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好人的覺醒

2020年07月15日

中國山東 郝正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落後的小山村,家鄉封建陋俗嚴重,人際關係特别複雜。從小父母就教我怎樣做一個「聰明人」,怎樣説話能讓人誇贊,成為人眼中的好人。在父母的言傳身教下,我把「逢人只説三分話,話到嘴邊留三分」「看透不説透,還是好朋友」「順情説好話,耿直討人嫌」等等這些撒但哲學當成為人處世的至理名言。我與哥哥、姐姐相處也總是察言觀色,盡量多説一些好聽、恭維的話讓他們高興。他們做錯了事,父母問我是誰幹的,我都會説「不知道」,所以我與哥哥、姐姐相處得相當「融洽」,他們都比較喜歡我,母親也經常誇我是個好孩子。踏入社會後,不管與親戚朋友相處,還是與外面形形色色的人交往,我都特别注重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凡事總想讓人説個好。與人相處時,我都是小心翼翼地維護與人之間的關係,從不與人争執,即使别人得罪我,我也能「包容」,與他們「和睦」相處,因此我也成了親戚朋友眼中出了名的好人,但我内心却總有種難以名狀的壓抑、痛苦。為了不得罪人,我不管與誰相處都謹小慎微、察顔觀色,對任何人都得防備着,從來不敢與人敞開心説心裏話,戴着一副假面具委曲求全,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我感覺活得很苦、很累,常常想:這苦何時受到頭啊?我該怎樣才能輕鬆地活着呢?直到信全能神後,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才看清自己憑撒但處世哲學活着根本不是什麽好人,而是地道的詭詐人、黑心人。

信神後不久,我跟李弟兄配搭盡本分。當時我們相處得挺好,李弟兄經常在生活上幫助我。可在盡本分時,我發現他做事不按真理原則,總憑己意,有幾次我都想給他提出來,可怎麽也説不出口,心想:我要是説他,他肯定會説我没良心,對我這麽好,我還總給他提意見,跟他過不去……有一次,李弟兄憑己意選用了一個姊妹負責一項工作,結果這個姊妹根本勝任不了,嚴重耽誤了工作進度。事後,我本想把弟兄身上的問題點出來,但心想「打人不打臉,駡人不揭短」,我如果指出他的不是,傷了他的面子,影響我們之間的相處,以後就没法在一起盡本分了,再説他也知道自己錯了,以後興許就改了。所以我只是輕描淡寫地提醒他,以後選用人得和同工商量,但并没有解剖這樣憑己意做事的性質、後果。後來,李弟兄因總是不按原則盡本分,給教會工作帶來了虧損,他也失去聖靈作工,盡不了本分被撤换。臨到這事,我没有更多地反省自己。直到一次我有事去李弟兄家,他家姊妹對我説:「我家弟兄能到今天這個地步與你有關,當時你如果憑愛心多提醒幫助他,他可能就不會被撤换本分了,你就是個不實行真理的老好人!」聽着姊妹的指責,我的心像針扎一般痛苦、難受,更感到羞愧難當,真想一頭鑽進地縫裏。

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全能神啊,今天臨到姊妹這樣的指責,這有你的許可,但我被撒但敗壞太深,靈裏麻木,對自己没有真實認識,求你開啓引導我能認識自己,我願真實悔改。」禱告後,我的心漸漸安静下來,開始回顧與弟兄配搭時的一樁樁、一幕幕,才看到我與李弟兄配搭盡本分期間盡憑撒但處世哲學活着,明明發現李弟兄盡本分明顯違背真理原則,我也不制止,不提醒幫助他,生怕得罪他,彼此傷了和氣,以後不好配搭。李弟兄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的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有些懊悔,想尋找問題的根源。之後,我看到兩段神的話説:「人性好得有一個標準,不是走中庸之道,不堅持原則,誰也不得罪,四面討好,八面見光,讓各種人都感覺好,不是這個標準。那是什麽標準?對神、對人、對事,他都有一顆真心,能負責任,大家有目共睹,心裏都清楚,另外,神鑒察人心,神知道每一個人。有的人總標榜自己人性好,從來不做壞事,也不偷别人的東西,也不貪圖别人的東西,甚至在臨到利益糾紛時能讓别人占便宜,寧可自己吃虧,從來不説别人壞話,人都感覺他是好人,但是在神家盡本分他却藏奸耍滑,總為自己圖謀,没有一件事能考慮到神家的利益,没有一件事是急神所急、想神所想,没有一件事是為了自己的本分能够放下自己的利益,他從來不捨弃自己的利益,甚至看見惡人作惡也不揭露,一點原則没有,這就不是好的人性。不在乎他怎麽説,得看他的活出,看他的流露,看他盡本分的時候他的態度是什麽,他裏面的情形是什麽,他喜愛什麽。如果他喜愛自己的名利超過自己對神的忠心,喜愛自己的名利超過神的利益,喜愛自己的名利超過對神的體貼,這就不是有人性的人。他的表現人能看得見,神也能看得見,所以説這樣的人很難得着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要想和神建立正常的關係,必須達到心歸向神,在此基礎上,你與人也有正常關係了。若你與神没有正常關係,不管你怎麽維護與人的關係,你再努力,再用勁,也是屬于人的處世哲學,你是以人的觀點、人的哲學來維護你在人中間的地位,讓人都誇你,而不是根據神話來建立與人的正常關係。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願意把心交給神,學會順服神,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這樣,你與人的關係不是建立在肉體之上,而是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上,幾乎没有肉體來往,但是在靈裏有交通,彼此地相愛,彼此地安慰,彼此地供應,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心滿足神的基礎上做的,不是靠着人的處世哲學來維護,而是靠着對神的負擔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不需要你人為的努力,而依神話原則實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真正的好人不是外表有多少好行為,與人相處得有多好,贏得了多少人的贊成,而是心向着神,對神有忠心,能實行真理維護神家利益,與人相處能堅持真理原則,對人有生命靈裏的幫助、扶持,而不是以撒但的處世哲學來維護與人的關係。而我呢,臨到事不實行真理,更不維護神家工作,而是奉行撒但的哲學法則,總注重維護與人的關係,説話做事總想讓人説個好,博得人的誇奬、高看,真是太自私卑鄙。想想我如果真有點愛心,當看到李弟兄憑己意盡本分時,我就應該及時幫助他,與他交通神的話,指出他盡本分中的問題,讓他能認識到憑己意作工的危害、後果,趕緊勒馬回頭,這是對人真正的愛與幫助,也是在維護神家工作。我不按着神的話實行,而是憑着「看透不説透,還是好朋友」的撒但處世哲學和李弟兄相處,小心翼翼地維護着自己的臉面地位,與他保持一團和氣,眼看着他失去聖靈作工、教會工作受虧損,也不願意放下自己的臉面實行真理,盡到自己的責任,我的本性太自私、太詭詐了,哪有一點人性啊!實在令神厭憎、恨惡。這時我才認識到,我一直追求的「好人」正是神所厭憎的老好人,是詭詐人,也認識到與人相處如果不按神的話實行,總憑撒但的處世哲學來維護與人的關係,實質上就是坑害人、斷送人,是抵擋神、背叛神啊。感謝神!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我對自己多年來錯謬的追求觀點有了點認識,但因我對自己老好人的本性實質還没有真實地看透、恨惡,不久,我又老病重犯了。

我們鄰村張姊妹的丈夫是個地痞,一直攔阻姊妹信神,姊妹出去聚會,他就報復其他弟兄姊妹。因着張姊妹丈夫的攪擾,整個教會不得安寧,教會帶領就讓張姊妹暫時自己在家靈修、讀神的話。一段時間後,張姊妹因聚不上會受熬煉,忍不住跑到我們村的王姊妹家想和她一起聚會,王姊妹不知如何是好,便找我商量。面對此事,我心裏很清楚張姊妹應該在家靈修維護環境,免得給弟兄姊妹帶來危險,給教會帶來麻煩。但我轉念又想:我又不是教會帶領,萬一安排不妥當,弟兄姊妹會怎麽説我?再説,要是被張姊妹知道是我不讓她聚會的,她還不得對我有看法呀?想到這兒,我便委婉地推辭道:「教會的事應該找教會帶領,你去找他們吧。」但王姊妹因没找到教會帶領,就把張姊妹留下一起聚會了。第二天晚上,我正在家聽神話語詩歌,突然聽見一陣「哐、哐、哐」急促而猛烈的砸門聲,兒子剛一開門,就闖進來三四個手持木棍的彪形大漢,緊接着又從平房頂上跳下來四五個,他們闖進屋不由分説就將我按倒在床一頓暴打。我很害怕,一個勁兒在心裏禱告神。正在我被打得疼痛難忍的時候,突然床板斷了,我掉在了床下,歹徒們見狀便急忙逃走了。我以為經過這頓暴打肯定得斷胳膊斷腿,但發現只是受了點皮肉傷,并未傷到筋骨。當時麻木的我只知感謝神的奇妙保守,却不知道反省自己,還納悶為什麽突然臨到這事。過了一天,我才得知張姊妹的丈夫發現她出來聚會,以為是我安排的,就找地痞來打我。這時我才醒悟、懊悔:如果我當時能堅持原則維護教會工作,就不至于發生這樣的事了。唉,地痞突然上門毆打我,都是因我自私卑鄙不實行真理做老好人造成的,是我咎由自取!

隨後,我來到神面前尋求:為什麽我總是身不由己地維護自己的利益做老好人,明知真理却實行不出來呢?我看到神的話説:「撒但敗壞人是藉着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裏面,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着各國什麽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毁滅。……人的生活、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裏面,幾乎没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行事手段,人的座右銘,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裏、血液裏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那些當官的、掌權的、有成就的人都有他的成功之道和秘訣,那個秘訣不正代表他的本性嗎?他們能在世界上做大事,背後的陰謀詭計誰也看不漏,證明他們的本性太陰險惡毒。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裏都流着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見人的本性都是敗壞的、邪惡的、反動的,都被撒但的哲學充滿了,浸透了,完全是背叛神的本性,所以就能抵擋神、與神為敵。」(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揣摩着神的話,我找到了問題的根源,我總是維護自己的利益實行不出真理,是因我被撒但迷惑敗壞憑撒但處世哲學活着導致的。回想我從小接受「逢人只説三分話,話到嘴邊留三分」「看透不説透,還是好朋友」等這些哲學法則,把它們當成真理,當成了我為人處世的原則,我把做一個讓人稱贊的老好人當成自己的追求目標,處處維護自己的形象、地位,整天想的都是如何不得罪人,如何能讓人誇奬、高看。我憑撒但的處世哲學活着,雖然得到了人的一時好評,虚榮心得到了暫時的滿足,却如同戴上了無形的枷鎖被牢牢地捆綁着,心裏感覺特别的痛苦、壓抑!這麽多年,我憑這些撒但哲學活着,變得善惡不分、愛憎不明、没有正義感,只顧維護自己名利而不實行真理,不維護神家工作,越來越自私卑鄙、圓滑詭詐、陰險狡詐,没有一點人的樣式。就像這次,我明知張姊妹出來聚會,她的惡人丈夫會攪擾給教會帶來麻煩,我還不實行真理,寧可損害神家利益也要維護自己的臉面,寧可得罪神也不願得罪人。如今我才看清,撒但的哲學法則都是反面事物,是撒但敗壞人、捆綁人、苦害人的東西,完全是與神、與神話真理相敵對的,憑這些東西活着根本不是聰明人,而是最愚蠢的人,不是好人,而是没有人性的詭詐人、黑心人,是屬撒但的人,不追求變化絶對不能蒙神拯救!這時我才明白,我臨到這樣的環境有神的許可,是神對我的一個提醒,讓我能回到神面前反省自己,認識做老好人的實質與後果,能向神真實悔改,這是神對我及時的拯救。

此後,我開始注重操練做誠實人,看到弟兄姊妹的問題,能不憑撒但的處世哲學維護與人的關係,而是及時提點、幫助弟兄姊妹,看到教會利益受虧損的時候也能有意識地實行真理去維護。一次,我得知我們教會的林姊妹調到其他教會盡本分,并被選為執事。我知道她挺詭詐的,之前盡本分一貫藏奸耍滑,説一套做一套。我心想這樣的詭詐人不適合做教會執事,我應該維護教會工作,寫信給那處教會的帶領反映一下情况。可當我提起筆時又猶豫了:那處教會不是我負責的範圍,那個教會帶領會不會説我手伸太長多管閑事呢?這時,我想到神的話:「都説貼着神的負擔,維護教會的見證,誰貼上了?問一問自己,你是貼着神的負擔的人嗎?為神你能實行公義嗎?你能站起來為我説話嗎?你能堅信不移地實行真理嗎?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為争戰嗎?為我的真理你能不憑情感揭露撒但嗎?你能讓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滿足嗎?關鍵時刻你心擺上了嗎?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三篇》)神的話使我明白了,我不應顧慮别人怎麽看我,我要以教會利益為重,維護神家工作。于是,我寫信反映了情况,心裏感覺特别踏實。幾天後,我收到那處教會帶領的回信,説他們通過了解發現林姊妹確實屬于詭詐人,已調整了她的本分。看到這樣的結果,我的眼睛濕潤了,我深知自己能實行一點真理,能有這一點變化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感謝神的拯救!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神帶領我衝出地位的埋伏圈

讀了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了人信神選擇走什麼樣的道路很重要,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總追求個人利益、盼望,為名利地位、前途歸宿圖謀,不追求進入真理,信到最後生命性情沒有變化,對神沒有一點愛,最終還是屬撒但的,還得被顯明淘汰。神喜歡人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在神給擺設的人事物中會學功課,能實行進入神的話,達到對神有認識,生命性情有變化,這樣信神才合神的心意,這才是走上了蒙拯救的正道。

他心中的仇恨不再蔓延(有聲讀物)

一個人能恨人,這是正常人性裡有的東西,但是有恨就能做事、報復,達到自己的目的、意圖,這就挺可怕。有的人光恨,恨恨就算了,過一段時間跟他合不來就遠離他,躲著他,但是不影響自己的本分,不影響正常人際關係,不做什麼事,因為心裡有神。他有恨這個思想、這個惡念,但是不做事。因為懼怕神,不願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有敬畏神的心,一句過格的話都不說,心裡跟他合不來,對他有想法,有點看法,但是從來不做事,不在這事上得罪神。

當心!別做當代法利賽人

經歷了神的刑罰審判,我認識到了我走的是假冒為善法利賽人的道路,也認識到走法利賽人道路的實質與危險後果,找到了避免走法利賽人道路的路途,也使我看到了神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和神性情的活靈活現。得著這些收穫我真的很感謝神,只願神帶領我更多地經歷神的審判,逐步明白真理,完全棄絕法利賽人的道路,成為合神心意的人榮耀、安慰神的心!

明白「因信稱義」的真意 我找到了進天國的路(上)

每當看到羅馬書、加拉太書、以弗所書中保羅所講的因信稱義的道:信而受洗,必然得救,我們信主心裡相信口裡承認就已經因信稱義,永遠得救了,主再來我們肯定能被提進天國,我心裡就特別高興,覺得自己不必為進天國犯愁。可又想起主說過的天國是靠人努力才能進去的話,心裡就感覺不踏實,進天國真的因信稱義這麼簡單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