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生難忘的一天

2023年04月16日

中國四川 李青

2012年12月的一天早上9點多,我和幾個弟兄姊妹正在傳福音,突然一輛警車停在我們面前,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證件,一把擰住我的胳膊就往警車裏塞,還有一個弟兄、一個姊妹也被押上了警車。當時我嚇得心怦怦直跳,不知道接下來警察會怎麽對待我,心想:「萬一我經受不住酷刑折磨當了猶大背叛神怎麽辦?」我趕緊在心裏默默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就是死也不當猶大,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後,我没那麽緊張了。

到了派出所後,警察把我們分開審訊。一個警察厲聲問:「你的帶領是誰?家住哪兒?」我説:「我不知道誰是帶領。我没犯法,你們為什麽要抓我?」他們哈哈大笑説:「還跟我們講法?你傳福音經過中央批准了嗎?宗教局批准了嗎?你這是非法傳教,擾亂社會治安,一會兒把你送到宗教局,讓宗教局的人處置你!」另一個警察説:「你只要好好跟我們合作,我們就放了你。」我没搭理他們,站在門口的男警衝進屋,猛地一脚踢在我的右小腿上,我感覺小腿的骨頭像要斷裂一樣,特别疼。他因為用力過猛摔倒在地,其他幾個警察都笑了起來,他站起來就拿我出氣,狠狠地扇了我一個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頭昏得差點兒栽倒在地,右臉不一會兒就腫起來了。他又猛踹我的右小腿,把我踢到墻角,接着他又氣勢汹汹地準備朝我的腰踢過來,我心裏很害怕,這一脚踢過來,萬一把我的腰踢傷了怎麽辦?我大哭起來。這時,其他幾個警察把他拉住,一個警察换了一種語氣對我説:「小妹妹,其實我們也不想這麽對待你,你只要告訴我們你的家庭地址,我們就放了你。」我心想:「我的父母都信神盡着本分,萬一我説了家庭地址,父母就會受到牽連,萬一弟兄姊妹正在我家聚會,都得被抓,那我可就作惡了。」于是,我什麽也没説。一個警察讓其他人都出去,説要單獨和我談話。他問我:「你想不想出去啊?想出去就把家庭地址説出來。要麽就跟我們合作,做我們的卧底,潜入你們的教會上層,我們裏應外合,只要你答應,我立刻放了你。」他見我没搭理他,眼睛一轉,又説,「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你如果不方便當面指認,我可以給你保密,把車開到大街上,你坐在車裏,你只要用手指一下跟你一起信神的人就可以了,你哪怕指一個來跟你替换,你就可以回去了,怎麽樣?」看到他醜惡的嘴臉,我感到很噁心,心想:「雖然這個房間只有我們兩個人,但是神的靈鑒察一切,人欺騙得了人但欺騙不了神,想讓我做卧底出賣弟兄姊妹、背叛神,没門!」我堅定地説:「我誰也不認識!」他又恐嚇我説:「你不説是不是想保護誰啊?你的父母是不是也在信神?跟你一起被抓進來的人都出賣你了,我們已經掌握了你的情况,現在是給你一個機會,看你是否坦白。你什麽都不説,到了監獄可就不像現在這麽輕鬆了,給你灌辣椒水,十指夾竹棍,十個手指甲裏扎鋼針,耳朵裏插竹籤,讓犯人整你,到時候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聽得毛骨悚然,心裏一陣陣發軟,心想:「難道我真的被出賣了?要是真給我耳朵裏插竹籤,那不就聾了嗎?十指夾竹棍,指甲裏扎鋼針,十指連心,不得痛死啊?要是把我送到監獄受酷刑折磨,我這麽瘦小,怎麽受得了啊?會不會被他們整死啊?我才二十歲,人生才剛剛起頭,我還不想死啊!要不我就説點不重要的來應付他們。」這時,我心裏感到很不平安,心裏清楚地意識到臨到抓捕迫害這是對我的一次檢驗,如果我説了一點,他們肯定會繼續追問到底,他們對待我一個小姑娘都這麽狠毒,要是弟兄姊妹落在他們手裏不得受更大的苦?我不能没有良心只考慮自己,充當撒但的差役背叛神,不管弟兄姊妹有没有出賣我,我得有立場,哪怕坐監受酷刑,我都不能背叛神。

接下來,不管他們怎麽逼問,我都説不知道。一個警察氣得拍桌子指着我大駡:「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另一個警察把我的雙手銬起來,一把抓過我的頭髮使勁地往後扯,其他三四個警察也一擁而上,對我拳打脚踢,他們專踢我的小腿,打我的頭、肚子和腰部,其中一個男警猛地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疼得我蜷縮在墻角大哭起來。一個警察問我:「怎麽樣?你説不説?」我瞪了他一眼。另一個警察抓起我的衣領,把我的頭往墻上、鐵皮櫃上撞,還掐我的脖子,疼得我喘不過氣來,旁邊的警察看我被掐得實在是不行了才讓他鬆手,我癱坐在地上直喘着氣。想到社會上的惡人警察不敢招、不敢惹,抓住信神的人却肆無忌憚地毒打折磨,甚至往死裏整,我在心裏呐喊:「這個社會哪還有公平啊?這是什麽人民警察?」這時,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語詩歌黑暗中的人當奮起》:

1 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横行,招摇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鬼城踐踏得死尸遍地,腐爛之氣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裏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裏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

2 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在哪裏?合法的權益在哪裏?公平在哪裏?安慰在哪裏?温暖在哪裏?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鎮壓神的作工?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為何弃絶神的到來?為何這樣無良心?這樣黑暗的社會你們願意忍冤下去嗎?

…………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

以往我對共産黨没有分辨,共産黨在教科書裏説宗教信仰自由,我深信不疑,還為它歌功頌德,現在親身經歷了共産黨的迫害,我才看清它的真面目。共産黨打着宗教信仰自由的旗號來欺騙人民,實際上却瘋狂抵擋神、迫害基督徒。全能神來發表真理,拯救人脱離撒但的敗壞、苦害,脱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帶領我們走上人生正道,這是天大的好事,共産黨却要迫害,指使警察專門抓捕殘害信神的人,共産黨真是太邪惡了!它就是仇恨神、抵擋神的惡魔!

接下來,警察給我打了半個小時背銬,又讓我蹲馬步,還喝令我給他們下跪。我不跪,兩個男警就押着我的胳膊,另一個男警用膝蓋使勁頂住我的腿彎逼我跪下,我被折磨得精疲力盡,面向墻壁跪在地上。我心想:「他們没有從我口裏得到任何教會信息是不會輕易放過我的,我被抓進來才兩個小時就被折磨得精疲力盡、渾身疼痛,不知道接下來還會面臨什麽樣的折磨,我還能承受多久。」我感覺自己就像一隻小羊突然進入了狼群,隨時會被吞吃,我心裏很難受,也很害怕,在心裏不停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心裏很軟弱,感覺自己快要撑不住了。神啊,這個環境臨到有你的許可,但我不明白你的心意是什麽,求你帶領我。」這時,我想起了一句神的話:「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我心裏一下亮堂了,神是希望我在逼迫患難中對神有信心,我在心裏默唱着《試煉中需要有信心》這首詩歌:

1 在經歷試煉的同時,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裏面消極也好,對神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的路不太透亮,這都正常,但總的來説你得對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約伯一樣不否認神。約伯雖然軟弱咒詛自己的生日,但他不否認人生下來所有的東西都是耶和華賜給的,奪去這一切的也是耶和華,無論怎麽試煉,他都是這麽認為。

2 在你的經歷中,不管在神的話上受到什麽熬煉,總的來説神要的是人的信心,是愛神的心,他這樣作工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愛心,也是人的心志。神在人身上作成全的工作,人看不見、摸不着,這種情况就需要你的信心。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觀念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對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這個立場,站住這個見證。當約伯達到這個地步的時候,神向他顯現、向他説話了。就是説,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默唱完這首詩歌,我早已泪流滿面。想到約伯臨到試煉失去萬貫家産,失去所有的兒女,自己還渾身長滿毒瘡,身心都受到了極大的痛苦。面對這樣的試煉,他剛開始也不明白神的心意,心裏也是特别痛苦、難受,但他對神有敬畏之心,没有去追趕强盗,也没有發怨言,他首先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尋求神,最後説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作出了響亮的見證。這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是藉着這樣的環境來成全我們的信心,我應該效法約伯,得對神有信心,禱告神、依靠神站住見證。

警察讓我跪了十幾分鐘後,喝令我站起來。一個高個子男警抓着我的頭髮使勁往上提,讓我的脚尖着地,我感覺頭皮像被扯掉了一樣疼。接着,他用皮鞋使勁碾壓我的左脚趾,雙脚又踩在我的脚背上,我感覺脚背像要斷裂似的疼,就用力推開他。他看我痛苦的樣子,雙脚再次站在我的脚背上,我的兩條腿打顫,身體本能地往下蹲,他把我拽起來,把我的雙手摁在墻上,繼續踩我的脚背,我第一次感覺到生不如死、痛不欲生是什麽滋味。突然,我聽到我的左脚一聲脆響,他才停了下來。我以為脚上的骨頭斷了,可我的脚却一點兒事都没有,我知道是神在看顧保守我,我在心裏感謝神。這時,一個二十多歲的男警色迷迷地看着我問:「你多大了?交男朋友没有?你不説也没關係,你什麽時候説我們就什麽時候放了你,晚上我陪你……」説着,他靠近我説,「你猜,孤男寡女關在一間屋子裏會做些什麽事呢?」他又説了很多難以啓齒的下流話。這時,一個女警走進來冷笑道:「她要是不説,就把她的衣服全扒光,讓她一絲不挂地站在路口人多的地方,再給她挂個牌子,讓路上的行人都看看她,把她的裸照放到網上,看她以後還好不好意思出門,羞死她!」説着,她打開我的手銬來脱我的羽絨服。我心裏很害怕,原以為同樣是女性,她會同情我,没想到她跟男警一樣邪惡。這時,一個男警也趁機摸着我的腰,説:「身材不錯嘛。」其他幾個警察都淫笑起來,那個聲音彷佛是從地獄裏飄上來的。我嚇得快哭了,這些警察什麽事都幹得出來,要是真把我的衣服扒光,以後我還怎麽有臉活下去啊?與其這樣被他們羞辱,還不如我早點死了。我看到辦公桌前的窗户没有護欄,就想從窗户上跳下去。他們看我想尋死,就把窗户鎖上,我就用頭使勁撞墻。一個男警把我死死摁在墻上不能動彈,還惡狠狠地説:「想死?没那麽容易!我要讓你生不如死!」我想死也死不了,心裏特别痛苦。這時,我想到神話語詩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裏的一句歌詞:「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是讓我活着為神作見證。受點痛苦就想去死,這還不是愛神的表現,這是懦弱無能的人,我得好好活着!如果他們真把我的衣服扒光示衆,那這就是他們迫害基督徒的證據。想到這些,我不再想着尋死了。這時,一個姓謝的男警色迷迷地看着我説:「長得還不錯嘛,才二十歲,還没交男朋友?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處女。」他邊説邊挨近我,緊緊地貼在我的身上,還摸我的下巴和臉,我嚇得用力推開他,他打了一個踉蹌碰到桌子邊,氣得撲過來把我的雙手摁在墻上,在我的臉上、脖子上親,急得我大聲尖叫,其他幾個警察都在旁邊哈哈大笑。為了保護自己不被侵犯,我就用脚踢他,不讓他靠近。一個男警拿着照相機來給我拍照,説:「你還敢打警察!」聽了他的話,我真是氣不打一處來,「你們這麽多人欺負我,還説是我打警察,這不是顛倒黑白嗎?」但又想到,如果我反抗,被他們拍了照,到時候他們拿着照片放到網上栽贜抹黑教會,不就羞辱神了嗎?為了不讓他們抓把柄,我只能有泪往肚子裏咽,默默地忍受着他們的戲弄。最後,他們没拍到照片只好走了。

謝某又讓另一個男警把我的雙手銬起來按在墻上,他踩住我的雙脚,把我的羽絨服拉鏈拉開,在我的後背、腰上一陣亂摸,我的雙手、雙脚都被按住,一點兒反抗的機會都没有,氣得我大哭。這時,謝某的女朋友來了,他這才停手。過了一會兒,謝某回來了,又喪心病狂地向我撲過來,當時屋裏没有一個人,他把我的雙腿緊緊地夾住,又把我抱起來在我身上亂摸,還脱我的褲子。我心裏特别害怕,死死地拽着褲腰,他猛扇了我一巴掌,我大聲喊叫,他把我的嘴巴和鼻子都捂住,我出不了氣,越挣扎越没有力氣,我想到電視裏那些强奸犯就是這麽作案的,心裏特别恐懼、絶望。這時,謝某氣急敗壞地説:「你喊哪!你大聲喊哪!讓你的神來救你呀!」看到他無耻邪惡的樣子,我心裏特别氣憤,我在心裏迫切地向神禱告:「神哪,我不想被撒但踐踏,求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就在我迫切禱告神的時候,謝某把我的嘴巴和鼻子鬆開了,我才喘了口氣,我趕緊大聲喊叫,隔壁房間的幾個警察聽到我的喊叫聲都過來了,他這才停手。當時,我癱坐在地上,回想剛才的一幕幕,如果不是神的保守,我早就被强暴了,我在心裏感謝神。

到了中午,來了七八個警察,派出所所長見我還不説,走過來使勁擰住我的耳朵,捏我的脖頸,疼得我縮着脖子。他嘲笑説:「把頭縮起,要當縮頭烏龜了!」其他人也都跟着嘲笑。七八個警察把我圍在中間,把我當玩物一樣推來推去,其中兩個男警還趁機捏我的胸部和腰部,他們簡直就是一群流氓!我恨得咬牙切齒,真想跟他們拼了!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真不敢相信這就是電視裏、教科書裏一直鼓吹的「為人民服務」「伸張正義」的人民警察。我再也忍不住了,對他們大聲説:「你們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女孩,算什麽英雄好漢?」他們這才停手。過了一會兒,一個警察拿出一支手槍,對準我的太陽穴恐嚇説:「我現在就可以槍斃你!抓到你們信神的人打死白死,抓到就可以當場槍斃,到時候拖出去埋了就是了!你現在還有什麽遺言,快説!」説着,他當着我的面上了一顆子彈在手槍裏。看到他動真格了,我嚇得腿發軟,心想:「我還這麽年輕,生命就要結束了,我好不容易遇到神來拯救人,還没有看到國度福音擴展全宇的空前盛况,還没有達到性情變化就要死了,真是不甘心。」這時,我想到主耶穌説:「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正要怕他。(太10:28)大紅龍只能摧殘、折磨我的肉體,但它滅不了我的靈魂,它就是一隻紙老虎,外表看凶神惡煞,但它再猖狂也在神的手中,没有神的許可它也不敢把我怎麽樣。我又想到彼得為追求愛神,最終為神倒釘十字架,他在上十字架的時候向神禱告:「神哪!現在是你的時候到了,就是你給我預備的時候到了,我得為你上十字架,為你作這個見證,願我的愛能滿足你的要求,願我的愛更純潔,我今天能為你死,為你釘十字架,我心裏感到安慰,感到踏實,這是因為我能為你釘十字架,能够滿足你的心願,我能把我自己都獻給你,把我自己的生命都獻給你,我心裏感到無比的欣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彼得的禱告給了我很大的啓發,我感覺心離神很近,不再恐懼死亡了。想到我從被抓到現在,神一直在看顧保守我,在我臨到撒但試探的時候,是神話語的帶領讓我識破撒但的詭計,在我軟弱的時候加給我信心、力量,在我臨到危險的時候,是神保守我没有被撒但踐踏。彼得能順服神為神倒釘十字架,雖然我没有彼得的身量,但我願意效法彼得,今天能為神死,這是我的榮幸。我的心被神的愛感動,在心裏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我太虧欠你了,在我有生之年没好好追求真理,没有追求愛過神,如果有來生的話,我還要信你跟隨你,還報你的愛!」幾個警察看我流泪了,以為我害怕了,就説:「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還有什麽遺言,快説!」我説:「人都有一死,我知道我這是為義受逼迫而死,我死得没有遺憾。」説完,我把眼睛閉上,等着他開槍。拿槍的警察氣得手發抖,説:「我現在就成全你!」他讓我把頭轉到一邊,對準我的太陽穴開了幾槍,可我居然没死,我這才知道他把子彈給取了。另一個警察把桌子拍得啪啪響,「你想當劉胡蘭嗎?你真是刀槍不入,軟硬不吃!」他們用手槍使勁戳我的太陽穴,在我的頭上搗了一下,説:「你哭啊!你為什麽不哭了?」我想到詩歌中説「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丢」,之前面對他們的折磨、恐嚇,我只是一個勁兒地哭,想用哭來博得他們的同情,我對神没有一點兒信心,向撒但摇尾乞憐,太没有骨氣了,我不能再做軟骨頭來羞辱神。于是,我擦乾眼泪,雙手緊握拳頭,立下心志,堅决與撒但争戰到底!我在心裏默唱着這首詩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

        …………

        把愛與忠心獻給神,完成使命榮耀神,

        堅决為神站住見證,决不向撒但屈膝。

        啊!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丢,

        神的囑托挂心頭,定要羞辱魔鬼撒但,

        受苦受難神預定,至死忠心順服神,

        不讓神心再流泪,不讓神心再擔憂。

        …………

——《跟隨羔羊唱新歌》  

幾個警察看我把雙手握得緊緊的,氣得直摇頭,「她比劉胡蘭還劉胡蘭!」看到警察無計可施垂頭喪氣的樣子,我知道這群魔鬼撒但蒙羞失敗了。我真實地體嘗到了神的話説的:「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麽,撒但拿人也没辦法。《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人的致命處就是惜命怕死,撒但魔鬼就是抓住我的致命處用死來威脅我,不讓我信神跟隨神,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當我真的把命交出來獻給神時,撒但就無計可施蒙羞失敗了。

到了中午,幾個警察去吃飯了,留下三個警察看守我。一個警察走到我跟前,皮笑肉不笑地問:「你為什麽不哭了?」我説:「我没什麽可哭的。」他説:「你不想哭,我們就讓你哭個够!」説着,他拿出一個黑色的瓶子,一個人摁住我的頭和手,另一個人使勁掰開我的眼睛,往我的眼睛、嘴角噴藥水。我的雙眼頓時刺痛得睁不開,不停地流眼泪,藥水流到臉上火辣辣地疼,流到嘴裏,喉嚨也火辣辣的,疼得我説不出話來,不停地吐口水。他還恐嚇我説,這是一種毒藥,半個小時就會讓我毒發身亡。另一個警察抓着我的手銬,把我帶到一個房間,這時我的雙眼稍微能睁開了,他們就又往我的眼睛裏噴藥水。他們把我和一同被抓的弟兄姊妹銬在一起,把風扇開到最大檔,把門和窗户全部打開,他穿着軍大衣,脚下烤着火爐,哈哈大笑説:「怎麽樣,暖和吧?」因為是寒冬臘月,我的雙手、雙脚一會兒就凍得冰凉。這時,我聽到一個姊妹踏着節拍小聲唱歌,我一聽,正是一首贊美神的詩歌,我也跟着踏起了節拍。唱着詩歌,我心裏有了力量,心想:「不管魔鬼怎麽折磨我,我豁出去了,就是死我也要站住見證滿足神!」没想到,到了下午三點左右警察把我們給放了。原來那段時間他們抓了很多弟兄姊妹,拘留所、看守所都關不下了,他們看從我們身上得不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就把我們放了。但是我知道這是神的憐憫,是神給我們開闢出路,我從心裏感謝神。

經歷了共産黨的抓捕迫害,雖然我肉體受了些痛苦、羞辱,但我對共産黨的邪惡實質有了真實的分辨,看清共産黨就是仇恨神、抵擋神的惡魔,大紅龍掌權就是撒但掌權,它只能殘害人、敗壞人。我從心裏弃絶、背叛大紅龍,更盼望基督掌權、公義掌權,盼望基督的國度能够早日實現,也更有信心跟隨神走到底!

上一篇: 二十年的患難路
下一篇: 警察逼錢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被凌辱折磨的日子

中國四川 陳心潔2006年夏天,一天上午11點,我正在接待家聽神話語詩歌,突然警察衝進屋,把我和接待的趙桂蘭姊妹還有她六歲的女兒一起抓到了派出所。一進派出所,警察就强行扒光我的衣服,只剩下内衣的時候,我本能地躲着不讓她們脱。一個女警氣勢汹汹地走過來,把我内衣内褲全部扯了下來,仔細…

神帶領我勝過中共的酷刑折磨(下)

黑龍江省 盡忠 晚上我想上厠所,就讓看守我的警察給我鬆手銬,没想到他不僅不給我鬆,還把手銬使勁緊了兩下,手銬一下子卡在肉裏。我的兩隻手腫脹得難受,疼得我大聲叫了出來,不禁渾身冒汗。這時,一個警察突然説:「你妻子昨天也被我們抓來了。」聽到這話我心裏「咯噔」一下:「没想到妻子也被抓了…

地下室裏的摧殘

中國山東 李睿 2002年的一天,我和一個姊妹到保管錢財的弟兄家商量教會工作。突然,接待的弟兄從外面趕回來説,我的配搭張某被抓做了猶大,帶着警察把福音執事抓走了。我聽後心裏怦怦地直跳,福音執事的家就在本村,那我們不是很危險嗎?我感覺到我們隨時都有可能被警察圍堵抓捕,我心裏特别地慌…

在中共監獄的日日夜夜

中國江蘇 楊毅全能神説:「在許多地方神已預言過在秦國之地得着一批得勝者,是在世界的東方得着得勝者,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落脚點無疑就是在秦國之地了,正是大紅龍盤卧之地,是將大紅龍的子孫得着,讓其徹底失敗、蒙羞。神要將這些苦難深重的人唤起,徹底唤醒,從迷霧中走出來,弃絶大紅龍,從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