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經歷審判的轉變(有聲讀物)

114

聰 明

我出生在一個教師家庭,從小就受父母的言傳身教,把「出人頭地,做人上人」作為人生追求的目標。在上學期間呢,我就想爭當第一名,為此我刻苦學習,終於如願以償考上了大學,我更是滿懷信心,相信靠著我的奮鬥完全能實現自己的遠大理想。參加工作後,我兢兢業業,妄圖在官場爭得個一席之地,但因著各方面條件不成熟,最後我的仕途夢破滅了,這對我來說是一次很大的打擊,我感到前途暗淡,沒有了生活的動力。信神不久後,我被選為教會帶領,我感到很高興,沒想到信神卻得到了我夢寐以求的地位,我可得好好盡本分呀,說不定以後還能被提拔做更大的帶領呢。為了讓弟兄姊妹贊成、高看,教會的一切事我都想擔著,跑教會、忙事務,吃再多的苦我也高興樂意。幾年後,我在教會盡上了令人羨慕的本分,更是覺得自己大有前途,當弟兄姊妹都向我投來羨慕的目光時,我常常心裡喜不自禁,慶幸自己終於找到了滿意的位置,覺得這樣活著才有價值、有人樣。正當我沿著錯誤的道路一直走下去時,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轉變了我錯誤的追求觀點,使我懂得了該如何做人才合神心意。

逆境中成長

在教會中,我和張弟兄一起配搭盡本分,一段時間後我對本分比較熟悉了,工作中就經常是我說了算,多數時候張弟兄也都順從我的觀點。時間長了,我憑著積累的一些經驗,無形中就覺得自己比別人強,有幾次當修改意見有分歧時,經過別人的印證還是我的建議合適,我更覺得自己還是有實力的,所以在與弟兄姊妹配搭盡本分的過程中,我就總想以自己為首,凡事都想讓別人聽我的。但事與願違,幾次選組長都沒有我的份,為此我心裡很不平衡,心想:「怎麼就沒人選我當組長呢,我哪裡比他們差呀?」為了進一步樹立、突顯自己,在盡本分時我總是提出很多建議,以顯得自己能比別人發現的問題多,有高見。當大家一起針對提出的問題去解決時,結果發現我提的許多問題都不是什麼問題。之後,弟兄姊妹們多次提醒我盡本分得按原則,一些不是問題的問題就沒有必要花費太多的時間,但我絲毫聽不進去,覺得要是不提問題就顯不出自己有高見,結果因我提的問題很多,大家在一起去做浪費了很多時間,熬夜不說,還耽誤了工作的進度。因我總爭名奪利,顯露自己,不能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盡本分,耽誤了的工作,後來教會安排我暫停本分反省自己。面對這個結果我真是難以接受,本想著藉著盡本分能一路風光,最終達到出人頭地,人人羨慕,沒想到現在連盡本分的資格都沒了,這讓別人怎麼看呢?以前信神我總有使不完的勁,如今我在弟兄姊妹中間頭都抬不起來,心就像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樣,消極得超了負荷,覺得自己活著沒有一點樂趣,前方一片迷茫。就在我消極頹廢、不知該如何走以後的路時,我想起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藉著神話語的揭示審判,我看到自己信神的觀點滿了摻雜。回想這一階段我盡本分的流露,與人配搭總想出頭,總想提出更高明的建議,讓人按著自己的意思來,為了爭當組長我盡本分一意孤行,絲毫不按原則,與人沒有和諧配搭,弟兄姊妹的提醒我不當回事,還打岔攪擾,導致教會的工作受了虧損,我的所做所行讓弟兄姊妹反感,更讓神厭憎,撤換我給我調整本分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對付的就是我的地位之心,是給我在錯誤的道路上的一個急剎車,讓我及時反省自己。於是我跟神禱告,不願再憑著錯誤的追求觀點活著,只願好好地在這個環境裡反省認識自己,學到功課。但是「出人頭地,做人上人」的撒但毒素已深深扎根在我裡面,不是簡單認識一下就能脫去的,必須得藉著神多次擺設的環境對付顯明、刑罰審判才能變化。

一個月後,我接到去另一處教會盡本分的通知,我激動無比,心想:我又可以盡本分了,這次盡本分我一定得用心盡、好好追求,來彌補以往對神的虧欠。到了教會後,弟兄姊妹都忙於各自的本分,沒有時間清理場地、打掃衛生,教會安排我和幾個弟兄姊妹負責打掃衛生。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心想:「怎麼會安排我打掃衛生呢,是不是搞錯了?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個大學生呢,讓我去打掃衛生,這不是大材小用嗎?再說了,打掃衛生一般都是年紀大,沒什麼技術的下層人幹的活兒,就像在社會上掃大街的,沒人瞧得起。唉……盡這本分也太丟人現眼了,是不是他們看我老實、好說話才安排我搞衛生的?這要是讓認識我的弟兄姊妹看見我打掃衛生會怎麼看我呢?我的臉該往哪兒放呀?我的家人如果知道了會怎麼想呢?這樣能有什麼出息,活著有什麼意義呢?與其在這裡打掃衛生,還不如回家呢,說不定在家鄉的教會還能盡個重要本分呢……」我越想越煩躁,好像無頭的蒼蠅不知道何去何從,心裡空蕩蕩的,覺得自己一無所有,本想著自己在教會有一天能出人頭地,沒想到如今落得如此地步,以後我還怎麼追求呢?我全身都癱軟了,心裡消極痛苦到了一個地步,感到前途暗淡無光。跟我一起住的弟兄看見我情形不好就跟我交通他的經歷,談他之前因盡本分打岔攪擾教會工作,被撤換後也因失去地位心裡痛苦,交通了是神話帶領他順服了下來,扭轉了他不對的追求觀點。弟兄這樣交通,我才意識到自己對神沒有順服,還在追求臉面、地位。

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這時聖靈開啟我想起了一段神的話:「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也不是誰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擺佈的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怎麼成全,怎麼拯救啊?先讓你知道自己有敗壞性情,先讓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實質,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裡明白了,你才能脫去。這就是給你機會了,你得學習把握,知道把握,別頂牛,也別較勁。神在你身邊安排的人、事、物你總較勁,總想擺脫,總覺得不如意,總有埋怨的心理,總有誤解,這樣你就很難進入真理。你順服下來,你尋求,多多禱告,回到靈裡,來到神面前,這樣不知不覺你裡面的情形就變化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此時我感到神的每一句話太實際,說的正是我的情形,每天臨到的人事物、環境,不管是人看為好的,還是不好的,都是神的主宰安排。而今天讓我打掃衛生,不是哪個人有意和我過不去,而是神針對我的敗壞和缺少給我擺設的,是為了讓我更清楚地認識自己,看清自己裡面錯誤的追求觀點。神這樣的顯明對我是成全,是拯救,而我對神卻沒有一點順服的成分,還認為盡這樣的本分顯得我地位低下,我的領受也太謬妄了。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不願再悖逆神,願意順服下來,盡上自己的本分。

雖然我有了一些認識,外表能順服下來了,但真正放下自己的身段去搞衛生時,還很難面對現實。當很多認識我的弟兄看到我打掃廁所時,我都不好意思面對他們,總怕被人小瞧;當我提著垃圾袋在樓道裡來回走動時,也特別注意別人對我的態度,如果對方主動和我打招呼,我心裡就好受點,覺得他還是能理解我的,看得起我,如果對方沒有和我打招呼的意思,我也把頭扭向一邊,覺得他在小看我,心裡就很難受。無形中我總被這些事佔有,盡本分時也是心不在焉。為了避免碰上熟人,我改為晚上打掃衛生,有時甚至推到第二天等沒人了我再搞衛生,有時還應付糊弄,覺得衛生一天不打掃也不要緊。此時我也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正常,不該顧及自己的臉面、地位,不該為這些東西活著,但在現實的環境、人事物面前就是勝不過去,總感覺我盡這個本分太苦了,啥時候能出頭露臉啊。

揣摩神話,禱讀

一天在靈修時,我看到神揭示的話:「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誰呀?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怎麼做是活出正常人性,不知道這些事,從來沒有踏踏實實地做一回人,這就要麻煩啊!做人如果選擇這樣的路途,總在雲裡呆著,不在地上踏踏實實地走路,總想飛,總想玄,這就要麻煩,你選擇這個人生的路不對。你要是這麼做,那你信神怎麼信也不會明白真理,怎麼信也得不著真理。跟你說實話,你不會得著真理,你起步的源頭是不對的。你得學會走路,而且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窩地走。你能走你就走,你別學著跑,你能一步一個腳窩地走,你別兩步並作一步走,得腳踏實地地做人,別學著做超人,做偉人,做高大的人。

人受撒但性情支配,裡面有一種慾望,有一種野心,這是人性裡隱藏的東西,都不想在地上呆著,總想跑到半空中去。半空中是人呆的地方嗎?那是撒但呆的地方,不是人呆的地方。神造了人是把人放在了地上,讓人吃喝拉撒一切正常,生活有規律,學習做人的常識,學習怎麼做人、怎麼生活、怎麼敬拜神,神沒給人安翅膀,沒讓人在半空中呆著。帶翅膀的那是鳥,在半空中遊蕩的那是撒但,是邪靈污鬼,那不是人!人如果總有這樣的野心,總想把自己變得脫俗超群,變得與別人不一樣,變得另類,這就要麻煩!首先你這個思想的源頭就不對。想變得脫俗超群這是什麼思想?鶴立雞群,無與倫比,完美無瑕,精美絕倫,獨樹一幟,這些詞用在人的追求裡好不好?(不好。)傑出,優秀,特殊人才,氣場強大,人格魅力,萬人迷,名人偉人,人心中的偶像,這些詞都好不好?這是不是人該追求的目標呢?(不是。)那是什麼?(是撒但的道路,追求做天使長。)所有的真理當中有沒有一句話是讓你做這樣的人呢?(沒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

神審判的話語句句敲打著我的心,從神的話裡,我看到了自己不能順服、接受這個本分活在痛苦中的根源,是因為我追求的觀點不對。我從小被父母言傳身教,受撒但毒素「出人頭地,做人上人」嚴重傳染薰陶,把追求名譽地位作為自己的人生目標。信神後也一樣,我一直把名譽、地位看得高於一切,如果盡本分能滿足我的慾望,讓我臉上有光,我就幹勁十足。在教會盡本分自己能出人頭地,人人羨慕高看時,我受什麼苦都行,覺得信神很有意義,我活著也有價值,情願把自己的後半生都奉獻給神;當讓我打掃衛生不能露臉時,我就消極怠工,甚至想背叛神。我時時考慮的是自己的臉面、地位,卻絲毫不尋求體貼神的心意,不順服神的安排,我太自私卑鄙了!神讓人在地上正常地生活,要求人順服神,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腳踏實地地做人,反而總想做超人、偉人、高大的人,按照撒但誘導人的錯誤道路而追求,完全違背了神造人的初衷,失去了做人的原則與方向,我的人生方向完全被撒但掌控,走的就是抵擋神的敵基督的道路。因著我總想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導致我輕看現在的本分,盡本分時總感到痛苦難熬,甚至還嫌地位低下想擺脫這個本分背叛神。按我所做所行本該被擱置一邊遭神咒詛,但神還給我機會盡本分,讓我反省認識自己,追求性情變化。我看到了神對我的憐憫與寬容,我不能再消極怠工,跟神對抗,不能再辜負神的愛。神話說:「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從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中我體會到了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追求名譽地位、讓人高看,這是最可恥的,是讓神厭憎、恨惡的,這是一條沉淪滅亡的道路。神的這些話是對我的警示與告誡,同時也是教導我怎麼做人才合神心意。神的話給了我實行的路途,我立定心志要腳踏實地、安分守己地做人,追求真理,忠心盡好現在的本分,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還報神的愛。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我能順服在這個環境中靜下心來盡本分,人也低調了許多,開始能默默無聞地做點實事了。

不久,神又擺設環境顯明我,讓我更深地認識了自己。一次,因為拍電影,我試鏡扮演一個角色,我感到很意外,心裡很高興,可是當一聽說讓我扮演算卦先生,我心裡是十二分的不願意。我覺得要是讓我扮演文人,戴著眼鏡,西裝革履那才風光呢,而讓我扮演這樣的下九流人物太掉價了,這就等於降低了我的身分。我知道這是神擺設功課讓我經歷呢,是對付我總想做「人上人」的野心慾望,我就在心裡默默禱告,調整自己的情形,順服下來去參加試鏡了。之後,又讓我扮演一個被救濟的窮人,住著破舊的屋子,穿著破爛衣服,體弱多病,窮困潦倒、可憐無助的樣子。我聽後很不高興,對人也產生了成見:「莫非我就適合扮演這樣的角色?我也不是非要當演員,為什麼一有這樣的角色就找我了呢?你們不了解我的背景,是在以貌取人吧!好歹我也是個大學生啊……」我感到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極大的傷害,認為這是在貶低我,心裡便產生了怨氣,根本無心演這個角色,心想:「我就不好好演,到時你們一看我不行就不會再讓我演這個角色了。」我的敗壞性情剛想發作時,一下子想起了上次的經歷,我意識到這是神在檢驗我,看我有沒有理智,能不能順服神。想起神的話:「什麼是真實的順服?如你意了,你什麼都滿意,覺得什麼都合適,讓你出頭露臉了,也挺光彩的,你說感謝神,你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總也出不了頭,總也沒人搭理,你就覺得不是滋味了。……順境一般都好順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沒光的,讓你虛榮臉面都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苦的,這些你也能順服,你就真長大了。這是不是你們應該追求的目標啊?你們如果有這個心勁、有這個目標那就有希望。」(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嚴》)神話語的開啟讓我有了實行的路,明白了作為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才是該有的理智,是正常人該有的樣式。我今天不願接受這個角色,不就是因著這個角色不合我意、讓我臉上無光嗎?看到自己還是在為臉面、地位活著,能讓自己露臉的角色就好好演,不能露臉的就不好好配合,我這不是在悖逆神、抵擋神嗎?這哪是受造之物該有的樣式啊?我信神就該追求順服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樣活著才有意義。於是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扮演這樣的角色有你的許可,也許我的長相就適合扮演這樣的角色。神啊!你給我的長相也是好的,在這裡能派上用場也是我的榮幸,是我一個受造之物當盡的本分,我的臉面不值錢,你的見證高於一切,我願意衝破臉面地位的轄制,演好這個角色。」當我順服下來時,很快就進入了角色,心也得釋放了。

经历审判的转变

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才對自己的實質有了進一步的認識。神話說:「有的人會問:『到底什麼叫人?』現在的人都不是人。不是人那是什麼呀?說動物也行,說畜生也行,說撒但也行,說魔鬼也行,總之只是披一張人皮,但稱不上人,因為不具備正常人性。說人是動物,但人有語言,有思想,有思維,能搞科學製造,只好列在高級動物裡,外邦人說他們的祖先就是猿猴,就是動物,不是人。說人是魔鬼撒但這也合適,因為人的本性屬這個東西,人流露的都是這個,發表的都是這個,所以說人是魔鬼撒但更貼切,人現在就是四不像,是不成形的人類。……現在哪有好人?沒有人的模樣怎能稱得上是人?好人更談不上了。只有人的外殼,但沒有人的實質,說人是衣冠禽獸也不過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認識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區別》)面對神揭示審判的話語我感到蒙羞慚愧,看到整個人類被撒但敗壞至深,良心理智越來越喪失,活不出正常人性,在神眼中看這樣的人根本不是人類,就是魔鬼撒但,是畜生。可是現在的我,也太不認識自己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東西,渾身上下滿了撒但的毒素,即使地位再高但我的實質不會變,身分仍是低賤的,內心所思所想都是污穢的,靈魂仍然是骯髒的,根本不配稱為人。就這樣,我還不知羞恥地追求名譽地位,把自己看得與眾不同,是正人君子,總想要名聲,讓人高看,其實質不就是與神爭奪地位嗎?雖然我外表是人的外殼,但已經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了人的模樣,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形象,沒有了正常人所具備的良心、理智,再怎麼被人高看也改變不了自己原有的實質與身分。神擺佈的環境我抵觸,連最起碼的順服都沒有,時時考慮自己的臉面,根本不顧及神的心意和要求。神給我太多的恩典和福氣,天天看顧保守我,擺設環境帶領我走正道,而我不懂得感恩、還報,不能憑良心做事,還誤解神,埋怨神,硬著頸項與神對抗,我沒有一點正常人的良心。做人起碼得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腳踏實地、默默無聞地做事,讓神信任,讓人信任,而我卻總想利用盡本分滿足自己的慾望,不做實事,更沒有人的尊嚴。正常人該有的我都沒有,不該有的我卻樣樣具備,我就是個衣冠禽獸啊!可我卻把自己看得很高尚,讓我演算卦先生和被救濟的窮人,對別人來說是很正常的事,而我卻認為有損自己的尊嚴,我不認識自己的實質就這麼荒唐,就這麼沒有理智。我本是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了人樣的人,還想裝扮自己是正面人物,純粹像妓女一樣,既想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真是不知羞恥!想到這兒,我深感自己的身分地位太低賤,這樣偽裝著做人真是太不值錢,在神的顯明中,我更加看清了自己追求的觀點太醜陋。這時我明白了名譽地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該怎麼追求真理,該怎麼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安慰神的心,這才是我追求做人的根本。後來再打掃衛生時,不管是清洗衛生間還是提垃圾袋,我不再怕被弟兄姊妹看到,也不再擔心別人會小瞧我,心裡覺得坦然、釋放了很多。清理食物垃圾時,會有一股股惡臭味,以往我覺得這是世上下層人物、清潔工幹的活兒,但現在我不再輕視這樣的本分,我知道自己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我的職責,是榮耀的事。因教會有很多設施需要完善,有的弟兄們每天都是起早貪黑、汗流浹背地在忙,我的本分相對還清閒一些,我和一起打掃衛生的弟兄商量,上午我們把活往前趕,下午儘量騰出時間和弟兄們一塊兒幹活。有時打掃衛生的人員少,我們就得把晚上的時間都用上,雖然肉體受點兒苦,但我也心甘情願擔起這個職責。一直以「知識分子」自居的我,現在能背叛自己放下身段、臉面,和弟兄姊妹一起幹以往沒幹過的活兒,雖然苦點、累點,但是能有一份熱發一份光,力所能及地盡上自己的本分,我感覺這樣活著有意義,心裡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踏實、平安。在神話語的帶領引導下,我逐漸明白了該怎麼做人,做一個什麼樣的人才蒙神稱許,只有能放下自己,不再把自己看得高人一等,能實實在在,默默無聞,勤勤懇懇地做事,凡事都能滿足神,這樣的人才是盡受造之物本分的人,才能稱得上是合格的受造之物。我今天能有這些認識和轉變,都是神的審判刑罰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是神的審判刑罰改變了我。

一晃我在這兒盡本分快一年了,經歷中自己的收穫確實很大,比以往信神多年得的都多,藉著這樣實際的經歷,我更明白神的心意了,神就是藉著這些逆人意、反人意的環境來審判熬煉我,以此來變化潔淨我,讓我在這些苦難的環境中明白真理、認識自己,體會到神拯救人的工作太實際了。可是當我看到身邊的弟兄姊妹,他們有的沒過多久就調換盡其他本分了,而我這麼長時間還沒有一點動靜,心裡就開始想:「什麼時候能給我調換本分,離開這個崗位呢?按說我在這裡已經學到不少功課了,也該『畢業』了,能給別人調本分為什麼不給我調呢?莫非我就永遠盡這個本分了?」想到這兒,我心裡就有些著急,就想找帶領問問是否給我換本分,但又覺得這樣做沒理智,我不知道該怎麼實行合適。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說:「人是受造之物,沒什麼可誇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對你們沒有別的要求。而且你會禱告說: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是啊,我是神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本沒有什麼地位,又深經撒但敗壞,今天有幸接受神的拯救,本應該像牛馬一樣任主人使用,無論盡什麼本分,地位高低、得福受禍,無論以後的結局是什麼,都有造物主的主宰,都有神的美意,我沒有資格要求神應該怎樣對待我,我該做個有理智的人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應該有自己的選擇與要求。同時我認識到,雖然信神這麼長時間,但我內心深處還是把神家的本分分成了三六九等,看到別人調換本分,我心裡也奢望能盡上風光的本分,撒但的毒素在我裡面扎根太深了。其實神擺佈安排我打掃衛生,是為了變化潔淨我,可我對神沒有真實的順服,不願意一直盡這本分,不願就這麼平庸地活著,不願意腳踏實地低調做人。神這樣的審判刑罰,讓我認識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看清了自己還不具備受造之物該有的樣式。明白真理是為了能活出真理,而我還不具備這個真理的實際,我的生活、做人、生存的根基都得改變,我得憑神的話活著,打掃衛生是我的本分,更是我的職責,是造物主交給我的託付,我得守住我的本位,為教會打造一個良好、舒適的生活與工作環境是我最好的配合。看著弟兄姊妹都在體貼神心意、為見證神而努力,我也要竭盡全力地盡好我的本分,這也是我一個受造之物該作的見證。

約伯用瓦片刮身體

看到神話說:「前面我們在一章中的記述中看到『約伯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而在二章的這個片段中讓我們看到了這個在東方人中為至大的人竟然『坐在爐灰之中,而且自己拿瓦片刮身體』,這一前一後的兩個描述是不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呢?這個對比讓我們看到了約伯的本真面目:約伯雖然身分、地位顯赫,但他從不寶愛,也不在乎他的身分與地位;他不在乎人怎麼看待他的身分,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現能否給他的身分帶來什麼負面影響;他不貪戀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分給他帶來的光環,他只在乎在耶和華神的眼中他的價值與活著的意義是什麼。約伯的本真面目就是約伯此人的實質:他不喜愛名利,不為名利活著;他真實、純樸,不虛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約伯的人性和他的追求令我好生羨慕呀,如果我有約伯的一點點活出,那我該有多麼美的人性境界啊!約伯不論他在東方人中為至大,還是在爐灰中刮瘡,他不在乎自己的身分和地位,也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他真實、純樸,不虛偽,這是約伯的閃光點。他有理智,他懂得如何做人,他不喜愛名利,不為這些沒有價值的東西活著,約伯的所是正是我該效法的。不論我盡的本分是風光露臉的還是不起眼的,只求能擺對存心,不再追求名譽地位,只為滿足神把自己的本分盡好。後來在盡本分中,當我付代價做了一些事總想讓弟兄姊妹知道、誇讚我時,又一想:這些事以前沒有做到,說明我沒有盡到責任,沒有把本分盡好,現在只是把以前沒有做到的彌補過來,如果我還想顯露自己讓人誇讚,那就太沒有自知之明了,我應該面向神,腳踏實地、盡心盡意地去盡本分。當看到公共場所放置一些東西影響教會形象時,我就找放置的人溝通,或者先幫助妥善安排一下。在神擺設的環境中,我的良心逐步在恢復,盡本分是面向神做,接受神的鑒察,手懶盡做面子活兒就有責備,手腳勤快了做好了心裡就平安踏實。感謝神將我放在這樣的環境來使我得著變化,打掃衛生的本分就是神為變化我的敗壞性情而精心擺設的。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願在往後的日子裡學做神家的一員,維護神家的利益,不是家奴,不是傭人,把教會當作自己的家,凡事考慮神家利益,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尋求真理,盡上忠心來滿足神!

感謝神!是神的審判刑罰帶領我重新做人,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的轉變!如今我真實感受到自己能在教會盡這樣的本分是神特殊的恩待、高抬。這個特別的環境正是我的需要,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中才能顯明我的敗壞性情和不對的追求觀點,才能脫去我身上的撒但毒素,這個本分是我重新做人的開端。如今我明白了人能順服神、滿足神、敬拜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再追求做高人、人上人,做真實、純樸的受造之物,滿足造物主的要求才是人生的正道啊!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是神的作工改變了我錯誤的追求,使我懂得了如何做人,我立定心志要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規規矩矩地做人,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來滿足神,這樣才有理智、有尊嚴,活著也有意義,這樣才配存活在神造的天地間。

感謝您的聆聽,願將一切的榮耀都歸於全能神

相關內容

順服的功課
迷途知返
重獲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