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真道為什麽攔阻太多

2023年02月13日

厄瓜多爾 約瑟琳(Joselyn Pilamunga)

2008年,我隨母親信了主,之後就開始在我家附近的教堂聚會。後來我又做了教堂的執事。那時每次聚會我都渴求能多讀神的話語,更多地了解神的心意,但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感到從牧師的講道中得不着供應,聚會没有享受,心裏很空虚。2020年6月,正當我準備進入神學院學習時,我在網上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加西亞(Garcia)姊妹,她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并給我讀了很多全能神的話。我看到全能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就是神的聲音,從心裏認定全能神就是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回來了。我激動得哭了,很慶幸自己能够迎接到主的再來,有機會得着神末世的救恩。

于是,我就想盡快把主回來的好消息告訴身邊的弟兄姊妹。想到安吉爾(Angier)是我們教堂的傳道人,他看起來很友善,很有責任感,平時也經常幫助我們,我就把主回來的好消息告訴給安吉爾,并與他分享全能神的話,交通我對神話的理解認識,没想到安吉爾立刻打斷了我,他告訴我:「這是不可能的,神的話語只在聖經裏,聖經以外不可能有神的説話,閲讀聖經之外的内容就是背叛主!」我趕緊對他説:「這怎麽能是背叛主呢?你對神的末世作工一無所知,至少應該考察一下,看看全能神的話是不是神的聲音,然後再下結論。」但他又一次打斷了我,用很高傲的語氣説:「没有考察的必要,要聽道我給你講,你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要看聖經以外的書,離開聖經就是背叛主。」看到他對待神末世作工的態度,我感到非常驚訝和困惑:「以往他總是教導我們要像聰明童女一樣,專心等候主,以免錯過主的降臨,現在主已經回來了,為什麽他没有絲毫尋求考察的心,甚至還要求我不要再聽全能神的話,難道他不想迎接到主的再來嗎?」我想不通他為什麽是這樣的態度,我又想到他説的「神的話語都在聖經裏,聖經以外没有神的話,離開聖經就是背叛主」,雖然我知道我接受全能神是迎接到了主,不是背叛主,但這話還是讓我有些困惑。

後來,我看到幾段全能神的話,又聽了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的交通,困惑得到了解决。全能神説:「聖經所記載的都是有限的那些東西,并不能代表神的全部作工。四福音一共還没有一百章,什麽咒詛無花果樹、彼得三次不認主、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向衆門徒顯現、論禁食、論禱告、論休妻、耶穌的出生、耶穌的家譜、耶穌設立門徒……無非就記載這些有數的東西,人就把這些當寶貝了,還與今天的工作對號,而且還認為耶穌一生下來作的工作就這麽多,好像神就能作這些工作,再没有工作了,這不屬于謬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到底聖經大還是神大?為什麽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權利來超脱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為什麽耶穌與他的門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説他按照安息日、按照舊約那些誡命實行,他為什麽來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頭,還掰餅、喝酒呢?這些不都是舊約没有的誡命嗎?他要是按照舊約,為什麽打破這些規條呢?你該知道,先有神還是先有聖經!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聖經的主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聖經的説法 一》聖經的實情是什麽人都不清楚,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裏并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聖經裏記載的是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神兩步的作工。聖經舊約記載的是以色列的歷史,記載了從創世到律法時代結束時耶和華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約四福音裏記載的是耶穌在地的工作,新約也記載了保羅的作工,這不都屬于歷史的記載嗎?過去的事拿到今天都屬于歷史,再真、再實也是歷史,歷史不能針對現實,因神不回顧歷史!所以説,你只明白聖經,不明白神現在要作的工作,你信神不尋找聖靈的作工,你就不懂得什麽是尋求神。你如果看聖經是為了研究以色列的歷史,也就是研究神創造整個天地的歷史,那你就不是信神的。但今天你既然是信神的,是追求生命的,是追求認識神的,不是追求死的字句道理的,也不是追求明白歷史的,你就得尋求神現時的心意,你就得找聖靈作工的動向。《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聖經的説法 四》記得當時弟兄姊妹給我交通説:「聖經只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作完工作後由人記録、編輯而成,既是人編輯的就難免有選擇、有删减、有遺漏,不可能把所有神的説話作工都編輯記録在聖經裏,就如使徒約翰説:『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的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翰福音21:25)這就看到聖經裏記載的神的説話作工太有限了。神是造物的主,是人類生命的源頭,幾千年來,神一直説話作工,源源不斷地供應着人類的所需,帶領着人類一直往前發展,神的話語就如活水泉源一樣永流不盡,怎麽可能只説聖經裏那些話呢?神是萬物的主宰,他不僅是安息日的主,也是聖經的主,他作工并不根據聖經,也不受聖經的限制,他完全有權利超脱聖經,按照他自己的計劃和人類的需要作更多更新的工作、説更多的話語。就像恩典時代,主耶穌來作工没有按照舊約聖經重複作律法時代的工作,而是作了更新、更拔高的工作,發表了使人悔改的道,作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把人從罪中救贖了回來,使人不再被律法定罪、處死,得以繼續生存。末世神來作工,同樣不會重複聖經裏記載的神以往作過的工作,而是發表新的話語、作新的工作,就如主耶穌的預言:『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約翰福音16:12-13)末世,主耶穌回來了,就是全能神,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發表了潔净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使人徹底脱離罪的捆綁、轄制,得着潔净、成全,進入神的國,凡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都得着了神現時説話的澆灌供應,赴上了羔羊婚娶的筵席,他們就如《啓示録》所説的『羔羊無論往哪裏去,他們都跟隨他(啓示録14:4),可見他們是跟上了羔羊的脚踪,不是背叛主。所以,『神的説話作工都在聖經裏,離開聖經就是背叛主』這個説法是謬論,不符合神的話,也不符合事實。」讀了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心裏透亮了,對安吉爾説的謬論也有了分辨。

之後,我就去給一個姊妹傳福音,没想到安吉爾知道後就去攪擾姊妹,而且他為了不讓弟兄姊妹接受福音,還説了一些定罪褻瀆全能神的話,并説我背叛了主,又和牧師在教堂裏散布關于我的虚假謡言,説我談了男朋友就不來教堂聚會了,我不是真心信主的,讓教會的人都遠離我。弟兄姊妹聽信了謡言,都對我有了不好的看法,開始遠離我,甚至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好像我是一個怪人。没過幾天,牧師又找到我的父母,跟他們説我走錯路了,不去參加教堂的聚會講道了,并告訴我母親看住我,不要讓我去任何地方。這麽多事情同時發生,讓我非常難過,我的内心快要崩潰了,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麽要這樣對待我,我只是向他們見證主回來了,他們却給我編造這麽多的謡言來誣陷我,還煽動我的父母逼迫我,這些事就像在我心裏扎了一把刀,使我痛苦得難以承受,我流着泪向神禱告,求神幫助我。一位姊妹得知我的情况後,給我分享了許多全能神的話,并給我很多鼓勵。

我看到有一段全能神的話説:「現在不追求的與追求的就是兩類人,是歸宿不同的兩類人,追求認識真理、實行真理的人是屬于神所拯救的,不認識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敵,是天使長的後裔,是滅亡的對象。即使是虔誠的信渺茫神的信徒不也是魔鬼嗎?人的良心好却不接受真道,這樣的人都是魔鬼,其實質是抵擋神的……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屬于魔鬼,更是將來滅亡的對象。那些信而不行真理的人、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都是滅亡的對象,凡是能存留下來的人都是經過熬煉之苦而站立住的人,是真正經過試煉的人。凡不承認神的人都是仇敵,就是在這道流裏與在這道流以外的不承認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敵基督!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通過和姊妹一起交通這段神的話我明白了,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那些在聖殿裏事奉耶和華神的法利賽人,明明知道主耶穌所説的話有權柄、有能力,可他們不但不尋求考察,還瘋狂地抵擋定罪主耶穌,詆毁主耶穌是「靠着鬼王趕鬼」,犯下了褻瀆聖靈的罪,遭到了神的咒詛、懲罰。法利賽人不僅自己褻瀆、定罪主耶穌,還迷惑信徒都起來抵擋主,使他們失去了主的救恩,成為了法利賽人的陪葬品和犧牲品。我想到當初主耶穌詛咒法利賽人的話:「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馬太福音23:13)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馬太福音23:15)從主的話中就可以看出,法利賽人就是抵擋神的敵基督,他們假裝善良,實質却仇恨真理、與神為敵,他們正是吞吃人靈魂、引誘人下地獄的魔鬼。主耶穌根據法利賽人的惡行給他們定了「七禍」,從中看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末世全能神來作工,發表了潔净拯救人的一切真理,作成了一班得勝者,震動了整個宗教界。神作了這麽大的工作,宗教界那些牧師和講道人不但不尋求考察,還千方百計地編造謡言,攔阻信徒考察真道,他們和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本性實質都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神末世作的就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把真信和假信的都顯明出來了,那些外表信神却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道成肉身的人,都不是真心信神的人,最終都得被撇弃淘汰。只有虚心尋求真理,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才能得着蒙神拯救的機會。想想安吉爾雖然外表和善謙卑,也能幫助人,但他聽到主回來的消息,却絲毫不尋求考察,還隨意論斷、定罪神的説話作工,甚至編造謡言攔阻信徒考察真道,没有一點敬畏神的心。看到他雖然信主、事奉主,但他的實質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他和當初抵擋神的法利賽人没什麽區别。明白了這些,我對安吉爾他們這些宗教首領有了一點分辨,對他們為什麽做這些事也能看透一些了,心裏就不那麽難受了。

一段時間後,我在教會盡上了本分,每天和弟兄姊妹聚會、吃喝神話,心裏特别有享受。但我父母聽到牧師和講道人散布的謡言後,非常生氣地訓斥了我,他們讓我回到教堂聚會,不要再信全能神。因着我父母的攔阻攪擾,我不能正常地盡本分,甚至連聚會也受到攪擾。一次,我和弟兄姊妹在網上聚會被我父親看到了,他非常生氣,要動手打我,還好被我的母親看到及時攔住了。之後,父母對我的逼迫更加嚴重了,他們把我鎖在屋裏,禁止我離開家,這樣我就不能再參加聚會了。當時我真有點承受不住了,心裏特别軟弱,也没有信心盡本分了,痛苦無助的時候,我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之後,我看到全能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今天臨到我的環境,外表看是父母在攔阻我跟隨全能神,但這背後是撒但在攪擾,這是一場屬靈的争戰。神在末世發表了許多真理,就是為了讓我們脱離撒但的敗壞,蒙神拯救,可撒但不希望我得着神的拯救,就利用我的父母來攻擊我,阻礙我信神、盡本分,想讓我徹底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與它一同下地獄,撒但真是太陰險惡毒了,如果我放弃跟隨全能神,那不是正好中了它的詭計嗎?隨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麽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不是嗎?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强,對我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試煉就是我的祝福,經常跪在我面前求我祝福的有多少?傻孩子!總認為説些吉利的話就是祝福,總不認為苦就是我的祝福。與我的苦有份的,與我的甜必有份,那是我的應許、我給你們的祝福。《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一篇》看了全能神的話,我明白了,雖然臨到牧師的逼迫和我父母的攪擾攔阻,使我受了一些苦,但神許可這樣的環境臨到,是為了成全我的信心,這有神的美意啊!而我受點苦就消極軟弱,還想放弃我的本分,看到我没有為得真理受苦付代價的心志,對神没有真誠的心,我的身量太幼小了!現在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不再消極難過了,也有了信心和力量,願意經歷這樣的環境,在逼迫中依靠神站住見證。之後我就常常向神禱告,讀神的話語來堅固我的信心,也求神開闢出路,讓我可以繼續聚會、盡本分。

後來,安吉爾他們給我造的謡影響到了我的父母,父母為了减少謡言對他們的影響,就把我送到了祖母家,我在那裏通過網絡聯繫到了弟兄姊妹,又可以繼續聚會、盡本分了。雖然我父母知道後很生氣,但我没有受他們的影響,我堅定地對他們説:「我信主最大的盼望就是迎接到主的再來,現在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全能神,即使你們不理解,我也會跟隨全能神走到底。如果你們非要攔阻我,我只能離開這個家!」我父母看我這樣堅持,也没有再説什麽。從那之後,雖然他們還是時不時地説我,攪擾我盡本分,但我不再受他們的轄制,一直堅持盡我的本分。經歷了牧師和家人一次次地逼迫攔阻,雖然受了點苦,但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長了分辨,對神更有信心了,不管接下來臨到什麽環境,我都願意依靠神去經歷。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對顯露自己的反思

中國河南 丁念 2016年10月,我盡講道員的本分,當時因為敵基督的攪擾破壞,教會各項工作都處于癱痪狀態。我和配搭的姊妹都剛盡這個本分,對人員也不熟悉,面對這麽大範圍的工作我心裏發矇,覺得自己擔不起來就想退縮,但轉念想想:「我吃喝那麽多神的話,到關鍵的時候却當逃兵,我這不是羞辱的…

擺脫情感的束縛

張 欣 金秋十月,秋高氣爽,在外盡本分的張欣回到家正在洗衣服,媽媽拿著板凳坐到她身邊,輕聲說:「有個事我得給你說說,你爸被教會隔離了。」張欣一愣,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問:「為什麼?」媽媽一臉愁容地說,「你爸領受謬妄好鑽事,總是抓帶領的把柄,攻擊、論斷帶領,說帶領交通真理不透…

與人配搭得有理性

塞班島 王晴 一天,我在審核一份文稿,發現後半部分還有很多明顯的小問題,我心想:「這劉弟兄是怎麼看稿子的,這麼多明顯的問題怎麼沒發現呢?這也不涉及什麼專業知識,稍微認真一點就能看出來的,是不是著急忙慌應付糊弄看完,沒有好好檢查啊?這可是盡本分的態度有問題啊!之前聚會時交通過,盡本…

基督徒的見證——該為正義而戰

同 心 秋,悄然而至。火紅的楓葉打著旋兒飄落在窄窄的街道上,街道被映得一片火紅,煞是美麗。 欣桐背著包,踏著楓葉,走在去聚會的路上。這是她接受中層帶領的本分後第一次參加同工聚會,她邊走邊想,這是第一次負責這麼大範圍的工作,她缺少太多了,可得跟同工們和諧配搭,互相取長補短。尤其孟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