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的保守:被判「死刑」的兒子奇妙轉危為安

26

四川 小塗

清晨,剛下過雨,薄薄的霧氣籠罩著山腳下的村莊,村莊在霧氣中若隱若現,宛如人間仙境。一個普通而又溫馨的農家小院裡,墨蓮提著一把沾了些泥土的鋤頭走向大門口,嘴裡還催促著屋內的兒媳:「曉晴,你快點,這雨露春耕時分種下玉米,苗兒長起來肯定好!」

「哎,來了!」

婆媳二人踩著褐色的泥土往田園走去……

「嘎吱」一聲,一輛火速衝來的自行車突然停到婆媳二人面前。「你們是不是志輝的家人?」一名平頭青年喘著粗氣,一邊擦額前的汗水,一邊焦急地問道。微微點頭的墨蓮還未來得及詢問,青年便焦急萬分地說:「快點走!你兒子受傷了,現在正躺在醫院裡!」墨蓮頓時心頭一緊:躺在醫院?難道受了很嚴重的傷?不由多想,墨蓮和兒媳趕緊找了一輛出租車,急速奔向鎮醫院。

去醫院

(圖片來源:Fotolia)

醫院二樓,一間不太寬敞的病房裡圍了十幾個人。墨蓮衝進病房,撥開人群擠到最前面,曉晴也緊隨其後。隨即,地上一灘鮮紅的血跡映入墨蓮的眼簾,血淋淋的擔架上躺著一動不動的志輝,醫生正在用紗布給志輝的傷口止血,墨蓮被眼前的一幕嚇呆了,她的手微微顫抖著,心臟怦怦直跳,腦袋一片空白。「我兒子怎麼了?」墨蓮漸漸緩過神兒來,顫抖著嘴唇問道。「醫生,你快點告訴我們,志輝他到底怎麼了?」身旁的曉晴也忍不住抽泣著詢問道。一個男人急忙回答:「我們三人坐在街邊的木凳上等人,突然一輛紅色大貨車壓飛一塊約有十斤重的石頭,『嗖』的一聲,石頭碰撞在電線杆上,劇烈撞擊後又飛過去把你兒子擊倒在地。他的右眼角旁被砸了一條大口子,血一直往外冒,我們急忙用衣服按住他的傷口,把他送到了醫院。」男人的話音剛落,醫生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你兒子的心跳很微弱,他只是在勉強地呼吸,我們沒辦法救他,你們趕快把他送到市醫院吧!」墨蓮腿一軟,差點癱倒在地,她臉色變得蒼白,帶著一絲哭腔說:「送市醫院?鎮上到市醫院有兩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兒子心跳微弱,能不能堅持到市醫院啊?他會不會死在路上啊?要是兒子真死了,我們可怎麼辦呀?」可鎮裡的醫療條件與醫生的醫術實在無力救治兒子,墨蓮只得給兒子轉院。

醫院樓外,救護車上紅藍交錯的光不停地閃著,昏迷不醒的志輝被幾名醫生抬上救護車,眼眶泛紅的曉晴趕緊跟了上去,墨蓮也被醫生扶上了車。墨蓮坐在志輝身旁,她緊緊地抓住兒子因失血過多而泛白的手,一刻也不願放鬆,生怕一鬆手兒子就會離開她。墨蓮的眉頭緊緊地蹙在一起,眼眶愈加泛紅,眼神中充滿了恐懼、無助,她多麼盼望有人能救救她的兒子。

這時,墨蓮突然想到了神:「是啊!神是人隨時的依靠,我怎麼把神給忘了?」於是,墨蓮趕緊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我兒子傷得這麼嚴重,不知道他能不能挺過去。神啊!我好擔心,不知道該怎麼辦,願你幫助、帶領我。」禱告後,墨蓮想到聖經中記載的約伯的故事:約伯臨到試煉,失去了滿山牛羊、萬貫家產,十個兒女也全被砸死,他身上還長滿毒瘡,承受著來自身體和心靈的雙重痛苦。但在這樣的環境中,約伯沒有向神發一句怨言,而是相信一切都由神主宰,賞賜、收取的都是神,不管得福還是受禍,人都應稱頌神的聖名。於是,他俯伏在地接受、順服所臨到的一切,憑著對神的信心、順服與敬畏在撒但面前為神站住了見證。最終,約伯蒙了神的祝福、稱許。墨蓮從約伯的經歷中明白了,神允許這樣的試煉臨到她,是希望她能像約伯一樣相信神的主宰,無論神是賞賜還是收取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憑著對神的信心為神站住見證。想到這兒,墨蓮默默地向神獻上禱告:「神啊!我願把兒子的性命交在你手中,如果他能活下來,我感謝讚美你的恩典;如果他真的離開了,我也願順服不埋怨你。無論什麼結果,我都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禱告後,墨蓮極度緊張的心平靜了許多。

兩個小時後,救護車到了市醫院。墨蓮的兒子在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中被送進了急診室,一名醫生挽了挽袖子走到志輝跟前,翻開志輝的眼皮看了看,搖著頭遺憾地對墨蓮說:「你兒子可能不行了,我們不能收!」這句簡短的話驚呆了跟著進急診室的所有人,墨蓮更是差點癱倒在地,她倚靠著牆,身體微微顫抖,臉色蒼白,眼裡充盈著淚花,喃喃自語道:「這麼說志輝就沒救了嗎?早晨出門時還好好的,這才多大會兒功夫就成了這個樣子,難道就這樣走了嗎?他走了,我們一家老小可怎麼過啊?」此時,曉晴趕緊扶住墨蓮,抱著她哭了起來。墨蓮痛苦到了極點,淚水順著臉頰肆意流淌,她不禁向神呼求:「神啊!我雖然有順服你的心志,可聽到兒子沒救的消息時心裡還是很痛苦。神啊!我該怎麼辦?」禱告後,神的話浮現在墨蓮的腦海裡:「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第六篇說話》)墨蓮被神帶有權柄的話語所震撼,她突然清醒過來,認識到神是全能的,不管是有生命的還是沒有生命的都由神擺佈安排,人什麼時候出生,什麼時候離世也都在神的手中,任何人都掌握不了,神的權柄和能力永遠是至高無上、獨一無二的。想到這兒,墨蓮默默地對自己說:「我信的是全能的神,是掌管宇宙萬物的造物主,是一切生命的源頭。兒子的命是神給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管,他能不能活下來醫生說了不算,我得對神有信心。」神話語的及時開啟帶領,使墨蓮心裡的痛苦減輕了不少。墨蓮又想到自己剛才的表現不禁為自己的小信感到自責,看到自己道理上承認神主宰一切,但對神還沒有真實的信心,當聽到醫生說兒子沒救時,她的心瞬間就像被掏空了一樣,活在了將要失去兒子的悲痛中,身量實在太小了。於是,墨蓮再次向神禱告:「神啊!我嘴說把兒子的生死交在你手中,心裡卻總是不放心,認為醫生能決定兒子的生死,這都是因為我對你的全能主宰沒有真實的認識,缺少真實的信心導致的。神啊!我願經歷你的作工,不管接下來事情會怎樣發展,我都願在你面前存著一顆敬畏、順服的心,來對待臨到的一切環境。」

醫院急診

這時,墨蓮的哥哥一拍腦門,大聲說道:「我想起來了,我有一個戰友就在這家醫院當院長!」說著便跑出了急診室。幾分鐘後,墨蓮的哥哥帶著院長趕到了急診室,院長摸了摸志輝的心跳,說:「看在老戰友的份上,我們只能冒險救你兒子了,但他頭上有這麼大的傷口,就算手術成功命撿回來了,也很有可能成為植物人,你們要有思想準備。」院長神情凝重地說完話,就趕緊吩咐其他醫生準備手術。墨蓮望著志輝被推進手術室,緊繃的心稍放鬆了一些,同時也對神充滿了感激,她知道,哥哥突然想起當院長的戰友,院長同意給兒子做手術,這都是神的擺佈安排。想到這兒,墨蓮默默地向神獻上了感謝的禱告。

牆上的時鐘「嘀嗒嘀嗒」地走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墨蓮一家人在手術室外焦急地等待著,墨蓮坐在長椅上不停地向神呼求,心一刻都不敢離開神。突然,「叮」的一聲,手術室門上的紅燈停止了閃爍,等待在手術室外的人緊張地望著門口,有的皺眉,有的握拳,墨蓮也是一臉凝重的表情……

「手術很成功!幾天後就能醒過來。」醫生走出來,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大家。大家相互一望,都露出了高興的神情。這時,醫生繼續說:「不過,這條命雖然撿回來了,但傷口約有十厘米,而且傷得太深,裡面容易積血,如果積血堵塞血管的話,病人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啊?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如果真是那樣,那以後的日子可就……」

身邊的親人都在為志輝以後的生活著急、擔心,可此時墨蓮卻異常冷靜,她想到兒子從出事到接受治療再到手術結束,神一直在彰顯他的權柄、能力,她已親眼目睹。如果沒有神的拯救,她兒子可能早就挺不過今晚了,但在人都認為不可能的情況下,神卻興起周圍人事物來救治他,使他順利地下了手術檯,這不都是神的奇妙作為嗎?墨蓮越想對神越充滿信心,她相信兒子能否成為植物人都在神手中,但不管結果如何,她都願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沒有怨言。

這時,病房裡突然傳來一聲微弱的呼喚,墨蓮和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病房,原本說幾天後才會甦醒的志輝居然奇蹟般地醒了過來!看到這一幕,墨蓮的淚水奪眶而出,她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好,只有在心裡一個勁兒地感謝神。「真是奇蹟!我們做過很多這樣的手術,還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才動完大手術的病人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甦醒。」正在查看心電圖的醫生發出一聲驚嘆。在場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不禁紛紛驚嘆:「真是命大啊!……」但墨蓮心裡清楚,不是兒子命大,更不是醫生的醫術高明,這都是神的保守,是神的奇妙作為,神的權柄、作為是無法用科學來測透的,更超越一切的力量,打破一切的不可能,在神那兒一切事都能成就,正如神的話說:「天地萬物都藉著我口中的話而立而成,在我沒有難成的事。」(摘自《第六十篇說話》)再次目睹神奇妙作為的墨蓮,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看著病床上的兒子,墨蓮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不禁回想起這段短暫而又驚心動魄的歷程,深深地體會到她所走的每一步全是神親自帶領走過來的。當墨蓮心裡感到恐懼、悲痛、無助時,是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她明白了神的心意,心裡有了依靠,也知道了該如何經歷;當兒子被宣判「死刑」,墨蓮再次陷入絕望時,是神的話語加給了她信心,使她一步步從絕望中走了出來;當墨蓮憑著信心去經歷時,她一次次地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最終兒子轉危為安。墨蓮感受到了神獨一無二的權柄和能力,認識到醫生不能決定人的生死,先進的科學設備更不能延長人的壽命,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由神擺佈和安排。此時,她對神的信心加增了不少,這次經歷將成為她信神路上寶貴的財富。

二十八天後……

墨蓮將家裡打掃乾淨後,走到院門前向外遠望,她喃喃唸叨:「今天是志輝出院的日子,志輝身體恢復得這麼快,這可真是神的保守啊!」不一會兒,墨蓮望見志輝穩步走近的身影,她不禁在心裡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