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話語帶領她勝過失去財產的試探

30

秦 渺

「姐,廠子倒閉,被封了……」

聽到電話那頭弟弟急切的聲音,蓮英只覺得腦袋「轟」的一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怎麼可能?她希望是自己聽錯了,下意識地追問過去。「廠子……被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有人設了圈套,我……被騙了,什麼也……沒了……」弟弟哽咽著說。

「被騙?」蓮英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她雙手緊緊地握著電話,心裡非常焦急不安,一句接一句地詢問弟弟,恨不得把廠裡一切情況都了解清楚。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弟弟的回答讓蓮英很失望,她緩緩地放下了電話,坐靠在沙發上,兩眼呆滯無神,一陣陣揪心般地痛使她瘦弱的身體似乎有些承受不了。

蓮英丈夫得知消息,趕緊從診所趕回來。

「咱們投資的一百多萬說沒就沒了?這可是咱半輩子的心血啊!不行,不行!我得去趟廣東……」丈夫急躁地擺擺手,又看了看牆上鐘錶的時間。

蓮英的心也跟著跑了,恨不得一下子飛到廣東。

白天,蓮英跟誰也不想說話,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血汗錢就這麼白白地被人騙了。她百思不得其解,經營得挺好的廠子怎麼能說沒就沒了呢,難不成是他們得罪什麼人,被人算計、報復?一想到苦心經營的廠子就這麼倒閉了,蓮英的心就像被刀剜一樣地痛……

冬天的夜那樣的靜,那樣的漫長,牆上的鐘有節奏地「嗒嗒」作響,眼看著凌晨三點了,蓮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她多麼希望發生的這一切是一場夢。

短短幾天,蓮英明顯蒼老了許多,也有些消沉,她不明白為什麼會臨到這麼大的事,痛苦、絕望中她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很痛苦,也很軟弱,不明白這事臨到你的心意是什麼,願你帶領引導我。阿們!」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看起來這麼憔悴啊?來,外面冷,快進屋吧。」董姊妹邊說邊拉著蓮英進到屋裡。

董姊妹倒了一杯熱水遞給蓮英,蓮英感到一絲暖意,她向董姊妹訴說了自己的苦楚……

董姊妹給蓮英杯子裡加了點熱水,關切地說:「你的心情我能理解,這麼大的事放在誰身上誰不難受呢!這世道就這麼黑暗,要不是信神,咱還真是沒路走。蓮英,這事已經發生了,要是光活在事裡就太痛苦了。咱還是先把心靜下來多多禱告神,尋求尋求神的心意,明白真理才是最要緊的。咱們看一段講道交通吧。」

蓮英點點頭。

董姊妹邊說邊打開平板電腦,讀道:「有時候神就允許撒但做一件事,有一些災難就是撒但做的,但是是神安排的、神允許的,是神調動的,撒但是神手中的工具呀!這是不是事實真相啊?(是。)約伯受試煉的例子就是這麼回事。約伯受試煉的根源是怎麼回事?(神與撒但打賭。)神與撒但打賭,允許撒但試探約伯、攻擊約伯,結果約伯正過著日子,突然就臨到強盜搶劫了,一天就發生幾次這樣的事!如果人不知道在靈界神和撒但打這個賭,那從物質世界看『這不是約伯臨到禍患了嗎?這不是約伯遭到強盜的攻擊了嗎?這事能與神有什麼關係?這八成就是約伯得罪哪個強盜了!』人是不是得這麼想啊?(是。)外表看就是這麼回事,人這麼想錯不錯呀?也錯,也不算錯,但是你光這麼想就錯了,你在這麼想的同時還得看到背後神在主宰安排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強盜能這麼做也是神許可的,神要不許可誰能動約伯呀?人誰也動不了約伯,所以就看你把這個事看透到什麼程度。如果你光看外表,就認識不到這是神的主宰安排,這是神在作事,這是神調動萬有為成全約伯效力,那你在這個事上就受了表面現象的迷惑,始終摸不著事物背後的真相與實質。這樣的人多不多?(多。)多到什麼程度啊?(幾乎所有的人都會這麼想。)我們常常都會這麼想,哪一個人都不例外,都會想到最表面這一層,再深一點誰也想不到了。……這是什麼問題呀?就是不認識神的主宰安排,不會摸神的心意,根源就在這兒。」(摘自《講道交通(十三)·關於神話〈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的講道交通 三》)

約伯財產被掠

董姊妹交通說:「讀了講道交通,我想到當初約伯臨到的試煉,一天之內好幾夥強盜把他的財產全部搶光了,外表看是強盜搶奪了約伯的財產,事實上如果沒有神的許可,撒但也不能在約伯身上做這樣的事。聖經中記載撒但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約伯記1:9-11)從這裡就看到神稱許約伯,撒但不服氣就控告約伯,所以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好讓約伯能夠在撒但面前為神站住見證,成全約伯對神的真實信心。約伯相信一切都是出於神的,他寧可咒詛自己的生日也不否認神的名,最後為神作出了美好響亮的見證。從這裡也看到,我們現在臨到的事就是一場靈界的爭戰,我們要是從中尋求神的心意,就能在試煉熬煉中明白神的良苦用心;要是只看事物的外表,看不透這個事的實質,識不破撒但的詭計,那很容易活在試探中失去見證啊!」

蓮英聽了董姊妹的交通後心裡沒那麼苦了,她點點頭說:「原來廠子被封,我的財產遭到損失,外表看是別人設計的圈套讓弟弟中計上當了,導致失去了工廠,事實上這一切都有神的許可,我得尋求神的心意才對啊!想想約伯臨到那麼大的試煉對神不失去信心,而我呢,臨到廠子被封心裡就沒神了,還消極軟弱,心灰意冷,我的身量實在太小了。我不能再就事論事中撒但的詭計,我得效法約伯,受再大的痛苦也要為神站住見證。」

董姊妹微笑點頭,倆人繼續交談著……

回到家後,蓮英臉上的愁容少多了,情形也明顯有些好轉,她心裡不再糾結這些財產是不是被人算計了。可是當靜下心來一想起損失的一百多萬,不由得還是會揪心、難受,不知不覺盡本分也沒心思了。

痛苦中,她多次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尋求,到底怎麼才能從這樣的情形中走出來呢?

有一天,蓮英在靈修時看到神的話說:「就是這個世界的人類,可以說包括你們每一個人,在人的性情裡流露出一種東西來,把這種東西解讀為什麼呢?人崇尚金錢。這個東西在人心裡好不好拿掉?不好拿掉吧!看來撒但敗壞人敗壞得挺深哪!那撒但用這樣的潮流敗壞給人的東西在人身上都有哪些表現呢?你們是不是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錢活不下去,沒有錢日子一天也過不下去呢?(是。)人有多少錢地位就多高,人有多少錢就多尊貴,沒錢的人腰板就不硬,有錢的人地位也高了,腰板也硬了,說話也可以大聲了,可以囂張地活著了。這句話、這個潮流帶給人的是什麼呢?好多人是不是為了掙錢不惜一切代價呢?好多人是不是為了得到更多的錢而失去尊嚴、失去人格呢?更有好多的人是不是為了掙錢而失去了盡本分的機會,失去了跟隨神的機會呢?這些對人來說是不是損失呢?(是。)那撒但用這樣的方式,用這一句話就把人敗壞到這個程度,撒但的用心是不是險惡啊?這招是不是很惡毒啊?就流行這麼一句話,從你一開始對這句話不以為然到你認為這句話是真理為止,你這個人的心就徹底被它奪去了,所以說你也不由自主地為著這一句話去活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蓮英認真地揣摩著神的話,她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放不下損失的一百萬,就是把錢財看得太重了,總覺得在這個科技發達、物慾橫流的金錢社會裡沒有錢是不行的,人活著就應該憑自己的能力多掙錢。有錢就有了一切,有錢就有權力、有地位,就會被人高看,這樣活著才有價值,有意義!她把「金錢之上」「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等這些撒但的生存法則當成了自己的座右銘,結果失去錢財就好像丟掉半條命似的。

蓮英捧著神話語書,抬頭看向窗外沉思著:「是啊,本來家裡開診所掙的錢也夠花了,但我不滿足這些,還想掙更多的錢享受得更好,能風風光光被人高看。每當有人喊我老總、經理時,那心裡甭提多高興,再苦再累也覺得值!這些年我信神一直盡本分,雖然讓弟弟幫忙打理生意,但心裡常常惦記著廠子,就盼著廠裡能接大單,賺更多的錢,還經常打電話指揮弟弟該怎麼談生意,怎麼管理好工廠……特別是見廠裡效益不好時,我更是挖空心思想著怎麼能提高效益,人在這兒盡本分心卻早就跑了。現在廠子一下子沒了,就像把我的心給掏走了,我整天痛苦、難受,像丟了魂似的。之前我總覺得這麼大的家業我能放下交給別人打理,還能在教會盡本分,證明自己對神很忠心,現在才看清我信神只是為了得福、得利,外表上盡著本分,心並沒有交給神,也不注重追求真理,結果看事的觀點到現在也沒有什麼變化,試煉臨到還被錢財折磨得死去活來。」

一個姊妹思考問題

蓮英越揣摩心裡越亮堂,原來錢財早已成了她的生命,撒但正是用名譽、金錢牢牢地控制著她,牽引著她一步步遠離神。她想到主耶穌說:「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馬太福音6:21)「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16:26)傳道書中說:「我見日光之下有一宗大禍患,就是財主積存資財,反害自己。」(傳道書5:13)蓮英發現她為了錢財心每天被生意的事佔著,本分也盡不好,信神腳踩兩隻船,錢財、真理一起抓,這樣下去到神工作結束時,那就會因著沒得到真理而被神毀滅啊!蓮英明白了,神許可這樣的試煉臨到她,並非只是讓她肉體受痛苦,而是為了更好地拯救她啊!

蓮英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微微抬頭望著窗外,太陽出來了,地上的雪泛出了銀光,她發現冬天的早晨原來是那樣的美。這時,蓮英感到輕鬆了很多,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恩。

蓮英俯伏在地向神禱告:「神啊!雖然我們被人騙了,工廠倒閉讓我損失了一百多萬,但我藉著這樣的試煉對你的主宰有了認識,對撒但的詭計也有了一些分辨。神啊!從你的話中我才明白,信神要是不好好追求真理、沒得著真理生命不能蒙神拯救,即使掙再多的錢,吃的、穿的、享受的再好,到頭來還是一具行屍走肉,最終只能跟撒但一同滅亡。神啊!我不想成為錢財的奴隸,更不想成為它的殉葬品,我只願好好追求真理,盡好本分來還報你的愛。」

廠子倒閉了,但是蓮英的故事還沒有結束……

蓮英家開了三十年的診所頗有口碑,可丈夫生病了,蓮英要照顧丈夫,又要顧及診所,實在有些忙不過來。

「這樣吧,咱們先讓徒弟暫時打理診所,怎麼樣?」蓮英給丈夫削蘋果,正好說起此事。

丈夫躺在病床上思考著。

蓮英把蘋果遞給丈夫,又說:「現在咱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啊,孩子們都在外地,你這兒又需要人照顧,想來想去,也只能先這樣了,等你病好了再接手不也一樣嗎?」

丈夫考慮了一會兒,便答應了。

蓮英和徒弟吳梅私下里簽了協議,診所暫時轉讓給吳梅經營,等蓮英丈夫的病完全康復後再收回經營權。

一年後,蓮英丈夫的病痊癒了,倆人去找徒弟準備要回自己家的診所。

丈夫開著車正在路上行駛,突然天空烏雲密佈下起了雨,蓮英向外望去,只見窗外灰濛濛的一片。

二人來到徒弟家裡,沒想到的是……

「你們又有房又有車,我接了診所快一年了只買了房,還沒買車。你們以前不是總說把我當自己的孩子一樣看待嗎?既然這樣,診所就讓我繼續經營吧。我如果挪了地方就沒生意了,還是你們重新找地方吧!你們就好人做到底,幫人也幫到底。」徒弟吳梅坐在沙發上一副高傲自是的樣子。

短短一年時間,徒弟判若兩人,蓮英看著吳梅,怎麼也想不到為了錢財她竟能做出這樣的事。面對這樣的結果,蓮英感到無可奈何,一陣酸楚湧上心頭。

無論蓮英和丈夫怎麼說,吳梅始終沒有鬆口的意思。

蓮英不想再和她白費口舌,只好先回家再作打算。可她一想到苦心經營了三十年的診所,現在就這樣沒了,她和丈夫實在嚥不下這口氣,丈夫也因此又病倒在床。

蓮英心裡痛苦不已:「我怎麼也想不通事情會變成這樣,這徒弟在我家七年,我一直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待她,連結婚的事都是我給操辦的,現在怎麼能這樣對待我們呢?這不是典型的無賴嗎?這人跟人之間哪還有情義可言啊!」

蓮英實在氣不過,再次到診所與吳梅理論,但不管蓮英怎麼說,吳梅就是不給診所,沒有絲毫妥協的意思。

「你別打算要診所了,我們是不會給你的,你們是多年的老醫生了,到哪兒開門店不都一樣嘛。」吳梅的婆婆靠在藥櫃旁,冷冰冰的樣子讓蓮英感到實在是寒心。

吳梅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盡是些胡攪蠻纏的話,蓮英極度痛苦,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雙手在打顫,渾身也不停地發抖,一點力氣也沒有,站都站不穩。蓮英眼看著自己苦心經營三十年的診所被人強行霸佔,她撕心裂肺般地難受,整個人像被抽空了似的。

蓮英流著淚走在回家的路上,越想越氣憤,越想越委屈,她胸口憋悶得上不來氣。一想到氣得病倒在床的丈夫,蓮英感到絕望,她怪自己當初自作主張將診所讓徒弟管理,要不怎麼能出這樣的事?她不禁在心裡喊道:「這是什麼世道啊!處處都是惡人當道,我怎麼這麼倒霉啊?」

蓮英頹然地坐在路邊椅子上,她痛苦、絕望到了一個地步,不由得在心中呼喊:「神啊!我家工廠已經沒了,現在診所又被徒弟霸佔,這個社會太不公平了,總是好人受欺,惡人當道。這診所可是我們一家人生活的依靠,以後我們可怎麼辦呀?神啊!我該怎麼經歷眼前的這個環境,願你帶領引導我。」

蓮英雙腿像灌了鉛似的沉重,她不知自己是怎麼走回家的。

剛回到家,親戚朋友都來了,他們從蓮英臉上的表情已經知道了答案,大家七嘴八舌地議論開了。

「你這徒弟真沒人性,簡直不是人。」

「開了三十年的診所怎麼能讓一個徒弟就這樣佔去了,沒有診所你們靠什麼生活呀?」

「這事交給我們吧,黑白都是咱的理,我就不信擺平不了,是你們太老實,她家才敢這樣欺負你們。」

「你說一句話,我們就去找她,不管出什麼事你不用管了。」

聽了親戚朋友這番話,蓮英心裡不斷地翻騰:「這徒弟都不管我家死活,看樣子是要無賴到底,那我也不用給這樣的人留情面,交給親戚去解決吧,我和丈夫也不出面了。」蓮英頓時有了底氣,決定讓親戚們去解決。可她又突然覺得有些不安,意識到作為一名基督徒,如果默許親戚採取過激的方式把診所要回來,這到底合不合神心意?這樣是不是在用人的辦法,憑血氣去解決這件事呢?這時,她想到了一段講道交通:「試煉臨到首先記住啦,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摸神心意,認識神的愛,這是最要緊的。你如果跑到撒但面前就麻煩了,撒但給你吹點兒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迷糊,你又該背叛神了,所以你趕緊來到神面前,別給撒但可乘之機。如果你找那些外邦人商量,那就給撒但可乘之機了,你只會埋怨神,然後就用人的辦法排除、擺脫、解決,最後什麼也沒得著。」(摘自《講道交通(二)·滿足神的最後要求才能蒙拯救》)

蓮英猛然醒悟:「是呀!外表看是徒弟搶走了我家診所,實際上這不和撒但試探約伯,讓強盜奪走他的財產是一回事嗎?這也是神的試煉臨到了呀,可我不尋求也不禱告,就用自己的辦法去解決,這不是上了撒但的當嗎?撒但就是想藉著這件事來挑撥我與神之間的關係,讓我對神產生埋怨,活在撒但的網羅中失去見證。更何況現在大家都是在氣頭上,要是再惹出什麼事來,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更讓撒但控告、嘲笑、愚弄嗎?」想到這兒,蓮英趕緊跟親戚朋友說:「你們還是先回去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們。」

待親戚們走後,蓮英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面對這個環境很難順服下來,一想到經營了三十多年的診所就這樣拱手讓給別人,我就不甘心。神啊!我現在心裡特別受煎熬,就想用人的辦法去解決,但我知道這樣做不合你心意,願你帶領我能走出這個困境。」

禱告後,蓮英看到一段講道交通說:「我們從聖經裡看見一件事,聖經裡有一個人叫約伯,他敬畏神、遠離惡,在當時他是個完全人,神為了試煉他與撒但打賭,結果試煉就全臨到約伯了。臨到以後一天之內約伯的萬貫家產、滿山的牛羊都讓強盜給搶跑了,房子也被人放火燒了,所有的財產全毀了。約伯當時沒有犯罪,他是敬畏神的人,是一個完全人,他所有的這些都是神祝福他的、是神賜給他的。我們看看約伯臨到這樣的試煉是怎麼說的?約伯埋怨神沒有啊?沒有一點兒埋怨吧,約伯怎麼說的?他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你看約伯沒有怨言。約伯臨到這事,有約伯的一點兒錯嗎?沒有。突然禍從天降啊,所有的財產都毀了,約伯沒有一句怨言。」(摘自《講道交通(一)·如何達到真實地認識自己》)蓮英坐在書桌前認真地揣摩著:為什麼約伯能敬畏神遠離惡,是神眼中的完全人?約伯臨到試煉時,他的財產、兒女被剝奪了,他沒有埋怨,沒有一點血氣,也沒有用人的辦法解決,去跟人爭鬥,去找人算賬,而是能稱頌神,讚美神;約伯臨到試煉,更沒有受人的迷惑、拉攏、引誘,而是能在試煉面前冷靜下來去尋求真理,最後站住見證,說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1:21)

想到這裡,蓮英點點頭,心想:「是啊,試煉臨到雖然很痛苦,但是最能顯明人對神有沒有真實的信了,我雖然也多次看約伯的經歷,也常常跟弟兄姊妹交通約伯是怎樣為神站住見證的,但是當自己的財產受損,需要為神站見證時,我心裡就沒有神了,也不來到神前禱告,而是衝動,憑血氣,用人的辦法去解決,我這樣的表現怎能羞辱撒但,哪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啊?」

蓮英為自己做事的魯莽而感到自責,看到自己在試煉面前跟約伯比相差太遠了,她默默向神禱告立下心志:「神啊!我願效法約伯的理性,在眼前的環境中尋求真理,願意為神作見證,哪怕最終真是一無所有,我也要感謝神、稱頌神的名!」

一天,蓮英坐在客廳看視頻,認真地聽著正在朗誦的神話:「按照常理來講,神賜給約伯豐富的家產,約伯理當為失掉家產而覺得對不起神,因為他沒有看好、照顧好,沒有守住神給他的家產,所以,當聽到家產被擄之後,約伯的第一反應應該是到現場清點各樣東西,然後向神認罪以便獲得神的再次賞賜,而約伯並沒有這樣做,他之所以這樣選擇,自然有他的想法。在約伯的心中深深地認為他的一切都來源於神的賜福,並不是他勞碌所得,所以,他並不以所得的賜福為資本,而是以盡心盡力地持守自己當守的道為生存的原則。他寶愛、感謝神的賜福,但他並不貪戀或索取更多的賜福,這是他對待家產的態度。他既不為得賜福而做什麼,也不為沒有或失掉賜福而煩惱、憂傷過;他既不因著神的賜福而欣喜若狂、忘乎所以,也不因著常常享受賜福而忽略了神的道,忘了神的恩。約伯對待家產的態度讓人看到約伯此人真實人性的流露:其一,約伯不是貪婪之人,他對物質生活的要求標準是很低的;其二,約伯從來就沒有擔心也不害怕神會從他手裡奪走他的所有,這是他在心裡對神的順服態度,就是無論神什麼時候奪走,或神是否奪走他都沒有要求,沒有怨言,他不問緣由,只求順服神的安排;其三,約伯從來就不認為他的家產是自己勞碌得來的,而是神賜給的,這是他對神的信,即指約伯的信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約伯在爐灰中禱告

看完這段神話語朗誦視頻,蓮英感到豁然開朗。從約伯對待家產的態度上,蓮英看到約伯他對神的主宰有認識,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神隨時挪走那是神自己的事,神怎麼作都對,無論是讓人得福,還是受禍、受痛苦,人都應接受、順服,因為人只是小小的受造之物,沒資格埋怨神、要求神,更沒資格評價神作的事。蓮英看到自己還不具備約伯的理性,總認為家產是她掙來的,是她的本事,是她的能耐,所以,當失去的時候才會這麼痛苦,甚至還能陷在撒但的網羅中埋怨神,差點失去了見證。

蓮英的眼睛濕潤了,她看到約伯信神跟隨神心裡注重的是怎麼遵行神的道,怎麼能夠見證神、榮耀神,所以在臨到這麼大的試煉時,他才能安靜下來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心裡只想著該如何滿足造物主,在撒但面前、在整個人類面前為神作響亮的見證,約伯做到了,他對神的信,還有對神的順服與敬畏打敗了撒但,羞辱了魔鬼,最後得到造物主稱許。

約伯的見證使蓮英頗受感動,此時,她終於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允許這樣的試煉臨到她,是讓她認識神的主宰,成全她對神真實的信心,使她能夠在試煉熬煉中對神有真實的順服和敬畏。她若是在順風順水時讚美神,在試煉患難中就否認神埋怨神,這哪算得上是真心信神的人呢?

蓮英又想到一段神話,她迫不及待地從茶几上拿起神話書,打開後她看到神的話說:「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蓮英明白了,天地萬物都是來源於神,他們所有的一切不也是神賜給的嗎?她和丈夫都是沒有什麼文化的平民百姓,如果沒有神看顧保守,他們怎能從最初的一無所有到開診所,到最後辦工廠呢?這不都是神的主宰安排嗎?撒但控告時,神允許撒但的試探臨到她,工廠被人算計倒閉了,診所也被最信任的徒弟霸佔了,如今她又成了一無所有的人,這一切有撒但的試探,但更有神對她的成全啊!這些身外之物,原本就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但是她來在世上一遭,有幸聽見神的聲音,經歷神話語的帶領和潔淨,這才是最寶貴的!蓮英又想到約伯臨到試煉明白了神的心意,為神站住了見證,有幸看到了神的背影;今天試煉臨到了她,她也應像約伯一樣順服神的主宰,為神站住見證,在這個環境中能夠產生對神的真實認識。雖然順服下來要受很多苦,或許失去錢財後會面臨生活的拮据、世人的譏笑、親朋好友的遠離,但她知道這是神的祝福臨到了她,是神給她一次為神作見證的機會,不管受多少苦,流多少淚,她都願意效法約伯站在神一邊。這時,一段神話語浮現在蓮英的腦海裡:「每次實行真理,每一次熬煉,每一次試煉,每一次神的工作臨到,人都得受極大痛苦,這些對人都是考驗,所以每個人裡面都有爭戰,這就是實際的付代價。……在愛神的路上,在撒但與神爭戰的時候,你能站在神的一邊,不向撒但回轉,這就達到愛神了,這樣就站住見證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明白了神的心意,蓮英整個人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清晨,空氣清新,東方出現了一片紅霞,蓮英在房間裡正插著耳機聽神話語詩歌,丈夫在一旁鍛煉身體。

「爸——媽——我回來了。」

「婷婷。」蓮英看見二女兒從外地回來,激動地站了起來。

吃完飯,婷婷在收拾自己的衣服,蓮英過來幫忙。

「媽,咱們家發生這些事,我知道你和爸受了不少苦,但俗話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咱們再往前經歷經歷,說不定還『柳暗花明又一村』呢!媽,我已經想好了,這次回來我和你一起信神,不打算走了,我知道你要盡本分,爸身體又不好,我留下來照顧他。現在我也長大了,家裡的生活就由我來負擔吧。」

聽到女兒的話,蓮英眼裡噙著淚花,特別受感動,她心裡很清楚這是神在給她開闢出路,是神恩待了她,蓮英在心裡讚美神的愛。

隨後的日子,女兒一邊聚會,一邊在網上做生意,女兒的生意非常好,一個月就掙二三萬元,兒子上學的問題,給丈夫看病及家庭的生活,各方面問題都解決了。而且沒有了廠子的生意和診所這些纏累,蓮英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了好多,也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聚會、盡本分上了。蓮英不由得向神獻上禱告:「神啊!你知道我生命的需要,你為了成全我進入真理實際才擺設環境試煉熬煉我,可我卻不理解你的心意,甚至還埋怨、誤解你。在我最痛苦、最軟弱、最難熬的時候,你就在我身邊默默無聞地扶持、幫助、保守著我,興起各種人事物來為我排憂解難,使我看到了你對我的愛與祝福。神啊!我虧欠你太多了,我願好好盡本分來安慰你的心。」

每每回憶起這段經歷,蓮英就感覺到溫暖,感覺到被神牽掛很幸福,雖然在試煉熬煉期間她也受了一些苦,也流過很多淚,更有過憂傷,但是經歷過後蓮英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願意在以後的盡本分中好好追求真理,來還報神對她的拯救之恩。

從工廠倒閉到現在,蓮英收穫的太多了……

相關內容

神話語詩歌《約伯對待神賜福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