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末世基督全能神的經典話語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十七 神定規人結局的標準與各類人結局的話語

745 現在是我擬定每個人結局的時候,不是我開始作人工作的階段,我將每個人的言語、行為以及每一個人的跟隨歷程與原有屬性或其最終的表現都一一列記在我的記事册上,這樣,無論怎樣的人都難逃我的手,都會按着我的分布而各從其類的。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别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所以,受懲罰的人都是因着神的公義而受懲罰的,是因着他們自己作惡多端而遭到了報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746 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資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資歷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無果實。你該知道,拯救的是可結果實的「樹」,不是枝葉茂盛、鮮花繁多但不結果子的「樹」,縱使你多年流浪街頭又能怎麽樣呢?你的見證在何處呢?你敬畏神的心遠遠低于你愛慕自己、戀于情欲的心,這樣的人不是敗類嗎?怎麽可以作為被拯救的標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難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藥!這樣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嗎?我的工作結束之時不也正是你的末日來到之時嗎?我在你們中間作了多少的工、説了多少的話,你們曾有多少入耳了?曾有多少順服了?我的工作結束之時也是你抵擋我與我對立結束之時。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七》

747 在地上我尋找了許多人做我的跟隨者,在所有的跟隨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帶領的,有做衆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對我的忠心來劃分其類别的,當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也就是將各類人的本性都顯明的時候,那時我將各類人都歸在其該有的類别之中,將各類人都放在其合適的位置之上,以便達到我拯救人的目的。我將我要拯救的人分批召集回來歸在我的家中,然後讓所有的這些人都接受我在末世的作工,在此同時將人都劃分類别,之後按着各人所行的來賞罰各人,這是我的作工步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748 人類進入安息之中以前,各類人是被懲罰還是得賞賜是根據其是否是尋求真理、是否是認識神、是否是能順服看得見的神。那些雖曾效力却不認識也不順服看得見的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這些人便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無疑就是被懲罰的對象,并且按着其惡行對其進行懲罰。神是讓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順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順服神的人,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還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見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擋在肉身中看得見的神,那這些「渺茫派」無疑就是被毁滅的對象了。就如在你們中間的人,凡是口頭承認道成肉身的神却行不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終將都是被淘汰毁滅的對象,凡是口頭承認看得見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見的神所發表的真理却追求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更是將來毁滅的對象,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結束以後的安息之中,類似這樣的人不能有一個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屬魔鬼之類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們的實質都是抵擋、悖逆神的,并没有絲毫意思順服神,這類人都是毁滅的對象。你有無真理、是否抵擋神是根據你的實質,并不是根據人的外貌或人偶爾的言行。每個人是否被毁滅都是由其實質决定的,是根據他們的行事與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實質而確定的。同樣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樣多的工作,人性的實質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對象;人性的實質是惡的、是悖逆看得見的神的,那就是滅亡的對象。神作工或説話凡是針對人類的歸宿的都是按其實質而作合適的處理,不會有一點差錯,更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失誤,只有人作工才會摻有人的情感或摻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適的,决不會誣陷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749 人衡量人的標準是根據其行為,行為善的則是義人,行為惡劣的便是惡人;神衡量人的標準則是根據人的實質是否順服神,順服神的是義人,不順服神的是仇敵、是惡者,不管其行為好壞,也不論其言語對錯。有的人想用善行來獲得以後美好的歸宿,有的人想用好的言語來收買以後美好的歸宿,人都錯認為神是看人的行為或聽人的言語來定人的結局,所以,有許多人就想藉此來騙得一時的恩典。在以後的安息中存活下來的人都是經過苦難之日而且為神作了見證的人,都是盡到了人的本分的人,都是存心順服神的人,那些只想借用效力的機會來免去真理的實行的人,都是不能存留下來的人。對所有人的結局的安排都有合適的標準,并不只按其言行來决定,也不按其一個時期的行為來决定,决不會因為一個人曾為神效力就對其一切惡行進行寬大的處理,也不因其曾為神一時的花費而對其免去死亡的處理,没有一個人能逃脱其惡的報應,也没有一個人能將其惡行掩蓋從而逃脱滅亡之苦。人若真能盡到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對神永遠忠心,不講報酬,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若人在看見福氣時對神忠心,看不見福氣時對神就失去了忠心,這樣的曾經一度為神忠心效力的人若到最終仍不能為神作見證,仍不能盡到自己應盡的本分,這樣的人仍是滅亡的對象。總之,惡人不能存活到永遠,也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義人才是安息之中的主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750 人是得福是受禍都是按着其本人的實質而定的,并不是根據别人與自己共同的實質而定的,在國度裏根本没有這樣的説法,没有這樣的規定。一個人能在最終活下來是因其達到了神的要求,一個人若不能在最終的安息中存活下來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滿足神的要求。每個人都有合適的歸宿,這歸宿都是根據其本身的實質而定的,與别人根本没有一點關係。兒女的惡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兒女的義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惡行不能加在兒女的身上,父母的義兒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擔當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誰也不能代替誰,這是公義。在人看,若是父母得福那兒女就能得福,若是兒女作惡那父母就得抵罪,這是人的意思,是人的作法,并不是神的意思。每個人的結局都是按其所行出來的實質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適。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擔當别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别人去遭懲罰,這是絶對的。父母疼愛兒女并不能代表兒女行義,兒女孝順父母并不能代表父母行義,這就是「兩個人在田裏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的真意。没有一個人能因其太愛兒女而將作惡的兒女帶入安息之中,也没有一個人因行義能將其妻子(或丈夫)帶入安息之中,這是行政中的規定,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例外。行義的總歸是行義的,作惡的總歸是作惡的;行義的總歸是能存活下來的,作惡的總歸是滅亡的對象;聖潔的就是聖潔的,并不是污穢的,污穢的就是污穢的,并没有一點聖潔的成分;毁滅的是所有的惡人,存活的是所有的義人,哪怕作惡的人的兒女是行義的,哪怕義人的父母是作惡的。信的丈夫與不信的妻子本無關係,信的兒女與不信的父母并無關係,是不相合的兩類,在未進入安息之中有肉體的親情,但進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體親情之説了。盡本分的與不盡本分的本是仇敵,愛神的與恨神的本是敵對的,進入安息之中的與被毁滅的是不可相合的兩類受造之物。盡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來的,不盡本分的受造之物將是被毁滅的,而且都是到永遠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751 不管是死去的人的靈魂還是活在肉體中的人,凡是作惡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將在聖潔的人類進入安息之中時被全部毁滅。這些作惡的靈魂與作惡的人或義人的靈魂與行義的人,不論是哪一個時代的,總之,凡是惡者都被毁滅,凡是義人就都將存活下來。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靈魂并不完全是根據末了的工作而决定的,而是根據是否抵擋神、是否悖逆神而確定。在上一個時代的人若是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是被懲罰的對象,若在本時代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也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根據善與惡來劃分各類人,并不是根據時代來劃分。將人善惡劃分開來并不當即就懲罰或賞賜,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後才作罰惡賞善的工作。其實,自從作人類的工作以來就開始用善與惡來劃分人類了,只不過在工作結束之時才賞賜義人、懲罰惡人,并不是在末了結束工作時才將惡人或義人劃分開,之後就緊接着作罰惡賞善的工作。最終的罰惡、賞善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徹底潔净全人類,以便將完全聖潔的人類帶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這步工作是最關鍵的工作,是整個經營工作中最後的一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752 作惡的人與行義的人總歸都是受造之物,作惡的受造之物到最終是滅亡的對象,行義的受造之物則是存活的對象,這是對兩類受造之物最合適的安排。作惡的不能因其悖逆而否認其是神造的但是被撒但擄去而不可挽救的對象,行義的不能因其能存活下來而否認其是神造的但又經撒但敗壞而蒙拯救的對象。作惡的是悖逆神的受造之物,是不可挽救而且已被撒但徹底擄去的受造之物,作惡的人也是人,是被敗壞至極的人,是不可挽救的人,同樣也是受造之物,行義的也是被敗壞的人,但是肯脱去敗壞性情的人,是可順服神的人。行義的人并不是義充滿的人,而是蒙拯救脱去敗壞性情順服神的人,是在最終站立住的人,并不是未經撒但敗壞的人。工作終結以後所有的受造之物有滅亡的、有存活的,這是經營工作的必然趨勢,這是誰也不可否認的,作惡的人都不能存活,順服、跟隨到底的定規是可存活的。既是經營人類的工作那就有留下來的也有被淘汰的,這是各類人的不同結局,是對受造之物最合適的安排。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753 現在不追求的與追求的就是兩類人,是歸宿不同的兩類人,追求認識真理、實行真理的人是屬于神所拯救的,不認識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敵,是天使長的後裔,是滅亡的對象。即使是虔誠的信渺茫神的信徒不也是魔鬼嗎?人的良心好却不接受真道,這樣的人都是魔鬼,其實質是抵擋神的,那些不接受真道的都是抵擋神的人,這樣的人即使受許多的苦也仍是滅亡的對象。那些不願意撇弃世界、捨不掉父母、捨不掉自己的肉體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滅的對象。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屬于魔鬼,更是將來滅亡的對象。那些信而不行真理的人、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都是滅亡的對象,凡是能存留下來的人都是經過熬煉之苦而站立住的人,是真正經過試煉的人。凡不承認神的人都是仇敵,就是在這道流裏與在這道流以外的不承認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敵基督!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口頭信却無真理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人嗎?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于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没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754 現在你真知道為什麽要信我嗎?你真知道我的作工的目的、意義是什麽嗎?你真知道你的本分是什麽嗎?你真知道我的見證是什麽嗎?你只是信我,但却在你身上看不見我的榮耀,看不見我的見證,那你是我早已淘汰的對象。對于那些什麽都明白的人更是我眼中的刺,在我的家中僅是我的絆脚石,是我作工中將要揚盡的稗子,毫無一點用處,没有一點分量,早被我厭憎。凡是那些毫無見證的人,我的忿怒常在他身上,我的刑杖永不離開他,我早將其交在了惡者手中,根本没有我的一點祝福,到那日,他們的刑罰比那愚頑的婦人的更重。現在我只是作我分内的工作,將所有的麥子都捆起來,連同那稗子也都捆在其中,這就是我現在的工作。當我揚場之時將這些稗子都揚盡,之後,將麥粒歸入倉内,將那揚出來的稗子放在火裏焚燒成灰。現在我的工作僅是將所有的人都打成捆兒,即徹底征服,之後再開始揚場,以便顯明所有人的結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755 神對待褻瀆他的人、抵擋他的人,甚至一些毁謗他的人,對待有意攻擊、毁謗、謾駡他的人,他不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而是有明確的態度。他恨惡這些人,在心裏也定罪這些人,甚至公開宣布這些人的結局,讓人知道對于褻瀆他的人他有一個明確的態度,也讓人知道他將要怎樣定這些人的結局。但是在神説完這些話之後,人很少能看到神是怎麽處理這些人的事實,也很難了解神給這些人結局、定論的原則,就是説人往往看不到神具體處理這些人的態度與方式,這就涉及到神作事的原則。對待有些人的惡行神用事實臨及,就是未宣布罪行也未定結局而是直接用事實臨及讓人受到懲罰或者得到應有的報應。這些事實臨及懲罰的是人的肉體,都是人肉眼能看得見的。對待有一些人的惡行神只是用話語咒詛,同時神的怒氣臨到了他們,而他們所受的懲罰或許是人的肉眼看不到的,但這樣的結局甚至于比人看到的受懲罰、被擊殺的結局性質更嚴重。因為在神定意不拯救這樣的人、不再憐憫這樣的人、不再寬容這樣的人、不再給他們任何機會的情况下,對這些人神采取的一個態度是擱置。「擱置」的意思是什麽呢?這個詞本身的意思就是先擱在一邊,不搭理不理睬了。在神這裏「擱置」的意思有兩種解釋:第一種解釋就是把他的性命、把他的一切都交給撒但處理,神不再負責不再管理了,這個人或者癲、或者狂、或者傻、或者生、或者死、或者下地獄受懲罰都與神無關,這就意味着這個受造之物完全與造物主無關了;第二種解釋就是神定意要自己親手作一些事在這樣的人身上,有可能藉着這樣的人效力,有可能藉着這樣的人作襯托物,有可能對這樣的人有一種特殊的處理方式、特殊的對待方式,就像保羅一樣。這就是神心裏對這類人定意處理的原則與神的態度。所以人抵擋神、毁謗神、褻瀆神,如果觸怒了神的性情,觸到了神的底綫,這個後果是不堪設想的,最嚴重的後果就是神將人的性命連同一切都一次而永遠地交與撒但,永生永世不得赦免,這就意味着這個人成了撒但口中的食物、手裏的玩偶,他從此與神再毫無關係。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756 什麽是審判,什麽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帖帖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没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没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却總不能被潔净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弃,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毁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着死尸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并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册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却并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衆,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换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毁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衆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着的結晶。而那些并不能歸于神所劃分類别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麽你們是可想而知的。我該説的都對你們説過了,該選擇怎樣的路那都是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决定的。你們應明白這樣一句話: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上一篇:(三)關于神警戒人的話語

下一篇:十八 預言國度美景、人類歸宿與神應許祝福的話語

相關內容

  • 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其實,現在所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背叛撒但,背叛老祖宗,話語的審判都是為了揭露人的敗壞性情,都是為了讓人明白人生的實質,這一次又一次的審判都扎在了人的心上,哪一次的審判都直接涉及人的命運,有意刺傷人的心,讓人能將這些都放下,藉此來達到讓人認識人生、認識這污穢的世界,也讓人認識神的智慧與全能,認識這撒但敗壞…

  • 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多數人的信神都是為了以後的歸宿或是暫時的享受。對于不經任何對付的人來説,信神就是為了進天堂,就是為了得賞賜,并不是為了被成全或是為了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就是説,多數信神的人并不是為了履行自己的職責或是來完成自己的本分,很少有人信神是為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也没有人認為人既活着就當愛神,因為這本是天經…

  • 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

    現在聖靈在教會裏怎麽作工?你掌握了嗎?弟兄姊妹最大的難處是什麽?最缺少的是什麽?現在有一些人在試煉中消極了,有的人甚至發怨言,有的人因神話説完了就不往前走了。人還没有走上信神的正軌,不會獨立生活,自己維持不了自己的靈生活。有些人就是神發聲説話他跟着走,也有追求的勁,也願意實行,當神不説話發聲了,他就…

  • 對 被 成 全 之 人 的 應 許

    神成全人的路是什麽?包括哪些方面?你願意被神成全嗎?願意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嗎?你對這些問題是怎麽認識的?若是談不出認識,證明你還不認識神的作工,根本没有聖靈的開啓,這樣的人不可能被成全,只是給一點恩典暫時享受,并不能保持長遠。只享受神的恩典不能被神成全,有些人滿足于肉體有平安有享受,生活安逸没灾也没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