨惡撒但的心也隨之變得更加強烈,此時的約伯寧願自己沒有投胎人世,寧願自己不存在,也不願看到神為他而掉眼淚,為他而痛苦。他開始深惡自己的肉體,開始厭煩自己,厭煩自己出生的日子,甚至厭煩與自己有關的一切。他不願再提起他的生日與和他出生有關的一切,所以他便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伯3:3-4)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它,願亮光不照於其上。約伯的話中帶著對自己的恨惡: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也帶著對神因著他而受痛苦的自責與虧欠: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它,願亮光不照於其上。這兩段話將約伯當時的心情表達到了極致,也將約伯此人的完全正直完整地呈現給每一個人,同時正如約伯所願的約伯的信與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在此時得到了真正的昇華,當然,這個「昇華」正是神預期要達到的果效。

約伯戰勝了撒但成了神眼中真正的人

約伯初受試煉的時候,他被剝奪了所有的財產與兒女,他沒有因此而倒下,沒有因此而說一句得罪神的話。他勝過了撒但的試探,勝過了財產與兒女,勝過了失去所有身外之物的試煉,也就是他能順服神對他的剝奪,而且因此獻上感謝讚美,這是約伯在撒但的第一輪試探中所表現的,也是約伯在神的第一次試煉中所作的見證。在第二次的試煉中,撒但伸手苦害約伯本人,約伯雖然體嘗了前所未有的疼痛,但他的見證卻是讓人驚心動魄,他以他的剛強、信心與對神的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又一次打敗了撒但,而他的表現與他的見證也又一次得到了神的認可與悅納。在這次的試探中,約伯用他的實際表現來向撒但宣告:肉體的疼痛不能改變他對神的信與順服,也不能奪去他依戀與敬畏神的心,他不會因著面臨死亡而棄掉神,也不會丟掉自己的完全正直。約伯的堅毅讓撒但變得怯懦,他的信心讓撒但懼怕、喪膽,他與撒但決一死戰的氣勢讓撒但痛心疾首,約伯的完全正直讓撒但在他身上再無從下手,從此便放棄對約伯的攻擊,也放棄了在耶和華神面前對約伯的控告,這就意味著約伯勝過了世界,勝過了肉體,勝過了撒但,也勝過了死亡,他是完完全全的屬神的人了。約伯在這兩次的試煉中站住了見證,他的完全正直得以實際活出,他敬畏神遠離惡事的生存法則的範圍也得以拓展。經歷了這兩次的試煉,約伯的人生有了更豐富的閱歷,這「閱歷」讓他變得更加成熟、老練,讓他變得更加剛強、更加有信心,也讓他更加堅信自己所持守的純正的正確性與它的價值。耶和華神對他的試煉讓他深深地體會、感受到了神對人的顧念之情,也讓他感受到了神愛的寶貴,從此在他對神的敬畏中多了對神的體貼與愛。耶和華神的試煉不但沒有將約伯拒之千里之外,反而讓約伯的心與神更近了。當約伯所承受的肉體的疼痛達到頂峰的時候,約伯所感受到的來自耶和華神的眷顧讓他不由自主地咒詛自己的生日,這個表現不是他早已計劃好的,而是他發自內心的一種對神的體貼與寶愛的自然流露,他的這個「自然流露」是來自於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也就是說,因著他恨惡自己,因著他不忍心也捨不得讓神受痛苦,所以他對神的體貼與寶愛達到了忘我的地步。此時的約伯將自己對神多年以來的仰慕、渴望、依戀都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同時也將他對神的信、順服與敬畏昇華到了體貼與寶愛的地步。他不容許自己做絲毫的傷害神的事,不容許自己有任何讓神傷痛的表現,也不容許因著自己的原因給神帶去任何的難過、傷心甚至不愉快。在神的眼中,約伯雖然還是先前的那個約伯,但他的信、他的順服與他對神的敬畏讓神得到了完全的滿足與享受,此時的約伯達到了神所預期要達到的完全,他成了神眼中名副其實的「完全正直」的人。他的義行讓他勝過了撒但,讓他為神站住了見證,也讓他得以完全,讓他的生命價值得以昇華,得以超脫,也讓他成了第一例不再被撒但攻擊、試探的人。他因著義而被撒但控告,又因著義被撒但試探,因著義被交在撒但手中,因著義勝過撒但、打敗撒但、站住見證,從此,約伯便成了第一個不會再被交給撒但的人,他真正地來到了神的寶座前,活在了光中,活在了沒有撒但窺視與沒有撒但殘害的神的祝福之下……他成了神眼中的真正的人,他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