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他心中的仇恨不再蔓延

47

劉 毅

劉毅在上學的時候,因著講究哥們義氣和同學相處得很好,朋友也多;在生活中,他看到一些老實人受欺負時,也會為其打抱不平;平時和誰相處,他寧可自己吃點虧,也不願意佔別人的便宜……劉毅便覺著自己是一個人性好的人。可在事實臨及,觸及到劉毅的利益時,他才發現自己內心深處竟然隱藏著惡毒的撒但性情……

五月份的一天,劉毅正在工作室裡專心致志地修改著文稿,陳浩走到他的跟前說:「劉毅,你來組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整理的文稿還是沒什麼長進,這些問題我們之前都溝通過幾次了,可到現在還是存在,你在大學學的不是編輯嗎,你的簡歷該不會是假的吧?」聽了這話,劉毅的臉上感到火辣辣的,覺得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心中便對陳浩產生了成見。正當劉毅心中還在為這事耿耿於懷時,一天他路過陳浩的房間,無意間又聽到陳浩跟帶領說:「劉毅的工作能力不行,不適合培養做負責人。」劉毅怔了一下,彷彿被人搧了一記耳光,瞬間感到顏面掃地,心中的怒火蹭蹭地往外冒:「你也太過分了吧,好歹我也是大學畢業,在當地教會還做過帶領同工,能調到這邊教會盡本分,也算是可以培養的人吧。照你這麼一說,我還一文錢不值了呢?以後弟兄姊妹誰還能看得起我呢?教會還能提拔、培養我嗎?」劉毅憤憤不平地回到自己的房間,望著電腦發呆,根本沒心思整理手上的文稿了,陳浩的話一直在他的腦海裡迴蕩,他越想對陳浩的成見越大,起身走到陽台望著陰沉沉的天空,此時他的心情和這天氣一樣,特別的壓抑、沉悶。

青年弟兄很憂傷

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劉毅只要看到陳浩心裡就反感,甚至不想搭理他。有時陳浩看了劉毅整理的文稿後給提些建議,劉毅很抵觸,就直接反駁道:「我看這麼整理挺清晰的,按你的建議不見得好,沒必要改!」有時他們討論文稿意見不統一時,只要多數弟兄姊妹贊同劉毅的觀點,劉毅就從心裡小瞧陳浩,並藉機貶低,說陳浩修改文稿水平差。沒過多久,陳浩被提拔為負責人,當他給劉毅安排工作時,劉毅心裡總是不服,態度很敷衍,時間長了,陳浩就特別受他轄制,也不敢給他提建議了。一天,劉毅看到上層帶領問陳浩工作,陳浩沒有回答清楚,他便幸災樂禍:「這下可讓我抓到你的小辮子了,帶領問問題你都緊張得回答不好,我看你也沒什麼素質啊,還好意思說我不行。」隨即就當眾指責陳浩:「你怎麼不說話呢,一點理智都沒有。」陳浩耷拉著頭,沒說什麼。劉毅看到這一幕,心裡也隱隱感到不安,但想到陳浩曾經讓他難堪過,覺著陳浩太狂妄,壓壓他的銳氣也不為過。之後,劉毅還常常在背後論斷陳浩性情太狂妄,自以為是,瞧不起弟兄姊妹,站高位教訓人,等等。組裡弟兄姊妹都受他言論的影響,李弟兄還對陳浩產生了成見、看法。劉毅心裡感到有點自責,他意識到了自己背後論斷陳浩這種作法不合適,但並沒有更多地反省認識自己。後來,劉毅看到弟兄姊妹寫的文稿存在一些問題,本想和陳浩商量怎麼解決,但卻因著難以放下對陳浩的成見就把問題擱置在一邊了。後來因著組裡整理的文稿一直沒有什麼進展,一些問題沒能得到及時的解決,一個弟兄就提議說:「是不是我們組缺少整理文稿的人員啊,要不我們從別的教會再找找人吧,這項工作不能總這麼耽擱著,也影響進度啊。」聽後劉毅心裡「咯噔」一下,特別受責備,心想:「當時就是因為這邊整理文稿缺人,教會才讓我過來的,可如今我卻因著活在敗壞性情中,始終不能與陳弟兄和諧配搭,嚴重耽誤了這項重要工作。」此時,劉毅心裡很難受,知道應該正確對待陳弟兄,共同配搭把本分盡好,可敗壞性情又支配他:「不能向陳浩低頭,這樣就沒了尊嚴,他傷了我的面子,我就不能原諒他。」就這樣,良心和敗壞性情之間來回拉鋸著,無助中,劉毅只好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心裡很痛苦,活在敗壞性情中無法做到正確對待陳弟兄。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認識自己,在神的話中找著實行的路途。」

夜深人靜,劉毅還專注在電腦前讀神的話,看到神的話說:「你們看誰不順眼、跟你合不來,能不能想方設法地治他?你們做沒做過這類事啊?(做過。)是不是旁敲側擊地總貶低,總挖苦,總諷刺啊?(是。)那你們做這事的時候心裡是什麼情形?當時也解氣了,也痛快了,也佔上風了,過後琢磨琢磨,『做這事卑鄙,沒有敬畏神的心,這麼對待人不公平。』心裡有沒有責備?(有。)……能不能恨惡誰,跟誰合不來,或者誰不聽你的,不順著你的,你就琢磨打擊報復他,給他小鞋穿,給他點顏色瞧瞧?『你要是不聽我的,我現在不治你,我找機會,神不知鬼不覺,別人誰都發現不了,我就把你治了,還得讓你服我,讓你告饒,讓你看見我的不可觸犯,讓你看見我的鐵腕,看見我的厲害,以後看誰敢惹我!』」(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還看到講道交通中說:「人在沒涉及利益的時候外表也挺安靜,也挺祥和的,但是因為他沒有真理,所以這樣的安靜、祥和是暫時的,一涉及到利益,肯定得有戰爭、得有爭執、得有爭鬥。人與人的爭鬥都是因為什麼?因為利益。……人的性情凶惡的時候,有時候沒因為利,就因為一個眼神就打起來了,因為一句話傷人自尊了,傷到人的臉面了,打起來了,不是因為利也是因為臉面、因為權力,兩個人就打鬥,這是敗壞人類的生活,充滿了鬥爭。」(摘自《講道交通(五)·達到蒙拯救必須具備的四條標準》)看完神的話和講道交通,劉毅感到很蒙羞,這些話說的正是他真實的情形和最近的活出。當陳弟兄說的話傷到他的臉面、自尊後,他就對陳弟兄產生很大的成見,而且懷恨在心;當陳弟兄對他整理的文稿提出建議時,他就抵觸、反駁,絲毫不接受;當上層帶領了解工作陳浩沒有回答好時,他就幸災樂禍、藉機報復,當眾貶低陳弟兄,甚至還背後論斷陳弟兄,想讓更多的弟兄姊妹都孤立他;當他發現收到的文稿存在問題急需和陳弟兄討論尋求,卻因著放不下對陳弟兄的成見,寧可耽誤教會的工作也不願放下臉面和他一起商量解決問題……劉毅反省到這兒,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做所行充滿了爭鬥、凶惡,沒有一點人樣。原本他認為自己是個人性好的人,通過這段時間和陳弟兄配搭盡本分才發現,當周圍人事物不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時,他似乎不會作出明顯的惡事,一旦別人得罪了他,說話做事觸及到他的臉面、地位,傷了他所謂的自尊時,他就會伺機報復,還能用各種手段壓制、排斥別人,絲毫不維護教會的利益,甚至不惜耽誤、攔阻教會的工作,他感到自己真是太自私惡毒了,沒有一點信神之人的樣式!同時劉毅也認識到了陳弟兄說他工作能力差,這也是客觀的評價,雖然他上學時學的是編輯,但在教會整理文稿還需要明白很多真理,這方面他承認自己裝備得還太少,陳浩能幫助指點出來,是在維護教會的工作,也是對他的補足,可他不但不接受,還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尊嚴,對陳弟兄採取排斥、論斷、惡毒的攻擊,真是沒有一點人性理智。想到這些,劉毅心裡感到特別虧欠和自責,並向神禱告尋求解決自己的問題。

之後,劉毅又看到神的話說:「現在不管你的主觀意願是願意追求真理,還是模模糊糊不清楚什麼是追求真理,最簡單的一條實行法就是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處處為神家利益著想,放下自己的私慾,放下個人的動機、個人的存心、自己的臉面地位,把這些先往後放,先考慮神家的利益,這是最起碼應該做到的。如果一個盡本分的人連這點都做不到,那還談什麼盡本分?這就不是盡本分了。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沒站穩,別人怎麼看自己。這個可不可以?」(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使劉毅明白了,在臨到事的時候要先放下個人的利益,先考慮教會的工作,維護神家的利益,這是一個信神之人最起碼該做到的。現在弟兄姊妹交來的文稿存在一些問題需要及時解決,他不能再活在敗壞性情中影響文稿的進展,應該以教會工作為重,放下對陳弟兄的成見找他談心。這時組裡的趙弟兄突然對他說:「陳弟兄這兩天情形有些不好,你要不要和他談談?」他意識到這正是和陳弟兄消除隔閡實行真理的機會,他向神禱告後就去找陳弟兄了。剛開始,他還是有些顧慮自己的臉面,擔心說完心裡話陳弟兄會不會給他冷臉,那可就太尷尬了。但當他願意背叛自己按神的話實行時,神也加給他信心和勇氣,他向陳弟兄敞開了自己的敗壞流露,陳弟兄也跟他說了自己的心裡話,藉著互相交心,糾結在他心裡的疙瘩就此解開了。從那時起,他倆就不再有隔閡了,還常常在一起交心,談生命進入,能釋放自由地相處了。當陳弟兄再提點劉毅的敗壞時,他也能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虛心接受了;當陳弟兄再對他的工作提出建議時,不管弟兄的口氣態度如何,他能耐心地傾聽了,先揣摩弟兄提的建議是否對工作有利,只要對教會工作有益處的他就順服。就這樣,他倆在一起配搭盡本分比之前和諧了,他也主動把本分擔起來,看不透的問題就找陳弟兄尋求商量。在這次的經歷中劉毅體嘗到了實行真理才能擺脫敗壞性情對他的捆綁和束縛,得到真正的平安喜樂。

就這樣時隔幾個月,劉毅覺得自己有點變化了。但在神擺設新的環境中,他看到敗壞性情得變化絕非易事,需要經歷更多的審判刑罰才能得著潔淨、變化。

後來,劉毅和張瑞姊妹同時被選為組長,一起負責整理文稿的工作。一天,他們和組裡幾個弟兄姊妹一起討論工作,商量有兩項工作該怎麼分工配合。在討論的過程中,劉毅和張瑞因意見不同產生了分歧。劉毅認為自己的觀點挺對,大家應該贊同,尤其是和他一起配合工作的張瑞更應該支持他,沒想到張瑞卻直接否掉他的觀點,這讓他很尷尬:「你怎麼一點也不給我台階下呢?當著這麼多弟兄姊妹的面反駁我,這不顯得我這個組長太差勁了嗎?大家會不會認為我沒有工作能力啊?」劉毅為了找回面子也反駁了張瑞幾句,就這樣,他們在爭執中不歡而散。之後,劉毅本想再找張瑞好好商量一下這個事,但一想到張瑞讓他當眾難堪,就難以放下對張瑞的看法、成見,不再找她商量了。在接下來一起盡本分的過程中,劉毅即使看到張瑞流露狂妄性情,憑恩賜、素質作工,甚至有時還任意妄為,他也從不給她提點幫助,還惡毒地想:「你就光顧著作工吧,也不認識自己,一看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早晚得失敗跌倒!」由於劉毅一直放不下自己,憑著敗壞性情對待張瑞,看到她存在的問題也不幫助指點,導致張瑞始終活在狂妄性情裡不認識自己,耽誤了教會工作。後來,張瑞的組長本分被撤換了。帶領對付劉毅說:「張姊妹被撤換,你也有直接責任,你們在一起配合工作,你之前看到她有些問題,為什麼不和她交通幫助幫助她,這件事也顯明了你的惡毒本性。」面對帶領的揭露,劉毅心裡稍有知覺,也有些受責備,覺得自己做的的確不對,但還是難以勝過敗壞性情的轄制,也沒有及時尋求真理解決這個問題。張瑞被撤換後,安排在組裡回覆文稿,雖然劉毅知道張瑞經歷失敗跌倒,正是需要幫助扶持的時候,但一想到以往張瑞傷過他的面子,他還是不願意找張瑞交通。

一天午後,天空突然陰暗下來,空氣變得很沉悶,室內幾個弟兄姊妹都在靜靜地整理著文稿,劉毅走到張瑞的電腦桌前,給她整理的文稿提出一些建議。張瑞看著文稿琢磨了片刻,不高興地說:「我覺著你提的這幾處不是什麼大的問題,沒必要修改。」這時,身邊弟兄姊妹的眼睛都齊刷刷地看向劉毅,劉毅感到很尷尬也很生氣,心想:「這段時間給你提幾次建議都不採納,你是不是小瞧我,覺得我以往跟你平級,現在也沒資格指點你呀?如果你總是否認我的建議,那我這個組長不是徒有虛名嗎?」此時,外邊淅淅瀝瀝下起了雨,劉毅的心情也很煩躁,他越想之前跟張瑞一起盡本分時的情景對張瑞的成見越深。之後,張瑞在工作上遇到難處問劉毅時,劉毅就特別反感、嫌棄她,對她的工作不管不問,看她工作果效不好也不想幫助她;當張瑞對組裡的工作提出一些正面的意見時,劉毅也不願意聽,認為她是有意揭他的短,並擔心張瑞若一直這樣指出問題,組裡的弟兄姊妹也會小看他。於是,劉毅心裡便萌發了想把張瑞從組裡整走的念頭,還向上層負責人告狀,企圖調整張瑞的本分。隨後,劉毅便開始在教會中打探哪個組缺人,在和其他組的負責人溝通時,劉毅表面上誇張瑞的優點長處,實際上是想把她推給其他組。在一次收集張瑞的評價時,劉毅還想把弟兄姊妹對張瑞的正面評價給刪掉,但當他正在刪除的時候,心裡感到不安,就又撤銷了刪除。這時,劉毅意識到了自己的做法不對,就把這件事和負責人說了,負責人便嚴厲地對付他說:「你知道修改弟兄姊妹的評價,這是什麼性質嗎?這是在整人治人啊!……」聽後劉毅感到很扎心,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做出這麼陰險惡毒的事,他難以面對現在的自己。

青年弟兄在看電腦

自責中,劉毅想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一次靈修時,他看到神的話說:「報復、攻擊,這是出自撒但惡毒本性的一種作法、一種流露。這是不是敗壞性情?(是。)還有一種思想,說:『你不仁我不義,你對我這樣,我就得對你那樣,你對我都不客氣,我跟你客氣什麼呀!你不給我留面子,我為什麼要給你留面子?』這是什麼思想?這是不是也是報復的思想?這種思想觀點在常人來看是不是成立,是不是站得住啊?『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還有一句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在外邦人中間都是站得住的理,能拿到桌面上的,這還是正人君子的作法呢!但是拿到現在,作為一個信神的人,作為一個追求明白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的人來看,你們說這些話對不對?這些思想觀點對不對?(不對。)為什麼不對?這些東西來自哪兒啊?(來自撒但。)來自撒但,這是不可置疑的,沒有疑問。來自撒但的什麼呢?惡毒的本性,這裡帶著毒,帶著撒但的惡毒、醜陋的本相,帶著這個本性實質,帶著這樣本性實質的觀點、思想、流露、說法,甚至做出來的作法。」(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才能擺脫負面情形》)「你們在日常生活當中,在哪些事上、在多少事上有敬畏神的心,在哪些事上沒有敬畏神的心呢?你們能不能恨人?恨人的時候琢磨琢磨,『我想整整他,我想治治他,報復報復他』,能不能做這事?(能。)那你們挺可怕呀!你們沒有敬畏神的心,你們能做事,那就太可怕了,這個性情挺惡劣,挺嚴重啊!……給你地位你都能整人治人,那你隨時都可能成為敵基督。成為敵基督的人是什麼人哪?是不是被淘汰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看了神揭示審判的話語,劉毅感到很扎心,認識到一直以來他都是憑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等撒但處世哲學活著,以致於變得狂妄自大,心胸狹窄,心狠手辣,對弟兄姊妹沒有愛和包容,更不能與人和睦相處,當弟兄姊妹說話做事觸及他的利益時,他就懷恨在心,甚至想方設法整人、治人,報復人。當張瑞在工作上沒採納他的提議,在弟兄姊妹面前說話做事無意中傷及他的臉面地位時,他就懷恨在心,與張瑞勢不兩立;當看見張瑞在盡本分中流露敗壞或情形不好時,他不但不幫助還看她的笑話;當張瑞被撤換活在消極軟弱中需要幫助扶持時,他因放不下對她的成見,不給她交通真理幫助她,還幸災樂禍;當張瑞指出他盡本分中存在的問題時,他為了保全自己在弟兄姊妹中間的地位、形象,便向負責人告狀想要調整張瑞的本分,還企圖利用手中的權力將她整到其他組去,甚至試圖刪除弟兄姊妹對張瑞好的評價,讓人看不到張瑞的好,藉此貶低她、整治她,以達到剷除異己的目的。認識到這兒,劉毅看到自己的本性太惡毒了,想到敵基督為了自己的地位排斥異己,打壓整治弟兄姊妹,他也為了維護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對張瑞實行打擊報復,他認識到自己的這些行為表現和那些被開除的敵基督是一樣的性質,他為此感到後怕。同時他也認識到自己能打擊、報復姊妹,這完全是受惡毒的本性支配,絲毫沒有敬畏神之心,走的就是敵基督的道路,若不悔改繼續這樣下去,早晚要作出大惡,釀成大禍,觸犯神的性情,隨時都有被神淘汰的可能。想到這裡,劉毅不禁向神禱告:「神啊!在你的顯明中,我看到自己確實沒有人性,太卑鄙惡毒,我不想再憑著敗壞性情活下去。神啊!願你帶領我,使我能憑真理原則對待姊妹,做一個有人性的人。」

一天,窗外陽光明媚,鳥語花香,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劉毅正和幾個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他把自己這段時間流露的敗壞與弟兄姊妹敞開亮相,尋求該怎麼進入。教會帶領李姊妹微笑地說:「劉弟兄,從你的經歷中看到你對自己的惡毒本性有些認識,但還缺少對神的認識,咱們在這個經歷中還需要認識神,這樣對我們的生命進入更有益處。那咱們來看一段交通講道吧。」李姊妹邊說邊打開App讀道:「神是公義的神,公義的神對敗壞人類有沒有愛?有沒有恨?有愛也有恨。愛出於什麼?人類是他造的,他把所有他造的人類當作自己的骨肉,所以他愛人類如同愛自己的骨肉,愛人類如同愛眼中的瞳仁。他恨人類什麼?他恨人裡面的敗壞性情,恨人裡面的撒但的毒素,恨惡人裡面的邪惡,隨從撒但抵擋神,他因著對撒但的恨惡,對人的敗壞、抵擋神的本性的恨惡,所以對人類施行審判、刑罰、修理、對付,為的是拯救人類。這是神的愛與恨。我們看見神對我們的愛都有哪些表現?為拯救我們受多少苦,為拯救我們說了多少話、付出了多少代價,忍受了我們的悖逆、抵擋、論斷,無論我們怎麼軟弱、怎麼悖逆、怎麼消極、抵擋,他都忍耐,還是苦口婆心地用話語來開啟我們、安慰我們、帶領我們,尤其是當我們流露各種敗壞的時候,當我們軟弱、遠離他的時候,他一直在憐憫我們、赦免我們、饒恕我們,不看我們的軟弱、敗壞,一個勁兒作著他的工。我們從神的性情裡看見了神太可愛,這個時候我們看見神雖然向我們發怒,審判我們、刑罰我們,但是神的心太愛我們了,完全是出於愛才這麼作的。所以我們在經歷當中越來越感覺唯有神是愛,除了神就沒有愛,敗壞人類沒有絲毫的愛,撒但所有的都是恨。」(摘自《講道交通(五)·得著真理的意義與得著真理之人的幾方面特徵》)讀完後,李姊妹又交通道:「從中我們可以看到神的性情是公義的,神對人的愛與恨都有原則。雖然神因著恨惡我們的撒但本性而審判刑罰我們,但都是為了脫去我們身上的敗壞、悖逆,從來沒有因為我們敗壞太深放棄對我們的拯救,而是一直在不厭其煩地澆灌供應我們,使我們能明白真理,逐漸得著變化。神為了拯救我們,忍受著我們的悖逆、抵擋,不看我們的過犯,仍舊作他自己的工作,苦口婆心地安慰勸勉我們,目的就是等待我們能醒悟向他回轉。可見神的實質太美善了!神對人類的拯救是真實的,神所作的每一件事對人都是愛,沒有一點恨人的意思。而我們被撒但敗壞至深,對人只有恨沒有愛,甚至為了維護個人的利益能報復人,整人、治人,帶給人的都是傷害、痛苦。」此時,劉毅感到很蒙羞,他看見神的生命太美麗、太善良,自己的本性太醜陋、太惡毒了!李姊妹繼續說道:「神怎麼對待我們,神也要求我們怎麼對待人,咱們對待張姊妹這事也要尋求神的心意啊,神對他要拯救的人是寬容、教導、鼓勵,我們也應該按神的要求實行真理,這樣才合神的心意。」劉毅認可地點點頭,他明白了張姊妹是真心信神的,在靈裡就是一家人,自己不該惡毒地對待她,應該放下對她的成見、仇視,按神的心意和要求對待她。此時,劉毅有了實行真理的心志和動力。

第二天早晨,劉毅打開窗戶,新鮮的空氣撲面而來,陽光透過樹葉發出縷縷光芒,他走回書桌前心安靜下來跟神作了個禱告,翻開書看到一段神的話說:「一個人能恨人,這是正常人性裡有的東西,但是有恨就能做事、報復,達到自己的目的、意圖,這就挺可怕。有的人光恨,恨恨就算了,過一段時間跟他合不來就遠離他,躲著他,但是不影響自己的本分,不影響正常人際關係,不做什麼事,因為心裡有神。他有恨這個思想、這個惡念,但是不做事。因為懼怕神,不願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有敬畏神的心,一句過格的話都不說,心裡跟他合不來,對他有想法,有點看法,但是從來不做事,不在這事上得罪神。這是什麼表現?為人處事有原則,公事公辦,『我雖然跟他這個人人性合不來,性格合不來,但是在一起做事公事公辦,不拿本分出氣,不犧牲本分,不拿神家的利益出氣。』雖然不喜歡這個人,但是能按原則辦事,這就有基本的敬畏神之心了。再好一點就能幫助他,看他有什麼毛病,有什麼弱點,雖然他得罪過你,他觸犯過你,或者他傷害過你的利益,但是你還能幫助他,這就更好了,這就是有人性、有真理實際、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如果現在你們的身量達不到,那你們能達到辦事有原則,為人處事、對待人有原則,這也算是有敬畏神的心了,這是最基本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神的話使劉毅眼前一亮,更有了實行的路途,他明白了對待人要根據真理原則,不能隨從敗壞性情做事,要時時存著一顆敬畏神的心,在凡事上學會放下自己,實行真理,不做傷害人的事,能與弟兄姊妹彼此相愛,這是自己該進入的真理實際。隨後,劉毅主動找張瑞敞開自己和她配搭盡本分時的敗壞流露,張瑞聽了他的交通,並沒有與他計較什麼,反而開始認識自己的敗壞,並敞開交通之前對他的一些看法。藉著他們互相交心,劉毅才發現自己對張瑞的報復、攻擊給她帶來了很多轄制和傷害,同時也給組裡的工作帶來了很大的攔阻,為此他感到內疚、虧欠。藉著這次的經歷,劉毅對自己憑著惡毒本性活著帶來的嚴重後果有了些真實的認識,也體嘗到了實行真理、憑神的話活著帶來的平安、踏實。之後,他和張瑞也能一起正常地盡本分了。

青年弟兄在樹下聽歌

接下來的日子裡,當劉毅再遇到弟兄姊妹說話觸及他的臉面地位時,他能放下一些了,不再憑血氣攻擊、報復弟兄姊妹,而是先接受過來,反省自己的問題。如果對方說得對,他就能無條件接受、改正;有時對方也有敗壞性情流露,他就學著設身處地地考慮弟兄姊妹說話的背景,並能體諒他們的實際身量與難處,不記恨別人,而是憑著愛心和對方交通神的話,幫助對方認識自己的敗壞。當他這樣實行後,他和弟兄姊妹的關係越來越正常,能以誠相待,也能和諧配搭了,仇視與成見不在他的心裡佔主導了。劉毅真實地體會到是神話語的揭示審判,才使他對自己的惡毒本性有了點認識,也有了點敬畏神的心,對待弟兄姊妹也有了些真實的愛心。他清楚自己能有這一點點的收穫與轉變,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他發自內心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

相關內容

忠言不再逆耳
放下 你會更輕鬆
原來我是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