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站好自己的地位 心裡有享受

44

認 真

伴唱:一切都在你手中

1 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是沒有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是你的高抬,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這一切都是你的命定。

2 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裡、放在硫磺火湖裡,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

3 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手裡,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

伴唱:萬事萬物都在你手中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

清晨醒來,我打開窗,微風迎面而來輕拂著我的面龐,遠處楊樹林中不時傳來鳥兒清脆的歌聲,聽著這熟悉的歌喉和旋律,我的思緒被帶回了以往……

我從2013年開始盡接待本分,後來因著中共的抓捕,環境越來越惡劣,我被迫停下本分很長一段時間,我很渴望能正常地信神、盡本分。

2016年4月的一天,我們聚完會,福音組的趙姊妹說:「現在要從教會裡選拔人培養專職傳福音人員……」姊妹的一番話讓我想入非非:「我要是能被選上該多好,這比每週只聚兩次會學的功課多,也有發展前途。」正想著,突然聽趙姊妹問我:「認真姊妹,我看你的素質還可以,你願意盡這個本分嗎?」聽到這話我喜出望外,連忙說:「感謝神的高抬!我願意。」趙姊妹說:「那好,明天早上八點咱們一起去聚會。」我邊點頭邊答應著,心裡好興奮、好激動,不住地感謝神,心想:「我能盡這個本分可太好了,不但能得著福音小組的培訓澆灌,還有希望成為一名出色的見證人,最重要的是還能到幾處教會扶持弟兄姊妹,那不就跟帶領一樣風光嗎?」想到這兒,我腦海中出現了往日做帶領時的風光場面,走到哪兒弟兄姊妹都是笑臉相迎,可自從盡上接待本分,接觸的人少了,就再也享受不到這種待遇了。現在教會對擴展福音的工作特別重視,也注重培養這方面的人才,要是經過培訓、操練,說不定我也能成為一名出色的見證人,到那時可就出名露臉了,凡是認識我的弟兄姊妹不都得對我刮目相看嗎?或許還能被提拔做帶領呢!那樣我以後就不用再盡接待的本分了。我美滋滋地想著往家趕……

姊妹拿著手機很開心

我剛到家,上層帶領突然來了,進屋後就對我說:「姊妹,你不是一直盼著盡本分嗎?現在給你安排本分了,你還繼續盡接待本分吧。」我聽後心裡一愣,像一盆冷水澆下從頭涼到腳,心想:「這麼長時間盡不上本分,每星期只聚兩次會,今天才剛安排我進福音組,本想著在這個本分上幹出點名堂來,可偏偏這個時候又讓我盡接待本分,難道我就只能盡接待本分,就不能盡個有點價值的本分嗎?唉!盡接待本分能有什麼出息,哪有參加福音組培訓有前途。」但又想到這一切都有神寶座前的許可,都是神的擺佈,我應該順服教會的安排,可我還是不甘心,想最後再爭取一次,就帶著存心對帶領說:「現在姊妹讓我到福音組參加培訓,還約好明天八點去聚會呢?」我想帶領聽後說不定就不讓我盡接待本分了,那我就可以參加培訓了。可帶領卻說:「那我回去給他們說一下吧,以後你就不用去了,明天姊妹就來,這次接待的雖然不是帶領,但她們盡的本分同樣很重要……」聽到接待的不是帶領,我心裡又多了一份失落感:「看來我去福音組是沒希望了,並且這次還從接待上層帶領降到接待普通弟兄姊妹,唉!真是越來越差了。」但想到能盡上本分來之不易,就只好無奈地順服下來。

帶領走後,我的心裡還是翻騰:「唉!就這樣放棄了?剛才如果直接拒絕會怎樣呢?把心裡話說出來,說不定帶領就不讓我盡接待本分了,那樣我就可以參加福音組了,現在我也沒有退路了呀!可我心裡怎麼這麼失落呢?」之後,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現在帶領安排我盡接待本分,我又有本分盡了,本該高興才是啊,可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覺著盡接待本分不如傳福音有發展前途,我知道這事有你的許可,也有你的美意,我得順服教會的安排,可我心裡總是順服不下來。神啊!我不想悖逆你,可我不明白你的心意是什麼,你要成全我什麼,求你開啟我,使我明白你的心意,能從心裡順服你的安排。阿們!」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說:「那些喜愛地位的人把地位看得比神大,那些熱衷於事業的人把事業看得比神大,等等人的各種表現讓我不得不說『人在口裡稱頌神為至高,而在人眼裡一切都比神大』,因為人一旦在跟隨神的途中找到了施展自己的才華的機會,一旦有了能搞自己經營、自己事業的機會,人便把神拒之千里之外,而投身於自己熱衷的事業之中,至於神的託付、神的心意人便早已將其拋到九霄雲外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對照神話語我揣摩著自己的情形,當聽說福音組要選福音人員澆灌培養時,我心裡就蠢蠢欲動,覺得自己只是聚聚會或盡接待本分沒有發展前途,若能操練成為一名見證人那就能露臉了,這比盡接待本分可強多了,所以當姊妹問我願不願意盡傳福音的本分時,我喜出望外,隨即心裡就開始計劃,幻想著經專業培訓後能成為一名能說會講的出色的見證人,下到教會中帶領、澆灌弟兄姊妹,走到哪兒都能得到弟兄姊妹的讚賞、高看……我一心想的都是得到地位後的風光,早就把神的心意、神的要求拋到九霄雲外了,我把地位看得比神高、比神大,追求地位比得著真理、得著神還重要,我這哪是一個信神的人啊!我這不就是神的話中揭示的打著信神盡本分的旗號搞自己的經營嗎?看到自己的存心不對,是在搞自己的事業,經營自己的臉面地位,追求享受地位之福。神知道我的存心觀點不對,並不是追求真理,所以擺上環境來顯明我,這是神對我的保守啊!我得背叛自己順服教會的安排。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話給我指出了明確的追求目標,追求做一個受造之物,老老實實盡上自己的本分,不要追求做超人、偉人,而是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來敬拜神,這才是我該具備的良心和理智,也只有這樣才不會因奢侈慾望得不到滿足而失落、痛苦。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心裡也放下了想出人頭地的慾望,立志在接下來的接待本分上好好與神配合來安慰神心,我坦然地投入到了接待本分中。我原以為自己已經能放下地位之心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了,但神卻擺設環境、人事物再次顯明了我。

一段時間後,教會又交通了福音擴展工作的重要性。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三步作工都結束之時將作成一批見證神的人,即作成一批認識神的人,這些人都是對神有認識的人、可實行真理的人,是有人性、有理智的人,這些人都是對三步拯救工作有認識的人,這是末了要作成的工作,這些人是六千年經營工作的結晶,是最終打敗撒但的最有力的見證。能成為見證神的人就是能得著神應許、得著神賜福的人,這是最終存留下來的一批有神權柄、作神見證的人。或許你們中間的人都能成為這一批人中的一員,或許只有一半,或許只有幾個,那就在乎你們的心志與你們的追求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從神的話中看到,神最終將作成一批認識神、見證神的人,只有見證神的人才是神稱許、祝福的人,這樣的人無論走到哪裡都被高看、重用,那這一生才不白活。此時,我的心又開始不安分起來,想想自己熟悉的那些弟兄姊妹,有的盡教會帶領和同工的本分,有的專職傳福音,真是讓人羨慕啊!我要是能操練談見證,慢慢有真理實際了,不也有機會被選為帶領嗎?即使選不上帶領,能盡個露臉的本分也行啊,總比盡接待本分強吧!說不定操練操練也能成為傳福音成手到處談見證,那可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了,人高看神也喜悅,那得多享受啊!

姊妹獨自坐在石頭上很失落

在這種存心的支配下,我對傳福音見證神有了「負擔」,每天做完飯就把自己關在屋裡操練寫傳福音的講道稿。當我把第一篇講道稿寫完後,趕忙向姊妹炫耀:「我寫了一篇講道稿,你給我提提意見,要沒有問題就給上交吧。」姊妹聽後說:「真的嗎?你比我們有負擔,我們光忙活了,還沒來得及寫呢!」我聽後心裡美滋滋的:「總算有一點能超過你們了,我還得趕快接著寫,爭取早日寫出成功的講道稿,那時你們更得對我刮目相看。」於是我就鉚足了勁繼續寫,很快又寫了幾篇講道稿,盼望帶領能發現我這個人才,能早日被提拔重用。

可是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了,我一直也沒有收到盼望的回信,帶領也沒有發現我這個人才而給我調換本分,我心想:「可能帶領只注重從帶領同工的講道稿中來發現人才,而我只是盡接待本分,無足輕重,誰會注重我呢!唉,還是有地位好啊!」我藉著寫講道稿追求讓人高看的慾望沒達到,我不但不反省自己,反而持守謬妄觀點與神消極對抗,之後就放棄不再寫了。後來我想:「寫講道稿不能被看重,那我可以給親戚朋友傳福音,若能把親戚朋友帶到神面前,或許帶領看我有傳福音的特長會給我另行安排本分呢。」於是,在此存心支配下我開始給親戚傳福音見證神,親戚願意考察神的作工了,姊妹們也都誇我有傳福音的特長,並鼓勵我繼續傳福音,我就更來勁了,嘴上說都是神開啟的,心裡卻享受得不得了,覺著希望就在眼前。

當我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時,神的審判臨到了我。慢慢地,我失去了聖靈作工,靈裡黑暗下沉,盡本分也沒有勁頭了。之後,我看到帶領每次來都很關心姊妹們的情形,注重她們的本分,看到她們在一起交通真理談工作,而我卻在廚房裡忙著做飯,心裡就不平衡,感覺自己像是低人一等一樣。雖然有專人帶我聚會,各方面也都安排得挺合適,但因地位之心在裡面作祟,我心裡總有慾望和要求,對姊妹們也產生了嫉妒之心,還埋怨帶領:「你們怎麼也不關心我的情形和難處呢?不就因為我是盡接待本分的沒有地位嗎?在你們眼裡我的本分無足輕重,姊妹的本分才重要。唉!還是有地位好啊……」因我追求的觀點不對,我的情形越來越差,慢慢地,我盡接待本分不甘心了,看姊妹們也不順眼,心裡還嫌棄年輕的姊妹浪費東西,導致姊妹們受轄制影響了本分,因此我失去了本分。姊妹們走後,我看著空空的房間,心好像被掏空了一樣,陷入了痛苦的熬煉之中,我一遍又一遍地向神禱告:「神啊!今天臨到的這一切都是你對我的審判,有我該學的功課,可我只是認識到自己在盡接待本分上一直不甘心,認為接待本分是伺候人的,覺著自己盡這本分是大材小用,因我追求的觀點不對導致失去聖靈作工,活在撒但敗壞性情裡悖逆你,不甘心接待讓姊妹們受轄制,給教會工作帶來打岔、攪擾,做了撒但的幫凶,成了作惡的人。神啊!我現在失去本分很懊悔,後悔自己太瞎眼沒有珍惜你給我的機會,也看見你公義聖潔的性情,你高抬我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可我卻挑三揀四不願順服你的安排,我真是不識抬舉。神啊!我現在心裡好痛苦,我願意向你悔改,求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認識自己。阿們!」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一聽說神家要培養各種人才,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爭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爭,不爭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有點怨氣。有怨氣自己還克制著,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了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揣摩著神的話,我陷入了沉思:我不就是神的話中揭示的這種人嗎?自己追求地位、看重地位,當看到帶領和盡露臉本分的弟兄姊妹,我就羨慕、嫉妒,恨自己沒有這個機會。看到寫講道稿能有機會嶄露頭角達到自己的野心目的,我就受苦付代價地去配合,妄想藉著寫出合格的講道稿讓帶領發現我這個人才,從而被提拔重用得到地位被人高看,達到自己出人頭地的目的,我這不就是想出頭、出名被人崇拜嗎?當盼不來帶領的賞識時我就消極,認為自己要是盡帶領或其他的重要本分,就有機會操練寫出一鳴驚人的講道稿一舉成名,好像自己這匹千里馬沒遇見伯樂,自己極不甘心,總想搏一把。還猜測帶領只看重帶領同工的講道稿,自己是盡接待本分的沒地位才不被重視,我的看事觀點太謬妄,本性太詭詐了!寫講道稿沒能達到被提拔重用,但我仍不死心,又想藉給親戚朋友傳福音來顯示自己有傳福音的特長能被帶領看中,從而給我調換一個比接待有地位的本分,好被人高看,妄想藉此得到夢寐以求的地位,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享受地位之福,我狂得簡直沒有一點理智了!自己得不到賞識,心裡的嫉妒和怨恨就止不住地往外冒:「為什麼她們能有機會操練盡露臉的本分,我卻只能圍著鍋台伺候人?為什麼帶領不讓我進福音組?難道我只能盡接待本分嗎?……」心裡怎麼也平衡不了,對接待的本分從心裡看不上,對教會的安排也順服不下來,我所追求、所做的都是為了地位,我的存心目的太卑鄙了!回想這麼多年經歷神的審判刑罰,在地位上我也受了不少苦,自認為對地位也能看透一些了,也禱告發誓再也不追求地位傷神的心了,可當事實顯明時我還是抓著地位不放,這到底是為什麼呢?為這事我從心裡向神禱告:「神啊!為什麼自己在面臨地位的試探時總是勝不過去呢?求你開啟帶領我能明白真理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姊妹在禱告

之後,我想到神的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樣一個人,有這些表現,他的本性是什麼?……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我看到自己的本性和保羅是一樣的,特別狂妄自大,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喜歡被人高看、誇獎,喜歡站在高位上轄管別人,讓人都聽我的,總想在人心裡有個地位。回想自己在家裡就總想掌權說了算,我說什麼家人都得聽,讓他們幹什麼得趕緊去幹,否則就發脾氣,耍威風。在教會中也喜歡佔居高位,被人重視、高看,為此我一直為著能在教會擁有地位而苦苦追求、奮鬥。可神一直不給我享受地位的機會,而我仍不肯放棄,就是盡接待本分也想讓帶領把我看在眼裡,進門得先關心我、重視我,什麼事都徵求一下我的意見心裡才舒服。看到帶領來了和姊妹們交通,注重姊妹的工作,關心姊妹的情形,我卻在廚房裡給大家做飯,就覺著自己和小丫鬟一樣低人一等,把本分當成了伺候人,從心裡不甘心接待。就想藉著寫講道稿被帶領賞識,從此擺脫「做飯」這一職稱,享受地位的風光。藉著神話語的揭示,我看見自己所追求的不是真理,所走的也不是蒙拯救的路,而是和撒但一樣的滅亡之路。我追求的是名譽地位,喜歡的是作王掌權、出人頭地,總想站在地位上讓人高看、仰望,享受地位之福,究其原因都是受撒但的生存法則「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等撒但毒素毒害的,這些撒但的生存法則成了我的生命,使我身不由己地追求名譽地位,我和保羅一樣狂妄得簡直沒有一點理智了!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走的道路如果是不追求真理,想籠絡人,想滿足自己的野心,想滿足自己的地位之心、慾望,這是什麼道路啊?(敵基督的道路。)……人心裡如果只有地位,只有自己的慾望,就是只滿足自己私慾、存心、動機,人就不可能見證神,也不可能追求真理,反之他所做的都是什麼?(所做的這些都是惡,是在抵擋神。)……為地位做事的人,他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沒有。)沒有神的地位,這樣的人能追求真理嗎?不能追求真理的人有地位了,你們說會走什麼樣的道路?(敵基督的道路。)最終的結果會是什麼呢?(會成為敵基督,被淘汰。)」(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從神的話中看到,信神不追求真理總追求地位,滿足自己出人頭地的野心慾望,所走的就是敵基督的道路。在這種存心的支配下所做的一切都是惡,都是在抵擋神,最終就會成為敵基督被神淘汰,這個問題太嚴重、太可怕了!怪不得神如此恨惡走敵基督道路的人呢!因這類人的實質就是天使長的實質,是在與神爭奪在人心中的地位,想讓人敬拜他,讓人把他當神對待。看看自己走的正是這條路,實質太邪惡、惡毒,真是可咒可詛啊!神是公義、聖潔的神,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神的地位任何人不許站,神是造物的主,我是受造之物,理應站好自己受造之物的地位敬拜神,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神命定我有什麼素質,盡什麼本分,在什麼環境中活著,我理應順服,不應講理、埋怨,更不能對抗,這才是有理智的受造之物。想想那些倒下的敵基督,還有保羅和那些位高權重的法利賽人,他們都擁有高的地位,也得到了很多人的高看、崇拜,尤其保羅幾乎被所有信耶穌的人立為標杆,在有些人的眼裡甚至把保羅與主耶穌劃為等號,可他們的結局又是如何呢?不都遭到神公義的懲罰與咒詛了嗎?這不是我的前車之鑑嗎?再看看自己的所作所為,走的正是被神咒詛的敵基督道路,若不悔改最終也會成為敵基督被神淘汰,受懲罰。認識到這兒,我才看到神不給我地位是對我的保守,寫的講道稿不被賞識就是神對我的審判,藉此讓我反省我的存心,達到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能醒悟回轉,神真是用心良苦啊!假如我真能寫出一篇合格的講道稿,更不知自己是誰了,那就狂得不得了了,我這才看到神作的對我都是拯救,都是愛,更是對我極大的看顧與保守。可我還找別人的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對神的公義性情不認識,對神的全能主宰也信不來,看事觀點和世人一樣,我真是太不可理喻,太傷神心了!這時,我特別懊悔恨惡自己,跪下向神禱告:「親愛的全能神啊!我感謝你對我的顯明,使我看到自己走的是敵基督的道路,我追求地位、名譽早已觸犯了你的性情讓你厭憎,真該受你的咒詛。我太狂妄不認識自己半斤八兩,總想出人頭地被人高看享受地位,就我這樣的本性要是有了地位真不知會作出什麼惡來,那時後悔也晚了。今天你不給我地位就是對我極大的保守,我願向你悔改,追求真理,得著生命性情的變化,不再追求那一文錢不值的地位了。神啊!求你開啟帶領我明白真理,在你的話裡找著實行的路,使我狂妄自大的本性能得到變化,能夠學會低調做人,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地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再走敵基督的道路,能謹慎小心地走信神之路。阿們!」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我不管你勞苦功高,或是資格大大,或是追隨左右,或是名望頂天,或是態度好轉,只要你沒有按著我的要求去辦,那你永遠不可能獲得我的稱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給人帶入地獄》)「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神的性情是公義的,神定規人的結局不是根據我們的地位高低、資格老幼,也不看我們受苦多少,就看我們有沒有真理實際。因著我對神拯救人的作工不認識,對神的心意不明白,一味地追求名利地位,走上與神心意背道而馳的道路,如果繼續走下去只能是離神越來越遠,到最後落得個被淘汰、受懲罰的下場。今天藉著看神的話,我明白了信神追求真理、得著真理太重要了,這關乎到信神能不能蒙拯救的大事;也看到自己太愚蠢,真是油蒙了心竅,被地位弄瞎了心眼,被地位愚弄得苦不堪言,還耽誤了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機會,想想真是後悔莫及!我不禁向神禱告:「神啊!此時我才看到自己的邪惡敗壞,我信神不知道該追求什麼,要得什麼,什麼才是最寶貴的,卻把地位看得比命還重要,整天為地位活著,為地位受苦賣力,甚至都無心思盡本分,我真是活得卑鄙齷齪,毫無一點良心理智!我信神這麼多年不追求真理,不走正道,頑固地走敵基督道路與你消極對抗,真是該受你懲罰啊!神啊!我願放下對地位的追求,向你真實的悔改,願意做一個最小的跟隨者,只求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你的愛,也願你開啟我,在你話裡找著實行的路,能順服你的擺佈安排。阿們!」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要擺脫地位對你的控制,你首先在存心、思想、心靈裡得把這個清除出去。……先從思想意識裡出發,從這裡著手。……針對人對一個事的心思意念、存心還有走的道路,還有他要發展的方向、行路的方向,就是你有意念了,要這麼做了,你就把它限制起來,解剖它,這一解剖,一限制,你行出來的、流露出來的是不是就少多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在神的話中我找到了實行的路,藉著禱告求神帶領我擺對存心,背叛臉面地位,不再上撒但的當去追求那些不現實的東西了,我要實行真理滿足神!我能盡接待本分這是神的安排與命定,神給我預備的各方面都合適,更有利於盡這個本分,可我總是高瞻遠矚、鬼迷心竅,心比天高,狂妄愚頑,不務實際,妄圖擺脫神的主宰安排,這正是我的悖逆敗壞,需我有意識地放棄、背叛,才能擺脫地位對我的捆綁。我既然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了追求真理的意義與價值,就應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不應在乎人對我怎麼看,應注重活在神面前,盡自己所能地把自己的本分盡好,達到進入真理實際順服神、滿足神,不管別人怎麼看,只要是實行真理滿足神就一定有收穫。

當我的觀點轉了,從心裡不願再追求地位,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時,沒多久,我又盡上了接待的本分。因著神的審判,也因著所明白的真理,這次我從心裡接受了神對我的主宰命定,覺得能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我不願再活在敗壞性情中被撒但捉弄、苦害,只願把心用在追求真理、忠心盡本分上。在接待的過程中,我也有意識地按著神的話實行,發現自己存心不對趕緊向神禱告背叛自己,尋求該進入的真理,讓神的話在我身上掌權,並在人面前多敞開亮相解剖自己的敗壞,覺得越這樣實行心裡越亮堂,我感謝神的愛!

姊妹在做家務

一天早上,姊妹們讀神的話時沒叫我,我的地位心又出來了,心想:「你們平時聚會談工作沒讓我參加,這我能理解,可早上讀神的話靈修時可以叫上我吧。你們在外面經歷的多,也不幫助幫助我,看來我就是可有可無的角色,你們不叫我,我依靠神自己看。」正當我賭氣時,心裡突然想起神的話:「你得學會讓別人看到你的心,學會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就反其道行,這是不是原則,是不是實行路?先從思想意識裡出發,從這裡著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是啊!今天姊妹們沒叫我,我可以自己去問,放下地位臉面去與姊妹們交心,我賭氣這不都是地位心在作祟嗎?還非得人心裡有我、捧著我?自己就不願主動問,好像那樣自己就矮人半截,這次我就反其道行不再做地位的奴役,只願實行神的話活在神面前。認識到這兒,我向神禱告後,主動到姊妹們房間問:「姊妹,我能不能和你們一起讀神的話呀?」姊妹爽快地說:「行啊,我們本想叫你的……」我高興地和姊妹們一起讀神的話,把自己流露的敗壞和大家亮相,大家都互相交通誰也沒有小看我,感覺這樣實行真好,靈裡釋放、有享受!

回想自己信神多年因追求地位所受的撒但苦害,真是苦不堪言!追求地位真不是個好道,正是撒但愚弄人、敗壞人、苦害人、吞吃人的把戲,是撒但捆綁人的一張網,是它殘害人的方式與工具。認識到這些後,我從心裡不願再追求臉面地位了,只想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盡上自己的本分滿足神,當這樣追求的時候心裡輕鬆、釋放了許多。感謝神!我能有這一點認識與收穫都是在神的審判刑罰中,藉著神的開啟帶領實行進入神話得到的,體嘗過後才感到神拯救人的作工太真實、實際了,是我信神路上的一個轉折。雖然我還沒有完全達到變化,有時還流露地位臉面的東西,但我對追求名利地位的實質與危害有了一些認識,看透了撒但的險惡用心,不願再為撒但效忠而死在地位上讓神傷心失望了,我願繼續追求真理,經歷神更多的審判刑罰,直到能完全超脫地位枷鎖對我的控制,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模樣,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安慰神心。

「噹噹噹……」幾聲鐘聲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看看錶已經七點了,想到姊妹們靈修完就要投入盡本分中,我就趕忙收拾了一下,哼唱著神話語詩歌去廚房做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