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狂心在跌倒之前

1

中國廣西 心潔

全能神説:「狂妄是人敗壞性情的病根,人越狂妄就越容易抵擋神。這個問題嚴重到什麽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無人,最嚴重的就是目中無神。别看人外表信神跟隨神,人并不把神當神對待,總覺得自己有真理、自己偉大,這是狂妄性情的實質、根源,是從撒但來的。所以,狂妄的問題必須得解决。目中無人那是小事,關鍵是人的狂妄性情讓人不順服神,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總要與神争權力控制人,這樣的人没有絲毫敬畏神的心,更别提什麽愛神、順服神了。」(摘自神的交通)看了神的話,我想到了之前的一段經歷,那時候我性情特别的狂妄、自是,就覺得自己這幾年一直做教會帶領,作了一些工作,也受了一些苦,盡本分能解决一些實際問題,我就把這個當成了資本,誰也不放在眼裏。後來經歷了一些對付管教,藉着神話語的審判揭示,我才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點認識,從心裏懊悔恨惡自己,開始注重實行真理,有了點變化。

2015年,我到一處教會做帶領,和我配搭的李姊妹剛操練盡帶領本分,教會的執事、組長信神時間比較短,交通真理也有些淺,我心想:「我信神時間比你們都長,盡帶領本分也比較久,我在教會可得挑起大梁,也讓大家看看,有經驗就是不一樣。」所以,不管臨到什麽事我都衝在最前面,教會哪個弟兄姊妹軟弱了,誰盡本分有什麽難處了,教會工作果效不好在哪裏卡住了,等等,哪怕是最棘手的,或是配搭、同工解决不了的問題,我也主動去解决。一段時間後,教會工作有了一些起色,弟兄姊妹的情形也得到了扭轉,都能正常盡本分了。弟兄姊妹遇到什麽問題也都喜歡找我交通,徵求我的意見。我心裏美滋滋的,情不自禁地數算起自己的功勞:如果没有我掌舵,這處教會的工作肯定進展得没這麽好,如果没有我的交通,弟兄姊妹的情形也没那麽快扭轉……看來我還是有真理實際,能作些實際工作的。後來,李姊妹家裏有事需要回去處理,我得一個人擔起整個教會的工作。剛開始,我覺得有點壓力,心一刻也不敢離開神,每個小組聚完會我都會了解果效怎麽樣,誰消極軟弱我就趕緊去扶持。一段時間後,看到弟兄姊妹都能正常地聚會盡本分,教會各項工作也都順利地進行着,我就鬆了口氣,不由得又自我欣賞起來,覺得自己不愧是盡過好幾年帶領本分,見過的事多,處理過的問題也多,工作經驗豐富,一個人就能獨當一面,看來,我的確是這個教會的頂梁柱。尤其想到這段時間我每天起早貪黑地作教會工作,不喊苦不叫累,就更覺得自己是有功之臣。不知不覺,我活在了自滿自足的情形中,讀神審判揭示人的話也不跟自己對號了,弟兄姊妹情形不好,我也不交通真理解决,還嫌弃他們,經常教訓他們:「都信神多長時間了,還不追求真理,怎麽一點變化都没有?」有時交通過的問題弟兄姊妹還是説不知道怎麽做,我不問原因張口就責備:「我看你不是不知道,是根本不想實行!」弟兄姊妹都受我轄制,有什麽問題也不敢再跟我説了。

後來,劉姊妹被選為帶領和我配搭盡本分,我覺得劉姊妹信神時間短,很多事跟她商量她也不一定懂,所以教會裏的大小事基本上都是我一個人作决定,有時我作完决定直接安排劉姊妹去做。一次,帶領來信讓我們推選一個弟兄姊妹盡一項本分,我知道這件事關係到神家工作,得和配搭、同工商量,可又一想,我在教會盡本分這麽長時間了,對每一個弟兄姊妹的情况都了解,我自己决定就行了。于是,我没和劉姊妹商量就直接作了决定,并且讓劉姊妹去安排這事。就這樣,雖然我倆配搭盡帶領本分,但我把姊妹當成了一個指揮的對象,有時姊妹哪個問題没解决好,我還給她臉色看,姊妹因此活在了消極中,覺得自己什麽都不懂,盡不好本分。姊妹被我轄制成這樣,我也没有反省自己,反而更覺得還是我有真理實際、有工作能力,教會工作就得我來安排。之後,我更加專横、囂張,在聚同工會商量工作時,同工提出不同的建議,很多時候我連尋求都不尋求,就毫不猶豫地給否决了,心想:「你們知道什麽,我做了這麽多年的帶領,還不比你們懂嗎?」就這樣,整個教會的工作都是我一個人説了算。後來,神興起環境對付我,我盡本分常常碰壁,約人見面錯過時間,選用的人員也不合原則,帶領也指點我工作中的偏差,修理對付我……面對這些問題,我還不反省自己,心想下次注意就行了。同工提醒我:「你是不是該反省一下,為什麽出現這些問題?」我很不屑地説:「人無完人,誰做事不會出點岔,那也不是什麽事都得反省。」有的弟兄姊妹問我:「你情形還好吧?」我表面上説没什麽,心裏却想:「我情形怎麽會不好?就算情形不好我自己也會解决,不用你們操心。我盡帶領本分這麽久,不比你們明白真理嗎?」無論弟兄姊妹怎麽提醒我都聽不進去,我完全活在敗壞性情中,靈裏越來越黑暗,看神的話打瞌睡,禱告也没話了。後來,教會出現的問題越來越多,我兩眼墨黑,對很多問題都看不透了,不知該怎麽解决。没多久,教會進行民意調查,弟兄姊妹都反映我特别狂妄自是,不接受真理,做事獨斷專行,還站地位教訓人、轄制人……最後,我被撤换了。撤换那天,帶領把弟兄姊妹對我的評價告訴了我,面對弟兄姊妹的揭露對付,我感到神的怒氣在向我發出,覺得自己就像過街老鼠一樣,讓人反感,神也厭弃。我想不通自己為什麽會落到這個地步,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尋求:「神啊,我一直覺得我對教會工作最有負擔,有些真理實際,没想到現在暴露出這麽多問題,在弟兄姊妹眼裏我是一個這麽狂妄不接受真理的人。神啊,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成這樣,願你開啓帶領我認識自己,明白你的心意。」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你們最好還是在認識自己的真理上下點功夫,為什麽神并不賞識你們?為什麽你們的性情讓他厭憎?為什麽你們的言談讓他恨惡?你們有點忠心就自誇,有點貢獻就要報酬,有點順服就看不上别人,作點小工作就目中無神。……盡本分的、不盡本分的,帶領的、跟隨的,接待神的、不接待神的,捐獻的、不捐獻的,傳道的、得道的,等等所有的人都在自誇,你們不覺着可笑嗎?明明知道自己信神却不能與神相合,明明知道自己一無是處却仍然自己誇耀自己,你們不覺着你們的理智已達到了難以自制的地步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你别以為你什麽都懂,我告訴你,就現在你看見的、你經歷的還没達到能明白我經營計劃的千分之一,你還狂傲什麽?你僅有的一點才華、僅有的一點點認識還不够耶穌一秒鐘的作工來利用呢!你的經歷才有多少?你所看見的加上你畢生所聽説的、你個人所想象的還没有我一時作的工作多呢!你最好别挑毛揀刺,你再狂也不過是一個螞蟻不如的受造之物!你肚子裏所有的東西還不如螞蟻肚裏裝的東西多呢!你别以為自己經歷多了、資格老了就可以揮手揚言了,你的經歷多了、資格老了不就是因為我説的話嗎?你還以為是你自己辛勤勞動换來的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我感到特别扎心,這才開始反省自己,自從我盡了幾年帶領本分後,我就認為自己做帶領時間久,比弟兄姊妹明白真理、有工作能力,在教會中能挑大梁,教會工作少了我不行。當我盡本分有點果效時,就更認為自己什麽都懂,有真理實際了,誰也不如我。我把做帶領時間長、有點作工經驗當成了狂妄的資本,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對弟兄姊妹提的建議根本就不放在眼裏,更談不上尋求、接受了,甚至弟兄姊妹關心我,詢問我的情形,我都覺得我的身量比他們大,我自己能解决,不需要他們的幫助。發現弟兄姊妹的缺少、難處,我不是交通真理幫助解决,而是滿了嫌弃,横看豎看都不順眼,還站高位教訓人,導致弟兄姊妹受我轄制,活在消極中。我這哪是在盡本分,分明是在作惡,流露的都是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想到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作工拯救人,神作了這麽大的工作,但神從來不顯露自己,更不以神的地位自居,而是卑微隱藏,默默作着拯救人的工作,看到神太卑微、太可愛了。而我呢,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滿了撒但性情,只是信神時間長點,比别人多明白一點字句道理,有點作工經驗,就把自己看得多尊貴、多有能耐,站在高位上下不來,我真是没有自知之明,不知自己半斤八兩,狂妄得没有一點理智,實在是太醜陋了。在神的顯明中,我才看清自己的真實身量,我盡本分能解决點問題,完全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没有聖靈的作工與帶領,我就兩眼墨黑,什麽事都看不透,别説解决别人的問題,就連自己的難處都解决不了,就這樣,我居然還那麽不可一世,我實在是太狂妄了。這時,我對自己的所做所行感到羞愧。

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你裏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惡,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裏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裏,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要解决人的作惡必須先解决人的本性問題,没有性情的變化不能從根本上解决問題。」(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看了神的話我才明白,狂妄本性就是我作惡抵擋神的根源。在狂妄本性的驅使下,當盡本分有點果效時,我就把聖靈作工的成果歸到自己頭上,標榜自己是教會的功臣,還恬不知耻地認為自己就是蒙神拯救的對象,没有一點自知之明;在盡本分中我處處擺老資格,看自己比誰都好,比誰都高,總是高高在上,還拿神的話教訓弟兄姊妹,安排工作時也不和配搭的姊妹商量,而是獨斷專行,自己説了算,甚至在涉及神家工作的大事上,我也敢自己作决定,完全架空了配搭的姊妹,在教會裏搞起了獨裁。狂妄本性使我目中無人、心中無神,臨到事不尋求真理原則,甚至把自己的意思當成了真理,讓人聽從、順服。想到當初神給天使長權力,讓它在天上管理衆天使,它就狂妄得失去了理智,覺得自己與衆不同,就想與神平起平坐,結果觸犯神的性情,遭到神的咒詛,被神打到半空中。今天神高抬我盡帶領本分,是讓我凡事高舉神、見證神,交通真理解决實際問題,讓弟兄姊妹能明白真理、順服神,可我不在盡本分中尋求真理,按着神的要求把本分盡好,而是獨攬大權,以我為中心,讓人都聽我的、順服我,我這跟天使長有什麽區别?神興起環境讓我碰壁,又藉着弟兄姊妹提醒我,但我絲毫不接受、不反省自己,看到我太剛硬悖逆了。我憑着狂妄性情盡本分,轄制弟兄姊妹,導致弟兄姊妹活在消極中,難處得不到解决,教會工作也没有進展,這都是狂妄本性支配我作的惡啊!我的本性這麽頑固、狂妄,若不是神藉着弟兄姊妹嚴厲地揭露對付,撤换我的本分,我根本不會反省自己,這樣下去,我會作出更多的惡,觸怒神的性情,和天使長一樣遭神咒詛、懲罰。此時,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神用這樣的方式攔阻了我作惡的脚步,給了我悔改的機會,這是神對我的保守與拯救,我從心裏感謝神。

我被撤换後,劉姊妹也能正常盡本分了,聽其他弟兄姊妹説,雖然幾個新選上的帶領執事信神時間都不長,但大家商量工作時誰也不持守自己,而是禱告依靠神,共同尋求真理原則,大家同心合意配合,教會工作逐漸有了起色。這讓我感到很蒙羞,我總覺得教會工作離了我不行,但在事實面前,我看到神家的工作都是聖靈作、聖靈維護,不是哪個人能做得了,人只是配合,盡自己的本分。不管信神時間長短,在盡本分中只要人能依靠神尋求真理、實行真理,就有神的帶領、祝福。我盡本分不尋求真理,憑着狂妄性情任意妄為、獨斷專行,讓神反感厭憎,我失去聖靈作工,就像廢物一樣,什麽也做不了。想到自己以往瞎狂、窮狂,張牙舞爪,高高在上指揮、教訓人,轄制、傷害了弟兄姊妹,還打岔攪擾了教會工作,我就特别自責、愧疚。我向神禱告:「神啊,我以往太瞎眼,不認識自己,總認為自己做帶領時間長懂得多,比誰都好,憑狂妄自大的性情盡本分,打岔攪擾了神家工作。神啊,我不願再抵擋你,願意真實悔改。」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説:「我要的是什麽樣的人你得知道,國度裏不容許有污穢的人進去,不容許污穢的人玷污聖地,你雖然作了許多工作,你雖作工多年,但到頭來仍是污穢不堪,你想進我的國度,那是天理難容的事!從創世到如今我未曾對任何一個獻私情的人開過這樣的方便之門,這是天規,誰也打不破!你得追求生命,今天要成全的是彼得一類的人,是追求個人性情變化的人,是願意作神的見證、願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就這樣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别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神的話説得太清楚了,神定規人的結局,不是根據人信神年頭多少,會講多少道,能作多少工,而是看人是否追求真理,敗壞性情有没有變化,能否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最關鍵的。以往我不認識神的公義性情,就把自己信神時間長、做過幾年帶領、盡本分有些果效當作資本,以為這樣追求下去就能蒙神拯救,根本不注重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更不注重在盡本分的過程中尋求真理解决敗壞性情,導致信神幾年生命性情也没有多少變化,還憑撒但的狂妄本性活著作惡抵擋神。我看到信神不追求真理,就不能認識自己、向神真實地悔改。不管作多少工,講多少道,生命性情没有變化,照樣被神定罪、淘汰,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與聖潔實質决定的。明白神的心意後,我不再以自己信神多年、作過多少工作為資本了,開始注重多在神的話上下功夫,反省認識自己,追求變化自己的撒但性情。

過後,我又在教會盡上了本分,再與弟兄姊妹配搭時低調了一些,弟兄姊妹提出不同觀點時,有時覺得自己看的對,想讓别人聽我的,但很快意識到自己又在流露狂妄性情,就禱告神,放下自己,和弟兄姊妹一起尋求真理商量着解决,弟兄姊妹都説我没有以前那麽狂妄高傲了,成熟穩重多了。聽到這樣的評價,我心裏特别感動,我知道這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雖然我的狂妄性情還没有完全脱去,離神的要求標準還差很遠,但我已看見了神的愛、神的拯救,看到神的説話作工的確能變化人、潔净人。

相關內容

  • 解決應付糊弄才能盡好本分

    經歷過來,我真實地感受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已經失去良心理智,雖然外表也能撇棄花費,甚至在一些事上也能付點代價,但因沒有得著真理生命,還是敗壞性情在裡面掌權。彎曲詭詐、唯利是圖的本性時時支配我,做什麼事都為了得利,盡本分總想偷奸耍滑糊弄神,絲毫意識不到一個受造之物最該做的是還報神愛、體貼神心。

  • 人性的成長

    經歷了神的作工,我對神的這段話有了一點真實體會,從心裡印證無論我們存在哪方面敗壞性情,無論敗壞性情有多頑固,只要接受神的話,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不知不覺良心理智就能得以恢復,就能活出人的模樣。

  • 信神該走什麼道路

    聖經上說:「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箴16:25)以往我對這段經文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認為的正道,卻是通向滅亡的路呢?那到底什麼是正確的道路,什麼是錯誤的道路呢?直到我經歷了神的末世作工,才明白了其中的奧祕……

  • 為臉面活著讓我飽嘗痛苦滋味

    回想信神這幾年,我經歷了多次的失敗挫折,走過許多彎路,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揭示與神擺設人事物、環境的修理對付、責打管教,現在我終於明白了,都是因著自己追求臉面地位,走的道路不對,神才藉著多次的審判刑罰,使我看透名利地位對自己的苦害,不再沿著錯誤的道路狂奔。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及時地呼喚、拯救,我早就沉淪滅亡了,也永遠不會認識自己的致命處就是臉面地位,更不會認識自己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撒但本性實質。是神的審判刑罰轉變了我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使我脫離了撒但毒素的捆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