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查出癌症之後

2022年01月16日

中國河南 秦林

2018年10月的一天,我騎着電動車去聚會的路上,突然後面來了一輛拖鋼管的車,把我連車帶人挂倒在地,當時我就暈了過去,等我醒來的時候,感到左胸疼痛,呼氣都困難。肇事司機把我帶到醫院檢查,診斷結果是第六根左肋肋骨骨折,醫生却對我説:「你這車禍看着是壞事,現在却成了好事。你左肺上長了個腫瘤,要不是車禍還發現不了,建議你馬上到大醫院做手術,萬一是惡性的,拖的時間長了癌細胞擴散就晚了。」我心裏一驚,渾身無力癱坐在椅子上,醫生又安慰道:「没事,也許這個腫瘤是良性的,現在醫學發達,都可以治療。」我心想:「對啊,不會是惡性的,信神這些年我一直都在盡本分,神會保守我的。」想到這兒,我的心才稍稍平静了些。之後,丈夫也安慰我:「你也别太緊張,這個醫院設備不先進,可能是誤診,咱們再到大醫院檢查,興許没事。再説,你不是信神嗎?有病神會保守你的。」當時,我也認為神不會讓我得癌症的。

兩天後,家人把我送到大醫院,我萬萬没想到,檢查結果確定是惡性腫瘤,而且已經到了中期,醫生建議我住院做手術,再化療,如果拖延時間,到了晚期想做都做不了了。當時,我根本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心想:「信神這些年,我一直都在盡本分,不管受多大苦我都没有放弃過本分,弟兄姊妹有什麽難處,我也能及時幫助,我這樣真心為神花費,怎麽會得這麽嚴重的病呢?神怎麽没有保守我呢?」我越想越痛苦。這時,我又聽到一個病友説:「我做手術都一年多了,到現在傷口還疼得不得了,不但花錢,人還受罪。」他還説跟他同病房的一個老人,手術三天後下床活動,突然倒地,搶救無效死了。聽他這麽説,我心灰意冷,感覺最後一綫希望也破滅了,這手術要是不成功,人死了,錢也花光了,家人以後怎麽生活呀?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我明白神的心意。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裏面。(《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是呀,人的生死在神的手中,不管手術結果怎麽樣,我得對神有信心,依靠神去面對。于是,我住院做了手術。手術後,護士高興地對我説:「你的手術很成功。」我心裏很清楚,這都是神對我的保守,我在心裏感謝神。没想到出院回家後,我的身體狀况還是很糟糕。突然離開了氧氣管,我呼吸很困難,感覺只能出氣不能進氣,刀口也開始流黄水,要是吃飯喝水嗆着了咳嗽,還得讓家人幫忙把刀口捂着,我平躺着睡覺喘不過氣來,只能坐着睡。我感覺度日如年,特别地痛苦難受,心想:這痛苦的日子什麽時候是個頭呀?神怎麽不保守我呢?還得受這麽大的罪。又想到要是去做化療受的痛苦可能更大,我心裏軟弱到一個地步,對神失去了信心,看神話心也不能安静在神面前,跟神禱告也没有話説。

一天,教會帶領來看望我,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熬煉對每一個人都是相當痛苦的,都是相當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煉中向人顯明他的公義性情,在熬煉中向人公開他對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煉中對人作更多的開啓,作更多的實際的修理對付,藉着事實與真理的對照,讓人更認識自己,讓人更認識真理,讓人更明白神的心意,從而讓人對神有更真、更純的愛,這是神作熬煉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義的,他不作無意義的工作,不作對人不利的工作。熬煉并不是要將人從他的面前取締,也不是將人滅于地獄之中,而是在熬煉之中改變人的性情,改變人的存心、人的舊觀點,改變人對神的愛,改變人的所有生活。熬煉對人是個實際的考驗,對人是個實際的操練,只有在熬煉中人的愛才能發揮其原有的功能。(《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讀完神話,帶領交通説:「臨到大的病痛有神的許可,神是要潔净變化我們的敗壞性情和不對的存心摻雜。我們肉體平安時,盡本分就有勁,臨到病痛肉體受苦時,就對神産生誤解埋怨,這對神哪有順服?」聽了帶領的交通,我很蒙羞。病痛臨到有神的許可,神不是有意讓我受苦,而是為了潔净、變化我,可我不尋求神的心意,不學功課,還埋怨神不保守我,我真是太没理智了。

隨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説:「神把人當家裏人,而人却把神當陌生人對待。但是在神作了一段工作之後呢,人了解了神要作什麽,人知道神是真神了,知道人從神那兒能得着什麽了,這個時候人把神當成什麽了?當成了救命稻草,希望從神那兒能得着恩典、得着祝福、得着應許。這個時候神把人當成什麽了?神把人當成要征服的對象,神要用話語來審判、來考驗、來試煉人。但是此時對人來説,神却是人能達到自己目的的一個利用的對象。因為人看到神所發表的真理能征服拯救人,人有機會從神這兒得着自己想要的東西、想要的歸宿,因此人才有那麽一丁點兒的真心,願意跟隨這位神。……在我眼裏看到的多數人只是把神的話當成道理、當成字句、當成規條來守,在行事與説話或者臨到試煉的時候,并没有把神的道當成自己該守的道來守,尤其是在人臨到一些重大的試煉的時候,我并没有看到任何人是在朝着『敬畏神遠離惡』這樣的方向去實行的。因此,神對待人的態度是極度地反感、厭憎!(《話在肉身顯現·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神的話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信神不是為了追求真理,達到敬畏神、順服神,而是想藉着受苦花費從神那兒得恩典、得祝福。我信神後,一直積極盡本分,認為只要多為神花費,神就會保守我、祝福我。當我身體好、家裏平安時,教會安排我盡什麽本分,我都願意接受順服,能吃苦付代價,對神信心滿滿,可當我得知自己得了肺癌,有生命危險,我就活在消極中誤解、埋怨神,認為我盡本分受苦花費,神就得保守我,不應該讓我得這麽重的病。我把自己的撇弃花費當成資本,跟神講理、對抗,這哪有敬畏神的心?神把我當成要拯救的對象,付出心血代價拯救我,我却把神當成救命稻草,妄想從神那兒得好處,我這哪是在信神啊?完全是在跟神搞交易,是在利用神、欺騙神,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我信神這些年,從神得着了那麽多的恩典、祝福,也享受了神話語的澆灌、供應,神賜給我的太多了,我不但没有還報神的愛,還跟神搞交易,處處跟神索取,當我的欲望得不到滿足時就誤解、埋怨神,我真是太没有良心理智了!這時我才明白,臨到病痛有神的美意,藉着這樣的顯明,讓我認識自己信神追求得福的錯誤觀點,能注重追求真理,脱去這些敗壞摻雜,這是神的愛呀!認識到這兒,我心裏很受責備,我不能再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了,願意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這樣想時,我感覺特别踏實平安,也能静下心來讀神的話了。慢慢地,身體上的痛苦也减輕了一些。可第三次化療後,我的體力越來越差,走路直打晃,也不想吃飯,一吃飯就噁心、嘔吐。第四次化療輸液不一會兒,我就感覺渾身酸軟,腸胃裏翻江倒海,不停地乾嘔清水,視力也模糊了,看人都是重影,感覺天旋地轉,説不出多難受,我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暈暈乎乎地不知怎麽地把針管給弄掉了。護士長過來,對我丈夫發火説:「要是出問題了,整個化療都要前功盡弃,説不定還會出人命,這個責任誰來負?」聽到護士長説弄不好化療會前功盡弃,我感到很絶望,心想:這錢也花了,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每天還要讓家人照顧,成了家人的累贅,這樣活着太受罪了,還不如死了算了。我趁丈夫不注意偷偷溜出了病房,坐在十二樓的窗户上,心想:與其這麽痛苦,還不如跳樓一死了之。想到這兒,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這時候,丈夫突然把我從窗户上抱了下來,小聲地安慰我:「你怎麽相信人的話?不相信你信的神呢?」丈夫的話讓我感到慚愧:「是啊,我信神怎麽不知道依靠神呢?」想到神的話説:「每個人的壽命都是神命定好的,這個病如果在外表看是該死的病,但在神那兒看你的壽命還没到,還不到死期,你想死也死不了,如果神在你身上有托付,你的使命還没有完成,你即使得了該死的病也死不了,神是不會挪去你的。你即使不禱告、不保養或者隨便對待,不拿這病當回事,不去醫治它,好像耽誤治療了,但也死不了。(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讀了神的話我明白了,我能活多大年紀,什麽時候死,神早已命定好了,雖然我得了癌症,但神給我的使命没有完成,神也不會讓我死,要是我的使命完成了,即使我不得病,到該死的時候也得死,這是神的命定。可我對神的主宰命定不認識,臨到病痛没有一點兒順服的心,還想一死了之,擺脱這個環境,我真是太悖逆了!認識到這些,我就没那麽痛苦了,心想:不管治療結果怎麽樣,病能不能好,我都願意順服。没想到幾個療程結束後,我的身體恢復得挺好,出院時,醫生説:「三個月後你來複查,如果没問題,就不用放療了。」回家後,我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而且又盡上了本分。第一次複查時,醫生説我恢復得還可以,我激動地流下了泪水,在心裏感謝神。之後,我盡本分更有勁了,心想:「我得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説不定神會把我的病挪去,我就不用再受這苦了。」没想到第二次複查時,醫生告訴我,情况不太好,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腦部了。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頓時全身癱軟,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癌細胞怎麽會擴散呢?這次臨到病痛,我已經認識自己了,也扭轉了錯誤的追求觀點,還在力所能及地盡本分,神怎麽没有把我的病挪去呢?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裏很受責備,我這不是又在埋怨神嗎?之後,我静下心來反省,為什麽我一聽到醫生説病又嚴重了,就忍不住地埋怨神,問題的根源到底在哪兒呢?一天,我看了一段神話:「首先來看每個人信神的初衷有誰不是帶着目的、帶着存心、帶着野心?即便有一部分人相信神的存在,看見了神的存在,人仍然帶着這樣的存心來信神,信神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從神那兒得着祝福、得着自己想要的東西。在人的生命經歷當中,人常常這樣想:我為神撇家捨業,神給了我什麽?我得數算一下,檢查檢查,在這段時間我得着什麽祝福没有?我這段時間花費不小,跑了很多路也受了很多苦,神對我這段時間的表現有没有什麽應許啊?神是不是紀念我的善行了呢?我的結局到底是什麽呢?能不能得着福呢?……每一個人心裏都時時地、常常地這麽盤算,帶着存心,帶着野心,也帶着交易向神索取。就是説人的心在不斷地試探神,不斷地算計神,也不斷地與神『據理力争』自己的結局,向神討要口供,看看神到底能不能給人想要的東西。在人那兒,在追求神的同時却并没有把神當神待,始終是在跟神搞着交易,不斷地向神索取,甚至步步緊逼,得寸進尺。在人與神搞交易的同時,又與神争辯,甚至有些人臨到試煉或者臨到環境,常常軟弱,消極怠工,對神滿了埋怨。從人開始信神人就把神當成了聚寶盆、萬用箱,而人把自己當成了神最大的債主,從神手裏索要祝福、應許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與職責,而神保守人、看顧人、供應人是神應盡的責任,這是每個信神之人對于『信神』這兩個字最基本的領會,也是每個信神之人對『信神』概念的最深刻的理解。從人的本性實質到人主觀上的追求,没有一樣東西是與『敬畏神』有關的,人信神的目的根本不可能與『敬拜神』扯上關係,就是説,人從來就不打算也不懂得信神要敬畏神、要敬拜神。就人這樣的情形來説,人的實質是顯而易見的,這個實質是什麽呢?那就是人心地惡毒、陰險詭詐、不喜愛公平公義、不喜歡正面事物,而且卑鄙貪婪;人的心對神極其封閉,根本就不交給神,神從來看不見人的真心,也得不到人的敬拜。(《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神話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信神一直抱着得福的存心,總盤算着怎麽從神得福、得平安,從來没想過怎麽實行真理順服神。信神後,家裏蒙了神的恩典、祝福,我就慶幸自己找到了依靠,開始竭力地盡本分,想從神那兒得到更多的福氣。當我得了癌症時,就生發怨言,認為我盡本分付出的多,神就得祝福我身體好。當醫生説我的癌細胞轉移了,我又開始無理智地要求神,覺得我有病了還在堅持盡本分,神應該把我的病徹底挪去。看到我没有把神當神待,一直在跟神索取,與神搞交易,即使有點撇弃花費也不是在真心滿足神,而是用這些假象來欺騙神、討好神,讓神滿足我的要求。我憑着撒但的毒素「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無利不起早」活着,總想以小的代價换取大的祝福,信神對神没有一點兒真心,太自私、太詭詐了,就是一個不知羞耻、卑鄙貪婪的小人!想到神為拯救我們道成肉身,遭受了共産黨的追捕迫害,還要忍受我們信神之人的誤解埋怨、悖逆抵擋,神受了天大的屈辱,還在默默地發表真理潔净拯救我們,神從未向人索取什麽,看到神的愛太無私了!想到這兒,我感到自己没良心,所做所行太傷神的心了,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願意放下錯誤的追求觀點,不管這病的結果怎麽樣,我都願順服。」之後,我每天讀神的話,心安静在神的面前,情形也越來越好。

2019年12月的一天,醫院通知我去做放療。病友們説,放療比化療更痛苦,皮膚都要烤焦,頭髮也要掉光,還噁心嘔吐、頭發暈,吃飯也没胃口。我聽了很害怕,真不想再受這痛苦了,要是神把我的病挪去,我就不用受放療的痛苦了。這時,我意識到自己又在要求神了,就跟神禱告,背叛自己不對的心思,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約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對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稱頌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萬物的大能與權柄,而不是根據自己得福或受禍。他認為無論人從神得福還是受禍,神的大能與權柄是不會改變的,所以,無論人身處何境,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人從神得到賜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禍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與權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禍福都是神大能與權柄的彰顯,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看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這是約伯有生之年經歷與認識到的。約伯這一切的心思與他的行為達到了神的耳中,來到了神的面前,讓神看為重,神寶愛約伯這樣的認識,也寶愛約伯能有一顆這樣的心。這顆心在隨時隨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隨時隨地地迎接要臨到他的一切。約伯個人對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對與順服從神來的一切安排,這是約伯認為的自己的職責,這也正是神所要的。(《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揣摩着神的話,我心裏很受感動。約伯對神有真實的敬畏,他的一生無論從神得福還是受禍,他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對神没有索取和要求。他臨到試煉,渾身長滿毒瘡,疼痛難忍,但他寧願咒詛自己的生日也不埋怨神,為神站住見證,羞辱了撒但。我也得效法約伯,不管放療有多痛苦,我的病是好是壞,我都願意站住見證滿足神。第一次放療後,雖然我有些噁心,但没有影響我的正常生活,我能吃飯、走路,病友們都很驚訝,一個病友説:「真不可思議,同樣接受治療,你怎麽跟没事似的?」聽到這些,我在心裏默默地感謝神。四十五天的放療結束後,主治醫生看檢查結果時,很吃驚地説:「怎麽癌細胞没有了呢?是不是我的眼睛看花了?」他又把科室主任叫來看,幾個醫生一看,都説太奇妙了,真的没了癌細胞的黑影,水腫也消失了,他們讓我第二天就辦出院手續回家休養。這時,我特别激動,泪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我心裏清楚,這是神的奇妙作為,我也真實地看到了,我的生死在神的手中掌握。

經歷這一次次病痛的熬煉,雖然我受了很多苦,也流了不少泪,對神也有誤解埋怨,但藉着病痛,我對自己信神追求得福的存心摻雜有了些認識,對神也有了些順服,同時我更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和神對我的拯救,體嘗到了病痛臨到是神的愛與祝福,我從心裏感謝神!以後無論是得福還是受禍,我都願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任神擺布安排,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上一篇: 檢舉中的收穫
下一篇: 一名官員的抉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和諧配搭交響曲

要想活出人樣,和弟兄姊妹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得站在與人平等的地位上,體諒別人的軟弱和難處,用正常的語氣跟人溝通、交心,把對方不懂的、需要明白的一點點談清楚、說明白,實際地補足其缺少,使人得著幫助與造就;給別人指點缺少時要以弟兄姊妹能接受為標準,不強人所難,得給人一個適應、接受的過程,這是人該具備的理智。

做誠實人有快樂

與人相處時,我有意識地以誠待人,心裡不存詭詐,不猜疑人,不防備人,當我這樣實行時,與弟兄姊妹的關係越來越正常,心裡感到特別自由釋放,覺得這樣活著真輕鬆。在配搭盡本分中,當我流露敗壞時,我主動找姊妹敞開交通認識自己,同時姊妹也敞開認識自己的缺少,我們之間不但沒有產生成見而且配搭更和諧了。

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那人的狂妄怎麼解決呢?這個問題也很關鍵。人的狂妄性情存在的時候容易產生慾望,產生一種自大的心理,這個自大的心理一膨脹人就要掌權,就要為所欲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這就是撒但本性膨脹了,那是個危險的兆頭。人有狂妄性情,這種慾望隨時都會因著一個特別的事而爆發出來,這個有沒有體驗到?人的情慾有發作的時候,狂妄的撒但本性也有膨脹的時候。那撒但本性膨脹的時候該怎麼解決呢?你得趕緊冷靜,要禱告神,多讀神的話,用神的話把它鎮住。

有信心才能站立住

緬甸 艾閃 去年夏天,我在網上考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弟兄姊妹給我交通了許多真理,比如主再來的方式,如何聽神的聲音迎接主,如何分辨真假基督,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奥秘,等等异象方面的真理,我還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考察了兩個月,我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非常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