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逼迫患難中成長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吉林 許諾

我13歲那年,一天早上,我姐從外面急急忙忙地跑回來,進屋就對我爸説,跟我爸一起傳福音的李弟兄被抓了,讓我爸趕快出去躲躲。我爸聽完趕緊把神話書籍和光碟藏起來,拿了幾件衣服,囑咐我們幾句之後就急匆匆地走了。上午10點左右,大隊的治保主任帶着四個警察來到我家,一進屋就問我爸在哪兒。我媽没説,警察就把她抓走了。我和姐姐被嚇矇了,趕緊跑了出去,看到滿屯子的人都來圍觀看熱鬧,我心裏很難受。下午4點多,媽媽終于回來了。當時我特别高興,以為没事了,可接下來幾天,警察天天上我家來逼問我爸的下落,我媽隨時都有可能再次被抓,没辦法不得不出去躲藏。一聽説媽媽要走,我和姐姐都哭了,心裏非常難過,從小爸媽就没離開過我們,這回爸爸走了,媽媽也要走了,我和姐姐可怎麽生活呀?以後誰來照顧我們呢?媽媽含着眼泪無奈地説:「你們在家要多禱告,多看神的話,有什麽事就找弟兄姊妹。」媽媽走後,家裏就剩下我和姐姐,看着空蕩蕩的房子,心裏也是空落落的。以前父母在家的時候,我們一家人一起看神話、聽神話語詩歌,多麽温馨啊!可是這樣的生活不會再有了。我和姐姐心裏特别難受,就跪在神的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爸媽都不在家了,我心裏特别害怕,求你加給我們信心和膽量,使我們不再害怕。」

晚上八九點鐘,我和姐姐正準備睡覺,突然聽到猛烈的砸門聲,我們被嚇得渾身發抖不敢吭聲,聽到窗外喊着説:「我們是警察,快點開門!」我們戰戰兢兢地把門打開,五六個警察闖了進來,挨個屋看,還翻箱倒櫃,最後他們没翻出什麽就走了。從那以後,警察三天兩頭上我家來抓我爸媽,每次都是三更半夜趁我們熟睡的時候,使勁砸門和窗户,進屋來搜查,我們每次都被嚇醒。有一次,一個警察還説:「這倆小孩可真扛折騰,都這麽長時間了,還没嚇出病來。」他們抓不到我爸媽,夜裏就在我家房前屋後蹲守。那段時間,我和姐姐每天都過得提心吊膽的,盼着爸媽能早點回來,我和姐姐就不用再這樣擔驚害怕了,可又擔心爸媽回來被警察抓去,就再也見不到他們了,心裏很矛盾。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半個多月。在這期間,姐姐常給我讀神的話,其中有一段神話説:「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我想到了媽媽以前常給我講大衛的故事,大衛依靠耶和華神,用機弦甩出一塊石子擊中歌利亞的額頭,把他打敗了。耶和華神與大衛同在,作大衛的後盾,今天只要我真心依靠神,神也會與我同在,我還有什麽可怕的呢?想到這些,我就不那麽害怕警察的恐嚇了,心裏也覺得很踏實平安。

2002年中秋節前,我爸托親戚捎信説晚上回來看我們,可不知怎麽就走漏了消息,那天凌晨一兩點鐘,我家來了好多警察,把我家房前屋後都給包圍了起來。他們進屋就問:「你爸今天没回來嗎?」然後又挨個屋找,最後他們没找到我父母就走了。第二天晚上,我爸回來看我們了。當時把我們給高興壞了,可算把我爸給盼回來了。我和姐姐就把警察抓他們的事給説了,讓我爸趕緊走。我爸看着我們,特别捨不得,叮囑我們要多禱告神、依靠神,就匆匆地走了。看着爸爸遠去的背影,我多想喊住我爸讓他不要走,但想到惡警來勢汹汹的樣子,我没有挽留我爸,心裏恨透了這夥惡警!

自從我爸媽離家之後,村裏的人見到我就經常議論紛紛,有的人説:「這家大人信得連孩子都不管了……」還有的人故意笑我:「你爸媽都不要你們了!」聽到這些話,我心裏特别難受,心想:「我爸媽信神都是好人,他們不是不要我們了,都是那夥惡警察天天來抓我爸媽,他們才不敢回來的。」後來,警察還讓治保主任監視我家,没事總上我家來,還調戲我姐。我和姐姐害怕,不管白天黑夜、天冷天熱,都把窗户和房門鎖死,窗簾拉上。自從我爸媽被警察逼走後,姐姐就不再上學了,在家照顧我,給我做飯、洗衣服。因為姐姐也不會做飯,常常做完米飯都是生的,没辦法只好加點水熬粥吃。炕也不好燒,一燒火就冒烟,我和姐姐嗆得直流眼泪。夏天還好過一點,冬天就難熬了,屋裏邊特别冷,還没有柴火燒,墻上都是霜,晚上睡覺蓋好幾層被子,有時睡到半夜就被凍醒了,凍得腿直抽筋。後來家裏没米了,我和姐姐吃了上頓没下頓,晚上睡覺前有時候就餓了,我姐説:「睡覺吧,睡着就不餓了。」每當這時,我就更想爸媽了。爸爸媽媽要是在家,我和姐姐能遭這罪、受這苦嗎?爸爸媽媽什麽時候能回來呀?這樣的日子什麽時候是個頭啊?想着想着我就忍不住偷偷地哭。當時,姐姐常給我讀神的話,帶着我一起唱詩歌。有神的話帶領,我心裏就得點安慰,覺得也不那麽苦了。其中有一首神話語詩歌我印象特别深刻。

試煉中需要有信心

1 在經歷試煉的同時,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裏面消極也好,對神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的路不太透亮,這都正常,但總的來説你得對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約伯一樣不否認神。約伯雖然軟弱咒詛自己的生日,但他不否認人生下來所有的東西都是耶和華賜給的,奪去這一切的也是耶和華,無論怎麽試煉,他都是這麽認為。

2 在你的經歷中,不管在神的話上受到什麽熬煉,總的來説神要的是人的信心,是愛神的心,他這樣作工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愛心,也是人的心志。神在人身上作成全的工作,人看不見、摸不着,這種情况就需要你的信心。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觀念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對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這個立場,站住這個見證。當約伯達到這個地步的時候,神向他顯現、向他説話了。就是説,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每當唱起這首詩歌的時候,我心裏就有了信心,知道神擺設這些苦難的環境是為了成全我對神的信心。想想約伯臨到那麽大的試煉,失去萬貫財産、失去兒女,自己還渾身長瘡,受那麽大痛苦,約伯都能順服,不否認神,依然稱頌神的名,約伯對神的信是真實的。今天我臨到這些苦難的環境,雖然肉體受些痛苦,可是神一直在帶領、引導我,在我消極軟弱的時候,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不再懼怕,而且經歷這些苦難的環境,我也長大了,學會獨立生活了,不再是父母跟前長不大的孩子了,這些都是我在安逸環境中學不到的。認識到這些,我心裏也就不那麽痛苦了。

後來,教會的兩個弟兄冒着被抓的危險來看望我們,給我們家封窗户,釘防風的塑料布,還幫我們幹家務活。姊妹常常來給我們交通神話鼓勵我們,還給我們生活費買生活用品。到過春節時,姊妹就把我和姐姐接到她家,給我們做一桌子好吃的,還帶着我們一起看神話,唱歌、跳舞贊美神。我們感受到了弟兄姊妹的愛,心裏也就不那麽想念父母了。後來,我收到了媽媽寫給我和姐姐的信,信裏寫道:「你們在家過得好嗎?我們在外傳福音都挺好的,你們不用擔心。在家别害怕,要多禱告神、讀神的話。神的話説:『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麽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不是嗎?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强,對我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試煉就是我的祝福,經常跪在我面前求我祝福的有多少?傻孩子!總認為説些吉利的話就是祝福,總不認為苦就是我的祝福。與我的苦有份的,與我的甜必有份,那是我的應許、我給你們的祝福。儘管吃喝享受,黑暗過去就是光明,黎明前的天是最黑的,過去這會兒就逐漸亮了,之後有太陽上升,不要害怕、膽怯,我今天就是為我兒子撑腰,為我兒子掌權。《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一篇》」信中媽媽還説,「今天咱們家受的這些苦,其實是神的祝福!只有在苦難中我們才能更多地依靠神、仰望神,生命才能長大。回想這段時間的經歷,警察多次想要抓捕我和你爸,可依靠神都有驚無險地躲過去了,看到警察也都在神的手中,没有神的許可,他再囂張也不敢拿咱們怎麽樣。因着共産黨的逼迫,咱們雖然是受一些痛苦,可是經歷過來,對神有了些信心,看到神利用大紅龍效力是為了成全咱們。」讀完媽媽的信後,我和姐姐得到了很大的安慰和鼓勵,我立下心志:以後無論多苦多難我都要好好信神。

2004年10月的一天,我跟着弟兄姊妹操練傳福音,被宗派人給舉報了,不一會兒就來了兩個警察,他們把我帶上警車。當時我15歲,看見這陣勢心裏很害怕,就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不再懼怕,不管今天警察怎麽對待我,我都不能當猶大背叛神。」到了派出所,他們就問我:「你叫什麽名字?你家住哪兒?你父母叫什麽?」我心想,警察一直在找我父母,如果我説了自己的名字,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的,我就隨口説了一個名字和地址。警察在電腦上没搜到就惡狠狠地逼問我,我心裏有些害怕,就在心裏呼求神。這時,我想到了主耶穌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力量,我知道警察再凶殘也只能傷害我的肉體,但我的生命在神的手中,認識到這些我心裏就不那麽害怕了。當時正是過節,警察着急回家,他們看着我也小,就把我關到了當地的救助站裏。我看到救助站大門緊鎖,還有門衛把守,就在心裏向神禱告,求神來幫助我。没想到這時,救助站來人維修電綫,門衛領着他去修電綫去了。我一看大門開着,周圍没人,就趕緊跑了出來,正好迎面開來一輛出租車,我就坐上車逃走了。我在心裏一個勁兒地感謝神。經歷這個事,我親身體會到神話説的:「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看到萬事萬物都在神的主宰之下,我對神也更加有信心了。

2006年11月份,教會的弟兄姊妹幫我們聯繫到了父母,我們一家四口終于團聚了。我心裏很高興,以為這一次我們一家人終于能够在一起安安穩穩地信神了,可是因着共産黨常常以各種名義來查找、搜捕信神的人,我們被迫常常搬家。2010年,共産黨又展開了新一輪的抓捕,我們所在地區陸續有弟兄姊妹被抓,我們就趕緊搬到另外一個城市。當時,教會的弟兄姊妹為了我們的安全考慮,幫我們找到了一個很偏僻的房子,屋裏不見陽光,就是白天也得開着燈,還特别潮濕,散發出霉味。回想這些年,因着共産黨的逼迫,我們一家東躲西藏,没有過一天安穩日子,每天神經都綳得緊緊的,一年説不上要搬幾次家,我覺得在中國信神真是太壓抑了!想着想着,我心裏就有些黑暗,難受痛苦,不願意在這兒受這個罪吃這樣的苦了。當我陷在消極之中時,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卧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于『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就因着人受的苦,因着人的素質,因着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净、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着榮耀,使神從此得着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今天受這些苦是有意義的,神利用共産黨的逼迫來效力,是為了成全我的信心和愛心。如果不是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我還以為自己對神有信心、有忠心,可當實際受苦的時候,整天東躲西藏,吃不好睡不好,我心裏就埋怨誤解神,才看見自己的身量實在是太小了,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心。神就是藉着這樣的環境來顯明我的缺少,使我對神有真實的信心,看到神的作工正是我生命的需要。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心裏就不那麽痛苦了,下定决心:以後無論受多少苦,我也要跟隨神走到底,盡好本分為神站住見證。

2013年4月份,共産黨出動了大批的警力實施大抓捕,我們那兒有73個弟兄姊妹被抓,我也没能幸免于難。警察給我扣上了「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非法拘留我15天。想到我們信神跟隨神只是吃喝神話,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却一直遭到共産黨瘋狂的抓捕迫害,我心裏恨透了這夥惡魔!我想到了神的話説:「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横行,招摇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尸遍地,腐爛之氣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共産黨表面上説宗教信仰自由,事實上却大肆抓捕、迫害信神的人,用盡各種手段讓人否認神、背叛神,真是太邪惡了!在事實面前,我看透了共産黨就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集團,下定决心要背叛它,堅定信心跟隨神。

2017年3月份,我們所在地區陸續有弟兄姊妹被抓,我們就趕緊搬到另外一個城市。過了一段時間,負責接待我們的姊妹和新來的兩名負責人相繼被抓,我們也隨時面臨着被抓的危險,都活在了緊張、壓抑的恐怖氣氛中。我心裏有些軟弱害怕,想到自己已經被警察抓過兩次了,如果這一次再落入警察手裏,他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我的,自己身量這麽小,能不能為神站住見證啊?想着想着我心裏就有些軟弱,唉聲嘆氣的,晚上翻來覆去睡不着,我就和幾個姊妹一起看神的話。我們看到神的話説:「撒但無論多麽『神通廣大』,無論多麽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强,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麽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没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没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裏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麽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麽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讀完神的話,我對神的全能、主宰有了一些認識,知道無論共産黨多麽猖狂,它都不能超越神的權柄。回想跟隨神的這些年,有多少次面臨危險都化險為夷,是神帶領我一次次渡過難關,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可在這次的環境中我却軟弱、懼怕,被共産黨的囂張氣焰給嚇住了,看到我對神的信心實在是太小了。神是全能的,神主宰一切,我今天能不能被抓也是神説了算,即使今天真的被抓,這也有神的許可,神是要藉着這樣的環境來成全我對神的信心。交通完神話後,我們跪下來向神禱告:「全能神啊!現在我們隨時都面臨着被抓的危險,但是我們知道一切都在你的主宰之中,不管我們會不會被抓,都願意順服你的擺布安排,願你能帶領我們。」後來,我們安全地撤離到了另外一個城市。

回想這些年經歷共産黨的迫害,我雖然受了些苦,但我看清了共産黨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實質,也看到神是利用大紅龍效力來成全我的信心,我對神的全能智慧有了些認識,對神的信心加增了,不管共産黨怎麽逼迫,我都要堅定信心跟隨神。

上一篇: 歷經患難信心更堅
下一篇: 八年的逃亡生活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信仰逼迫:中共摧殘重 信神志更堅

潘成 北方的冬天,寒風就像刀子一樣,颳在人的臉上令人感到生疼。街上寥寥無幾的行人在刺骨寒風的催促下行色匆匆。一個瘦弱的男人步履蹣跚地往前走着,神情略顯愁苦,匆匆過往的行人總會不自覺地將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幾秒。 他叫潘成,是一名基督徒。此時,他無心在乎周圍人對他的目光,更無暇顧及身…

無罪通緝令

中國浙江 劉雲英2014年5月,中共製造山東招遠案栽贜陷害全能神教會,隨即在全國範圍内展開「百日會戰」,對全能神教會進行全國統一大抓捕,很多弟兄姊妹被抓捕。9月到11月短短兩個月内,我所在縣城就有三十多個弟兄姊妹接連被抓。當時,我負責幾處教會的工作,每天都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安排有危…

永不熄滅的生命力

河南省 董梅我是一個平凡的人,在平淡如水的生活中,我也曾像許多渴慕光明的人一樣嘗試過許多途徑尋找人生的真諦,好讓自己的生命變得有意義,但最終仍是空勞無獲。自從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藉着每天讀神的話,我明白了唯有神才是人心靈與生命的真正供應者,唯有神的話才是人生的真諦,我…

共産黨是怎麽折磨我的

中國河南 王强 2002年3月的一天下午,村治保主任帶着五個警察突然闖進我家。一個警察拿出搜查證,説:「我們是派出所的,有人舉報你信全能神,還接待外地傳道人。」説完幾個警察就衝進屋裏搜查,把家裏翻得亂七八糟的。他們翻出一個筆記本,裏面是我抄寫的神話,警察指着我説:「這就是你信全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