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神的聖潔(一) 第二部分

我們再看看還有哪些撒但的說話與流露讓人看見撒但的醜惡嘴臉。咱們接著讀經文。

撒但與耶和華神的對話

伯1:6-11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

伯2:1-5又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撒但回答耶和華說:「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

這兩段話全部都是神與撒但的對話,在這兩段話中記載了神說了什麼,撒但說了什麼。神說的話多不多?(不多。)不多,很簡單。我們能不能從神簡單的話當中看見神的聖潔呢?有的人會說這不容易。那我們從撒但的回答當中能不能看見撒但的醜惡呢?(能。)我們先看耶和華神問了撒但一句什麼樣的話?(「你從哪裡來?」)這話直不直接?(直接。)有沒有隱含的意思啊?(沒有。)就是一句問話,沒有任何的存心與摻雜。如果我問你們:「你從哪裡來呀?」你們會怎麼回答呢?很難回答嗎?你們會不會說「我走來走去,往返而來」呢?(不會。)你們不會這麼回答,那當你們看到撒但這樣回答神的話,你們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感覺撒但很荒唐,很詭詐。)有這樣的感覺?你說我的感覺是什麼?我每次看到這句話我就感覺噁心。你們噁不噁心?(噁心。)為什麼噁心呢?因為這話不是話啊!它回答神的問話了嗎?(沒有。)為什麼呢?它這話不是回答,沒結果,不是針對神的問話的回答。「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這一句話你聽明白什麼了?聽明白了嗎?撒但到底從哪兒來呀?你們得著答案了嗎?(沒有。)這就是撒但詭計的高明之處,讓誰也聽不出來它說的是什麼。你聽完這句話都聽不出來它說的是什麼,它就回答完了,它認為它回答得很完美,那你感覺怎麼樣呢?(噁心。)噁心吧,現在開始噁心這句話了。撒但說話它不直說,讓你摸不著頭腦,摸不著根源,它是帶著存心、帶著詭計說話,就是受它的實質、它的本性支配,它一開口就說出這樣的話,這話不是它考慮多長時間覺著自己高明說出來的,它是自然流露的。它到底從哪兒來的呢?讓你感覺百思不得其解,總也不知道它從哪兒來。你們中間有沒有人這樣說話啊?(有。)這是什麼樣的說話方式呢?(模棱兩可,不給一個準確的答案。)該用什麼樣的詞來形容這樣的說話方式呢?聲東擊西,混淆視聽,是吧?好比有的人他不想讓人知道他昨天在哪兒呆著,你問他:「你昨天去哪兒了?我昨天看見你了。」他也不直接回答你說昨天去哪兒了,他說:「昨天一天啊,可累了!」他回答你的話了嗎?回答了,但不是你要的答案。這就是人說話技巧的高明之處,你總也摸不著他的意思,摸不著他說話的根源、存心,你不知道他要避開什麼,因為他在自己心裡有故事,這就是陰險。你們是不是也常常這麼說話呀?(是。)那你們的目的是什麼?是不是有時候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有時候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形象、自己私生活的祕密、自己的臉面?反正都與利益分不開,都與利益掛鉤,這是不是本性啊?凡是有這樣本性的人是不是與撒但就是近親哪?可以這麼說,是吧!總的來說,這是讓人很反感、很厭惡的一方面表現,你們現在也覺得噁心了,是不是?(是。)

再看下一段,撒但又回答耶和華神一句話,它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它開始攻擊耶和華神對約伯的評價了,這個攻擊是帶有敵意的。「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這是撒但對耶和華神在約伯身上作事的一個認識、一個評價,它是這麼評價的,它說:「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撒但向來說話模棱兩可,但是在這兒它說了一句肯定的話,但這句肯定的話是對耶和華神,是對神自己的一個攻擊、褻瀆與對抗。它這堆話你們聽了怎麼樣?反不反感?能不能看見它的存心?首先,它否認耶和華神對約伯的評價——敬畏神遠離惡,然後,它對約伯所說所做的對耶和華神的敬畏提出了否認,這是不是它在控告啊?撒但在控告、在否認、在懷疑耶和華神所作的、所說的,它就是不相信,說:「你說是那麼回事,我怎麼沒看見呢?你那麼賜福給他,他能不敬畏你嗎?」這是不是對神所作的一個否認呢?控告,否認,褻瀆,這話帶不帶有攻擊性啊?這話是不是撒但心裡所想的一個真實的表達呢?這些話可不是剛才「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那句話的實情了,跟那句話完全不一樣了,通過這一句話,撒但把它心裡所想的對神的態度、對約伯敬畏神的恨惡完全表現出來了,這個時候它的惡毒、它的邪惡本性完全暴露出來了。它恨惡敬畏神的人,恨惡遠離惡的人,更恨惡耶和華神賜福給人,它想藉著這個機會來毀壞神一手帶領大的約伯,想毀了他,就說「你說約伯是敬畏你遠離惡,我看不然」。它用各種方式來激怒耶和華神,來試探耶和華神,也用各種方式讓耶和華神把約伯交在它手中,讓它任意擺弄,讓它任意殘害,也讓它任意對待,它想趁這個機會滅掉神眼中的這個義人、完全人。它有這樣的心是不是一時的衝動呢?不是,而是由來已久的。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平時你們常常說撒但多麼邪惡、多麼壞,你們看見了嗎?人光看見人多壞了,沒看見真的實實際際的撒但多壞,但是在約伯的這個事上看沒看見?(看見了。)這就把撒但的醜惡嘴臉與它的實質看得清清楚楚了。撒但與神爭戰,尾隨神後,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毀所有神要作的工作,佔有、控制神要得著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滅了,如果不滅的話,歸它所有,被它所用,這就是它的目的。而神是怎麼作的呢?在這一段話裡,神只是說了一句簡單的話,沒有神怎麼作事的更多的記載,但是我們看到了更多的撒但做事與說話的記載。在下面這一段經文裡,耶和華神問撒但說:「你從哪裡來?」撒但的回答是什麼?(還是那樣,「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還是那一句,這話怎麼成了它的座右銘、代表作了呢?這撒但可不可惡啊?這噁心的話說一遍就行了,它怎麼來來回回總是這一句呢?這就證實了一件事情,撒但這個本性它是不改的,它的醜惡面目那不是它自己能裝得住的,神問它它都這麼說,何況它對待人呢!它不怕神,它不敬畏神,它也不服神,所以它敢肆無忌憚地在神面前這麼放肆,用同樣的話敷衍神的問話,用同樣的回答來應對神的問話,它試圖用這樣的回答來迷惑神,這就是撒但的醜陋面目。它不相信神的全能,不相信神的權柄,更不甘心順服在神的權下,它一直與神對抗,一直攻擊神所作的,試圖摧毀神所作的,這就是它的邪惡目的。

在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撒但在《約伯記》當中說的這兩段話、做的這些事,就是撒但在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當中抵擋神的代表作,這就是撒但的本來面目。在現實的生活中你看見過撒但說話做事嗎?你看到你也不會認為是撒但說的,你認為是人說的,是吧!人說的代表什麼?代表撒但。你即便是認識到了,你也感覺不到真是撒但說的,但是現在在這兒是明確地看見了撒但自己說的話,你就對撒但的醜惡嘴臉、撒但的邪惡有了一個明確、清楚的了解了。那撒但說的這兩段話對現在的人認識撒但的本性是不是很珍貴啊?對於現在的人類來說,認識撒但的醜惡面目,認識撒但原來的真實面目,這兩段話是不是很值得珍藏?這話雖然說得有點不太貼切,但是這話這麼表達也算是準確,也只能這麼說,你們知道是什麼意思就行。撒但一而再再而三地攻擊耶和華神作的事,控告約伯對耶和華神的敬畏,它試圖以各種方式來激怒耶和華神,好讓耶和華神允許它去試探約伯,所以它的話很帶有挑釁的性質。那你們說,撒但說完這一堆話,神清不清楚它要做什麼?(清楚。)神明不明白它要做什麼?(明白。)在神的心裡,神所鑒察的約伯——神的僕人,神所認為的義人、完全人,能不能經得住這樣的試探呢?(能。)神為什麼能肯定地說能呢?神是不是一直在鑒察人心呢?(是。)那撒但會不會鑒察人心呢?(不會。)撒但不會。它即便是看到了你的心,但是以它邪惡的本性來說,它永遠不會認為聖潔的就是聖潔的,污穢的就是污穢的,邪惡的撒但永遠不會寶貴聖潔與正義、光明的事物,它就是不厭其煩地、不由自主地在以它的本性、以它的邪惡、以這樣的方式來做事,它甚至不惜以自己被神懲罰、被神毀滅這樣的代價與神頑固地對抗,這就是邪惡,這就是撒但的本性。所以,撒但在這段話裡又說了:「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撒但認為人對神的敬畏是因著人得著神太多的好處了,人從神得了好處了就說神好,不是因為神好,而是他得了太多的好處他才這樣敬畏神,神一旦剝奪他這些好處,他就棄絕神了。在撒但的邪惡本性裡它不相信人的心能真實地敬畏神,因為它邪惡的本性,它不知道什麼是聖潔,更不知道什麼是敬畏,它不知道什麼是順服神、什麼是敬畏神,它自己不敬畏神就認為人也不可能敬畏神,那是不可能的,你說撒但邪不邪?(邪!)撒但邪。你看在我們教會以外,各宗各派也好,或者是宗教團體也好,或者是社會團體也好,它不相信神的存在,也不相信神能作工作,所以它就認為你信的也不是神。還有那些搞淫亂的人,他看誰都淫亂,跟他一樣;好撒謊的人,他看誰都不老實,都撒謊;那個惡人呢,看誰都惡,見誰都想鬥;那些比較老實的人他看誰都老實,他就總上當,總受騙,總也防備不了人。這是舉個例子,我說這話就是讓你們更確定,撒但的這個邪惡本性不是一時的迫不得已或者環境所迫,或者是有任何原因的、有背景的一時表現,絕對不是!它都不由自己呀!它什麼好事都幹不出來,即便它說了好聽的話那也是在引誘你,它的話語越好聽、越委婉、越柔和,背後險惡的存心越惡毒。從撒但的這兩段話當中,你看見了撒但什麼樣的面目,什麼樣的本性呢?(陰險,惡毒,邪惡。)它的主要特徵就是邪惡,特別邪惡、惡毒。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