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神之路(朗誦)

目錄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神的聖潔(二)

關於神的實質是聖潔的我們上次交通了一部分,交通的這一部分對人認識神的聖潔有一些啟發,但是還不夠,還不足以讓人完全認識神的聖潔,也不足以讓人認識神的聖潔的獨一無二,更不足以讓人認識聖潔的真正含義在神身上所完全體現出來的那一部分,所以我們有必要接著交通這方面的話題。第三部分我們交通了三個題,該交通第四題了,開始讀經文。

4.撒但的試探

(太4:1-4)當時,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他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這是第一次魔鬼試探主耶穌所說的話。這句話的內容是什麼?你們讀一下。(「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魔鬼說的這句話就是一句簡單的話,但是這句話裡的內容實質有沒有問題?(有。)什麼問題?它說「你若是神的兒子」,那在它心裡知不知道主耶穌是神的兒子呢?知不知道他是基督?(知道。)那它為什麼說「若是」呢?(它在試探神。)當然是試探神了,那它試探神的目的是什麼呀?它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就是在它心裡它知道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它心裡很清楚,但是它無論怎麼清楚,它有沒有順服,有沒有敬拜呢?(沒有。)它想幹什麼?它想用這種方式,用這樣的話激怒主耶穌,然後引誘他上鉤、上當,讓主耶穌按著它的意思去作事,上它的當,是不是這個意思?它心裡明明知道他是主耶穌基督,但是它還要這麼說,這是不是撒但的本性?撒但的本性是什麼?(狡猾,邪惡,對神沒有敬畏。)對神沒有敬畏,它那反面的東西是什麼?是不是想攻擊神哪?它想用這樣的方式攻擊神,然後它又說「你若是神的兒子,你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那它到底想幹什麼呢?它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想用這種方式否認主耶穌基督的地位與身分。它說「你若是神的兒子,你就把這些石頭變成食物,你如果變不成的話那你就不是,你就別作這工作了」,是不是這個意思?它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攻擊神,想拆毀神的工作,想破壞神的工作,這是撒但的惡毒、撒但的詭計。它的惡毒是它的本性的自然流露,即便它知道主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是神自己道成肉身,它也是身不由己,還要做這樣的事,尾隨神後,繼續攻擊神,繼續不厭其煩地做攪擾、破壞神工作的事,與神為敵。

咱們再解剖撒但說的這一句話,「你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把石頭變成食物這個事有意義嗎?沒有意義。有食物為什麼不吃,為什麼非得把石頭變成食物呢?這個事是不是沒有意義?主耶穌當時雖然禁食了,他難道就沒有食物吃嗎?有沒有食物啊?(有。)所以在這裡看到了撒但說這句話的荒唐。它雖然很陰險、很惡毒,但是也看到了撒但的荒唐、謬妄。撒但做有些事,你看它惡毒的本性,看著它做破壞神工作的事挺可恨,挺可氣,但是反過來你看它做那個事、說那個話的性質是不是很幼稚、很荒唐呢?這就是撒但本性的一個流露,它有這樣的本性它就要做這樣的事。這句話在人看就覺得很荒唐,很可笑,但是在撒但那兒這話就能說出口,能不能說它是無知、謬妄啊?撒但的邪惡是無處不在,無時不在流露。主耶穌是怎麼回答它的呢?(「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這話有沒有力呀?(有力。)為什麼說這話有力呢?(這話是真理。)對,這話是真理。那人活著是不是單靠食物啊?主耶穌禁食四十晝夜,他有沒有餓死?(沒有。)他沒有餓死,撒但就進前來跟他說了這樣的話,還讓他把石頭變成食物,「把石頭變成食物你不就有吃的了嗎?你不就不用禁食、不用挨餓了嗎?」而主耶穌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就是說人雖然活在肉體中,但是讓人活著的,讓人的肉體能活著、能喘氣的不是食物,而是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語。這話一方面人把他當成真理,給人信心,讓人覺得神是人的依靠,神是真理;另一方面,這話有沒有他實際的那一面啊?(有。)因為什麼?因為主耶穌禁食四十晝夜不還在那兒站著嗎?不還活著嗎?這是不是實例?就是說他四十晝夜沒有吃東西,沒有吃食物,他依然活著,這就是這句話的有力證據。這句話雖然簡單,但是作為主耶穌來說,他這句話是別人教的還是因為有了撒但那句話他才想出了這句話呢?你們想想。就說神是真理,神是生命,那神的真理、神的生命是後天加進去的嗎?是後天經歷出來的嗎?(不是。)而是神原有的,就說神的實質有真理,有生命,他無論臨到什麼事,他所流露出來的是真理。這個真理,這句話,無論他說的內容是長是短,這句話能讓人活,能給人生命,這句話能讓人從中得著真理,明白人生的道路,也讓人變得對神有信心。這是神說這句話的源頭,這個源頭是正面的,那正面的東西是不是聖潔的?(是。)撒但的那句話出自撒但的本性,撒但處處時時顯露它的邪惡本性,顯露它的惡毒本性,那這些顯露是不是它自然流露的?有沒有人指使啊?有沒有人幫助它?有沒有人挾持它?(沒有。)都是它自發的,這就是撒但的邪惡本性。無論神作什麼,無論神怎樣作,它都尾隨其後,它所做的、所說的這些事情的實質、本相就是撒但的實質——邪惡的實質、惡毒的實質。那下面撒但又說了什麼呢?我們接著往下讀。

(太4:5-6)魔鬼就帶他進了聖城,叫他站在殿頂(頂,原文作翅)上,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因為經上記著說:『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

咱先說撒但這一句話,撒但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而且它也引用經上的話「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撒但這句話你聽起來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幼稚啊?幼稚、荒唐加噁心。為什麼這麼說呢?撒但常常做一些愚蠢的事,它認為自己很聰明,也常常引用經上的話,甚至是神說過的話,它用這些話反過來攻擊神、試探神,以達到它破壞神工作計劃的目的。但是從撒但說的這些話當中你看見什麼沒有?撒但做事一貫是試探人,它不直接說,而是用試探、引誘、勾引的方式拐著彎地說。它試探神就像試探一個普通的人一樣,它覺得神也像人那麼愚昧、那麼傻,分辨不清事物的本相,看不透它的實質,看不透它的詭詐與險惡用心,這是不是撒但愚蠢的地方?而且撒但堂而皇之地引用經上的話,它認為自己說這話有理有據,你還能挑出什麼毛病來?你還能不上當嗎?這是不是撒但的荒唐與幼稚的地方?就如有的人傳福音見證神,不信的人是不是也說類似這樣的話呀?你們是不是也聽到過類似這樣的話呀?當你聽到這些話的時候你感不感覺噁心啊?(感覺噁心。)當你感覺噁心的時候,你心裡有沒有厭憎呢?有沒有恨惡呢?(有。)當你有這樣的感覺的時候,你有沒有意識到撒但與撒但作在人身上的敗壞性情就是邪惡的呢?當你有這些感覺的時候,在你心裡有沒有這樣的意識,「神說話從來不這樣說。撒但說話帶著攻擊,帶著引誘,又荒唐,又可笑,又幼稚,又噁心;而在神的話語當中,在神的作事當中,神從來不用這樣的方式說話、作工,也從來沒有這樣的方式」?當然,這個時候人僅僅是有這麼點感覺,人還是意識不到神的聖潔,只能承認神話是真理,但不知道真理本身就是聖潔。像你們現在的身量,僅僅是感覺到「神所說的都是真理,對我們有好處,我們得接受啊」,不管能不能接受,也都一律地就說神話是真理,神是真理,就不知道真理本身就是聖潔,神就是聖潔。那耶穌對於撒但剛才所說的話又給了怎樣的回應呢?

(太4:7)耶穌對它說:「經上又記著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

耶穌所說的這句話有沒有真理?(有。)有真理。看表面這是一句對人命令的話,很簡單的一句話,但是這句話在人身上、在撒但身上是常常地觸犯,所以主耶穌對它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因為撒但常常這麼做,它不厭其煩地這麼做,可以說死皮賴臉地這麼做。就說在撒但的本性實質裡它不懼怕神,也沒有敬畏神的心,所以說即便它在神的身邊它看到了神,它也是不由自主地試探神;所以主耶穌對撒但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這句話是神對撒但常常說的,拿到今天,這句話適不適用?(適用。)為什麼?(我們也常常試探神。)為什麼人也常常試探神呢?是不是因為人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呢?(是。)那以上撒但所說的這些話是不是人也常常說呢?在什麼情況下說呢?可以說,這些話在人身上不分時間、不分場合地常常這樣說,這樣自然流露,這就證實了人的性情一點不差的是撒但的敗壞性情。主耶穌說了一句很簡單的話,這句話代表真理,也是人所需要的,但是在主耶穌那兒有沒有與撒但爭執的話語?有沒有與撒但對峙的話語?(沒有。)那在他心裡,他對撒但的試探是怎麼看的呢?是不是感覺噁心、厭憎?(是。)感覺厭憎、噁心,但是他沒有與它爭執,更沒有與它講任何的大道理,是不是這樣?(是。)為什麼?(主耶穌不願搭理它。)為什麼不願搭理?(因為撒但一向是這樣的,不會改變的。)撒但是不可理喻,能不能這麼說?它能不能認識到神是真理呢?它永遠不會認識神是真理,也永遠不會承認神是真理,這是撒但的本性。而且撒但還有一個本性讓人噁心的地方就是什麼呢?它試探主耶穌,在它心裡認為什麼呢?即便試探不成功,它也要試一試,即便是遭了懲罰,它也要這麼做,即便試探完之後它得不著什麼好處,它還要這麼做,堅持這麼做下去,與神對抗到底,這是什麼本性呢?是不是邪惡呢?一個人一提到神他就紅眼,他見過神嗎?一提到神他就來氣,他知道神是誰嗎?他不知道神是誰,他也不信神,神也沒跟他對過話,也沒惹著他,他為什麼就來氣呢?能不能說這人邪啊?這是不是一個人的邪惡本性啊?你說世界上什麼潮流啊,玩啊,吃啊,什麼明星啊,美人哪,對這些他都不來氣,但是一提到「神」這個字眼兒他就來氣,這是不是邪惡的本性啊?這足可以證明這是人的邪惡本性。那在你們身上有沒有這樣的時候,一提到真理,一提到神對人的試煉、神對人審判的話語,你們就反感、厭憎不想聽呢?心裡想:「這哪是真理啊?不都說神是真理嗎?這也不是真理啊,這不是神訓人的話嘛!」甚至有的人心裡就反感:「每天提這些事,每天提試煉,總提審判,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啊?什麼時候能有好歸宿啊?」無名火都不知從哪兒發出來的,這是什麼本性啊?這是撒但的邪惡本性所指使的。從神那兒來說,對於撒但的邪惡本性,對於人類的敗壞性情,神從來不與人爭執、計較,或者是因著人的一些愚昧作法而大做文章。在神身上看不到有任何類似人類對一件事物的一個觀點,更看不見用人類的觀點或者用知識、用科學,或者是用哲學,或者是用想像來處理事,而是凡是神所作的、凡是神所流露出來的都與真理有關,就說神所說的句句話、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與真理有關。這真理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這真理、這些話是因著神的實質,是因著神的生命所流露出來的,因著這些話,因著神所作這些事的實質都是真理,所以我們才說神的實質是聖潔的。就說神所作的一件事或者神所說的一句話給人帶來了生機,給人帶來了光明,讓人看到了正面事物,看到了正面事物的實際,給人指出光明的路,讓人走上正道,這些都是因著神的實質決定的,因著神聖潔的實質決定的。你們看到了吧!我們接著讀經文。

(太4:8-11)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耶穌說:「撒但(撒但就是抵擋的意思,乃魔鬼的別名),退去吧!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於是,魔鬼離了耶穌,有天使來伺候他。

魔鬼撒但一看前面兩招不行又來一招,就是把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主耶穌看,讓主耶穌敬拜它,從這事上看到了魔鬼的什麼本相呢?魔鬼撒但是不是很無恥啊?(是。)怎麼個無恥法呢?萬物是神造的,它反過來又把萬物指給神看,說「你看這萬國的榮華富貴,你要拜我的話我都賜給你」,這不反客為主了嗎?是不是無恥啊?神造了萬物,神以這些東西為享受嗎?神是把萬物賜給人類的,撒但想侵吞,侵吞完之後還告訴神說「你拜我吧,拜完我之後我就把這些都賜給你」,這就是撒但的醜惡嘴臉,都不知羞恥!撒但就不知道什麼叫「羞恥」二字,這又看到了撒但的邪惡,什麼叫「羞恥」都不知道。它明明知道神造了萬物,神又管理萬物,神主宰萬物,這萬物都是歸神所有的,不歸人,更不歸撒但,魔鬼撒但厚顏無恥地說要把這萬物賜給神,撒但是不是又做了一次荒唐無恥的事呢?讓神感覺更加厭憎它,是吧!但是它無論怎麼做,主耶穌上它的當了嗎?(沒有。)主耶穌怎麼說的?(「當拜主你的神。」)這句話有沒有實際意義?(有。)有什麼實際意義?從撒但的話上來看,看見撒但的邪惡、撒但的無恥。那人類如果要拜它會得著什麼樣的結局呢?人會不會得著萬國的榮華富貴啊?(不會。)會得著什麼?人會不會跟撒但一樣無恥、可笑呢?(會。)就跟撒但一模一樣了。所以主耶穌說的這句話對每一個人來說都很重要,「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就說除了主,除了神自己,你要事奉別的,你要敬拜魔鬼撒但,那你就與撒但同流合污,就與撒但一樣無恥、邪惡,也與撒但一樣試探神、攻擊神,這樣你的結局是什麼?被神厭憎,被神擊殺,被神毀滅,是不是這樣?那當撒但試探主耶穌幾次沒有成功的時候,它還試探嗎?不再試探了,然後就離開了。這就證明了什麼?撒但的邪惡本性、撒但的惡毒與撒但的謬妄荒唐在神的面前是不值得一提的,因為主耶穌只用三句話就戰勝了撒但,讓撒但無地自容,灰溜溜地走了,它就不再試探他了,因為在主耶穌那兒已經戰勝了撒但這次的試探,他可以順利地繼續他要作的工作,繼續他要擔當的工作。主耶穌所作的這些事、所說的這些話拿到現在,對每一個人來說有沒有實際的意義呢?(有。)有哪些實際的意義?戰勝撒但是不是件容易的事呢?(不是。)怎麼說呢?需不需要人對撒但的邪惡本性有一個清楚的認識呢?需不需要人對撒但的試探有一個準確的認識呢?(需要。)當你經歷到撒但試探的時候,你如果能看透撒但的邪惡本性,你是不是就能戰勝它?當你知道了撒但的謬妄、荒唐,你還能站在撒但的一邊與撒但一起攻擊神嗎?當你知道了撒但的無恥、撒但的惡毒在自己的身上流露出來的時候,你清楚地意識到了,你認識到了,你還能以這樣的方式來攻擊神、來試探神嗎?人會怎麼做呢?(背叛撒但,棄絕撒但。)這個容不容易做到?(不容易。)這個不容易,這得需要人常常禱告,常常來在神面前,省察自己,讓神的管教、讓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人才能逐步地脫離撒但的支配、撒但的控制。

從撒但所說的這些話當中,我們總結一下撒但的實質裡都有哪些東西。首先,撒但的實質總體來說是邪惡的,與神的聖潔相對。為什麼說是邪惡的呢?這得根據撒但做事在人身上達到的後果來看。撒但敗壞了人,撒但又掌控了人,人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做事,活在撒但敗壞的世界人群當中,人不知不覺被撒但佔有、同化,人就具備了撒但的邪惡本性。從撒但的所說所做當中都看見撒但的狂妄,都看見撒但的詭詐與撒但的惡毒。撒但的狂妄主要是什麼表現?是不是撒但總想佔有神的地位?撒但總想取締神的工作、取締神的地位而自己佔有神的地位,讓人去跟隨它,讓人去擁護它,讓人去敬拜它,這是撒但的狂妄本性。但撒但敗壞人類時是詭詐陰險的,它在人身上做事時,它不是直接告訴人怎麼拒絕抵擋神,它試探神時也沒有說「我要試探你,我要攻擊你」,它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引誘,試探,攻擊,設計圈套,甚至引用經上的話,是用各種方式說話、做事來達到它用心險惡的目的。撒但這樣做之後,在人身上所表現出來的讓人看到了哪些東西呢?人是不是也是狂妄的?人經受了撒但幾千年的敗壞,人也變得狂妄,特別自是,也變得詭詐、惡毒與不可理喻,這都是撒但的本性帶給人的。因著撒但的本性是邪惡的,它帶給人的就是這些邪惡的本性,帶給人的是這些邪惡的敗壞性情,所以人活在了撒但的敗壞性情當中,也與撒但一樣抵擋神、攻擊神、試探神,以至於人不能敬拜神,人也沒有敬畏神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