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末後基督在中國顯​​現作工的背景簡介

中國是大紅龍盤臥之地,是有史以來抵擋神、定罪神最嚴重的地方。中國猶如一座惡魔掌控的鬼城、監獄,針插不進、水潑不進,大紅龍政權更是層層把關、戶戶設防,因此中國是神的福音最難傳播與神的作工最難開展的地方。自1949年中共執政以來,中國大陸的宗教信仰遭到全面鎮壓與取締,數百萬基督徒受到批鬥、監禁,所有教堂被徹底查封、沒收了,連家庭聚會也被禁止,誰若聚會,只要被抓住就要坐牢,甚至殺頭。那時的宗教活動幾乎銷聲匿跡了,只有少數基督徒堅持信神,但也只能默默在心裡禱告神、唱詩讚美神,求神復興教會。好不容易熬到了1981年,教會果然復興了,聖靈在中國開始大大作工,教會像雨後春筍一樣出現,信神的人越來越多。到了1983年,教會復興達到高潮之時,中共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殘酷鎮壓,有數百萬人遭受到抓捕、關押與勞教。大紅龍政權只許信神的人參加政府開辦的「三自愛國教會」,企圖徹底取締地下家庭教會,但聖靈仍然在地下教會大大作工,這是政府沒法限制的。在聖靈作工的流中,道成肉身的基督隱祕顯現,在一些家庭教會中開始作工。在1991年,教會中有位姊妹得到聖靈的感動與說話,見證了「神的名」、「神的來到」,當時大家都很激動,但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基督從此開始發聲說話,一篇一篇的說話接踵而來,所有的人都在傳閱,都感覺是聖靈的說話,肯定是來源於神的。大家激動萬分,聚會滿了享受,人人都沉浸在快樂之中。隨著基督的發表越來越多,所有的人都注重享受神話,心完全被神的話抓住了,聚會便正式開始享受聖靈現時的說話。那時人還不知道是神道成肉身,是基督顯現,只把基督的發表當作是普通的姊妹得著的聖靈的啟示,因為在基督的發表中還沒有正式見證神道成肉身,人都不明白道成肉身是怎麼回事,人只知道這些話是聖靈的啟示,所以對基督還是以姊妹相稱,把她當人對待。當基督的說話達到高峰時,神才開始見證神道成肉身,闡明了聖靈降在人身上與聖靈作工在人身上的區別,並揭示了靈實化在肉身的奧秘,這時人才知道,生活在人中間發表話語牧養供應教會的姊妹就是神的道成肉身,是基督,是神的顯現。此時人才恍然大悟,都恨自己太瞎眼、太愚昧無知,都俯伏在基督前懊悔、痛哭,肝腸寸斷,哭聲遍地。那時人的心情悲喜交加,無法形容,見到了基督只知俯伏在地,不俯伏心裡不安,俯伏在基督面前就有享受,就感覺自己真是歸回神面前了,是屬神的人了。自從基督顯現以後,發表的話語越來越多,逐步進入神作工的正軌,拉開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序幕,神的話語完全把人征服了。通過基督揭示神名的意義,全能神的名產生了,人便直接禱告全能神的名,聚會都是享受全能神的話語。因為這些話語(即《話在肉身顯現》中的全部話語)是神現時的作工,是神新時代的說話,是人現時的需要。有了神新的作工說話,聖經自然就顯得老舊了,恩典時代的各種說法、理論自然就沒人理睬了,人都被神現時的話語征服了,如同看見天開了,因神把各種奧秘都揭示出來了,使人大開眼界,看見以往恩典時代人所持守的說法多數是觀念、多數有偏差,都是誤區,多虧神的顯現,人才走上了信神的正軌。當人被神的話語征服以後,人才發現這位發表神話語的普通正常的人就是基督,就是神道成的肉身。

基督出生在北方的一個普通家庭,從小心裡就知道有神,與普通人一樣日漸長大。1989年正值聖靈在家庭教會大作工期間,基督便棄學正式走入家庭教會。當時基督心裡火熱,極其渴慕事奉神盡本分。兩年之後,基督就開始發表話語,乃是把心裡的話語用筆寫出來交與教會。後來隨著基督發表話語的見證與揭示,基督才被人認識、高舉,成為人類敬仰、愛戴的實際的神。基督不單有正常的人性,還有完全的神性,他可以隨時隨地發表真理,揭示人類的敗壞實質,說話看事滿有真理、滿有智慧,如耶穌一樣。基督所說所有的不是從書本上學來的,而是完全來源於他所具備的神性實質。基督正是從神來的,人從他的生活中看見的是他完全正常的人性,從他的作工中、從他對人類的忍耐中就能看見他的神性實質以及他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在基督身上,他跟耶穌一樣雖有人性上的軟弱,但更有順服神靈的實質,他滿有真理、滿有智慧,讓人心服口服,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名副其實!神道成肉身成為渺小的人,卑微隱藏地作工在人中間,借著發表真理征服人類、打敗仇敵,早已完全得勝,被見證、被傳揚,這是神的全能智慧,是神的榮耀。因著基督的顯現與作工,全能神教會便產生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也就開始見證神的作工,開始了基督國度福音的擴展工作。這就是神道成肉身隱祕降臨作工的背景簡介。簡單地說就是,道成肉身的基督降臨在大紅龍盤臥之地,發表了審判刑罰的話語,征服拯救了中國神的選民,也就是道成肉身的神在大紅龍的巢穴中與撒但交戰,為喚醒人類,使人聽見神的聲音、認識神的聲音從而歸回到神面前蒙神拯救付出了所有。這是千載難逢、意義極為深遠的事。此次神道成肉身作工拯救人,就是來安排人類的歸宿、結束時代的。神在中國大陸——大紅龍盤臥之地隱秘降臨作工,征服拯救敗壞至深的人類,成全一班得勝者,拉開了末世白色大寶座審判的序幕,為下一步面向世界各國各方公開顯現開闢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