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窟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河北 楊晨

我信主的時候是召會的一名專職講道人,當時負責了兩個縣城的教會。後來,村裏的那些村幹部就開始攔阻我信神傳福音。到了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能在有生之年迎接到主的再來,心裏面特别激動,我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所有的弟兄姊妹。當時我們教會有百分之八十的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從那以後,政府對我的逼迫越來越嚴重了,鄉幹部,還有派出所的人一直盯着我,還警告我,説要是再信神就把我抓起來坐牢。所以那個時候我已經没有辦法在家裏聚會,傳福音了,于是,我就在2001年的時候離開家到外地聚會、傳福音。

一次聚會時,我們八個弟兄姊妹一起被抓了。被帶到公安局以後,警察把我們分開審訊。我被帶到一個審訊室裏,裏面特别地陰冷,窗簾是拉着的,開着燈,看到墻上、地上都擺放着各種刑具:有電棒、皮鞭、皮帶,還有手銬、脚鐐、老虎凳、鐵籠子、鐵板等等。看到這些刑具,我感覺毛骨悚然,特别是看到墻上、鐵椅子上、手銬上面都有血迹,心裏就更害怕了。我在心裏一個勁兒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能為神站住見證,不背叛神。就在這個時候,進來一個高個子的男警,他看了我一眼,説:「别緊張,其實也没什麽大事,看你年紀這麽大了,你只要説出教會的情况,我們馬上放你回去。」我没吱聲,他又接着問:「你們教會一共有多少人?彼此是怎麽聯繫的?還有教會帶領是誰?教會的錢由誰保管?你只要把這些事説清楚了,我馬上放你回去。」我説:「不知道。」他立馬翻臉了,連着扇了我好幾個耳光,我被他打得臉上火辣辣的。旁邊一個警察還大聲説:「局長問你話你都不老實交代,一會兒有你好受的!」當時聽到這話心裏就更怕了,心想:也不知道他們接下來會怎麽對待我。我在心裏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不管他們接下來怎麽對待我,我都要為你站住見證,不背叛你。」這時候,我想到神的話説:「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裏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是全能的,有神作我的後盾,我還有什麽好怕的?今天不管什麽事情臨到,都有神的許可,我應該依靠神去經歷。想到這兒,我心裏平静一些了。就在這個時候,局長又問我:「和你一起被抓的那七個人叫什麽名字?」我心想不能出賣弟兄姊妹,于是我就説:「不知道。」他又連着扇了我幾耳光,還凶狠地對我説:「你今天要是不老實交代,就整死你,整死你也白死!你不信共産黨去信神,這就是跟共産黨作對,是政治犯!」我當時就反駁説:「我信神走正道,從來就不參與政治,這怎麽就成政治犯了?憲法明文規定信仰自由,你們為什麽不讓人信神?」旁邊的一個警察氣沖沖地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衣領,衝我惡狠狠地駡道:「讓你説的你不説,還敢頂嘴!今天你要是不老實交代就打死你!」説完,他一把把我推倒在地,三個警察就圍過來,對我一頓地拳打脚踢。我的肚子被他們重重地踢了一脚,感覺腸子就跟斷了一樣,疼得我在地上來回打滚。接着,他們就這麽不停地打我,一會兒抓住我的頭髮來回扇我耳光,一會兒又對我拳打脚踢,我當時被他們打得渾身感覺就像針扎一樣的疼。見我還是不説,一個警察就過來朝着我的胸口猛擊了一拳,我當場就被打倒在地,氣也喘不上來了,過了好一會兒,我才緩過來。另外一個警察又過來使勁踩我的脚,他每踩一下我都感到鑽心的疼,没多大一會兒,我的五個脚趾頭都踩出血了,到後來我大脚趾的趾甲蓋也被他踩掉了。我想到聖經中記載,司提反為了持守主的道,被衆人用石頭砸死,我要效法他,不管警察怎麽折磨我,就是死,我也决不背叛神。

他們打了我有三四個小時,直到他們打累了才停下來。一個警察坐在凳子上,一邊抽着烟一邊指着我駡:「你這個老頑固,你不是信神嗎?你現在都被打成這樣了,你的神咋不來救你呀?你還是跟着共産黨走,聽共産黨的話吧,只要你交代了就啥事也没有了,也可以回家跟家人團聚了。」聽到這話,我心裏很清楚,他們這麽軟硬兼施,目的就是想讓我背叛神,我决不能出賣弟兄姊妹,我得站住見證滿足神。後來,他們見我不説就只好走了,臨走的時候還威脅我:「你好好想想,要是再不交代有你好受的!」面對這樣的威脅我有些擔心、害怕,「我現在已經被他們打得渾身都是傷,到處都疼,也不知道他們接下來會怎麽折磨我,我都這把年紀了,還能不能承受得住啊?」想到這兒,我就有些軟弱,看到自己的信心實在是太小了,我就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受苦的心志,讓我能够為神站立得住。我想到神的話説:「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够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够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麽作,你都任神擺布,寧肯咒詛自己的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泪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是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我心裏一下子踏實了好多,我明白了,苦難臨到正是神檢驗我信心的時候,不管警察怎麽折磨我,我的命在神手中掌握,警察説了不算。想到這兒,我心裏就没那麽膽怯了。

這時,局長從外面進來了,他换了一種温和的態度對我説:「你看政府對人民多好,有低保還有養老金,你不信共産黨信什麽神?神能給你什麽好處?」我説:「神是人生命的源頭,人的生命那都是神給的,共産黨能給人生命嗎?錢能買來生命嗎?」没想到他一聽這話就惱羞成怒,狠勁地猛扇我耳光。也不知道他打了多少下,我被他打得眼冒金星、頭暈目眩。我很生氣地對他説:「你們這些執法人員不是應該打擊違法犯罪的嗎?我信神走正道,又没有犯什麽法,你們為什麽跟信神的人總過不去?」他惡狠狠地説:「共産黨是無神論,你信神就是跟共産黨作對,這比殺人放火的罪還嚴重!」説完,四個警察又一起衝上來對我一陣毒打,他們打累了,就歇一會兒又接着打,就這樣,他們一直折磨我到晚上的十二點多。我被他們打得躺在地上動都動不了,兩個警察就只好架着我把我送到了看守所,他們還指使那些犯人們繼續折磨我。當時牢房裏面一共有九個犯人,他們聽了警察的話,就一起向我圍過來,然後命令我「抱西瓜」。就是站在墻根,然後臉貼着墻,兩隻手向上這麽舉着。我只要做得有一點不到位,他們九個就一起對我拳打脚踢,我只能躺在地上任由他們打。

那天晚上,我疼得都睡不着覺,看到脚、腿打得已經成烏紫色了,腿腫得連褲脚都挽不上,身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看着自己滿身的傷痕,再想想那些警察毒打折磨我的一幕幕,我從心裏恨透了這夥魔鬼。我想到神的話説:「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裏?公平在哪裏?安慰在哪裏?温暖在哪裏?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强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温暖在哪裏?人間的歡迎在哪裏?《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共産黨真是既邪惡又陰險,它對外謊稱宗教信仰自由,可事實上,它對信神的人狠下毒手,抓住了就往死裏打。我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是走人生正道,可共産黨却用各種手段折磨我,還指使犯人虐待我,想着法地讓我背叛神。共産黨就是一夥抵擋神的惡魔,是神的仇敵!警察越是折磨我、殘害我,我越要站住見證羞辱它。

到了第三天,就换了兩個警察來提審我,其中一個年輕的警察看到我走路一瘸一瘸的,就坐下來對我説:「看你這年紀跟我爸差不多,你何苦在這兒受這罪呢?你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説出來,我馬上放你回去。」他還説了一些他自己家裏的事。當時我就覺得這個警察好像没有那麽惡毒,或許今天還能少挨些打,可我萬萬没有想到他用的酷刑是最重的。他一開始也是問我一些教會的情况,見我不説,先是狠勁地扇我幾耳光,然後凶狠地説:「審了你幾天了你一點不交代,你要是再不交代,後面受的苦更大!」旁邊一個警察也插話説:「看來,不給他來點硬的是不行。」説完他們就讓我坐在地上,把那個鐵椅子轉了個方向,然後就把我的兩隻手銬在鐵椅子上,又讓我把兩條腿伸直,拿了一塊一米多長、一尺寬,像磚頭那麽厚的鐵板,就横壓在我的大腿上,又拿來一堆四十多斤重的鐵鏈子放在鐵板上,還把鐵鏈子纏在我的小腿上固定住。我感覺大腿就像斷了一樣,疼得我大聲慘叫,眼泪都出來了。我又恨又怕,恨這些警察太殘忍了,怕這場酷刑下來,我會被他們折磨死。我在心裏一個勁兒地呼求神:「神哪,你知道我的身量太小,我受不了這樣的酷刑折磨,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受苦的心志,讓我能站住見證。」禱告後,我又想到神的話説:「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的話讓我明白了,要想實行真理、站住見證,就得受苦付代價,我今天為站住見證受這些苦,這是榮耀的事。想想那些歷代的聖徒,他們有為神倒釘十字架的,有被五馬分尸的,還有被鋸死的,他們至死都不否認神、不背叛神,用他們寶貴的生命為神作出了美好的見證,他們的見證都是在苦難中成就的。今天這些苦難臨到了我,也是需要我為神作見證的時候,我不能做懦夫,不能向撒但妥協,更不能讓神的名因着我而受到羞辱。想到這兒,我有了面對酷刑的勇氣。

他們見我不説,又惡狠狠地衝我駡道:「讓你説你不説,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啤酒瓶硬。」説完,他們就用啤酒瓶砸我的脚踝。一個警察一邊砸還一邊逼問我:「你説不説?」我一直忍着没有吭聲,他就不停地砸,砸累了就换一個人接着砸,没多大一會兒,我的兩隻脚被他們砸得血肉模糊。當時,疼得我大聲哭喊,渾身都在冒汗。那啤酒瓶沾的血沾得多了,他們就换一個,連續换了好幾個瓶子。我一點兒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兩條腿被鐵鏈綁着,兩隻手又被銬着,我只能挣扎着不停地這麽來回摇着頭,汗水、泪水交織在一起往下流,那種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就這樣,那些警察還在旁邊嘲笑,説:「滋味好受不?你的神在哪兒呢?咋不來救你啊?你只要把你的名字、地址,教會帶領是誰,教會的錢在什麽地方説出來,我馬上放你走。」我心想:「照這麽打下去,就算不被打死,也得被打殘了,我是家裏的主要勞動力,我要是被打殘了,那以後還怎麽生活呀?要不就少説點吧,説不定還能减少點痛苦。」可我又一想,「我只要説出一點,那些警察就會順着綫索查到更多的弟兄姊妹,我一個人受這苦就够了,不能再讓弟兄姊妹也來受這痛苦啊,我就算被打死,也决不能出賣弟兄姊妹。」當我這麽想的時候,就聽到一個警察説:「這些信全能神的人,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力量,往死裏打都不肯説。」當時一聽到這話,我就感覺信心更大了,從心裏感謝神。我想到了一首教會詩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

…………

啊!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丢,

神的囑托挂心頭,定要羞辱魔鬼撒但,

受苦受難神預定,至死忠心順服神,

不讓神心再流泪,不讓神心再擔憂。

…………

——《跟隨羔羊唱新歌》

這首歌讓我特别地受激勵,我暗暗地立心志,不管這些惡魔怎麽折磨我,我决不做懦夫,不管撒但有多麽猖狂,不管接下來還要遭受什麽樣的苦,我都要站住見證,讓撒但蒙羞。我又想到神的話説:「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説了算,什麽事不是在我手中?《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一篇》宇宙萬物都在神的手中,人的生死也都由神掌管,一個人該受什麽樣的苦,那也都是神命定好的。我今天受這苦也都有神的許可,神是藉此來成全我的信心,讓我能够有機會為神作見證,我就算被折磨死也决不向撒但屈服。

那塊鐵板在我腿上壓了有八個多小時,一直到晚上八點多,他們才把我帶到看守所。當時,我兩條腿已經麻木得完全失去了知覺,血液也像凝固了一樣,兩隻脚被他們打得血肉模糊不能動彈。兩個警察把我架上車,然後帶到看守所,他們把我從車上推下來的時候,我站都站不穩,只能躺在院子裏。看守所所長見我被打成這樣就不想收我,説:「你們把人打成這樣了,晚上要是死在這兒怎麽辦?」那個年輕的警察就撂下一句:「今晚不可能死的!」説完就開車走了。所長找兩個犯人把我拖到了監室,我就在水泥地上躺了三個多小時,凍得實在不行了,我就一點點地往床邊爬,好不容易爬到了床邊,可又没有力氣爬上去。後來,一個犯人半夜上厠所,他看到我,才把我抱上去了。那一個晚上,是我最煎熬的一個晚上。當時,我渾身疼得根本就無法入睡,心裏特别地軟弱,心想:「照這樣下去,啥時候是個頭啊?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前兩天還聽説一個犯人因為受不了酷刑上吊自殺了,我要不死了算了,死了就不用受苦了。」可我當時連動的力氣都没有,想死也死不了,心裏就特别地難受、煎熬。痛苦煎熬中,我想到了神的話:「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一下子讓我醒悟過來,我才意識到,我想以死來擺脱痛苦,這不合神的心意,神的心意是讓我在苦難中依靠神站住見證,讓撒但蒙羞。可我太懦弱了,受點苦就想死,這哪有一點見證?想想警察用各種手段折磨我,目的就是想讓我失去信心背叛神,我要是尋死了,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想到這兒,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不再尋死了,我願意順服下來,哪怕有一口氣,我也要活下去,為你作見證。」因為受的傷太重了,當時我連吃飯都需要人喂。我的兩隻襪子被凝固的血液給粘住了,脱都脱不下來,到了第二天,我用水泡了泡脚,才勉强地把襪子給脱下來,看到我的四個脚踝骨完全裸露在外面,皮和肉都没有了。我的右邊脚踝骨被打得關節變了形,到現在一走路就疼。

到了第五天,警察透過監窗喊我的名字,説要提審我。我當時一聽到喊我的名字,心裏立馬就緊張了,心跳加速,心想:「我已經被他們折磨得起都起不來了,他們還不放過我,也不知道今天他們又會怎麽折磨我。」接着,那些警察就把我帶到另外一個審訊室裏,見我還是不交代教會的情况,就一邊駡一邊扇我耳光,還用拳頭打在我的右耳朵上,把我直接從凳子上打到地上,然後那四個警察一擁而上對我拳打脚踢。其中一個警察就站在我的右大腿上,使勁地踩,我感覺大腿骨就跟斷了一樣,鑽心的疼。還有一個警察過來朝着我的頭頂使勁地踢了幾脚,我當場就被踢暈了。從那以後,我就落下了頭疼的病,有的時候就感覺特别特别的暈,要好大一會兒才能緩過勁來。後來,那些警察就用冷水把我潑醒,然後繼續審問,我不説他們又接着打。就這麽來回地折磨我,不分白天黑夜地審問我,不讓我睡覺,只要我一合眼睛,他們就用電棒還有木棍打我,還使勁地踢我。其實我心裏面也清楚,他們就是想摧垮我的意志,好從我嘴裏得到他們想要的信息,所以我一點兒也不敢鬆懈,只要我一犯迷糊,就向神禱告,怕自己在意識不清醒的時候被他們套出話來。兩天一夜後,他們見實在問不出什麽,就把我送到看守所,還吩咐牢頭,説:「這個老頭不説實話,好好地『照顧照顧』他。」那個牢頭當場就審問我,我不説,他就對其他犯人説:「這個老頭嘴很硬,好好地教訓教訓他!」九個犯人就把我圍在中間打過來打過去,就這樣來回地折騰,没多大一會兒,我就暈倒在地上,感覺頭昏昏沉沉的,心臟就像快要掉出來一樣。他們折磨了我兩個多小時,然後又讓我值夜班。我當時都已經兩天兩夜没有吃東西了,又疼又餓,身體早已經精疲力竭了。那個牢頭還不放過我,第二天早上,他又故意找碴兒説我洗的厠所不乾净,又讓那八個犯人過來打我。記得當時有一個年輕的犯人,他朝着我的頭頂狠狠地砸了一拳,我又一次被砸暈了。這一次,我也不知道在地上躺了有多長時間,迷迷糊糊當中,我聽到一個醫生的聲音,説:「這人高血壓嚴重,又有心臟病,要是再暈過去,就有生命危險。這人都被打成這樣了還能活下來,真是命大。」我當時一聽到這話,從心裏感謝神,我知道我能够活下來,這都是神的保守與眷顧。從那以後,那些犯人就很少打我了。

到了第八天,那些警察又把我帶到審訊室裏。他們把我關在一個没有頂的鐵籠子裏,我就跟一個動物一樣被關在裏面,感到特别地受羞辱。當時審我的警察,就是第一天抓我的那個局長,他還是問我教會帶領和教會錢財的情况,見我不説,他氣急敗壞地不停地扇我耳光。我的臉被他扇得腫得很高,眼睛都看不清東西,他還凶狠地對我説:「為了你的案子,我們費了那麽大的功夫,你一句實話都没有!」説完又繼續扇我耳光,還把一瓶飲料潑在我的臉上。接着,他把我從籠子裏拉出來,又對我拳打脚踢,我當時被打得只能蜷縮在那裏,感覺快要斷氣了一樣,没多大一會兒,我又暈了過去。那些警察還不放過我,又用冷水把我潑醒,還拉着手銬使勁地往上提,疼得我渾身都在冒汗。他們見我不説,又一拳把我打倒在地,又是拳打脚踢,他們一邊打,還一邊説了很多褻瀆神的話。當時,我已經連着幾天被他們酷刑折磨,渾身都是傷,到處都疼,就連呼吸都困難,實在是受不了了,我心想:「他們會不會把我打死呀?要不就把我的名字和地址告訴他們吧,這樣可能還會少受點皮肉之苦。」可我又一想,我們家是盡接待本分的,弟兄姊妹常去,我要是把真實地址告訴他們,這些弟兄姊妹很可能就會被他們查到,可我不説吧,身體實在是受不了了。兩難之間,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想為你站住見證,可身體實在是承受不住了,求你幫助我,為我開闢出路。」禱告後,一段神的話出現在我腦海裏:「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為我在大紅龍面前作剛强響亮的見證,最後一次為我擺上,最後一次滿足我的要求,你們真能做到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三十四篇》面對神的這句問話,我感覺特别蒙羞,想想自己就是怕受苦而消極軟弱,甚至還能為了保全自己,置弟兄姊妹的安危于不顧,我太自私了。我又想到主耶穌的話説:「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是啊,我今天就算真被他們打死了,但我的靈魂在神手裏,不管大紅龍有多麽凶殘,它也取締不了我的性命。想到這兒,我立定心志,决不向撒但妥協。没想到這個時候,那個局長聲音低沉地説:「你這個老頭子,重要的話一句也不説,還把我們折騰得够嗆,我們飯不能按時吃,白天黑夜地連軸轉,也没得休息。」説完,他就無奈地走了。當我把命豁出來為神作出見證的時候,撒但就蒙羞失敗了,我心裏感到有一種説不出來的喜樂。從那以後,警察就再没有提審我,他們關押了我一個月後,就把我釋放了。

回想經歷這次抓捕,遭受酷刑,雖然説肉體受了些苦,但我在生命上有了一些長進,經歷大紅龍的迫害,首先讓我對共産黨仇恨真理、抵擋神的邪惡實質有了一些分辨,看到他們就是一夥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是仇恨神、與神為敵的惡魔,我從心裏對它産生了真實的恨惡與背叛。經歷中我也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和奇妙作為,雖然我身陷魔窟,遭受惡魔的摧殘,但神一直在保守着我,用他的話語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就感覺神一直在我的身邊,從來都没有離開過我,不然就像我這樣的年紀早就讓警察給折磨死了。每次一想到這兒,我就特别地受感動,感謝神帶領我勝過惡魔的摧殘,從魔窟中走了出來。

上一篇: 我所受的逼迫痛苦
下一篇: 媽媽坐監的日子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患難中神光引領

四川省 趙新 我從小生活在大山裏,没見過什麽世面,也没有什麽更高的盼望。結婚生子後,兩個兒子懂事聽話,丈夫也勤勞苦幹,雖然家境不怎麽富裕,但一家人和睦地生活在一起,感覺很幸福、美滿。1996年,我突然得了一場重病,因此便信了主耶穌,從那之後我就常常讀經,積極參加聚會,没想到我的病…

面對撒但的步步緊逼

中國安徽 楊琳 2018年的9月11號,早上6點鐘,我還在睡覺,突然就聽見一陣很猛的踹門聲,還没等我反應過來,七八個警察就闖了進來,他們一把扯掉我身上的被子,把兩個姊妹給踹醒了,接着就對我們攝像、拍照。當時警察搜到了一張58萬的奉獻款收據,4萬多的奉獻款,還有一個姊妹的6000塊…

媽媽坐監的日子

中國黑龍江 周潔 我和我媽離家逃亡的時候,那會兒我15歲。記得是2002年的一個深夜,我媽突然小聲地跟我説警察要來抓她,我們得趕緊走,家裏不能住了,我們急忙收拾了一些衣物,就匆匆離開家了。從那以後,我們就再也没回過家。我媽是被追捕的,帶着我逃亡挺危險,所以當時我媽就没帶着我,把我…

在中共監獄的日日夜夜

中國江蘇 楊毅全能神説:「在許多地方神已預言過在秦國之地得着一批得勝者,是在世界的東方得着得勝者,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落脚點無疑就是在秦國之地了,正是大紅龍盤卧之地,是將大紅龍的子孫得着,讓其徹底失敗、蒙羞。神要將這些苦難深重的人唤起,徹底唤醒,從迷霧中走出來,弃絶大紅龍,從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