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的愛帶我走出病痛的熬煉

17

湖北省 一鳴

與主重逢 無比喜悅

我今年78歲了,一直有頭痛病、糖尿病,2005年信主後,纏繞我多年的疾病得到了緩解,我感受到了神的愛,從心裡感謝主。兩年後,一個親戚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他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更新、更拔高的工作,全能神用真理來審判刑罰人,潔淨人的敗壞,最後將蒙拯救的人帶入神的國中。聽到這個消息,我激動萬分:「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能迎接到主,要是以後能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可真是太好了!」想到這兒,我心中的喜悅真是無以言表,感謝神的愛、神的拯救。之後通過一段時間尋求考察,我從神的話中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重歸,很快我就過上了教會生活,併力所能及地在教會裡盡上了本分。

疾病臨到 顯明卑鄙存心

臘月的一天,我正在家做家務,突然感到心裡憋悶、呼吸困難,有種一口氣上不來就會馬上窒息的感覺。老伴看到我難受的樣子,就趕緊給女兒、女婿打電話,他們把我送到了市醫院。

到醫院做了全面檢查後,主治醫生神情凝重地說:「你的病情很嚴重,是心臟有問題,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需要馬上住院治療。」醫生的話猶如晴天霹靂,我頓時慌了神兒,「我怎麼突然得了這麼嚴重的病呢?還隨時會有生命危險?信神以來我一直都在忠心盡本分,神怎麼沒有保守我呢?我要是死了,那就不能看見國度美景實現的空前盛況了,也不能再和女兒、老伴兒一起生活了,那天國裡永遠的福分不也與我無關無份了嗎?」我越想越傷心,一陣淒涼感湧上心頭,痛苦中我只有在心裡不住地禱告神:「神哪!今天臨到這麼嚴重的病,我很無助,也很軟弱,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明白你的心意,但我相信一切都有你的許可,願你帶領、引導我。」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現在你們都知道,人信神不是單為了靈魂得救、肉體得平安,也不是為了借用愛神來充實自己的生活等等這些。就現在來看,若你愛神是為了肉體得平安,是為了暫時的享受,這樣即使你最後愛神愛到頂峰,不再求什麼,那麼,你所追求的這個『愛』,還是有摻雜的愛,不是神所喜悅的。……這樣的愛只能維持現狀,不能達到永恆不變,不能在人的裡面扎下根,這樣的愛只屬於花,花開凋謝之後,並無果實,就是說,當你這樣愛過神一次之後,若無人再帶領你走前面的路,你就會癱倒。……被神得著的人,就是背叛撒但,從撒但權下逃脫出來的人,這樣的人正式列入國度子民之中,這是國度子民的來源。你願意做這樣的人嗎?你願意被神得著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信神當存什麼觀點》)

神話語的揭示使我蒙羞,我才意識到原來是自己信神的觀點不對。回想當初,我就是為了病得醫治才信了主耶穌,後來聽說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能進天國享受永遠的福分,我為了得到這個福氣就接受了末世福音並積極盡本分,還認為自己作工越多將來得福也越大。可現在我臨到疾病有生命危險,眼看得福的願望要破滅了,我就開始埋怨、誤解神,還跟神講理,認為我為神撇棄花費、受苦付代價了,神就應該給我祝福,不應該讓我得這麼危險的病。此時,我才看到自己信神盡本分並不是真心實意的,更不是為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而是帶著個人的存心目的,是為了從神得到福氣,享受神的恩典、祝福,為神花費也是在與神搞交易,是想換取天國的福分。我這樣帶著摻雜信神即使外表再有忠心,也經不住事實的考驗,臨到點風浪就容易倒下,猶如漂亮的花朵,擁有一時的嬌艷卻結不出果實。想想我的一切都是從神而來,理應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這是天經地義的,可我卻利用盡本分與神搞交易,滿足自己的奢侈慾望,這樣盡本分不是在悖逆神、欺騙神嗎?哪有一點良心理智!這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用這場病痛來試煉我,使我看清自己信神不對的存心,以這樣的熬煉來潔淨變化我,使我放下對神的無理要求,恢復我的良心、理智,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敬拜造物的主。想到這些,我心裡豁然開朗,感謝神對我的拯救,要不我還沿著錯誤的道路追求,到最後什麼也得不著,只能被神撇棄、淘汰。藉著這件事也使我看到,如果不認識神的作工,不知道神是怎麼潔淨人、拯救人的,對神就沒有敬畏與順服,臨到不如意的事就會消極,甚至誤解、埋怨神,我的身量真是小得可憐。想到這兒,我心裡滿了自責和對神的虧欠。

住院後,我一時一刻都不敢離開神,感覺心與神貼得更近了,想到神的話說:「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從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的權柄與神的愛,便在心裡禱告神:「神啊!臨到這個病痛,我雖然有些膽怯,但我相信你是萬物的主宰,我的病也在你的手中,我願意把自己交託給你,相信你是我的依靠,願你加給我信心,使我能順服你的擺佈安排。」

老姊妹很傷心

死亡逼近 神話語堅固信心

十多天後,我的病也不見好轉。一天,我突然休克,經搶救又活了過來。女婿見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就把我轉到了省醫院。省醫院的專家看了我的轉院治療單,就把我安排在了落氣房,還給我掛上了氧氣。我聽患者說這個病房裡住的都是快死的人,人們都稱其為「斷氣房」,聽到這話,我感到特別恐懼,心想:「醫生能把我安排在這裡,是不是我快要死了?」想到這兒,我感覺死亡正一步一步地向我逼近,心中有種莫名的驚恐與不安。下午,剛推進來一個男人,一個小時後這個人就死了,看著他被推走的那一霎那,我被死亡籠罩,感覺下一個死亡的就是自己,我越想越害怕:「難道我真的要死了嗎?可我還不想死啊,我還想……」我無助、恐懼到了極點,只有在心裡默默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的心。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約伯丟掉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萬貫家產,渾身長瘡,那是因著他的信,他能聽見我耶和華的聲音,看見我耶和華的榮耀,那是因著他的信;彼得能跟隨耶穌基督那是因著他的信,他能為我釘十字架,有榮耀的見證,也是因著他的信;約翰看見人子榮耀的形像,那是因著他的信,看見末世的異象更是因著他的信;那些所謂的外邦的眾百姓之所以獲得我的啟示,得知我已重返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也是因著他們的信;所有受我嚴厲話語擊打、得以蒙拯救的人不也都是因著信嗎?人因著信得著了許多東西,不一定得的是福氣……就如約伯那樣,他是因著信得著了耶和華的賜福,也得著了禍患。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都是有福的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 一》)

神的話點燃了我的希望,給了我信心。想到歷世歷代的聖徒像約伯、彼得,他們在經歷各種試煉時,雖然當時悲痛欲絕、痛苦萬分,甚至不明白神的心意,但他們對神有真實的信,不管神怎麼做都不埋怨,而是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順服造物的主,最終得到了神的祝福,看到了神的大能與主宰。就像約伯,當撒但的攻擊、試探臨到時,他的家產被擄去,兒女遭災,自己還渾身長毒瘡,痛苦難受到一個地步,但他心中有神的地位,寧肯咒詛自己的生日也不以口犯罪,最後說出「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約伯記2:10)這話。他持守的是對神真實的信與敬畏,無論是賞賜還是收取都甘願順服,最終神向他顯現了,他對神的愛與信也得到了昇華。雖然我與歷代聖徒相比有天地之差,但我今天能臨到這樣的病痛,也是神的許可,更是神的愛,神要把真實的信心、愛心加給我,讓我體驗神的權柄,對神產生真實的認識。我的生死在神的手裡掌管,由神說了算,我的擔心都是多餘的,是不相信神的主宰,總想憑自己的能力主宰擺佈的結果。想到這兒,我的心平靜了許多。

生死交託給神 看到神作為

家人不想讓我在落氣房等死,便請來醫院的專家和教授給我做了全面檢查。會診後,專家、教授說我的病是由糖尿病引起的心臟心脈堵塞,還斷了三根經脈血管,需要馬上做手術,不然隨時都有死亡的危險,但就算做了手術,醫生也不能保證病一定會好。

於是,家人又把我轉到一個專業治療心臟病的大醫院。醫生檢查後說需要馬上做手術,但手術的風險很大,由糖尿病引起的心臟病要做手術,刀口是很難癒合的,如果傷口不癒合,結果會比現在不做手術還要麻煩,因為這個手術要在兩個大腿上抽一些經脈,好在心脈上搭橋,手術一旦失敗就可能終生癱瘓,而且在手術的過程中意外隨時都會發生,中途死亡也有可能,能不能下手術台都不好說,醫生讓家人慎重考慮要不要做手術。聽了醫生的話,女兒、女婿有些猶豫,怕錢花了病也沒治好,到時人財兩空。我老伴也是信神的,他知道人的生死在神的手中,不是哪個人說了算的,便毫不猶豫地對醫生說:「你們儘管做手術,生死與你們醫院無關,有什麼事我擔著。」老伴在保證書上簽了字,醫生開始準備給我動手術。

一切就緒後,我被推進了手術室。躺在手術台上,我想著醫生的話,陣陣酸楚與憂傷再次湧上心頭:「如果我真的癱瘓了,那不就是個活死人嗎?老伴這麼大的歲數還得照顧我,我不成他的累贅了嗎?雖然有幾個女兒,但她們都已成家立業了,各有各的家庭,誰能常年服侍我呢?真到那個地步,那我就想個辦法死了算了!」但又想到自己可能還會在手術台上孤單地死去,我心裡就更不是滋味了。此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趕緊呼求神保守我的心,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時,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卻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強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多少人仰天長嘆;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試煉中倒下;多少人在試探中被擄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一篇說話》)是啊!我信的是掌管萬有的神,整個人類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每個人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死,神都命定好了,我的命運不也由神擺佈嗎?想想自己雖然有心志為神作見證,可真面臨實際考驗時,我又為自己的生死和前途後路擔憂,既害怕自己死去,又擔心自己癱瘓連累別人,就想自行了斷,我這不還是想自己擺佈自己的命運,哪兒是在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啊?這不還是對神沒有信心嗎?我的生命是神給的,或生或死都在神手中,我不該膽怯害怕活在撒但的愚弄中,應該對神有信心,把自己的生死、後路都向神交託仰望。想到這兒,我就在心裡禱告神:「神啊!我馬上就要手術了,雖然還有擔心,但我相信手術的成敗都在你的手中,不管是生是死,我都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禱告後,我心裡坦然了一些。醫生給我麻醉後,不一會兒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手術後,我被推到了重症監護室觀察,當我醒來時已是兩天後了,家人高興地對我說手術很成功,只等恢復了。我聽了心裡很感動,一個勁兒地感謝神的愛!我知道自己能活著下手術台,並且手術這麼成功,這都是神的奇妙保守!我從心裡印證了人的生死由神掌管也由神擺佈,這是神權柄的體現。

恢復期間,我聽到同病房的病友有的痛得哇哇大叫,有的在不斷地呻吟,可我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我心裡很清楚,我的傷口不痛,完全是神的奇妙作為,我感受到了神的愛,從心裡向神發出感謝與讚美。下午,主治醫生來問我:「老太太,你的傷口疼不疼?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我回答道:「謝謝你們的關心,我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三天後,醫生見我恢復得很好,就把我轉入了普通病房。我看到那些沒有糖尿病的患者,開刀後還需要恢復四五天才能轉到普通病房,而我年齡這麼大了,還有糖尿病,按理說傷口很難癒合,可我手術三天後就能吃東西,恢復得也比其他人都快,這實在是神的大能與神對我的大愛。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老伴經常給我讀神的話,我揣摩著神的話,默想神在我身上作的拯救工作,真實感受到神的愛真的很實在。雖然我被疾病折磨得死去活來,但神一直陪伴在我身邊不離我左右:當我一次次消極軟弱失去信心時,神的話語帶領引導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有神作我堅強的後盾,我不再膽怯、害怕;當我真心依靠神,願意把自己完全交託給神,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時,神不僅使我活了下來,還減輕了我身上的疼痛,這讓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也感受到神的愛。經歷過來我才認識到,神這次道成肉身作工,雖然不顯神蹟奇事,但神話語的威力大過顯神蹟奇事的威力,神的話確確實實就是真理,能作人的生命,是我們行事的原則與方向。

一段時間後,我的傷口癒合得很好,跟我做同樣手術的患者還都不能動,但我在老伴的攙扶下卻能在外面散步了,醫生、病友看到這個情況都感到吃驚。我心裡很清楚:我的身體能恢復得這麼快都是神的作為,神的祝福與神的愛,只有神能創造這樣的奇蹟!

半個月後我出院時,醫生對我說:「醫院裡有七個與你相同病症的人,只有你的病是由糖尿病引起的,你比他們都嚴重,可你卻是第一個恢復的,真是不可思議!不過,你的心包上還有一個瘤,也很危險,一個月後你要再來複查,如果這個瘤還在繼續長大,那你就要做第二次手術。」聽了醫生的話,我不再害怕、擔心,心想:「我這次經歷了這麼大的病痛,神都沒有讓我死,我也看到了神的權柄,現在我更有信心依靠神,把自己的病痛交在神的手中,讓神來掌管。」之後,醫生給我開了點藥,我就回家了。回家後,我每天都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讀神的話、唱詩讚美神,享受著神的愛,心裡感到很釋放自由,不知不覺我竟忘了身上的病。

一個月後,我去醫院複查時,我身體的各項指標都正常,心包上的瘤竟然消失了,這讓我再次看到神的奇妙作為與神對我的愛。

門診部

經歷生命的洗禮 走前方的路更堅定

坐在回家的車上,看到路兩旁一棵棵高大的白楊樹,它們都在神的主宰之下,冬去春來,接受風霜雪雨的洗禮,生命更顯堅韌不拔。我得的這一場重病,也猶如經歷了一次生命的洗禮,不僅純潔了我對神的愛,也使我對神的信心更加增了,想到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我不禁發出感嘆:神話語的權柄和威力實在太大了!起初神用話語創造天地萬物,因著神話語的發出,萬物都在神命定的規律中一代一代繁衍生息。末世,神發表了潔淨人、拯救人的一切真理,更是我們生存的根本與行路的方向。在我生死關頭,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膽量,使我在病痛中學會了依靠神、仰望神,帶領我衝破對死亡的恐懼,勝過死亡的轄制。在這次經歷中,我收穫的實在太多了。

我只願在以後的日子裡好好信神盡本分,還報神的愛與神的拯救。感謝神!

相關內容

命懸一線 誰來拯救
神愛拯救——我與乳腺癌擦肩而過
身患絕症 誰是她的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