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虎凳上學到的功課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江蘇 劉凡

2014年的9月18號,早上大概5點鐘,我和姐姐在出租屋裏聽到門外不斷的砸門聲,意識到可能是警察,我當時心裏特别地緊張,趕緊把電腦裏關于教會的書籍和視頻給删除了,然後就和姐姐一起跪下來禱告神。姐姐對我説:「要是被抓,死也不能出賣弟兄姊妹,不能背叛神。」我堅定地點點頭。緊接着,大概五六個警察就闖了進來,他們用繩子綁住我們的雙手,把我們帶到了一家商務賓館。

到了賓館,有一個女警來給我搜身,然後問我叫什麽名字。我心想:「我媽接待了一個教會帶領,我要是一説出我的名字,他們肯定會立馬查到我的家庭住址,要是牽連到我媽和教會帶領可怎麽辦呀?」我就不回答他們的問題。一個警察氣得把我帶到了另一個房間,把我銬在了老虎凳上。那個房間的窗户都被磚頭和水泥給封得嚴嚴實實的,根本看不到外面,墻上還有好多血迹。看到這些,我心裏特别地緊張、害怕,生怕自己會被折磨死,我就在心裏不停地禱告神,求神帶領我,保守我的心。這時,我想到神是全能的,我能不能被打死這都掌握在神的手中,我得依靠神去面對接下來的環境,就是被打死也决不做猶大。大概過了20分鐘,一個警察頭目過來了,他問我的真實姓名,問我跟哪些人聚會、在哪兒聚會、是誰傳我福音的等等。我説:「我信神是我自願的,其餘的我什麽都不知道。」他就氣得要開始對我用刑了。他把老虎凳的鎖打開,對我大吼一聲「出來!」然後讓我背對着站在大約高80公分的老虎凳跟前,把雙手往後背,他又用毛巾纏住我的手腕,塞進了老虎凳上面兩個特製的橢圓形的鎖具裏,他用力把鎖具往下一砸,我的兩隻手頓時就動彈不了了。他又在我的胳膊和老虎凳台面之間塞了一個鼓鼓的枕頭,命令我坐到地上。因為老虎凳太高了,我的胳膊又多加了一個枕頭,我的屁股根本就够不着地。他使勁拉着我的兩個脚脖子往前拽,一下子把我强行拽倒,坐到了地上。那一瞬間,我疼得大叫,我感覺我的頭矇了一下,渾身發熱,胳膊承受着整個身體的重量,就像是斷了一樣,胳膊内側的肉就跟被撕開一樣疼得受不了。我大聲地哭喊,拼命地挣扎,後背和額頭直冒汗,我感覺我的胳膊像從肩膀處被扭斷了一樣,好像就只剩下皮肉連在身體上。警察惡狠狠地説:「你要是再不説就給你吊起來!告訴你,没有人能勝過這招,都被我治得服服帖帖的。」他還威脅我説:「怎麽樣?能語言溝通嗎?語言溝通不了,咱就動作溝通。」我没搭理他,一直在心裏默默地禱告神。他又使勁抓住我的脚脖子往前拽,我本能地慘叫,兩條腿在地上不停地來回挣扎。他使勁摁住我的脚,我疼得實在是受不了了,就在心裏不停地呼求神為我開闢出路。這時候,那個使勁摁住我脚脖子的警察的電話響了,他就鬆開手去接電話,我趁這個機會挣扎着站了起來,才稍微緩解了一下疼痛。後來,這個警察頭目就不許任何人接電話,專門折磨我。為了加重我的痛苦,他們在我的胳膊下面又加了一個枕頭,然後就用脚踢我的屁股使我往地上坐,又拿一條浴巾綁住我的小腿使勁往前拽。我拼命地挣扎,右脚的鞋子都挣扎掉了。他們猛地抓住我的脚用力一拽,我整個身子就懸了起來,整個身體的重量都集中到了胳膊上,疼得我撕心裂肺、大聲地慘叫,感覺胳膊像是被拽掉了一樣。不一會兒工夫,汗水就把衣服給濕透了,我的眼睛也疼得根本睁不開,心臟就好像是從身體裏掉出來一樣的難受,我胳膊内側的肉和筋也疼得霍霍直跳。我疼得實在是承受不住了,就鼓起勇氣説:「你們這麽多大男人治我一個女孩子,就不怕人笑話嗎?」警察拉着腔説:「怎麽着?單挑嗎?我們哪一個人都能治得了你。」我當時一聽他這麽説,心裏特别地緊張、害怕,這些惡魔都是殺人不眨眼,以殘害人為樂,他們要真的一個一個地來折磨我,我哪能承受得住呀?説不定我的命就没了,我還這麽年輕,我不想死。我越想越難過,真想放聲大哭發泄心中的憤恨,减輕我的痛苦。可當時我渾身没有一點兒力氣了,想哭都没有眼泪了,我在心裏不停地呼求神:「神啊!求你為我開闢出路,求你保守我……」這時,我想到了一句神的話:「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實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為神受苦的記録,有没有對神絶對的順服」。《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告誡三則》揣摩着神的話,我回想自己信神這些年,都是嘴上説不管臨到什麽痛苦患難我都要順服神、滿足神,可實際一臨到苦難了,肉體受苦了,我擔心自己被折磨死,就想擺脱這樣的環境,我還無理智地要求神為我開闢出路。事實面前看到我的信心太小了。今天臨到這樣的痛苦患難,神是要成全我的信心,要磨煉我受苦的心志,我得依靠神去經歷,站住見證,讓神的心得安慰。想到這兒,我就咬着牙什麽都没説。

後來,警察又逼我説褻瀆神的話,我不説,他們就把我的兩個腿用力一拽,我的整個身子再次懸了起來。這一次我意識到了,不該再呼求神為我開闢出路,得豁出去站住見證。我就在心裏呼求神,加給我力量、加給我受苦的心志,使我能承受得住這樣的酷刑。警察把我吊起來之後,就坐到椅子上一分鐘一分鐘地數着,數到五分鐘才讓我起來。那五分鐘的時間裏,我就得承受着身體各個部位的劇烈疼痛,感覺這五分鐘像是過了五十分鐘一樣的漫長。整整一個下午,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反覆地吊了我好多次,每一次都是在上一次時間的基礎上再加五分鐘,第一次五分鐘,第二次十分鐘,第三次十五分鐘……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能挣扎,到了吊我二十五分鐘的時候,我已經没有一點兒力氣動彈了,兩個胳膊特别地脹,發木。到了吊我四十分鐘的時候,我連喘氣的力氣都没有了,每喘一口氣,五臟六腑就跟撕裂了一樣疼得受不了,我的肚子就像正在打氣的氣球一樣一鼓一吸,我的雙眼也疼得根本就睁不開,好像我的内膽也被折磨破了,滿嘴的苦水、黏水直往外流,鼻水也不住地往下滴。警察咬着牙説:「把你的五臟六腑都給你熬乾、熬壞……」他又過來捏掐我胳膊内側的肉和筋,我痛得大叫。他又使勁捏掐,還奸笑着説:「你的韌性真好。」我胳膊上的肉就感覺像是一點一點地被撕開一樣,疼得受不了。當時,我被折磨得像是死了一樣,但我的意識還是清醒的。有一個警察説:「她進入休眠狀態了。」我特别地軟弱,真巴望自己能昏死過去,這樣不管他們怎麽折磨我,我就感覺不到疼痛了。我就在心裏向神禱告,我説:「神啊!我實在是承受不住這無休止的折磨了,求你把我的靈魂取走吧!」禱告的時候,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讓我明白了,今天臨到這樣的酷刑折磨,神的心意不是讓我求死,而是讓我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不管受多少痛苦軟弱,都能對神有忠心、有順服。而我受些苦就想以死解脱,看到我太自私、太寶愛肉體了,我還要求神把我的命取走,實在是太没有理智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不再求死了,我願意忍受痛苦站住見證滿足神。我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我把命交給你了,我不再求什麽了,我知道你的心意不是讓我死,臨到這樣的環境有太多的功課需要我學。神啊,只願你能帶領我站住見證。」當時,我的兩隻手是被吊在了後面,我却感覺是在前面,就像是趴在半空中一樣,感覺不到疼痛了。大概又過了五分鐘,惡警呵斥我起來,可我被吊在老虎凳上就像是死了一樣,我的手根本就動不了。他把我從老虎凳上扶了起來。我的兩隻手垂在身子的兩側,没有一點兒知覺,兩隻手也發紫,又腫又脹,我的脚和腿也腫了,原本寬鬆的牛仔褲被撑得鼓鼓的,我的五臟六腑也疼得受不了,一喘氣就疼。我在心裏呼求神,求神加給我受苦的心志,使我能承受得住這樣的折磨。

後來,他們又把我鎖進了老虎凳裏。當時因為出汗太多,我口乾得説不出話來,嘴唇也都開裂了,警察幸灾樂禍地説:「想喝水嗎?熬死你!」過後,他又故意接了點冷水拿到我的嘴邊,説:「你想喝水就自己來。」可當時我的手根本就動不了,只能用牙咬着杯子往嘴裏倒,脖子抬起來了就低不下去,低下去了就抬不起來,動一下都特别地費勁。到了晚上,他們又分成三班,輪流地盯着不讓我睡覺。我感覺渾身的血液都不流通了,只剩下心臟還在跳動,其餘的地方全是木木的。後來,我去上厠所,我抬了幾次胳膊都抬不起來,我的胳膊和手完全不聽使唤了,女警只好幫我解開褲子。上完厠所,他們又把我鎖進了老虎凳裏。當時,我心裏特别地難受,心想要是再這麽吊下去,我可能真的要殘廢了。我不停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加給我信心,就是死也不背叛神,一定要站住見證。後來,我一直在心裏揣摩神的話:「神在人身上作成全的工作,人看不見、摸不着,這種情况就需要你的信心。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觀念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對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這個立場,站住這個見證。當約伯達到這個地步的時候,神向他顯現、向他説話了。就是説,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你如果没信心神也没法成全你。《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回想從被抓到現在,要不是神的保守,我早就被折磨死了,是神一直在暗中保守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才使我勝過了警察一次次的酷刑折磨。我又想到那麽多的弟兄姊妹,他們被抓捕遭受了酷刑折磨,也都是靠着神的話才有了信心和力量,為神作出了剛强響亮的見證。想到這兒,我心裏特别地受激勵,我也禱告神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越想就越有勁,一點兒都不覺得睏了,也能承受得住身上的痛了,不知不覺一夜就過去了。

第二天,國保隊長來審問我。他説:「把你知道的都交代出來吧。」我説:「我什麽都不知道。」他氣得叫另一個警察搬來了幾塊磚,當時我是被鎖在老虎凳裏的,兩隻手也被銬在鎖具裏,警察就在我的下身和肛門處立着放了一塊磚,讓我騎坐在上面,又把我的兩條腿拉直,在我的膝蓋和老虎凳之間塞了一個鼓鼓的枕頭。他又拉過來一個小圓桌,把我的腿放在桌面上,又在我的脚脖子下面平放了一塊磚。大概過了20分鐘,為了加重我的痛苦,他又把那塊磚給立了起來。當時我的兩條腿已經完全麻木了,屁股下的磚也把我的下身和肛門割得疼得受不了,我就在心裏不停地呼求神,求神加給我受苦的心志,能不出賣弟兄姊妹。當時,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從神的話裏,我感受到了神的性情公義不容人觸犯,做猶大背叛神這是最讓神厭憎的,是永不可饒恕的過犯,我不能做這樣的人。今天撒但只是殘害我的肉體,但它殘害不了我的靈魂。我不能因着自己怕受苦就出賣弟兄姊妹,不能再讓弟兄姊妹跟我一樣受折磨。我又想到歷世歷代的聖徒,他們有的被刀殺,有的被石頭砸,有的受鞭傷,有的坐監,但他們都為神站住了見證。今天我受的這些都是小苦,我也得效法歷代的聖徒,為神作見證,誓死不做猶大。當時我心想:「我豁出去了,我的肉體就是一把塵土,隨你們怎麽折磨,我的心跟隨神永不變!」想到這兒,我心裏就有了力量。當時,我的眼睛疼得根本睁不開,那個警察説:「你别裝了,死不了人的,我要讓你大小便失禁,拉在褲子裏、尿在褲子裏,你快睁開眼。」我没搭理他,他就讓那個看守我的警察拿牙膏往我眼裏擠,我强忍着疼痛睁開了眼,他又拿牙膏刮我的脚心,我却没有什麽感覺。他們就一直這樣折磨我到下午5點,我不停地在心裏禱告神,就這樣靠着神加給的力量度過了分分秒秒。後來,他們見從我身上實在問不出什麽了,就把我屁股下的那塊磚給抽了出來,但我的兩個腿還保持那個姿勢。到了晚上,我要求去厠所,小便的時候下身特别地疼,用紙擦時看到鮮紅的血,下身被磚給割破了,屁股上的肉也被割破了。以前,我光是嘴上説共産黨無耻、邪惡、惡毒、下流,但那都不是從我心裏發出來的,藉着這一次親身經歷它的卑鄙手段,才讓我真正看清了它的邪惡實質,它就是仇恨神、殘害人的撒但惡魔。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説:「撒但欺世盗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着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痹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毁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此時的撒但再也裝不出一副讓人可信賴的正人君子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隱藏在那張『假羊皮』下醜陋的惡魔本相。撒但的陰謀一旦敗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獸性大發,它殘害人、吞吃人的欲望便變本加厲,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嚮往自由、嚮往光明、挣脱撒但牢籠的心願而對人産生了强烈的報復。它的暴跳如雷是為了維護它的邪惡,也是它凶殘本性的真實流露。《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神的話把撒但的邪惡實質、醜陋嘴臉都給揭示出來了,它外表上打着信仰自由、民主、公正的旗號,可實際上,它到處抓捕信神的人,殘害神的選民,哪有一點自由、民主?我今天只是因着信神走人生正道就遭受它這樣慘無人道的迫害,要不是親身遭受這樣的殘害,我根本體會不到,我從心裏恨透了這夥惡魔。再回想這兩天經歷酷刑折磨,是神一直在暗中保守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才使我熬了過來,我從心底裏感受到了神的愛,更加堅定了我跟隨神到底的决心。

到了第三天,他們又多給我加了一個手銬,他們把我的左手銬在老虎凳的台面上,右手銬在老虎凳的扶手上,兩隻脚也是銬在老虎凳裏專門鎖脚的鎖具裏。有一個警察過來審問我:「你什麽時候信神的?在教會擔任什麽職務?是不是事務長?」我説:「我就是個普通信徒,什麽都不知道。」他氣得一把抓住我的頭髮狠勁往後拽,猛扇我三個耳光,然後又像第一天吊我那樣,讓我背對着老虎凳,把我的兩隻手銬在了老虎凳裏面的那個鎖具裏,然後命令我坐到地上,整個身體的重量全部集中到了肩膀上,兩隻手腕也被卡得死死的。不一會兒工夫,我的手腕就被勒出了蠶豆粒大小的水泡,就跟開水燙的一樣,特别的疼,本來就被拉傷的胳膊現在傷上加傷,真是有種生不如死的滋味。我當時真的害怕自己成為廢人,就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我把兩個胳膊交給你了,求你保守我能不出賣弟兄姊妹,我不想讓弟兄姊妹也跟我一樣地受折磨。」過後,不管他們怎麽吊我、折磨我,我都閉着眼睛不説話。過了一會兒,又過來了一個警察,他跟我説:「我認識你,咱倆是一個村的。你就説了吧,免得受苦。你要是再這麽吊下去,遲早會殘廢的,以後你吃飯都得别人喂。」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就没搭理他。他見從我這兒問不出什麽就無奈地走了。大概下午3點,他們叫來醫生給我檢查身體,做的是心電圖檢查,醫生説我的心臟有心肌缺血的表現,嚴重了還會出現急性心肌梗死,心臟驟停。醫生連説幾遍,説這個人不正常。但那些警察都不罷休,還一直逼問我教會的情况。我不説,他們就繼續吊我直到凌晨12點。那天晚上,他們不停地給我洗腦,訓斥我,把電視的聲音開得特别大,然後還輪流盯着不讓我睡覺。後來,他們見從我身上實在是問不出什麽了,就把我送到了拘留所。但是我的兩隻胳膊根本就動不了,生活都没法自理,他們把我拘留了15天之後就釋放了。

釋放出來一個月後,我的手拿筷子還使不上勁,晚上睡覺的時候只能平躺,起來的時候還得我姐在後面推我一把。我胳膊的筋嚴重受傷,兩隻手腕留下了傷痕,就跟戴了兩個手鐲一樣,一年多了傷痕才慢慢地褪去。我的胳膊也留下了後遺症,一到天冷的時候胳膊就冰凉冰凉的,到現在都已經過去六年多了,稍幹點活兒我的胳膊就難受得睡不着覺。

信神這些年,我對共産黨的狂、惡、邪、毒一直不認識,被它追捕得四處逃亡,搬家都不知道多少次,我都不能從心裏恨惡它,藉着這一次親身經歷它的酷刑折磨,才讓我真正看清了它的邪惡實質,它就是神的仇敵,是惡魔投胎,我再也不受它的迷惑了,從心裏弃絶它、背叛它,一心跟隨神。經歷這次的酷刑折磨也讓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我從小就體弱多病,特别容易感冒,還有耳鳴、腦血管痙攣,但是在賓館的四天三夜裏,他們不讓我睡覺,不給我水喝,空調的冷風就對着我吹,還各種酷刑折磨不斷,我却没有垮掉,每一次當我承受不住酷刑的時候,都是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一直在暗中保守我,才使我熬了過來。我親身感受到了神時時與我同在,也親眼看到了神主宰一切,我對神更有信心了。我從心底裏感謝神對我的特殊恩待,我要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感謝神!

上一篇: 牢獄中的磨難
下一篇: 那年春節的遭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在逼迫患難中成長

中國吉林 許諾 我13歲那年,一天早上,我姐從外面急急忙忙地跑回來,進屋就對我爸説,跟我爸一起傳福音的李弟兄被抓了,讓我爸趕快出去躲躲。我爸聽完趕緊把神話書籍和光碟藏起來,拿了幾件衣服,囑咐我們幾句之後就急匆匆地走了。上午10點左右,大隊的治保主任帶着四個警察來到我家,一進屋就問…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山西省 趙睿我叫趙睿,因着神的恩待,我們全家于1993年跟隨了主耶穌。到了1996年,十六歲的我被主耶穌的愛吸引,開始作工講道。但不久我就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一幕幕:同工之間明争暗鬥,互相排擠,争權奪利,主的教導「彼此相愛」似乎早已被遺忘;講道人無道可講,教會生活没有一點享受;很多弟…

被凌辱折磨的日子

中國四川 陳心潔2006年夏天,一天上午11點,我正在接待家聽神話語詩歌,突然警察衝進屋,把我和接待的趙桂蘭姊妹還有她六歲的女兒一起抓到了派出所。一進派出所,警察就强行扒光我的衣服,只剩下内衣的時候,我本能地躲着不讓她們脱。一個女警氣勢汹汹地走過來,把我内衣内褲全部扯了下來,仔細…

為了三十萬元錢

中國浙江 黎明2009年10月9日晚上9點多,我和妻子、女兒正在聚會,忽然聽到急促的敲門聲,我趕緊把神話語書藏好,妻子剛一打開門,七個警察就闖了進來,其中一個大聲説:「我們是國保大隊的,跟我們走一趟!」他們强行把我塞進一輛警車,留下三個警察繼續在我們家裏搜查。後來我才知道,我被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