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搭中學到的功課

2024年03月20日

中國黑龍江 陸啓明

我在教會盡録製詩歌的本分,録製的詩歌效果弟兄姊妹挺滿意,對我也比較贊成。一晃十多年過去了,當我看到弟兄姊妹聽的許多詩歌都是我録製的,我心裏就感到挺自豪的。後來,教會安排李明弟兄跟我配搭,弟兄在録音上挺感興趣,也懂點技術。剛開始李明跟着我一起録音的時候,我對他比較熱情,我們相處得也挺和睦,我會的録音技術也盡量教給他。後來,李明學習一些新的録音技術,提出以新技術來録音果效會更好,教會帶領也同意他往這方面嘗試。可我心想:「我盡這麽多年録音本分了,對你説的録音技術多少也了解點,我都覺得新技術挺難的,你才剛來幾天呀,就要用新技術録音?你是不是也太狂妄了?再説,新技術挺複雜,那也不是短期内能掌握的,我看你是在浪費時間。」我就没把這事放在心上。李明嘗試了幾天,因着剛開始摸索録完效果不是太好,弟兄姊妹聽着也覺得效果不好,我就覺得這種新技術不行,過後還是按着之前的方式録音。

没想到一段時間後,李明用新技術録製出來的詩歌效果比以前好了不少,我就有了危機感,心想:「李明的録音方式確實有可取的地方,雖然開始會有些難度,但録製詩歌的果效更好,多數弟兄姊妹也贊成,而且李明這方面技術提升得還挺快,如果再操練一段時間,一旦這項技術成熟了,那弟兄姊妹不都得高看他、關注他呀?那我在人心中的地位不就没了,以後我還有啥存在感啊!再説了,弟兄姊妹不得説我録音這麽多年一直用這種方式,就是老一套,也没啥長進,人家李明來了没兩個月就創新了,録音效果還比我好,還是李明行啊!弟兄姊妹不得小看我呀?那我這臉往哪兒擱呀?我盡録音本分這麽多年,短期内就讓李明給趕超了,那怎麽能行呢!我不甘心,咋地也不能讓他超過我。」為了不被李明比下去,我起早貪黑地研究之前的技術,當録製出的效果提高一些得到多數弟兄姊妹贊成時,我心裏才踏實一些,心想:「這回讓弟兄姊妹看看,還是我比你强,你不行,趕緊放弃得了。」可過後看李明一直在研究新技術,我心裏挺緊張,就擔心李明研究成功把我給取代了,心想:「但願你别有長進,研究不成功才好呢!這樣我才能站住脚,不被大家小瞧。」我整天擔心李明會取代我,心裏對他就産生了隔閡成見,總看他不順眼,對他的態度也是越來越冷淡。有時候看到李明談自己研究的新技術談得有聲有色、滿臉喜悦,我瞅他就來氣,「這下又顯你了!」後來我看到李明研究新技術需要幫忙,我也不願意參與。有時我也有點受責備,心想:「我跟人也没有配搭呀,這不是看笑話嗎?」但僅有的這點良心作用很快被我的敗壞性情給壓制住了。後來,為了讓他放弃研究新技術,我就找些藉口故意給李明説:「現在録歌的工作也挺着急的,你研究新技術挺耽誤時間,要不就别研究了。」但他没受影響還繼續鑽研。

一天,李明流露狂妄性情持守自己挨了對付,我就暗自高興,「你看看,讓你顯擺!剛來幾天,會點東西就到這兒來大展宏圖,顯示你多高明似的,這回挨對付就老實了吧!」那段時間我看李明總不順眼,我們坐在一起盡本分很少説話,有時候説點話也是迫不得已,心裏很疏遠。我意識到自己活在争名奪利的情形裏了,但我就是放不下,當時的痛苦心情真是無法表達,每一天過得都很累,心靈不安,特别的疲憊。因着我們没有和諧配搭録製出的詩歌果效也不好,影響了録歌的進度。面對這個結果我心裏很痛苦,可是又深陷其中不知道如何扭轉。那個時候,一句神的話出現在我的腦海裏:「生前不為真理而受苦,不追求得着,難道是為了死時而遺憾嗎?這樣為何要信神呢?……為自己的肉體活着,争名奪利能得着什麽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你既信神就應為真理而活》我反覆揣摩着神的話,不禁想:「是啊,我信神這麽多年到底是為了什麽?難道就是為了和弟兄争名奪利嗎?我這樣信神最後又能得着啥呢?這段時間自己跟弟兄争名奪利陷入黑暗中失去了聖靈作工,换來的是痛苦、折磨,是神對我的厭憎恨惡,我這樣下去盡本分又有啥意義啊?」我就向神禱告:「神啊!這段時間我活在争名奪利的情形裏實在是太痛苦了,願你帶領我從這種情形裏走出來,能和弟兄同心合意和諧配搭把本分盡好。」

過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你們各人都在衆人中升為至高,升為衆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横,在所有的蛆蟲中横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厮殺一陣,便安静下來了。你們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争出什麽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讀了神的話,我對自己有了些認識。想想自己盡録歌本分這麽多年了,就覺得自己是個特殊人才與衆不同,我把自己看得很高,認為自己有這點特長資本理應得到大家的高看,而且這麽多年在録歌上没有人能跟我比高低,我一直很欣賞自己,把自己端得很高。李明跟我配搭以後,剛開始我還没瞧上他,可當他研究新技術有了一些成果得到了弟兄姊妹的贊成,我就擔心他以後會超過我,為了保住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我就把李明當作了争鬥的對象,暗暗地與弟兄較勁。我明知道之前用的録音技術没有多大發展空間了也不願意放下自己學習新技術,後來我看李明對新技術掌握得越來越成熟,一部分弟兄姊妹也贊同使用新技術,自己就要被李明給取代了,我就處處看他不順眼,巴不得他研究新技術失敗才好呢。在他臨到修理對付的時候我還在心裏看笑話,幸灾樂禍,在他遇到困難時我也不主動幫忙,還給他潑冷水説一些風凉話來打消他研究新技術的積極性,想讓他放弃,這樣我就能站住脚了。我跟弟兄争名奪利,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麽保住自己的地位不被人取代。事實上,不管人具備多少特長、有多大本事,在神眼中無非就是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没什麽可誇、可狂妄的。就是因着我對自己的實質、身份不認識,有點技術就自命清高,自覺與衆不同,總想着在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享受人的高看與特殊待遇,我真是太狂妄、太没有理智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争我奪、争名奪利、互相厮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説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虚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人也幾乎很少有幾個是認識神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别人、排斥别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惡人必被懲罰》神的話如利劍刺痛我的心。在神審判刑罰的話中,我看到自己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置教會利益于不顧,打擊排斥李明,勾心鬥角、争名奪利,心中絲毫没有神的地位。回想李明剛來的時候我還能憑愛心幫助他,跟他和諧相處,後來看到他研究新技術會趕超我,自己就會失去多年來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我就從心裏反感排斥他,巴不得他研究不成才好呢,也不願意跟他説話,還想方設法地拽他後腿,打擊他的積極性,我的本性實在是太惡毒了!録製詩歌是神家的一項重要工作,詩歌録製出來對弟兄姊妹的生命造就太大了,對傳福音見證神的工作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之前我使用的録音技術已經没有提升空間了,用新技術能使録歌達到更好的果效,這對福音工作有利,如果我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有一點正常人性的理智,我就應該和李明和諧配搭,同心合意地研究新技術。可我不考慮神家利益,還能為了保住自己的名譽地位在這麽重要的工作上扯後腿、搞破壞,我真是一點兒人性、一點兒良心理智都没有,真是太自私了!我跟李明勾心鬥角、明争暗鬥,在録歌工作上起到了攪擾的作用,我被名利地位蒙蔽了雙眼,幹出了抵擋神的事。我把盡本分的場所變成了争鬥的場地,把本分當成了得到地位、飯碗的工具,真是讓神厭憎恨惡啊!想到保羅就是争名奪利,神把牧養衆教會的重任交給彼得,當時的弟兄姊妹都挺尊重彼得、擁護彼得,保羅就心生嫉妒,有意貶低彼得、見證自己,説彼得不如他,他在衆使徒之上。保羅得到了人的崇拜和仰望,名譽地位心是得到滿足了,但他走的路不對,把人都帶到了他面前,最後被神淘汰懲罰。我的追求觀點、走的道路也跟保羅一樣,這樣下去不悔改也會跟保羅一樣受懲罰!看到名譽地位實在是太坑人害人了,我要是還抓住不放,那就太愚蠢、太可憐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神在全宇之下的工作開展以來,預定了許多事奉他的人,在這些人中間各行各業的都有,其目的是為了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使神在地上的工作順利地完成,這是神揀選人事奉他的目的。作為每一個事奉神的人,都應該明白神的這一心意,藉着神這樣的作工,人更看見了神的智慧、神的全能,看見了神在地上作工的原則。《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取締宗教的事奉》從神的話中看到,神揀選各行各業的人來擴展神的福音工作,人的特長恩賜都是神賜給的,神命定人盡什麽本分就給人什麽特長,讓人在盡本分中能發揮出來,找到自己的位置,這對作好神家工作有利。李明在研究新技術上有特長,我有些技術經驗,神主宰把我和弟兄安排在一起是希望我們能取長補短、和諧配搭,共同把本分盡好,這是神的心意。認識到這些,我不想再活在敗壞性情裏了,想想這段時間隨着李明的技術長進,我發現使用新技術録音果效越來越好,心裏也認同新技術對神家工作更有益處,我願意放下自己的臉面向李明學習。可我又想:「自己盡這個本分這麽些年了,弟兄姊妹也把我看得很高,可李明剛來没多久就在技術上有了突破,我現在要是放下自己向他學習,那弟兄姊妹得咋看我呀?我多没面子呀!」一想到這些,我就覺得很難堪,還是放不下自己,看到自己的地位心太重了。想到基督來到地上卑微隱藏,從不以地位自居,也不顯露自己,而我盡本分有點技術、有些成果就覺得自己能耐了,就要人的高看仰望,我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太狂妄了!其實我有點技術特長都是神加給的,自己并没有什麽可誇之處,我不願意放下自己跟弟兄學習,在技術上也不會有長進的。明白神的心意之後,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願意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向弟兄學習,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够和弟兄單純敞開、和諧配搭。」

一天,録音室裏就剩下我和李明,我就主動跟他敞開談了自己的情形,交通了自己這段時間是怎麽跟他争名奪利的,李明也跟我談了他的情形。嘮完之後,我心裏的隔閡没了,心情也不壓抑,舒暢多了,就好像兩個人心裏隔着的一堵墻没有了。我還看了兩段神的話,對以後怎麽配搭盡本分有了一些實行進入的路途。全能神説:「不論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弟兄姊妹都知道自己該盡的功用,年輕的不張狂,年老的不消極、退後,而且能够互相取長補短,互相服事,没有任何成見,在年輕與年老的弟兄姊妹之間搭起一座友誼的橋梁,因着神的愛讓你們彼此更理解。年輕的弟兄姊妹不小看年老的弟兄姊妹,年老的弟兄姊妹也不自是,這不是和諧的配搭嗎?如果你們都有這個心志,神的旨意必成就在你們這一代人身上。《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關乎各盡功用》你們得達到為了神的工作,為了教會的利益,為了把弟兄姊妹都帶起來,有和諧的配搭,你配搭我的,我配搭你的,互相補足,達到更好的作工果效,以此來體貼神的心意,這才是真實的配搭,這才是真正有進入的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神的心意是希望年老的人不自是,不持守老舊的東西,年輕的不張狂,能共同努力、和諧配搭,把本分盡好。我雖然盡這個本分年頭多,但是在録歌的技術上一直没有什麽長進,李明對研究新技術感興趣,而且已經有了些成果,他所具備的都是我没有的,這對盡本分有益處,我就得放下自己向他學習新技術,共同配搭把本分盡好。之後,我就跟李明一起學習鑽研新技術。在神的帶領下,我倆在學習技術時思路越來越清晰,一些之前攻不破的難題很快就得到了解决。

通過跟李明配搭盡本分使我深深地體嘗到,為名利地位活着對人的苦害太大了,使我活在黑暗中不能自拔、痛苦難言,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了,地位心太重,太狂妄。同時我也體嘗到神的性情公義聖潔不容人觸犯,正如神的話説:「我是向聖潔之國顯現,向污穢之地隱藏,……《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九篇》當我活在争名奪利的敗壞性情中時,神厭憎我,向我隱藏,我就活在了黑暗之中,心靈裏倍受痛苦煎熬;當我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願意放下臉面地位與李明配搭時,我又看到了聖靈的作工帶領。神的話使我得着了釋放和自由,我從心裏感受到實行真理憑神的話活着真好!這些認識和收穫都是神審判刑罰的話語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我真誠地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禱告後我看到了神奇妙的作為

陝西省 信心 丈夫突發疾病 命懸一線 「丈夫突發肝硬化腹水,嘔吐不止,命懸一線。無助中,是神的話語一次次開啟帶領我,使我有信心經歷這樣的環境...」我邊回想著神在我身上作工的一幕幕,邊敲打著鍵盤寫下了自己的經歷認識。思念著神的愛,我由衷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想著想著,我的思緒不由得…

在賣房買房的難處中看見神的手

馬 玲 上 夜深人靜,馬玲一個人靜靜地站在窗前,回想著白天和教會帶領的一番對話。 「馬姊妹,這次被中共抓捕的弟兄姊妹中有一個姊妹在你家住過,我們怕中共警察調監控錄像查姊妹的行蹤,這樣肯定就會牽連到你,你現在盡的本分也會受影響,不知你有什麼打算?」帶領白姊妹說道。 「賣房子!中共一…

我對神的公義性情才有認識

中國湖南 艾依 2018年10月12日,負責人對我説:「你爸、你媽被清除了。」這個消息對我來説猶如晴天霹靂,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問道:「我爸媽是什麽原因被清除的?」負責人説:「是你當地教會捎信説的,具體細節還不是很清楚,只聽説是攪擾教會...」一聽攪擾教會,我突然想到幾年前聽…

全能神的刑罰審判是人類的需要

在經歷神末世作工期間,我雖知道神作的是刑罰審判、潔淨變化人的工作,但因對神刑罰審判人的作工沒有真實認識,不明白神刑罰審判人的目的與意義,也不知道神的刑罰審判要在人身上達到什麼樣的果效,以致我對神刑罰審判人的說話、作工觀念重重,對神滿了誤解埋怨,甚至還有背叛之心。然而,神並沒有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