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教師的選擇

2024年05月13日

中國河南 莫妏

夕陽西下,黄昏時分,一户農家小院堂屋的門開着,門把手上綁着白布條,一抹殘陽灑在還未來得及粉刷的紅磚院墻上。

一副靈柩立在堂屋中間。靈柩前,跪着一個七歲女孩、一個九歲男孩和一個三十多歲農村婦女。

「媽媽,咱家出事了,怎麽没有親戚來幫忙呢?」小女孩稚嫩的聲音打破了屋内的寂静。

「以後没有你爸了,咱們娘兒幾個得相依為命。因為你爸的病,咱家的積蓄都花光了,親戚嫌咱們窮,看不起咱。以後你們兄妹倆要争氣,不能讓人瞧不起,媽以後就盼你們倆能有出息,能混出個人樣,改變咱們的命運!」母親擦乾眼泪,眼神裏充滿堅毅,看着兩個年幼的孩子語重心長地説道。

這個七歲的小女孩就是安然。

幼年的這一幕像烙印一樣深深地刻在安然的心裏,從小安然就知道要争氣,追求出人頭地讓人高看是安然活着的目標。安然上學特别努力,她相信只有勤奮學習將來才能有出息。小學期間,安然幾乎年年都是班級的前三名。

十三歲那年,安然正在上初中,鄰居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她母親,那天安然陪媽媽一起看了神起初的創造。從那天起,安然知道原來人是神造的,天地萬物中有一位主宰者在帶領看顧着整個人類,安然心裏暖暖的,「有神真好!」

十五歲時,由于没錢上學,安然被迫輟學打工。雖然安然知道信神好,但她覺得自己還小,以後的日子還長,她不想一輩子平平庸庸、一事無成,那誰會瞧得起呢?接下來就是好好打工賺錢,找個體面風光的好工作,只要能混出名堂就能在人前活得風風光光的,就再也不會被人看不起了。安然滿腦子只想着怎麽盡快奮鬥出個人樣來,所以她只能趁業餘時間偶爾參加聚會。

十七歲那年的一天傍晚,空氣中的燥熱還未退去。「咔嚓!」「咚!」開門關門聲,一連串的動作乾脆利索,緊接着急促的脚步聲傳來,表姐回來了。

「怎麽了?有什麽急事嗎?」安然問道。

「給你説個好消息!我們學校現在正急着招聘老師,我給校領導介紹讓你過去,要是能應聘上,這個工作既風光體面,工資還高。」聽到這個消息,安然立馬就心動了。自己從小到大就盼着有一天能出人頭地混出個名堂,如今有這麽一個好機會能進入教育行業,這也算是正當的職業。她知道能進入學校工作的都是大學畢業的,最次也得是大專文憑,要不是因為表姐這層關係,自己怎麽能有機會進入學校上班呢?以後再參加考試拿到教師資格證轉成正式教師,那不就能名利雙收了嗎?到那一天再也不會有人瞧不起自己了。想到這裏,安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走出表姐家的門,安然的心裏翻騰起來:「以後進了私立學校兩星期才放假一次,肯定聚不上會了。現在神的工作即將結束,要是因着上班影響了聚會生命就受虧損了。」但這邊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出人頭地的機會,安然不想錯過。思來想去,安然還是選擇了工作,她還安慰自己,只要放假的時候多看看神話、聚聚會就行了,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吧。

暑假快結束時,安然應聘成功了,如願以償地成為了一名小學教師。安然終于找到了實現自己理想的平台,她很興奮,在這個工作上投入了十二分的精力。

初秋的校園迎來了又一届新生,校園裏打鬧聲、嘻笑聲不斷。安然緊皺眉頭,抱着一摞作業快步走在通往教學樓的路上,心裏琢磨着:「學校班與班之間競争得特别激烈,每個老師的教學成績會成為領導、主任的評論焦點,自己没有教學經驗,剛入校的時候自己教的班是年級中最差的,要想趕上其他班就得付出更多的時間精力。」安然暗立心志,一定要把教學成績提上去,要成為讓學生家長稱贊的一名優秀教師。想到這裏,安然不由得猛吸一口氣,「壓力山大呀!」

隨後,安然就像是上了弦的鐘錶,一刻都不敢放鬆。加班熬夜成了家常便飯,晚上批改作業、給差生補課,想辦法提高成績。幾個月之後,安然所教的班級從倒數第一成了正數第一第二。接踵而來的就是家長們的好評、領導的高看,這讓安然的虚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安然感覺特别揚眉吐氣,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見到村裏人也特别自豪,她認為自己再苦再累也值了。

外表光鮮的背後,無盡的辛酸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跟你説了多少遍了,换一個不忙的工作不行嗎?你看看你,這才一年半就瘦了十幾斤,成天吃藥打針,累死累活的,你還要不要命了?你信神總是聚不上會怎麽行啊?這樣下去還能明白真理蒙拯救嗎?」媽媽坐在床邊滿眼心疼地數落着安然。

「媽,我也知道這個工作太忙没時間聚會,可是……」還没有説兩句話,安然嗓子就疼了起來。

媽媽轉身遞給了安然一杯水。媽媽離開之後,安然回顧這一年多來,同事之間的明争暗鬥、頻繁的熬夜、工作壓力大導致安然常常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了還常常做噩夢,身體免疫力變得特别差,幾乎每天都在吃藥。每天繁重的工作量讓安然根本没有時間和精力來到神面前,安然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台不停運轉的機器,除了工作似乎什麽都不知道了。她有時候也想:「要不换個工作?這樣下去實在太耽誤生命長進了。可是一旦辭職,自己從小出人頭地的願望不就徹底破滅了嗎?以後還能遇到這麽好的機會嗎?」想想親戚朋友對她高看的眼神、學生家長和校領導對她稱贊的話,這都是安然夢寐以求的,「俗話説『不蒸饅頭争口氣』,人活着不就得争口氣讓人高看嗎?要是一輩子窩窩囊囊的,那活着還有啥意思啊?」安然起身回到桌子旁邊,拿起筆繼續寫教案。她已經想好了,這份工作不能撇,只要放假期間好好吃喝神的話、多參加聚會也是一樣的。

2011年春節,安然在屋子裏幫媽媽打掃衛生,突然她的右胳膊抬不起來了,頭也不敢低,一低頭聽見「咔咔」的響聲,安然害怕得不知所措。

「你這是肩周炎、頸椎病,屬于職業病,如果不趕緊調理以後會發展成不治之症。你的身體素質還特别差,需要趕緊調理!」醫療室裏醫生嚴肅地對安然囑咐道。

聽了醫生的話,安然特别害怕,「我才十九歲啊,人生才剛剛開始,還有很多夢想没有完成,肩周炎、頸椎病要是發展嚴重了以後的日子可怎麽過呀?還能正常上班工作嗎?」一想到自己出人頭地的夢想要破滅了,安然就特别不甘心,不由得埋怨:「自己的命怎麽這麽苦啊?為什麽就不能實現自己的願望呢?難道自己注定一輩子就是被人瞧不起的命嗎?」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天灰蒙蒙的,似乎要下雪,寒風呼呼地颳着,颳得人透心凉,像是掉進了冰窖裏。

安然蜷縮在床上,滿臉沮喪,感覺自己好像没有出頭之日了一樣,幹什麽都没勁。痛苦中,她只好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突然得了這麽嚴重的病,我心裏害怕,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麽走了。這一年多我一直都在上班,没有好好聚會,我知道這不合你的心意,但是要放下工作我還捨不得。我感覺自己命苦,我不知道為什麽會臨到這一切,願你開啓我,讓我能從痛苦中走出來。」

正好放寒假,安然除了聚會就在家看神的話。安然比較喜歡看福音電影、視頻。當看到恩典時代很多傳教士不遠萬里漂洋過海來到中國傳福音,他們撇下家庭、婚姻,遭受各種迫害依然奔走在傳福音的路上,甘心情願地為主花費,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安然心裏很受激勵。她心想:「他們信主耶穌還那麽有勁,自己今天接受的是神的第三步工作,迎接到了主耶穌的重歸,比他們聽的神話語多、明白的真理奥秘也多,自己享受了這麽多神話語的澆灌供應更應傳福音見證神啊!」安然想到身邊也有很多弟兄姊妹放下婚姻、工作在教會裏積極盡本分還報神的愛,而自己信神也幾年了,除了享受神的恩典之外,不但没有盡本分,連聚會都守不住,自己還是個信神的人嗎?安然又想起當初跟自己一起聚會的姊妹們現在都在教會中盡上本分了,而自己一直在追求錢財名利,安然問自己:我怎麽就停不下追求錢財名利的脚步呢?

一天,安然看到神的話説:「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没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没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着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總之,無論神怎麽作工都是為了人類,正如神所造的天地萬物也都是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陽、星辰都是為了人,造動物、植物是為了人,造春、夏、秋、冬是為了人,等等這些都是為了人的生存。所以,無論神怎麽刑罰人、審判人都是為了拯救人,即使剥奪人的肉體盼望,仍是為了潔净人,而潔净人則是為了人的生存。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麽能自己掌握自己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安然明白了,人的命都在神的手裏,不是自己想怎樣就怎樣的,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一生該經歷什麽事不是自己能掌握主宰的。自己總想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還覺得自己得病了不能繼續幹這份工作不能出人頭地了就是命苦,這不是對神的埋怨嗎?想想這一年多自己為了上班工作跟神的關係越來越遠,如果不是病痛臨到,自己還在一門心思地上班挣錢,根本就没有時間和精力來到神的面前。現在雖然肉體受了痛苦,但是她能安静下來,能有時間吃喝神的話了,這是好事。安然願意順服下來尋求神的心意。

寒冬的太陽一出來,格外招人喜歡。陽光灑在小院的每一個角落裏,灑在人身上暖暖的。

安然坐在院子裏,靠在椅子上,手裏捧着神的話小聲讀道:「現在正是我靈大作工的時候,也是我在外邦動工的時候,更是我將受造之物都歸類的時候,將這些受造之物都劃分類别,使我的作工能更快,使我的作工更能達到果效。所以,我要求你們的仍是當為我的所有作工獻上你的全人,更當將我在你身上的所有作工都認清、看準,為我的作工達到更好的果效而花費你的所有精力,這是你當明白的。不要再你争我奪,不要再自己尋求後路,不要再為你的肉體尋求安逸,免得耽誤我的工作,也耽誤你美好的前途,這樣做只能斷送你自己,却并不能將你自己保護起來,你不是愚昧了嗎?你今天所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那保護你自身的,這些你應明知,免得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誤入迷霧之中再也找不着日頭,當迷霧消失的時候,你便在大日的審判中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揣摩着神的話,安然漸漸明白了,從小到大她一直追求出人頭地,想用自己的雙手改變自己的命運,總覺得人活在世上就得混出個名堂讓人高看,要不然一輩子不起眼,做個下等人那活着還有什麽意思啊?為了能出人頭地、臉面風光,安然就拼命地幹活賺錢。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雖然知道神這一步作的是潔净變化人的工作,是收尾的工作,這步工作千載難逢,一旦錯過就再也没有機會了,但還是為了追求錢財名利遠離神,把實現自己的理想願望、追求出人頭地當成活着的價值。為此她拼命地工作,在名利錢財的漩渦中苦苦挣扎,結果把自己折騰得病痛纏身、痛苦不堪,最重要的是自己為了能出人頭地、為了這個所謂的好前途遠離神、背叛神,把聚會得真理的機會給耽誤了,這不就是神話説的「你今天所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嗎?追求金錢名利哪是有好前途啊,分明就是在坑害自己斷送自己啊!安然意識到今天這個疾病雖然讓她受了點痛苦,但也攔阻了自己追求名利的脚步,外表看是這個病讓她夢想破滅了,但無形中保守了她。藉着病痛,安然能來到神面前反思自己所走的道路,好好思考自己的人生,到底是追求真理生命重要還是名利重要。那一刻,安然有些醒悟了,想到聖經上的話説:「我見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風。」(傳道書1:14)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麽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麽换生命呢?(馬太福音16:26)名利錢財雖然能讓人有一時的享受,能使人風光露臉,得到人的高看,但却失去了得真理蒙拯救的機會,等于把命搭進去了,這又有什麽意義呢?

安然繼續讀神的話:「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没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苏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凉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轉,等待着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裏走出來的,不知什麽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麽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麽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裏等待着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個没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着人的心,為着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全能者的嘆息》看到神聲聲呼唤人的話,安然的心裏很受觸動,泪水模糊了她的雙眼。她心裏感慨:原來神一直在等待着自己的回轉,神從來没有放弃過對人的拯救。安然想到自己很早就聽到了神的聲音,也看了不少神的話語,知道神末世道成肉身親自拯救人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是自己的心太剛硬麻木,把自己的心思、精力、時間都用在了上班挣錢上,用在了追求讓人高看、做人上人上。如果自己奔着這條路一直走下去,到最後只能把自己折騰得精疲力盡,徹底成為名利地位的犧牲品,不但不能給自己好的前途,還會把自己斷送。那一刻,安然心裏很受觸動,泪水模糊了她的雙眼。神給她的都是愛和拯救,而自己還給神的都是拒絶、逃避、抵擋,她覺得虧欠神,她默默告訴自己,以後一定好好吃喝神話、好好聚會,不能再這樣消沉墮落下去了。

她又聽到神話語朗誦:「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不敬拜神,活在污穢的肉體之中,不就成了衣冠禽獸了嗎?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裏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像彼得一樣。人在世界當中穿着魔鬼服,吃着魔鬼給你的飯食,在魔鬼的膝下幹活、效勞,被它糟蹋得污穢滿身,人生的意義你没摸着,真道也没得着,這樣活一生有什麽意義?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實行 二》聽着神的話,安然找到了正確的人生目標,心裏特别輕鬆釋放。回想自己這些年都是為名利活着,為了達到出人頭地的願望把自己折騰得苦不堪言,心裏滿了壓力、痛苦、辛酸,最後還得跟撒但一同滅亡,這都是自己憑錯誤的人生觀活着導致的。現在安然明白了,名利、地位、金錢這些都是虚空的東西,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把自己的一生交給神,為了追求真理、認識神活着,這樣的人生才是最有意義的。要是能在神作工期間好好追求真理脱去敗壞性情,最後就能成為蒙神稱許的人,即使一生没有人的高看,但是能被神稱許,這就是最高的榮耀。安然想到那麽多的弟兄姊妹,有的是大學生,有的家裏做着生意,但是人家就能放弃自己的名利來盡本分,而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老師,有什麽放不下的呢?安然合上神話語書,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啊,我太悖逆了,一直活在錢財名利中不願意來到你的面前,今天我醒悟了,知道自己為了名利錢財搭上性命太不值了。神啊,感謝你一直没有放弃對我的拯救,一直等待我的回轉,我願意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注重吃喝神話,多聚會、盡本分,不願意再被撒但愚弄苦害了。」禱告後,安然心裏感到很踏實。之後的日子,安然堅持每天吃喝神話、多聚會。

過完春節没多久,一個不常聯繫的同學突然給安然打電話,介紹市裏托教部的工作,每天只在吃飯時間上班輔導學生。雖然這份工作比之前收入低一些,也没有人的高看贊賞,但安然能有更多的時間吃喝神的話、盡本分,安然心裏挺高興的。

又是一個星期天的上午,安然走在回家的路上,路邊的行人來去匆匆,安然却放慢了脚步,腦海裏回想昨天表姐打電話讓她還回學校上班,親戚們也都勸她,安然琢磨:自己的病也好了,現在還年輕,何不再奮鬥一次呢?如果回到學校,人的高看仰望都會隨之而來。

一陣風吹過來,安然想起以往在學校的那段辛酸的日子,她好不容易才拔出雙脚,能正常聚會吃喝神的話了,能盡本分了,要是還回學校上班不是自找苦吃嗎?

想到這裏,安然掏出手機給表姐發信息,婉言拒絶了。

「嘀——」隨着一聲鳴笛聲,一輛汽車停在了安然面前。安然拉着行李箱踏上了盡本分的路。

坐在車窗邊,安然回憶着自己一路走來,從一個深陷錢財名利無法自拔的人成為神家盡本分中的一員的確是神的步步帶領,這其中包含了神太多的愛與拯救,要不是神話語的開啓帶領,自己還會陷入追求名利地位的漩渦中無法自拔。安然心裏默默地感謝神,只願珍惜現在的寶貴光陰,好好追求真理,盡好本分安慰神的心。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生死攸關 誰是我的依靠(有聲讀物)

廣東省 夢麗 小的時候老師就教導我們説「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靠自己的雙手締造美麗的家園」,只要我們肯吃苦付代價,努力拼搏,就能挣到很多錢來改變自己的命運。長大後,又聽世人常説「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没有錢是萬萬不能的」「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就能改變一切」。從此我對這些話深信不疑,…

錢奴的蜕變:神帶領我走出被金錢捆綁的日子

小 成「你得了腰椎間盤突出,還嚴重貧血,一定要多休息,不能再過度勞累了,不然腰永遠都直不起來,還會終生癱痪。」聽了醫生的話,我感到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心裏特别難受,想到以後會面臨癱痪,更感到有些害怕。醫生給我做了治療後,我便踉踉蹌蹌地離開了醫院。到家後,我無力地躺在床上,看着墻上挂…

錢奴——馬大姐的覺醒

馬 倩「姨,你以前可是有病都在幹活,那是拼了命地挣錢。没想到你現在不但把錢財看淡了,人也變得樂觀、開朗了,身體還健康了!」外甥看着精神焕發的馬大姐,驚訝地説。馬大姐笑着對外甥説:「錢財如糞土,以前要死的時候,抱着錢去醫院也换不回我的命啊!我現在算是明白了,人這一輩子有多少錢也不重…

基督徒心聲——我不再做金錢奴了

平 静在人生的大舞台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夢想,并且也都在堅持不懈地為之奮鬥、努力...不知不覺中,為實現自己的夢想,我們的良心理性漸漸被摧殘、泯滅,我們迷失了方向,辨不清黑白美醜...我們被迫無奈地接受着變了樣的自己,甚至後悔自己所走過的路,心靈深處雖留戀起初的天真無邪,却又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