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落選後的收穫

14

小 香

林潔腳下踩風似的蹬著自行車,飛奔在空曠的鄉間小道上。微風吹過,道路兩邊的白楊樹葉嘩嘩作響,似乎在慶賀著什麼,忽然在拐角處,她看見一片梔子花,潔白的花朵迎著風上下搖擺,她情不自禁地說出:「真好看,梔子花開了,神造的一切都好,感謝神!」沒走多遠,她像想起來什麼似的,回頭對一片梔子花說:「我要努力盡本分,像你們一樣見證造物主。」

車子沿著鄉間小路前行,而林潔的思緒卻回到了剛剛聚會結束時的場景:

一向大大咧咧、在生命進入上不太求真的郭姊妹說:「呀!今天聚會聽林潔姊妹談的經歷,我很得益處。弟兄姊妹聚在一起,你交通神的話,我講經歷見證,配搭在教會裡就是好啊,感謝神!」

王姊妹:「嗯,感謝神!今天的聚會,林姊妹對神的話領受得很純正,交通的經歷也很實際,我也很得益處……以後咱們要常在一起聚會啊!」

弟兄姊妹的這些話,使林潔懸著的心一下子落地了。不由得想起前段時間帶領安排她去聚會點帶小組時,她因著自己信神時間短,感到壓力很大,就提議讓帶領先帶她一段時間。後來她為此事也常常向神禱告,沒想到今天聚會能得到弟兄姊妹的認可,她知道這是神的帶領,從心裡感謝神!再加上聚會結束後帶領的一番鼓勵,更讓林潔充滿了信心,她認為只要好好盡本分,以後肯定也能像帶領一樣給很多人講道,到那時該有多風光呀!

林潔帶著微笑使勁地蹬著自行車漸行漸遠……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林潔雖然還不明白多少真理,但她熱心十足,常常奔走在幾個小聚會點之間,不管颳風下雨、酷暑嚴寒,林潔從未間斷跟弟兄姊妹聚會,對弟兄姊妹所提的問題,她盡全力幫助解決,實在解決不了的,她就向有經歷的弟兄姊妹尋求。一段時間後,因著她的努力與付出,得到了多數弟兄姊妹的好評與高看,並被選為教會帶領,她便認為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就是做帶領的料。正當她春風得意之時,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一天晚上,林潔從教會裡剛回到家。忽然聽到手機裡傳來信息的提示音,林潔拿著手機走進房間,迅速點開信息,她微微一怔,緩步走到床邊坐下,心想:「明天去聚會?還聚兩天?什麼情況?」她沒有多想就放下手機,去做別的事情了。夜深了,林潔又想到中層負責人讓她明天去聚會的事情,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心想:「這次去聚什麼會呢?聽一個姊妹說過準備選中層同工,莫非明天是要選中層同工?我要是能被選上中層同工,這幾年的花費跑路也算有了成果,到時負責更大範圍的工作,露臉的機會多了,弟兄姊妹肯定會更加高看我的,那時臉上該多有光啊!」林潔美美地幻想著自己當上中層同工的情景,不知不覺睡著了。

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聚會讀神話

第二天,林潔早早地來到聚會點,找個位置坐下,在心裡跟神作了簡單的禱告,就翻看手中的神話語書,心裡雖有些忐忑,但還強裝鎮定地安慰自己:「如果真是選舉中層同工,我的實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肯定能選上。」聚會中,兩名中層負責人說明了來意:「因現在缺少一名中層同工,通過弟兄姊妹的初步推選,要從你們四人當中選出一名來擔任。」負責人話音剛落,年齡稍大一些的王姊妹就說:「林潔姊妹年輕,有素質,能幹!」聽到這話,林潔心裡一陣竊喜,揣測著王姊妹說這話是不是有意選她啊!但為了不讓別人看出她內心的真實想法,便急忙說:「王姊妹,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可不行。」說完之後,林潔在心裡暗暗衡量誰是最佳人選:看看今天來參選的另外三位弟兄姊妹,王姊妹就不用說了,從說話中就能聽出她很看好我,而且她在談自己以往的經歷時,帶領的表情不是很滿意,再說大家也都聽得出王姊妹這個人有些狂妄。林潔又看看坐在不遠處的李弟兄,今天他交通神的話和經歷都沒有什麼新的亮光;旁邊這位張姊妹,她剛才提出的問題,還是我結合經歷給解決的,肯定沒我好。想到這裡,林潔回想自己這一天的表現,覺得自己不管是在交通真理方面還是解決問題上都不錯,負責人應該都看在眼裡了。綜合對比後,林潔坐直了身子,感覺自己被選上中層同工應該是十有八九的事。但為了以防萬一,林潔在心裡告誡自己:「千萬不能懈怠,得好好表現,爭取讓大家能認同只有我才是中層同工的最佳人選。」緊接著又聚了一天的會,林潔很用心地交通,小心翼翼地表現著……終於到了投票的時候,林潔正襟危坐,期待美好的願望實現,但隨著負責人的口型,卻發出了這樣的聲音:「通過選舉,李弟兄被選為中層同工。」

「什麼?李弟兄當選中層同工!」林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沸騰的血液似乎一下子停滯,讓她透不過氣來,坐直的身子慢慢彎下,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低著頭,手裡擺弄著衣角來掩蓋內心的失落與消沉。林潔心裡不停地思索著:「怎麼會落選呢?我這兩天表現得也不差啊,況且王姊妹不是也看好我嗎?張姊妹提出的問題,也是我交通解決的呀!難道她們倆都沒有選我嗎?可李弟兄交通的也沒有什麼新亮光呀,怎麼會被選上了呢?」選舉結果似謎團般的在林潔心裡縈繞著。為了不讓眾人感覺出異樣來,林潔簡單收拾了下糟糕的心情,抬頭準備加入大家的談話,但這時正好看到李弟兄臉上似乎露出勝利的笑容,她剛剛平靜的心瞬間垮了下來,心裡嘲諷道:「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做個中層同工嗎?至於那麼得意嗎?看把你樂得嘴都合不住。哼,交通的沒有一點亮光,選上又怎樣,要是不追求真理,早晚也得被顯明淘汰,到時你就不會這麼樂了!」雖然這樣的想法讓林潔逞了一時之快,但是落選的苦悶、壓抑如濃墨滴水般的在林潔心裡暈化開來……

走在回家的路上,憋屈的眼淚順著臉頰止不住地往下流。林潔不停地在猜想:「如果負責人把選舉結果公布於眾,到時弟兄姊妹會不會看不起我呢?」一想到自己落選會被弟兄姊妹小瞧,林潔心裡就有種鑽心般的疼痛。到家後,林潔腦海裡不停地回放著選舉時的一幕幕,越想越痛苦,越痛苦越感到委屈,不爭氣的眼淚肆意地流淌著。消沉與痛苦中,林潔想到了神,她跪倒在神前向神禱告:「神啊!為什麼我感覺心裡這麼痛苦?雖然我也常說凡事臨到都有你的美意,可在我落選的事上你的心意是什麼呢?我不明白,願你在這事上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按你的心意去實行。」

之後,林潔看到神的話說:「所以一聽說神家要培養各種人才,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又看到交通講道中說:「在教會裡所有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注重什麼,他們都做了什麼,他們的心在哪些事上,知不知道?……名義上是信全能神,口頭上也說在經歷神作工,但是神作的是審判刑罰人的工作,是用試煉熬煉潔淨人的工作,是在教會生活中對付修理人的敗壞行為使人能認識自己的工作,在這幾方面他都迴避不接受,那他注重什麼呢?追求權力、名譽,爭奪帶領工人的地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這些事,他的心思全用在這上面了,這樣的人作工說話主要是靠講道理來迷惑人,也就是靠講道理騙取大家的好感和信任,讓人贊成他、聽他的、維護他,最後達到當選帶領工人的目的,他所忙活的都是這些事。這樣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摘自《講道交通(七)·經歷神的作工要達到蒙拯救最主要得具備什麼》)林潔站起來抬頭看著窗外的月光,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反覆揣摩著這些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涉及到名利地位、出名露臉就爭就奪,整天不注重生命進入,總是把心思用在爭奪做帶領上,這樣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是呀,想想信神這幾年風裡來雨裡去,為教會工作奔忙花費,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林潔冷靜下來思量著,當她接到帶領信息的時候,激動得半宿沒睡著覺,想到自己要是能選上中層同工負責的範圍大,接觸的人多,講道作工能得到更多弟兄姊妹的高看,那多風光、露臉……想到這裡,林潔愣住了,信神多年總是誇誇其談,一直以追求真理標榜自己的她,在事實的顯明中,她不得不承認自己都是在為地位忙活,就是喜愛地位名利、自私卑鄙的小人,根本不是什麼追求真理的人。此時,林潔落選的苦悶似乎逐漸消散開來。

一個姊妹靈修抄寫神話

林潔回到書桌前,繼續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是用什麼把人牢牢地控制住的呢?(名利。)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林潔看著這些神的話不住地點頭,在以往的審判刑罰中她也認識到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情形,但今天再看這些神的話,她更加明白了,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無論做什麼事都是為了名和利,甚至為了名利地位艱苦奮鬥、在所不惜。林潔想到這次選舉時自己的流露與種種表現,讓她心服口服,甚是蒙羞,因深受名和利的思想控制,爭名奪利的撒但性情已深入她的骨髓、血液,只要一涉及到露臉出名的事,她就會身不由已地去爭去奪,活出的是如此的低賤、下作。林潔不敢再往下想,似乎害怕面對更醜陋的自己,但選舉中的一幕幕又總在腦海重現,當追名逐利、高居人上的慾望破滅時,心裡卻對李弟兄滿了嫉妒與不服,甚至還存著惡毒的心巴望他被淘汰,在心裡看他的笑話、攻擊他;當選舉結果出來害怕自己被弟兄姊妹小看時,內心就發怨言,宣洩自己的無奈與痛苦。林潔想到信神理當敬拜神、愛神、滿足神,而她卻為了爭奪名利地位,喪失人格,哪有一點基督徒的樣式。此時,林潔懊悔自己的所做所行,不願再悖逆神,跪在神面前向神認罪悔改,立志不願再追求名利地位走錯誤的道路傷神的心。

神的話語如利劍般地剖開林潔內心的敗壞性情,雖扎心疼痛,但林潔心裡敞亮了許多,也藉著這次落選,使她對自己的錯誤追求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她感恩神特殊的賜予。

後來,中層負責人又約林潔一起聚會,聽到這個消息,林潔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不知該怎麼面對新選上的中層同工。她藉著禱告尋求真理,看到神的話說:「你總想爭地位你跟神說,讓神管教你,讓神給你擺設環境,讓神來幫助你渡過這一切難關,解決這一切的問題,把心打開別封著。你封著神也能鑒察到,你打開你還能得著真理,你說你應該選擇什麼道路?人千萬別偽裝,先從做誠實人開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從神的話中林潔明白了,要想解決追求名利地位的情形,就要實行做誠實人,不光把自己的情形向神訴說,還得有勇氣向弟兄姊妹敞開亮相。明白神的心意後,林潔下定決心:不管弟兄姊妹怎麼看,她都要實行真理做誠實人,向弟兄姊妹敞開亮相自己的敗壞性情。

聚會的日子很快就到了,眼望著負責人和弟兄姊妹,林潔卻沒有勇氣亮相自己,嘴巴像糊了膠水一樣張不開,內心左右徘徊:「要是把自己的敗壞性情敞開來談,負責人和弟兄姊妹會怎麼看哪?他們會不會看不起我,覺得我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左右徘徊中,林潔想到在神面前立的心志,要做誠實人實行真理,如果再不實行真理,不就是在明目張膽地欺騙神嗎?於是,林潔在心裡默默禱告神,讓神加給她背叛肉體的信心和勇氣,使她能實行出真理來。禱告後她心裡平靜了許多,在交通神的話時,林潔鼓起勇氣講述了自己落選之後的情形及認識。負責人和弟兄姊妹聽後,不但沒有小看她,反而還鼓勵她:信神就要實行神的話做誠實人,這才是追求真理的正道。緊接著,大家彼此分享了各自的經歷與對神話語的領受認識。此時,林潔才真正的體嘗到只有背叛肉體實行真理,心裡才有真正的平安喜樂!

林潔走在回家的路上,如釋重負,眼望天空中飛翔的小鳥,傾聽道路兩旁白楊樹的合奏曲,她舒展雙臂,仰望天空,似乎在對造物主說:「神啊!感謝你,是你話語的帶領引導,使我從黑暗走向光明,更是你的審判刑罰指引我前行的方向,我要實行真理,活出正常人性,像自由的鳥兒,像挺拔的白楊一樣讚美你,見證你!」

陽光照射樹葉

夏日裡的蟬鳴讓燥熱的人們平添了幾分焦灼。林潔顧不得窗外的聒噪,正在和幾名同工埋頭整理教會的福音資料。安靜的房間忽然傳來了訊息聲,林潔害怕打擾大家,趕緊把手機關了靜音,順手打開信息,映入眼簾的竟是負責人讓林潔寫講道稿和兩天後參加聚會的通知。看著信息,林潔手裡停下了繁忙的工作,心想:「又是出去聚會,還讓寫講道稿(教會規定被推選的人要在選舉中讀講道稿,這也是衡量選舉者的一項指標),這肯定不是平常的聚會,要是一般的聚會也會讓同工姊妹們參加,可這次為什麼不通知同工姊妹呢?看這架勢,莫非一年一度的換屆選舉的初選結果有我的選票?不對,自從半年前,我被調到福音資料組盡本分,就很少見到教會的弟兄姊妹,應該不會是選舉吧,可是不選舉,怎麼會突然通知我聚會……」想到這兒,林潔心裡突然有種莫名的高興,甚至有些喜不自禁:「雖說上次選舉中層同工落選了,可一年後的今天不照樣有我的選票嗎?看來,比起有的教會帶領我還是行的。這次如果能夠選上中層同工,一定要好好盡本分滿足神,做出個名堂來讓大家看看,到時候不愁弟兄姊妹不對我刮目相看,也好挽回以往失去的顏面。」

隨後,林潔把要去聚會的消息告訴給了同工劉姊妹,劉姊妹帶著幾分憂慮說:「林潔啊!我看這次通知你去聚會,十有八九是選中層帶領或同工的,要是你被選上了,我不就又少了一個配搭,到時商量工作都不知找誰去?」

聽到同工這樣說,林潔暗自高興,但故作鎮定地說:「劉姊妹,你多想了,八字還沒一撇呢?」雖然嘴上是這樣說,但能得到同工姊妹的高看,林潔心裡還是挺美的,覺得自己是個人才,心裡不由地盤算:「在這一年的時間裡,我能談出一些真實的經歷認識了,盡的本分也有點起色,這次要真是選舉,怎麼也不會落選的。」

為了選舉時能拿出出色的講道稿來證實自己的實力,林潔以最快的速度把手頭的福音資料整理好,就開始加班加點地寫講道稿,奮戰到凌晨終於把講道稿寫好了。看著剛剛出爐的講道稿,林潔又反覆修改整理,恐怕一個用詞不恰當影響稿件的整體效果。拿著修改好的講道稿,林潔似乎拿到了選舉「通行證」,長長地舒了口氣,望著窗外佈滿繁星的夜空,林潔向神作了感恩的禱告就睡下了,期待著明天的選舉能給自己信神生涯帶來轉折。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第二天一大早,林潔就坐上了去聚會的車,望著窗外飛速後移的街景,林潔面露喜色,只希望能早點到聚會點,開始這場對自己有著非凡意義的選舉。來到聚會點,林潔從來聚會的同工那兒得知今天果真是來參選的,而且是選舉中層帶領與同工,並且這次選舉是由上層負責人親自主持監督。林潔一看是上層負責人親自監督,又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告誡自己一定得好好表現,把握住這次「升遷」的機會。聚會中,弟兄姊妹都還沒開始交通,林潔就爭先恐後地把自己的領受與認識交通出來,爭取達到讓上層負責人及在場的弟兄姊妹認可、高看,到時好投她的票。中午吃飯時,林潔又主動給負責人端飯、拿筷子,有意在負責人面前獻殷勤,好給負責人留個好印象,以助自己選上帶領一臂之力。聚會中,林潔看到負責人對她的表現滿意地點頭時,林潔心裡就很踏實。聚會到最後,來參加選舉的弟兄姊妹又各自讀了自己的講道稿,林潔聽後覺得別人寫的都沒有自己的好。在預料之中,林潔最終以小組最高票數,進入最後一輪的選舉。

第二天,林潔滿懷信心地來到聚會點,她環顧四周,看到參加選舉的人中有三名是時任中層同工,另一名是與她一起聚過同工會的姊妹,林潔的笑容凝固在臉上,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心裡犯嘀咕:「看來這次當選中層帶領的指望不大了,三名時任中層同工肯定有經歷,到時肯定比我交通的好,而且剛好就選兩名中層帶領。」想到這兒,林潔耷拉著腦袋嘆了一口氣,但轉念又一想:「不是說選中層帶領與同工嗎?即使中層帶領當不成,以我的素質、經歷及盡本分的果效,應該被選為中層同工不成問題。」此時,林潔心中又燃起了希望,臉上也露出自信、高興的笑容。正當林潔得意時,負責人在落實教會工作時,發現林潔盡本分當中存在些問題,暫不適合參選帶領、同工。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猶如晴天霹靂般給了林潔當頭一棒,還沒開始選舉,半路就被淘汰了,她羞得如果有老鼠洞恨不得鑽進去。接下來的聚會,林潔如坐針氈,強忍著眼角的淚水沒讓它流出來,直到晚上十一點多公布選舉結果。最後的理智讓她給弟兄姊妹打了聲招呼,就退出了聚會房間,獨自一人先去睡了。

相關內容

放下 你會更輕鬆
基督徒的見證《選舉之後》神的審判是神的恩典祝福...
基督教會視頻《脫去地位「枷鎖」好輕鬆》基督徒如何擺脫罪的捆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