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卑鄙是怎麽解决的

2020年11月01日

捷克 張静

全能神説:「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什麽?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没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没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没有這樣的實際,没有這樣的活出,那無疑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麽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來的不是在為神作見證,不是在羞辱撒但、打敗撒但,而是在羞辱神,處處都是羞辱神的記號;你不是在見證神,不是在為神花費,不是在為神盡上你的責任與義務,而是為你自己。『為自己』言外之意是什麽?為撒但。所以,到最終神會説:『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兒不是善行,成惡行了,賞賜没有了,神不紀念了,這不是一場空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從神的話中我看到,我們盡本分雖然有一些撇弃花費,也能受苦付代價,但是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存心不是為了滿足神,也没有實行真理的見證,而是處處為了滿足自己,那這樣的盡本分在神那兒看就是惡行,是讓神厭憎的。想起兩年前我看到教會裏有一個姊妹打岔攪擾教會工作,我因為害怕得罪她,就不敢實行真理、堅持原則,没有及時地揭發檢舉她的所做所行,結果給福音工作帶來了虧損,我自己也留下了過犯。之後,我每次想起這件事,心裏都特别懊悔和自責。

我記得那是2018年的3月底,陳姊妹剛到我們組做負責人。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我發現姊妹盡本分没有負擔,有時候福音對象要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她也没及時安排人給交通見證,結果耽誤了福音工作。我就找姊妹交通,怕姊妹不好接受,我就只是簡單地點了點她身上的問題。姊妹就解釋説她還盡着别的本分,有些忙不過來,以後會合理安排的。我一聽,這認識得也太輕描淡寫了,這也没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啊,不行,還得再説説,以免以後再出現類似問題,耽誤神家的工作。可我剛想開口跟她説,轉念一想:姊妹是負責人,我是組員,我要是提點她的問題,她會不會覺得我越權,多管閑事,再説我狂妄没有理智?算了吧,還是别説了,姊妹是負責人,她應該知道這個本分的重要性,以後會合理安排的。雖然當時我心裏也有些不踏實,但是我也没再跟姊妹提這個問題。

没多久,有一個因信稱義派的講道人要考察神的末世作工,當時時間特别緊,可在這節骨眼兒上我又聯繫不上陳姊妹,就趕緊找其他組的負責人給找人交通見證。没想到陳姊妹知道後,她口氣生硬地指責我説:「你為什麽要找其他組的負責人安排這個事?我没有及時安排是我的問題,出了啥問題我來承擔,但是你找别人處理這個事就不合原則。」當時我就想把她的問題點出來交通交通,可我轉念一想:她剛對付、指責完我,我馬上就提點她,她會咋看我呀?這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把關係鬧僵了也不好,這以後再給我小鞋穿……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還是先把自己的本分盡好。就這樣,我把心裏想説的話又給壓回去了。

大概又過了一個多月,有一個宗派的同工要考察神的末世作工,我幾次提醒陳姊妹,我説:「你一定要及時安排人給交通見證。」當時她也答應了,可讓我没想到的是,她拖了兩天也没安排。我知道後就氣不打一處來,心想:「我都囑咐你幾次了,還告訴你這事特别急,你説你咋就一點不上心呢?不行,我不能再這麽眼睁睁地看着福音工作受攔阻而無動于衷了,我得趕緊找組裏的弟兄姊妹商量,看看陳姊妹這個問題怎麽解决。」可我剛想去聯繫大家,心裏又争戰開了:這陳姊妹要是知道我去找大家商量這個事,她會不會覺得我是有意針對她呀?這要是把她得罪了,她再給我小鞋穿,再找個理由把我的本分給撤换了……算了,這槍打出頭鳥,還是等組裏其他人提了我再説吧。

那天晚上,想到現在組裏還有這麽多的事陳姊妹都没有及時安排處理,我心裏就特别着急,可我又不敢説,一想到那段時間我也確實是没盡到責任,心裏有些不安,就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一個人的人性裏最基本也是最重要該具備的就是良心與理智,如果一個人不具備良心,也不具備正常人性的理智,那這個人是什麽人?籠統地説是一個没有人性的人,是人性壞的人。細分析,這個人都有哪些敗壞人性的表現讓人説他没有人性呢?這類人都有什麽特點,都有哪些具體的流露?他做事應付糊弄,事不關己,高高挂起,不考慮神家利益,也不體貼神的心意,對見證神、對盡本分没有任何負擔,也没有任何責任心。……還有些人盡本分看見問題也不説,看見有人打岔攪擾也不攔阻,絲毫不考慮神家的利益,也絲毫不考慮自己的本分、職責所在,就只為自己的虚榮、臉面、地位、利益與自己的榮譽説話,做事,出頭,下功夫,賣力氣。……這樣的人有没有良心理智?没有良心理智的人他這樣做事有没有自責?這樣的人他的良心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從來没有自責,那聖靈責備、管教他,他能感覺得到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看了神的話,我感到很扎心,我不就是神揭示的這種人嗎?没有良心,没有人性,盡本分不負責任,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就采取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態度,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也不維護教會的工作。我明明知道陳姊妹盡本分没有負擔、應付糊弄,已經給福音工作帶來了虧損,我應該把她的問題點出來交通交通,可我害怕她對付我,説我多管閑事,就只是蜻蜓點水地説了一下。過後我看到姊妹没有絲毫的轉變,我就想再次提點她,解剖解剖她這樣盡本分的性質和後果,可我又害怕得罪她給我小鞋穿,再把我的本分給撤换了,我就睁一眼閉一眼,把這事給放過去了。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個人的利益,眼睁睁地看着負責人盡本分應付糊弄,我却不敢站起來維護神家的利益,這哪有一點良心哪?現在灾難越來越大,考察真道的人也越來越多,能够讓人早日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末世救恩,這是當務之急。可我對這事没有一點負擔和責任心,總是保全自己,絲毫不維護神家的利益,這哪是體貼神心意的人哪?實在是太自私卑鄙了!一想到這些,我就感覺特别的虧欠神,心想不能再這麽下去了,我得想辦法解决這個問題。隨後,我就找組裏的幾個弟兄姊妹在一起商量,看看陳姊妹這個問題怎麽解决。後來,大家一致提議讓陳姊妹再找一個配搭和她一起負責工作,這樣在本分上能够互相幫助,也能够互相監督。

當天下午,我就給陳姊妹打電話把我們商量的方案告訴她,也解剖了她這段時間盡本分的表現和她給福音工作帶來的後果。可讓我没想到的是,陳姊妹不但對自己的所做所行没有絲毫的懊悔和自責,還一口否决了我們的方案,態度强硬地説她不需要再找人和她配搭。我一看姊妹對自己没有絲毫的認識,我就繼續和她交通,可還没等我把話説完,她就説她還有事,把電話給挂了。當時我就琢磨:陳姊妹占着地位不作實際工作,還不讓人跟她一起配搭,這不是要獨攬大權嗎?再這麽下去那只能一再地耽誤神家工作呀。不行,我得把她這個問題給她點出來。後來,一連幾天我都給她發信息,可她就是不回,眼睁睁地看着神家的工作就這麽耽誤着,我心想:不行,我得趕緊跟帶領反映她的問題。可我剛想去找帶領,心裏又打起了退堂鼓,心想:「這陳姊妹要是知道是我去找帶領反映她的問題,這以後可咋處啊?這要是把她給得罪了,她再找個理由把我的本分給撤换了,那咋辦呀?再説,弟兄姊妹會不會説我總是抓着陳姊妹的問題不放,不能公平公正地對待她啊?」我心裏特别矛盾,不説吧,眼睁睁地看着組裏的工作就這麽耽誤着,可是要説呢,我又害怕得罪她。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姊妹來找我,問我願不願意去其他組盡本分,我一想换個本分也好,這樣我離開這個組,就不用天天這麽受責備、受煎熬了。事後,我把我的想法和組裏的一個姊妹説了,姊妹聽了之後就問我:「你在咱們組時間最長,各項業務你也最熟悉,現在陳姊妹對組裏的問題是不管不問,你這個時候離開,你覺得合適嗎?」當時我聽了這話裏面特别受責備,是啊,組裏的各項工作我最清楚,現在我眼睁睁地看着有人打岔攪擾神家的工作,我不但不管不問,還想一走了之,這哪是維護神家利益的人啊?我來到神面前跟神禱告,願神帶領引導我。

後來在靈修的時候,我看到兩段神的話,神説:「要從積極方面進入,主動不能被動,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動,不能被任何人的話左右,要有一個穩定的性情,無論誰説什麽,你知道是真理就該立即實行。不看任何人,總有我話在裏面運行,能站住我的見證,貼着我的負擔去行。隨幫唱柳没主意糊塗不行,不出于我的敢站起來拒絶才行。你明明知道不對,也不作聲,你還不是實行真理的人,你知道不對,把話題扭轉過來,又被撒但把路攔住,有其言無其效,不能堅持始終,你心裏還有『怕』字,還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二篇》)都説貼着神的負擔,維護教會的見證,誰貼上了?問一問自己,你是貼着神的負擔的人嗎?為神你能實行公義嗎?你能站起來為我説話嗎?你能堅信不移地實行真理嗎?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為争戰嗎?為我的真理你能不憑情感揭露撒但嗎?你能讓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滿足嗎?關鍵時刻你心擺上了嗎?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嗎?多多問問自己,多多揣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三篇》)看着這一句句的問話,我就感覺好像是神在面對面地責問我,句句話都扎在我心上。我也在問我自己,我貼着神的負擔了嗎?我為神實行公義了嗎?我堅定不移地實行真理了嗎?這些我都没有。想想神恩待高抬我盡這麽重要的本分,我就應該擔起這個責任,和弟兄姊妹一起配搭着把這個本分盡好,看着負責人盡本分應付糊弄,一再地耽誤神家的福音工作,是屬于不作實際工作的假帶領,我應該站起來揭發檢舉。可我害怕得罪她,她再把我的本分給撤掉了,我就做了縮頭烏龜,眼睁睁地看着有人打岔攪擾神家的工作却不敢站起來維護,我實在是太自私卑鄙了,哪有一點正義感!哪是貼着神負擔的人啊!我處處都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雖然在這個過程中,我没有像陳姊妹那樣直接打岔攪擾神家的福音工作,可我看見問題不説,明知真理還不實行,我這不是站在撒但一邊任由撒但打岔攪擾神家的工作嗎?我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吃裏爬外做了撒但的幫凶嗎?一想到這些,我心裏就特别地恨自己,我怎麽這麽自私,這麽没有人性呢?我不能再這麽下去了,我不能再這麽瞻前顧後地保全自己,我得實行真理做一個有正義感的人,站在神一邊,維護神家的利益。那一刻,我决定揭發檢舉陳姊妹。就在這個時候,我從一個姊妹那兒得知,有幾個初信的弟兄姊妹受謡言迷惑,消極軟弱,就因為陳姊妹没有及時安排人給他們交通解决,他們差點退去不信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裏更恨惡自己,這不都是我不實行真理帶來的惡果嗎?後來,我和組裏的弟兄姊妹一起向帶領反映了陳姊妹的問題。没想到帶領當天就調查核實,撤换了陳姊妹。過後,帶領責問我:「她耽誤工作這麽長時間,你怎麽才反映呢?」聽到帶領的責問,我心裏更加地懊悔自責。

之後我也反省,我明知道姊妹盡本分没有負擔,一再地耽誤神家工作,可我為什麽不敢站起來揭發檢舉?我不實行真理的根源到底是什麽?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人没有經歷神作工得着真理以前,是撒但的本性在人裏面當家做主支配人。這個本性裏具體是什麽東西呢?比如説,你為什麽要自私,你為什麽要維護自己的地位,你為什麽情感那麽重,你為什麽喜歡那些不義的東西,喜歡那些惡,你喜歡這些東西的根據是什麽,這些東西是從哪裏來的,你為什麽能喜歡接受這些東西。現在你們已經明白了,主要就是有撒但的毒素在裏面。撒但的毒素是什麽,完全可以用話表達出來。比如,你問一些作惡的人為什麽作惡,他會説『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一句話就把問題的根源説出來了。撒但的邏輯已成為人的生命了,人為這個為那個都是為自己,人都覺着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所以人活着就得為己,千里來做官,為的吃和穿。『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就是人的生命、人的哲學,也代表人的本性。這句撒但的話正是撒但的毒素,作到人裏面成為人的本性了,撒但的本性就用這句話顯明出來了,完全代表了。這種毒素成了人的生命,成了人生存的根基,幾千年來敗壞人類都是受這個毒素支配活到現在。(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從神的話裏我明白了,我之所以實行不出真理,就是因為我裏面充滿了撒但的處世哲學,像「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明哲保身,但求無過」,「事不關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有「槍打出頭鳥」,等等這些撒但哲學早就作在我裏面,成了我的本性了。我就是因為憑着這些東西活着,所以才變得這麽自私、詭詐、唯利是圖,只要一臨到事,我就會身不由己地維護自己的利益。以往没信神的時候,我不管是在工作上還是在生活上,只要一涉及到得罪人的事,哪怕看着别人做的再不對,我也躲開不説。信神以後,我還是處處憑着這些撒但哲學活着,在盡本分中只要一涉及到我的切身利益,我就會身不由己地維護個人的利益,實行不出真理。就拿陳姊妹這個事説,我看到她不作實際工作,而且還不接受建議,是屬于不作實際工作的假帶領,我應該站起來揭發檢舉。可是我害怕萬一檢舉不成,再把我的本分給撤换了,我就憑着「槍打出頭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些哲學活着,當起了縮頭烏龜,任由不負責任的人在那兒打岔攪擾,我却絲毫不敢站起來維護,實在是太自私卑鄙、太圓滑詭詐了!在神家盡本分維護神家利益這是正面事物,是合神心意的,尤其是當有人打岔攪擾神家的工作,更應該站在神一邊,維護神家的利益,這是神對神選民的要求,也是我應該盡的本分和責任。可我害怕當出頭鳥,損害自己的利益,我就不敢站起來維護神家的工作,没有盡到自己的本分和責任,我這哪配稱為一個信神的人啊?雖然我没有當出頭鳥,可我向撒但妥協了,這哪有一點骨氣?活得哪有一點人格和尊嚴?我眼睁睁地看着有人打岔攪擾神家的工作,我不但不管不問,還想一走了之,這不是站在撒但的一邊抵擋神嗎?這在神那兒可是嚴重的過犯。仔細想一想,我實行不出真理,害怕檢舉陳姊妹就會失去自己的本分,但是事實呢,我和弟兄姊妹揭發檢舉了陳姊妹之後,陳姊妹很快就被撤换了。事實讓我感到很蒙羞,也讓我體會到神家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任何不實行真理的人,打岔攪擾神家工作的人,在神家都站立不住,如果不悔改遲早被神淘汰。可是,我不根據真理原則看事,總是受權勢、地位的轄制,把負責人當成我的頂頭上司,覺得我要是把她得罪了,那我在神家就站不住脚了。我把神家看得跟社會一樣黑暗,没有公平公義,這不是對神的褻瀆嗎?如果不是神擺設這樣的環境顯明我,不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還意識不到原來憑着撒但哲學活着會帶來這麽多嚴重的後果,也讓我真實地體會到,作為一個信神的人,憑神的話活着,實行真理,堅持原則,這樣實行心裏踏實、平安,也是一個信神之人該有的正義之舉。過後,我也和組裏的弟兄姊妹一起交通我們這次經歷的收穫和認識,大家也都不同程度地學到了功課,尤其是對神的公義性情有了一些認識。在那之後,組裏的各項工作也開始慢慢好轉了。

自私卑鄙是怎麽解决的

在後來的盡本分中,由于教會工作需要,我和另外一個組的負責人劉姊妹配搭。通過一個多月的接觸,我發現姊妹狂妄自大、獨斷專行,絲毫不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議,已經打岔攪擾了神家的工作,這個時候我該向帶領反映她的問題。可轉念一想:我和姊妹接觸的時間也不長,對她也不是特别了解,這看問題會不會有偏差呀?萬一經過調查了解之後姊妹没啥大問題,那帶領和弟兄姊妹會咋看我呀?會不會覺得我這人吹毛求疵?這萬一要是讓劉姊妹知道,她又會怎麽看我?算了,還是别説了……就在我想把這個事壓下去的時候,我心裏特别受控告,想起以前就是因為我没有及時揭發檢舉負責人陳姊妹,給福音工作帶來那麽大的虧損,現在想起來都還懊悔不已。我心想我不能再自私卑鄙地活着了,在這個事上不能再留下遺憾了。當時,我又想起一段神的話:「凡是盡本分的人,不管你明白真理深淺,要進入真理實際最簡單的實行法就是處處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個人的存心、動機與臉面、地位,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是最起碼應該做到的。如果一個盡本分的人連這點都做不到,那還談什麽盡本分?這就不是盡本分了。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穩,别人怎麽看自己。(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話給了我實行的路途,就是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不考慮個人的利益,先不管别人怎麽看我,怎麽做對神家工作有利就怎麽做。雖然我和姊妹接觸時間是不長,我對她也不是特别的了解,但是我確實看到她的所做所行已經給神家工作帶來打岔和攪擾了,那我就看見多少説多少,擺對自己的存心,先把自己的責任和義務盡上。後來,我就跟帶領反映了她的問題,帶領經過調查了解,根據原則衡量,撤换了姊妹的本分。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我心裏也挺踏實得安慰的,覺着自己做了一件維護神家利益的事。這也讓我真實地感受到,憑神的話做人,這樣活着才有意義。

上一篇: 試煉潔净了我
下一篇: 檢舉中的争戰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放下嫉妒好輕鬆

「嫉妒之心」人人皆有,它是一種危險的信號,但如何才能擺脫它的苦害得到釋放自由呢?前段時間,我的好朋友靜心帶來了她放下嫉妒之心重獲喜樂的感人故事……

高舉神、見證神,使她事奉有路

向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她知道了神兩次道成肉身忍受著敗壞人類的棄絕、毀謗、悖逆、抵擋,目的就是為了把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使人不再受撒但的愚弄和殘害,得以釋放自由。神的愛實在太大了!

基督徒心聲——神話語帶領我學會和諧配搭

聚會點上,靳心、真心壓低嗓門,隨著音樂歡快地哼唱著神話語詩歌,一旁的依諾心事重重的樣子。看著靳心、真心兩人特別釋放自由,依諾心受觸動,一唱完詩歌,她就敞開了自己近段時間的情形。

我被名利害苦了

主人公是一名醫生,認為人活一生功成名就才有價值、有意義。為了出人頭地,她十多年來没日没夜地工作、學習,有時甚至二十四小時連軸轉,常常害怕出現醫療事故身敗名裂。過度勞累加上巨大的壓力使她患上了失眠、胃痛、膽囊炎等各種疾病,她痛苦不堪。她不明白為什麽自己追求出人頭地追求了一輩子,最終却是無盡的心酸和痛苦,人到底怎樣活着才有意義?直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藉着讀全能神的話,她才看清名利是撒但敗壞人、殘害人的工具,明白了順服神的擺布安排、追求認識神、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有意義的人生。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