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今天你們追求愛神、認識神,一方面需要苦難熬煉,另一方面需要你們付出一番代價。愛神這是一門最深的功課,可以説,人一輩子信神所學的功課就是愛神。就是説,你信神就得愛神,你如果只信神不愛神,没達到認識神,從未從心裏發出真實的愛去愛神,那你信神也是枉然,你信神如果不愛神就枉活一世,你的一生是最低賤的一生。一生從未愛過神,從未滿足過神,那你活着有什麽意義呢?你信神有何意義呢?不是徒勞嗎?就是説,人要信神、要愛神得付一番代價,不追求在外面做什麽,而是在心的深處能有真實的看見。唱詩、跳舞很有勁,一實行真理就不行了,這是愛神嗎?愛神得凡事都去尋求神的心意,遇到什麽事都能往深處去扎根,去摸神的心意,看看神在這事上的心意是什麽,神要求你達到的是什麽,你當怎樣體貼神的心意。比如,臨到一件事需要你受痛苦,此時你當明白神的心意是什麽,你該怎樣體貼神的心意,你不能滿足自己,得先把自己放下,肉體是最卑賤的,你得尋求滿足神,你得盡到你的本分。當你這樣想的時候,神在這事上就特别開啓你,而且你的心也得到安慰了。遇到一件事,不管大事小事先把自己放下,把肉體看作是最低賤的東西。你越滿足肉體,它越得寸進尺,這次滿足它,下次它還有要求,總這樣做人就更寶愛自己的肉體了。肉體總有奢侈的欲望,總讓你滿足它,總讓它裏面得享受,或吃、穿,或發脾氣,或體貼自己的軟弱,懶惰……你越滿足它,它的欲望越大,而且越來越放蕩,達到一個地步,人的肉體能存有更深的觀念,能悖逆神,能高捧自己,而且對神的工作也疑惑。你越滿足肉體,肉體軟弱越多,總感覺没人體貼你的軟弱,你總認為神作得太過分了,而且還會説:「神怎麽這麽嚴厲呢?為什麽總對人不放鬆呢?」人滿足肉體太厲害,太寶愛肉體,就能把自己斷送了。如果你真實愛神,不滿足肉體,你就看見神所作的太合適、太好,咒詛你的悖逆、審判你的不義是應該的。有時神責打、管教你,興起環境來磨煉你,逼着你到神面前,你總感覺神所作的太好,這樣你似乎覺着没有多大痛苦,而且覺着神太可愛了。你如果體貼肉體軟弱,説神作得太過分,那你就覺着你總在痛苦之中,總有憂傷,而且對神所作的一切工作也都模糊,似乎神根本不體恤人的軟弱,不知道人的難處,你就總覺着你一個人孤苦伶仃,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這時你就發怨言了。你越這樣體貼肉體軟弱,越覺得神作得太過分,到最後嚴重到一個地步,你否認神作的工,開始抵擋神,裏面就滿了悖逆的東西。所以説,你得背叛肉體,不能體貼它,「什麽丈夫(妻子)、兒女、前途、婚姻、家庭這些都没有!我心裏只有神,我得好好滿足神,不能滿足肉體」,你有這個心志才行。總有這個心志,實行真理,放下自己的時候,稍用勁一努力你就能行出來。從前傳説有個農夫,在路上看見一條蛇凍僵了,他撿起來放在懷裏,蛇醒過來之後把農夫咬死了。人的肉體就像蛇一樣,本質就是傷害人的性命,等到你肉體完全得逞的時候,也就是你斷送性命的時候。肉體是屬于撒但的,它裏面總有奢侈的欲望,總想為自己,總願享福,貪享安逸,不着急不上火,無所事事,你滿足肉體到一個地步,到最後它要把你吞滅。就是説,你這次滿足它了,下次它還讓你滿足它,它總有奢侈的欲望,總有新的要求,藉着你體貼肉體的機會讓你更寶愛肉體,活在肉體的安逸之中,你若總是勝不過它,最後就把你自己斷送了。你在神面前能不能得着生命,最後是什麽結局,就看你自己怎麽實行背叛肉體。神拯救了你,也揀選預定了你,但你現在不願意滿足神,不願意實行真理,不願意以自己真實愛神的心來背叛自己的肉體,到最後就把自己坑了,那你就要受極大的痛苦。你總體貼肉體,慢慢撒但就把你侵吞了,你也没有什麽生命了,也没有什麽靈的感動了,到有一天你裏面就徹底黑暗了。你活在黑暗之中,撒但就把你擄去了,你心裏再也没有神了,那時你就會否認神的存在而離開神。所以,要想愛神得付出一番苦的代價,得受苦,并不須外面怎麽熱心、怎麽吃苦,或多看看書、多跑跑路,乃是能放下人裏面的東西:奢侈的想法,個人的利益,己的打算,觀念,存心。這才是神的心意。

神對付人外表性情也是神的一部分工作,就像對付人外表不正常的人性,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習慣、風俗習慣,以及外表的作法、人的熱心。但他讓人實行真理變化性情,主要對付的是人裏面的存心與觀念。如果你只對付外面的性情,那好做到,就如你愛吃好東西,不讓你吃,這些你容易做到,但涉及到裏面的觀念就不好放下,這就需要背叛肉體了,需要人付一番代價,在神面前受苦。尤其是人的存心,從信神到現在人存有許多不對的存心,你不實行真理的時候,覺得自己的存心都對,當遇到事時就看見自己裏面有許多不對的存心,所以説,神成全人的時候就使人發現自己裏面有許多觀念攔阻人認識神。當你認識到自己的存心不對時,你能不按着自己的觀念去實行,不按自己的存心去實行,每一件事都能為神作見證,站住立場,這就證明你背叛肉體了。當你背叛肉體時裏面不免有一番争戰,撒但讓人隨從它,讓人隨從肉體的觀念,維護肉體的利益,但神的話還在人裏面開啓光照,在這個時候,看你是隨從神還是隨從撒但。神讓人實行真理的時候,主要是對付人裏面的東西,對付人不合神心意的想法與觀念,聖靈在人心裏感動人,開啓光照人。所以説,每件事背後都是一場争戰,每一次實行真理,每一次實行愛神,都是一場大的争戰,似乎人的肉體平安無事,其實人的内心深處有一場生死戰,經過一場激烈的争戰,思前想後最後才分勝負,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因為人裏面有許多存心不對,或神作許多工與你的觀念不相合,所以説,在人實行真理的時候背後都有一場大的争戰,當人實行這一真理之後,背後不知流了多少傷心的泪,最後横下一條心來滿足神。因為有争戰人才受了苦,才受了熬煉,這是真實的受苦。當有争戰臨到的時候,你能真實地站在神一邊,就能達到滿足神。實行真理裏面受痛苦,這是必經之路,如果實行真理的時候人裏面的東西都對,就不需要神成全了,就没有争戰了,人也就不受痛苦了,就因為人裏面有許多不合神用的地方,有許多肉體的悖逆性情,所以才需要人更深地學習背叛肉體的功課,這才涉及到神所説的讓人與他同受的「苦」。遇到一些難處,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願意滿足你,願意受盡最後苦來滿足你的心,不管遭遇多大挫折,我也得滿足你,豁出性命我也得滿足你!」你有這個心志,這樣一禱告,你就能站住見證了。每次實行真理,每一次熬煉,每一次試煉,每一次神的工作臨到,人都得受極大痛苦,這些對人都是考驗,所以每個人裏面都有争戰,這就是實際的付代價。像多看看神的話,多跑跑路,這也是一點代價,這是人應該做的,是人的本分,是人應該盡到的責任,但需要人裏面應該放下的務必得放下,你如果放不下,外面受的苦再大,跑的路再多,都是徒勞!就是説,裏面的變化才能决定你外面受的苦是否有價值。裏面的性情變化了,實行出真理了,那你外面所受的苦也就獲得神的稱許了,裏面性情没有變化,那你外面所受的苦再大、跑的路再多,神也不稱許,人所受的苦没有神的印證,都歸于徒勞。所以,你的代價是否蒙神稱許决定于你是否有變化,决定于你是否實行真理,背叛自己的存心,背叛自己的觀念,達到滿足神的心意,達到對神有認識,達到對神忠心。你跑的路再多,但你從來不懂得背叛自己的存心,就追求在外面做、外面熱心,對生命總也不注重,那這些苦都屬于徒勞。如果在一個環境中你想説一些話,但裏面感覺不行,這話説出來對弟兄姊妹也没有造就,會傷着别人,那你就不説,寧可自己裏面難受,因為這話不能滿足神的心意。這時裏面有争戰,但你願意忍痛割愛,願意受這苦來滿足神,雖然裏面受着痛苦,但你没體貼肉體,神心得滿足了,所以你裏面也得安慰了,這就是真實的付代價,神要的是這個代價。如果你有這樣的實行,神必祝福你,你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那你明白得再多,再會講,也是徒勞!在愛神的路上,在撒但與神争戰的時候,你能站在神的一邊,不向撒但回轉,這就達到愛神了,這樣就站住見證了。

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比如,你對弟兄姊妹産生成見,你想説一些話,覺得神不喜悦,但不説裏面還難受,這時裏面就開始争戰了,「是説呢,還是不説呢?」這就是争戰。所以説,每一件事臨到都有一場争戰,當你裏面有争戰時,藉着你實際地配合,實際地受苦,神就作工在你身上,最後你裏面就能放下這件事,自然而然火就消了,這也是你與神配合的果效。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人付出一定的心血代價,没有實際的受苦,達不到滿足神,根本談不到滿足神,只不過是空喊口號!就這些空口號能滿足神嗎?撒但與神在靈界争戰的時候,你該怎麽滿足神,該怎麽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你從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這些事臨到就能看出你這個人到底愛不愛神,若愛神就能為神站住見證,如果没實行愛神,説明你不是一個實行真理的人,你没有真理,也没有什麽生命,是糠皮!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别看現在你没臨到什麽大事,不作什麽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裏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進來,對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見神作得實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個見證。雖然你没有什麽見識,素質又差,但通過神的成全,你能滿足神,能體貼神的心意,看見神在這素質最差的人身上作了這麽大的工作,人認識了神,都成了在撒但面前的得勝者,對神忠心到一個地步,那這班人就是最有骨氣的人,這是最大的見證。雖然大的工作你作不了,但你會滿足神,他不能放下觀念,你能放下觀念,他不會在實際經歷中見證神,你會用自己的實際身量、實際行動去報答神的愛,為神作響亮的見證,這才叫實際的愛神。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那你在家裏人當中、在弟兄姊妹中間、在世人面前就没有見證。在撒但面前你作不了見證,撒但會嘲笑你,拿你當兒戲、當玩物,經常捉弄你,使你神魂顛倒。或許在以後要有一些大的試煉臨到,但現在你能有一顆真實的心去愛神,不管以後的試煉多大,無論什麽事臨到,你都能站住見證,能滿足神,這樣你的心就能得安慰了,以後不管遇見什麽大的試煉也不怕了。以後的事你們看不透,你們只能在現在的光景之中來滿足神。你們也不能作什麽大的工作,應注重在實際生活中經歷神的話來滿足神,作出剛强響亮的見證,使撒但蒙羞。雖然肉體没得到滿足,受了痛苦,但你滿足了神使撒但蒙羞了。你如果總這樣實行,神在前面就給你開闢出路了,到有一天大的試煉臨到,别人都跌倒,但你還能站立住,因着你的代價,神保守你站立住,不跌倒。在平時你能實行出真理,以真實愛神的心去滿足神,神在以後的試煉中絶對保守你,雖然你愚昧、身量小、素質差,但神却不偏待你,這就看你的存心對不對了。現在你能滿足神,在細節小事上都不放過,凡事滿足神,有一顆真實愛神的心,把真心獻給神,雖然有些事你看不透,但你能到神面前擺正存心,尋求神心意,為滿足神去做一切的事,或者弟兄姊妹弃絶你,但你的心是在滿足神,并不是貪圖肉體享受,你總這樣實行,在大試煉臨到時就蒙保守了。

試煉是針對人裏面的什麽情形呢?是針對人裏面不能滿足神的悖逆性情而説的,人裏面有許多摻雜,有許多假冒為善的成分,所以説神要試煉人,用試煉來潔净人。但如果現在你能滿足神,以後的試煉對你是一個成全,如果現在不能滿足神,以後的試煉對你就是一個試探,不知不覺你就跌倒了,那時就由不得你自己了,因為你跟不上神的工作,你没有實際身量。所以,你要想以後能站立得住,更好地滿足神,跟神走到路終,現在必須打好基礎,在凡事上都實行真理去滿足神,體貼神的心意。你總這樣實行,裏面有根基了,神激發你愛他的心,加給你信心,到有一天試煉真臨到了,你可能也受一些痛苦,也憂傷到一個地步,也經歷悲痛欲絶,就如死了一樣,但是你愛神的心還不變,而且還能加深,這就是神的祝福。如果現在神所説的、神所作的,你都能以順服的心去接受,神必會祝福你,那你就是承受神祝福、應許的人。但如果你現在不實行,到有一天試煉臨到了,你的愛心也没了,信心也没了,那時試煉就成了試探了,你陷入撒但的試探中没法擺脱。現在你可能臨到小的試煉還能站住,到有一天大的試煉臨到你就不一定能站立住了。有些人洋洋得意,以為自己差不多了,在這時你如果不進深,而且還自滿自足,那你就危險了。神現在不作更大的試煉工作,你似乎樣樣都好,當神試煉你時,你就知道自己缺少得太多,因為你的身量太小,經不住大的試煉。你現在還原地踏步,不思進取,當試煉一臨到你就倒了。你們應時常看到自己的身量小,這樣才能有長進。在試煉中你才看見自己的身量實在太小,意志還太脆弱,實際的東西太少,够不上神的心意,那時你才認識到這些就晚了。

你對神的性情如果不認識,在試煉當中你必然得倒下,因為你不知道神是怎樣成全人的,你不知道神是藉着哪種方式來成全人,當神的試煉臨到你,不符合你的觀念你就站立不住了。神真實的愛就是神的全部性情,神全部性情向人一顯明,給你的肉體帶來的是什麽?神的公義性情向人一顯明,人的肉體必然要受許多痛苦,不受這些痛苦達不到被神成全,你也不能把真實的愛獻給神,神若成全你,必須得把他的全部性情向你顯明。從創世以來到現在,神的全部性情從未向人顯明,在末世神將他的全部性情向他所預定揀選的這班人顯明,而且藉着成全人的時候顯明他的性情,藉此作成一班人,這是神對人真實的愛。經歷神對人真實的愛,需要人經歷極大的痛苦,付上高的代價,最後才能被神得着,人最終才能將真實的愛還給神,神心才能得滿足。人若想被神成全,要想遵行神的旨意,要想將真實的愛完全獻給神,必須經歷很多的痛苦、環境的折磨,把你這個人折騰得死去活來,最後能够將真心被迫還給神。顯明一個人對神是不是有真實的愛,就在苦難熬煉當中顯明,神純潔人的愛,也是藉着苦難熬煉才達到。

上一篇:話語成就一切

下一篇:「千 年 國 度 已 來 到」小 議

相關內容

  • 第 二 十 九 篇

    當萬物復苏之日,我來在了人間,與人一同度過美好的日日夜夜,此時,人才稍覺我的可親可近,人與我的來往日漸頻繁,對我的所有、所是有所看見,因此,對我有所認識。我在所有的人中間舉頭觀望,人都看見了我,但當灾難臨到人間時,人的心中頓覺緊張,我的形像在其心中消失,所有的人都因着「灾」的來到而驚慌失措,并不顧惜…

  • 第 十 一 篇

    作為整個人類的每一個都當接受我靈的鑒察,都當細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當觀望我的奇妙作為。當國度降臨在地之時,你們有何感想?當衆子、子民都流歸我的寶座之時,我正式開始了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也就是説,當我在地開始親自作工之時,當審判時代進入尾聲之時,我開始面向全宇説話,面向全宇釋放我靈之聲。我要將天地萬物…

  • 第 十 二 篇

    當東方發出閃電之時,也正是我開始發聲説話之時,當閃電發出之時,整個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衆星都發生變化。全人類猶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這道來自東方的光柱照得原形畢露,兩眼昏花,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遮蓋自己醜惡的嘴臉,又猶如動物一樣從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難,但不曾有一物能從我的光中被抹煞。所有的…

  • 第 十 篇

    國度時代畢竟不同于以往,不是關係到人怎麽做,而是我降在地上親自作,是人所想不到而且也達不到的。從創世到今天,多少年來只是教會的建造,却并不曾聽説有國度的建造。即使是我親口提起,但又有誰知道其本質呢?我曾降在人間,體察人間之苦,但并未達到我道成肉身的目的。當國度建造開始,我所道成的肉身正式開始盡職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