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神的聖潔(一) 第一部分

上次聚會我們對「神的權柄」又作了一些補充交通,對「神的公義」我們先不説,今天説一個全新的話題——神的聖潔。神的聖潔,這也是神的獨一無二的實質的一個方面,所以我們在這裏很有必要交通。我交通的關于神的實質的這一方面與上次交通的神的公義性情、神的權柄那兩方面是不是都是獨一無二的?(是。)神的聖潔也是獨一無二的,那這個「獨一無二」的根據是什麽,根源是什麽,這是我們今天交通的主題。今天交通神的獨一無二的實質——神的聖潔。也可能有些人有一些疑問:為什麽交通神的聖潔呢?别着急,我跟你們慢慢講,你們一聽就知道我交通這個話題的必要性了。

首先,我們對「聖潔」這個詞來下一個定義。在你們的思想觀念當中,在你們所學的知識裏,你們所能領會的「聖潔」是一個什麽樣的定義?(「聖潔」就是没有污點,没有人類的任何敗壞、瑕疵,所流露的無論是心思還是言行舉止、所作所為全是正面的事物。)挺好。(「聖潔」就是神聖的,没有污穢,是不容人觸犯的,是獨一無二的,是神特有的象徵。)這是你們的定義。「聖潔」這個詞在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範圍,都有一個定義,也有一個説辭,最起碼你們在看到「聖潔」這個詞的時候腦袋裏不是空的,對這個詞有一定的定義範圍,而且有一些人的説法有點接近定義神性情的實質的説法,這挺好。大部分人認為「聖潔」這個詞是正面的,這是可以肯定的,但是今天咱們要交通的「神的聖潔」不是光定義,也不是光解釋,而是用一些事實證實,讓你看見為什麽説神是聖潔的,為什麽用「聖潔」這個詞來形容神的實質。當咱們交通完之後,你就會感覺用「聖潔」這個詞來定義神的實質,把這個詞用在神身上,那是當之無愧最恰當不過的,最起碼就人類現在的語言來説,這個詞用在神身上特别貼切,這是人類語言僅有的用在神身上最合適的一個詞,這個詞用在神身上那不是一句空話,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個贊美,不是虚誇。我們交通的目的就是讓每一個人認識神這方面實質的真實性,神不怕人了解,就怕人誤解,神希望每一個人都知道他的實質與他的所有所是。所以,每説到神的一方面實質的時候,我們都有許多事實讓人看見神這方面的實質是確實存在的。

對「聖潔」這個詞有了定義之後,我們再舉一些例子。在人的觀念當中,人能想象到很多「聖潔」的事物與人,比如説童男童女在人類的字典裏是聖潔的,但事實上他們是聖潔的嗎?這個所謂的聖潔跟我們今天要交通的「聖潔」是不是一碼事呢?(不是。)在人中間品德高尚,言語温文爾雅從來不傷害人,讓人聽了很舒服、很贊成的人是不是聖潔的?經常做善事、施捨給人,對其他人有特别大的幫助的人,給人的生活帶來了極好享受的人,是不是聖潔的?一個没有私心雜念,對任何人没有苛刻要求、對任何人都寬容的人,是不是聖潔的?從來不與人争執、從來不占人便宜的人,是不是聖潔的?與人為善,處處讓人得益處、讓人得造就的人,是不是聖潔的?一輩子把自己的積蓄都給了他人而自己却生活簡樸的人,嚴于律己、寬以待人的人,是不是聖潔的人?(不是。)那在你們的心目中,你們的母親對你們無微不至地關心、照顧、呵護,她們是不是聖潔的?你們心中的偶像,無論是名人、明星或者是偉人,是不是聖潔的?(不是。)咱們再來看,在聖經當中那些先知能説出許多人不知道的未來的事情,這樣的人是不是聖潔的?能把神的話、神作工的事實記載在聖經當中的人是不是聖潔的?摩西是不是聖潔的?亞伯拉罕是不是聖潔的?(不是。)那約伯呢,他是不是聖潔的?(不是。)約伯被神稱為義人,為什麽説他也不是聖潔的?敬畏神遠離惡的人居然不是聖潔的?到底是不是?(不是。)你們有點懸念,不太肯定,不敢説不是,也不敢説是,勉强説不是。我再問你們,神的使者,神差派到人間的使者是不是聖潔的?天使是不是聖潔的?(不是。)没有經過撒但敗壞的人類是不是聖潔的?(不是。)你們都一個勁兒地説「不是」,有什麽根據啊?糊塗了吧!那為什麽説天使也不是聖潔的呢?這裏有懸念吧?你們能不能找出以上所説的這些人或者物,或者非受造之物不是聖潔的根據呢?我想你們肯定是找不出來,那你們説「不是」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哪?是不是有點瞎套啊?有的人心裏琢磨:你那麽問,肯定不是。别瞎套,琢磨琢磨到底是不是。我們交通以下的話題你們就知道為什麽説不是了,一會兒給你們答案。咱們先讀經文。

耶和華神對人的吩咐

創2:15-17 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耶和華神吩咐他説:「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别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蛇對女人的引誘

創3:1-5 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説:「神豈是真説,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女人對蛇説:「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説:『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蛇對女人説:「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這兩段話是從《聖經·創世記》裏摘録出來的,你們是不是都熟悉?這是起初人類剛剛被造的時候發生的事情,是一件真實的事情。首先我們看,耶和華神對亞當與夏娃作了什麽樣的吩咐,這個吩咐的内容對我們今天交通這個話題很重要。「耶和華神吩咐他説:『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别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神對人的吩咐在這一段話當中有幾個内容?首先神告訴人能吃的東西是什麽,就是各種樹上的果子都可以吃,没有危險,也没有毒,都可以作為人的食物,可以隨意吃,不要顧忌,這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一個警告,這個警告的部分就是告訴人分别善惡樹上的果子不要吃。那如果人吃了後果是什麽?神告訴人了,你如果吃了你就必定死。這話直不直接?如果神告訴你這句話,你不明白原因,你聽完了能不能當成一個規條也好或者命令也好去守着呢?應當守着,是吧?但是不管人能不能守住,神的話很明確,能吃的與不能吃的是什麽,不能吃的東西吃了之後後果是什麽,神告訴得很清楚。在神的這一段簡短的話當中,你看没看到神的什麽性情?神的這段話是不是真實的?有没有欺騙?有没有虚假?有没有恐嚇呢?(没有。)神是誠實地、真實地、懇切地告訴人什麽可以吃,什麽不可以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話裏有没有隱含的意思啊?這話是不是很直接?用不用你揣測呀?(不用。)不用猜,一目了然,一看就明白,讓人感覺很明瞭。就是神要説的、要表達的是從他的心裏發出來的,他表達出來的東西很乾净,很直接,很明顯,不是夾槍帶棒,也没有任何隱含的意思,神是直接地説,直接地告訴人什麽可以吃,什麽不可以吃。就是説,通過神的這一句話讓人能看見神的心是透明的,神的心是真實的,這話裏没有一丁點兒的虚假,不是能吃的告訴你不讓你吃,不能吃的還告訴你「你看着辦吧」,没有這樣的意思,神心裏怎麽想的就是怎麽説的。在這幾句話當中,如果因着神有這樣的表現與流露我説神是聖潔的,也可能你覺得有點小題大做,你覺得有一點牽强附會,那不要着急,我們往下看。

再講「蛇對女人的引誘」。蛇是誰呀?(撒但。)撒但,這是在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扮演襯托物的一個角色,是當我們交通神的聖潔的時候不得不提的一個角色。為什麽這樣説?人不知道撒但的邪惡敗壞、撒但的本性,你就没法承認,你也不知道到底什麽是聖潔,人稀裏糊塗的,還以為撒但做得很正當,因為人就活在這樣的敗壞性情裏,没有襯托、没有對比你就不知道什麽是聖潔,所以在這兒我們必須要提。必須要提也不是憑空談,而是通過撒但的言行舉止來看它是怎麽作的,它是怎麽敗壞人類的,它有什麽樣的本性,它的嘴臉是什麽樣的。那女人對蛇説了一句什麽樣的話呢?女人把耶和華神對她説的話告訴了蛇,女人説這一句話,她確不確定神對她所説的話的正確性呢?確定不了,是吧?對于一個剛剛被造的人來説,她没有分辨善惡的能力,也没有對任何事物的認知能力,從她與蛇説的這一句話來看,在她心裏是不能肯定神説的話是對的,她是一個這樣的態度。所以,當蛇看到女人對神的話没有確定的態度的時候,蛇説了:「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這話有没有毛病?當你們讀完這一句話,你們有没有感覺到蛇的存心哪?蛇有什麽樣的存心?(誘惑人,讓人犯罪。)它想誘惑這個女人,讓她别聽神的話,但是它没直接説,所以説它很狡猾。它用一種圓滑的方式表達它的意思,然後達到它内心人看不到的存心目的,這就是蛇的狡猾之處。撒但向來都是這麽説話,這麽做事。它説「不一定」,它這話也不肯定,但是對于這個無知的女人來説,聽完這話她的心就動了,蛇就高興了,它這句話起到作用了,這就是蛇的狡猾用心。而且蛇用一個人認為很好的結果來引誘她,説「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那人一琢磨,「眼睛明亮那是好事啊!」還有一句更好的,人不知道的,而且人聽完之後對人有很大誘惑力的話,説「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這句話對人的引誘大不大?就如一個人對你説:「你的這個長相啊,臉盤挺好,就差在鼻梁矮一點,如果填一填,你就是世界上的美女了!」對于一個從來不想整容的人來説,聽了這話心是不是會動呢?這話是不是引誘啊?這個引誘對你來説是不是誘惑?又是不是試探呢?(是。)你看神是不是這麽説話?剛才看到的那句神的話有没有一丁點兒這樣的意味呢?(没有。)神是不是心裏怎麽想就怎麽説?人通過神的話能不能看到神的心?(能。)但是當蛇對人説完那堆話,你能看到它的心嗎?(看不到。)而且因着人的無知,人就很容易被它這一堆話所引誘,人就很容易上當。那撒但的那個存心你能不能看到啊?它説這話的目的你能不能看到?它的陰謀與詭計你能不能看到?(看不到。)撒但説話的這個方式代表撒但什麽樣的性情呢?通過撒但這樣的一句話,你看到了撒但什麽樣的實質?是不是陰險哪?也可能它表面對你笑或者不流露任何的表情,但是它在心裏盤算着要達到一個目的,這個目的是你看不到的。然後,它所説的對你的承諾,它所説的那個好處,對你來説形成了引誘,你看着是好的,讓你感覺它説的話比神説的話更有用,更實惠,這個時候人是不是被俘就範了?撒但的這個手段是不是很毒辣?讓你自甘墮落,它不動一手一脚,就這兩句話就讓你跟着它走了,就讓你隨從它了,它的目的就達到了。這個用心是不是險惡呀?這是不是撒但最原始的嘴臉哪?在撒但的話中人看到了它的險惡用心,看到了它的醜惡嘴臉,也看到了它的實質,是不是這樣?對比這幾句話,如果不分析的話,你也可能覺得耶和華神説的那幾句話很平淡、很普通、很通俗,不值得在這裏大做文章來贊美神的誠實,但是如果用撒但的話、撒但的醜惡嘴臉來襯托的話,神所説的這一句話對今天的人來説是不是很有分量?(是。)這一襯托人就感覺到神的純真無瑕了。撒但的話字字句句都有摻雜,包括它的用心、它的存心以及它的説話方式。它的説話方式主要是什麽?拐彎抹角地引誘,還讓你看不出來,讓你也聽不出來它有什麽目的,讓你主動地上鈎,你還得贊美它,還得對它歌功頌德,這是不是撒但一貫的手法?(是。)我們再看看還有哪些撒但的説話與流露讓人看見撒但的醜惡嘴臉。咱們接着讀經文。

撒但與耶和華神的對話

伯1:6-11 有一天,神的衆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説:「你從哪裏來?」撒但回答説:「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耶和華問撒但説:「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撒但回答耶和華説:「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産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弃掉你。」

伯2:1-5 又有一天,神的衆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説:「你從哪裏來?」撒但回答説:「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耶和華問撒但説:「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毁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撒但回答耶和華説:「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弃掉你。」

這兩段話全部都是神與撒但的對話,在這兩段話中記載了神説了什麽,撒但説了什麽。神説的話不多,很簡單,我們能不能從神簡單的話當中看見神的聖潔呢?有的人會説這不容易。那我們從撒但的回答當中能不能看見撒但的醜惡呢?(能。)我們先看耶和華神問了撒但一句什麽樣的話。「你從哪裏來?」這話直不直接?有没有隱含的意思啊?(没有。)就是一句問話,没有任何的存心與摻雜。如果我問你們:「你從哪裏來呀?」你們會怎麽回答呢?很難回答嗎?你們會不會説「我走來走去,往返而來」呢?(不會。)你們不會這麽回答,那當你們看到撒但這樣回答神的話,你們是什麽樣的感覺呢?(感覺撒但很荒唐,很詭詐。)你們説我的感覺是什麽?我每次看到這句話我就感覺噁心,因為這話不是話啊!它回答神的問話了嗎?它這話不是回答,没結果,不是針對神的問話的回答。「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這一句話你聽明白什麽了?撒但到底從哪兒來?你們得着答案了嗎?(没有。)這就是撒但詭計的「高明」之處,讓誰也聽不出來它説的是什麽。你聽完這句話都聽不出來它説的是什麽,它就回答完了,它認為它回答得很完美,那你感覺怎麽樣?噁不噁心呢?(噁心。)現在開始噁心這句話了。撒但説話它不直説,讓你摸不着頭腦,摸不着根源,有時候它是帶着存心,有時候就是受它的實質、它的本性支配,它一開口就説出這樣的話,這話不是它考慮多長時間覺着自己高明説出來的,它是自然流露的。你一問它從哪兒來,它就用這一堆話答對你,讓你感覺百思不得其解,總也不知道它到底從哪兒來。你們中間有没有人這樣説話啊?(有。)這是什麽樣的説話方式呢?(模棱兩可,不給一個準確的答案。)該用什麽樣的詞來形容這樣的説話方式呢?聲東擊西,混淆視聽,是吧?好比有的人他不想讓人知道他昨天在哪兒呆着,你問他:「你昨天去哪兒了?我昨天看見你了。」他也不直接回答你説昨天去哪兒了,他説:「昨天一天啊,可累了!」他回答你的話了嗎?回答了,但不是你要的答案。這就是人説話技巧的「高明」之處,你總也摸不着他的意思,摸不着他説話的根源、存心,你不知道他要避開什麽,因為他在自己心裏有故事,這就是陰險。你們是不是也常常這麽説話呀?(是。)那你們的目的是什麽?是不是有時候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有時候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形象、自己私生活的秘密、自己的臉面?反正都與利益分不開,都與利益挂鈎,這是不是本性啊?凡是有這樣本性的人是不是與撒但就是近親哪?可以這麽説,是吧!總的來説,這是讓人很反感、厭憎的一方面表現。你們現在也覺得噁心了,是不是?(是。)

再看下一段,撒但又回答耶和華一句話,它説:「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它開始攻擊耶和華對約伯的評價了,這個攻擊是帶有敵意的。「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嗎?」這是撒但對耶和華在約伯身上作事的一個認識、一個評價,它是這麽評價的,它説:「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産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弃掉你。」撒但向來説話模棱兩可,但是在這兒它説了一句肯定的話,但這句肯定的話是對耶和華神,是對神自己的一個攻擊、褻瀆與對抗。它這堆話你們聽了怎麽樣?反不反感?能不能看見它的存心?首先,它否認耶和華對約伯的評價——敬畏神遠離惡,然後,它對約伯所説所做的即約伯對耶和華的敬畏提出了否認,這是不是它在控告啊?撒但在控告、在否認、在懷疑耶和華所作的、所説的,它就是不相信,説:「你説是那麽回事,我怎麽没看見呢?你那麽賜福給他,他能不敬畏你嗎?」這是不是對神所作的一個否認呢?控告,否認,褻瀆,這話帶不帶有攻擊性啊?這話是不是撒但心裏所想的一個真實的表達呢?這些話可不是剛才「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那句話的實情了,跟那句話完全不一樣了,通過這一句話,撒但把它心裏所想的對神的態度、對約伯敬畏神的恨惡完全表現出來了,這個時候它的惡毒、它的邪惡本性完全暴露出來了。它恨惡敬畏神的人,恨惡遠離惡的人,更恨惡耶和華賜福給人,它想藉着這個機會來毁壞神一手帶領大的約伯,想毁了他,就説「你説約伯是敬畏你遠離惡,我看不然」。它用各種方式來激怒耶和華,來試探耶和華,也用各種方式讓耶和華神把約伯交在它手中,讓它任意擺弄,讓它任意殘害,也讓它任意對待,它想趁這個機會滅掉神眼中的這個義人、完全人。它有這樣的心是不是一時的衝動呢?不是,而是由來已久的。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着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毁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麽?它不想讓神得着任何人,它想得着神要得着的人,讓它占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平時你們常常説撒但多麽邪惡、多麽壞,你們看見了嗎?人光看見人多壞了,没看見真的實實際際的撒但多壞,但是在約伯的這個事上看没看見?(看見了。)這就把撒但的醜惡嘴臉與它的實質看得清清楚楚了。撒但與神争戰,尾隨神後,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毁所有神要作的工作,占有、控制神要得着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滅了,如果不滅的話,歸它所有,被它所用,這就是它的目的。而神是怎麽作的呢?在這一段話裏,神只是説了一句簡單的話,没有神怎麽作事的更多的記載,但是我們看到了更多的撒但做事與説話的記載。在下面這一段經文裏,耶和華問撒但説:「你從哪裏來?」撒但的回答是什麽?(還是那樣,「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還是那一句,這話怎麽成了它的座右銘、代表作了呢?撒但可不可惡啊?這噁心的話説一遍就行了,它怎麽來來回回總是這一句呢?這就證實了一件事情,撒但它的本性是不會改變的,它的醜惡面目那不是它自己能偽裝得住的,神問它它都這麽説,何况它對待人呢!它不怕神,它不敬畏神,它也不服神,所以它敢肆無忌憚地在神面前這麽放肆,用同樣的話敷衍神的問話,用同樣的回答來應對神的問話,它試圖用這樣的回答來迷惑神,這就是撒但的醜陋面目。它不相信神的全能,不相信神的權柄,更不甘心順服在神的權下,它一直與神對抗,一直攻擊神所作的,試圖摧毁神所作的,這就是它的邪惡目的。

在《約伯記》當中,撒但説的這兩段話、做的這些事,就是撒但在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抵擋神的代表作,這就是撒但的本來面目。在現實的生活中你看見過撒但説話做事嗎?你看到你也不會認為是撒但説的,你認為是人説的。人説的代表什麽?代表撒但。你即便是認識到了,你也感覺不到真是撒但説的,但是現在在這兒是明確地看見了撒但自己説的話,你就對撒但的醜惡嘴臉、撒但的邪惡有一個明確、清楚的了解了。那撒但説的這兩段話對現在的人認識撒但的本性是不是很珍貴啊?對于現在的人類來説,認識撒但的醜惡面目,認識撒但原來的真實面目,這兩段話是不是很值得珍藏?這話雖然有點不太貼切,但這麽表達也算準確,也只能這麽説,你們知道是什麽意思就行。撒但一而再再而三地攻擊耶和華作的事,控告約伯對耶和華神的敬畏,它試圖以各種方式來激怒耶和華,好讓耶和華允許它去試探約伯,所以它的話很帶有挑釁的性質。那你們説,撒但説完這一堆話,神清不清楚它要做什麽?(清楚。)在神的心裏,神所鑒察的約伯——神的僕人,神所認為的義人、完全人,能不能經得住這樣的試探呢?(能。)神為什麽能這麽肯定呢?神是不是一直在鑒察人心呢?(是。)那撒但會不會鑒察人心呢?撒但不會,它即便是看到了你的心,但是以它邪惡的本性來説,它永遠不會認為聖潔的就是聖潔的,污穢的就是污穢的,邪惡的撒但永遠不會寶貴聖潔與正義、光明的事物,它就是不厭其煩地、不由自主地在以它的本性、以它的邪惡、以這樣的方式來做事,它甚至不惜以自己被神懲罰、被神毁滅這樣的代價與神頑固地對抗,這就是邪惡,這就是撒但的本性。所以,撒但在這段話裏又説了:「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弃掉你。」撒但認為人對神的敬畏是因着人得着神太多的好處了,人從神得了好處就説神好,不是因為神好,而是他得了太多的好處他才這樣敬畏神,神一旦剥奪他這些好處,他就弃絶神了。在撒但的邪惡本性裏它不相信人的心能真實地敬畏神,因為它邪惡的本性,它不知道什麽是聖潔,更不知道什麽是敬畏,它不知道什麽是順服神、什麽是敬畏神,它不知道它就認為人也不可能敬畏神,你説撒但邪不邪?你看在我們教會以外,各宗各派也好,或者是宗教團體也好,或者是社會團體也好,它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相信神道成肉身作審判工作,所以它就認為你信的也不是神。還有那些搞淫亂的人,他看誰都淫亂,跟他一樣;好撒謊的人,他看誰都不老實,都撒謊;惡人呢,看誰都惡,見誰都想鬥;那些比較老實的人他看誰都老實,他就總上當,總受騙,總也防備不了。這是舉個例子,我説這話就是讓你們更確定,撒但的這個邪惡本性不是一時的迫不得已或者環境所迫,或者是有任何原因的、有背景的一時表現,絶對不是!它都不由自己呀!它什麽好事都幹不出來,即便它説了好聽的話那也是在引誘你,它的話語越好聽、越委婉、越柔和,背後險惡的存心越惡毒。從撒但的這兩段話當中,你看見了撒但什麽樣的面目、什麽樣的本性呢?(陰險,惡毒,邪惡。)它的主要特徵就是邪惡,特别邪惡、惡毒。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