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話 《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選段122

三步工作的起始工作是神的靈直接作的,并不是肉身作的工作,三步工作的收尾工作則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并不是靈直接作的,中間一步救贖的工作也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在整個經營工作當中,最重要的工作是將人拯救出來脱離撒但的權勢,關鍵的工作是將敗壞的人徹底征服,使被征服的人能恢復人原有的敬畏神的心,能達到有正常人的生活,也就是有正常的受造之物的生活,這是關鍵的工作,是經營工作的核心。在這三步拯救工作之中,第一步律法時代的工作與經營工作的核心相差許多,只是稍有一點拯救工作的外表,并没有開始着手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的工作。之所以第一步工作是靈直接作,就是因為律法下的人只知道守住律法,并没有更多的真理,因為律法時代的工作幾乎不涉及人的性情變化,更不關乎如何將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的工作,就此神的靈將這步極其簡單的不涉及人敗壞性情的工作給完成了。這步工作與經營的核心没有太大的關係,與正式拯救人的工作也没有太大的關聯,也就不需要神道成肉身來親自作工。靈作的工作隱含、難測,而且令人心驚膽戰不易接近,不適應直接作拯救的工作,不適應直接作人的生命供應,最適合人的還是將靈的工作變成另一種與人相近的方式,即最適合人的就是神成為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來作工作,這就得神道成肉身來代替靈的工作了,這個作工方式對人來説是最適合不過了。在這三步作工之中兩步作工是肉身作的,而這兩步作工又是經營工作的關鍵環節,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互相完善的,第一步道成肉身為第二步打基礎,可以説兩次道成肉身是成一體的,并不是格格不入的。這兩步工作之所以以道成肉身的身份來作工,就是因為這兩步工作對于整個經營工作實在是太重要了,幾乎可以説没有兩次道成肉身的作工,整個經營工作就會停滯不前,拯救人類的工作也就是無稽之談了。工作的重要與否,是根據人類的需要、根據人類墮落的實情、根據撒但的悖逆與攪擾工作的輕重程度而言的,而能勝任工作的準確對象是根據工作者的作工性質、根據工作的重要性才確定的。就工作的重要程度來説,到底如何采取作工的方式,是神的靈直接作工,是道成肉身作工,還是用人來作工,在這三者中間首先淘汰的是「用人來作工」的方式,其餘根據工作的性質,也根據靈與肉身作工的性質來看,最終確定,還是肉身作工比靈直接作工對人更有益處,而且工作占有更多的優勢,這是當時確定是靈還是肉身作工的神的意念。作每一步工作都是有意義而且有根據的,并不是憑空想象,也不是隨意亂作,都是有一定智慧在其中的,這是神作所有工作的内幕。尤其是道成肉身親自作工在人中間這樣重大的工作,更有他的計劃在其中。所以説,神的智慧與他全部的所是表現在他工作的一舉一動、一個心思、一個意念中間,這是更具體的、更系統的神的所是。這些細微的心思、意念都是人所難以想象得到的,也是人難以相信,更是人難以認識的。人作工作都有大體原則,對人來説這已是相當滿意了,但與神的作工相比簡直是相差好遠,神的作為雖然偉大,他作工規模雖然也很宏大,但就這些作工的背後却包含着多少細微的、人難以想象的精密的計劃與部署。他作每步工作不僅有原則,而且還有許許多多人類的言語難以説透的東西,這就是人都看不見的東西了。不管是靈的作工還是道成肉身的作工都是有他的作工計劃的,他不憑空作工,也不作無意義的工作,靈直接作工有他的目的,成為人(即改變了他的外殻)來作工更有他的意義,不然的話,他怎麽能隨便改變他的身份呢?他怎麽能隨便成為一個被人低看、受人逼迫的人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每日神話 《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選段496

神對付人外表性情也是神的一部分工作,就像對付人外表不正常的人性,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習慣、風俗習慣,以及外表的作法、人的熱心。但他讓人實行真理變化性情,主要對付的是人裏面的存心與觀念。如果你只對付外面的性情,那好做到,就如你愛吃好東西,不讓你吃,這些你容易做到,但涉及到裏面的觀念就…

每日神話 《神成全合他心意的人》 選段545

神現在要得着一班人,就是要得着那些竭力與神配合的,對神作工能順服的,對神所説的話定真的,對神所要求的能够實行的,這就是在心裏有真實認識的,這樣的人是被成全的對象,也必能走上被成全的路。那些對神作工没有清楚認識的,也不吃喝神話的,對神話一點不注重的,没有一點愛神的心的,這樣的人不能…

每日神話 《論到「神」,你怎麽認識》 選段466

雖然你們的信甚是誠懇,但你們中間無人能將我盡都説透,無人能將看見的事實全部見證出來。你們想,你們現在多數人都不務正業,而是追求肉體、滿足肉體、貪享肉體,并没有具備多少真理,怎能將你們所看見的全部見證出去呢?你們真有把握做我的見證人嗎?到有一天,你若無力將今天你所看見的全部見證出去…

每日神話 《真正的「人」指什麽》 選段349

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有幾萬年的歷史,但是我所造的起初的人類早已墮落了,人類已不是我所要的人類,因此人在我眼中早已不被稱為人類,而是被撒但擄去的人類的敗類,也是撒但所居住、所穿戴的、腐朽了的行尸走肉。人根本不相信我的存在,也并不歡迎我的到來,人類只是勉强應付我的要求,暫時答應我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