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迷途知返

1

美國塞班島 陳光

全能神説:「事奉神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敗壞性情没有變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没有經過神話的審判刑罰,那麽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從而足以證明你的事奉是在獻好心,是藉着撒但的本性來事奉的。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着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是事奉神嗎?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没有變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裏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着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于法利賽人、宗教官員,這樣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到末了必然成為末世出來的假基督,是迷惑人的,所説的假基督、迷惑人的就從這一類人中間産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看到神的話説「事奉神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敗壞性情没有變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没有經過神話的審判刑罰,那麽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對這句神的話我深有感觸,我曾經有過一段失敗的經歷,憑着狂妄性情盡本分,誇誇其談,講字句道理顯露自己,讓人高看崇拜,不知不覺走上了抵擋神的道路。後來藉着神話語的審判揭示,我才對自己抵擋神的根源、撒但本性有了認識,開始向神悔改。

那是2013年,我被選為教會帶領,當時我比較熱心,看到弟兄姊妹有難處就趕緊交通神的話幫助解决,過後大家的難處解决了,都能正常盡本分。幾個月後,帶領對我説:「有處教會初信的弟兄姊妹比較多,同工都推薦你去那處教會做帶領。」我聽後滿有信心地答應了,就想着我得把弟兄姊妹澆灌好,讓他們盡快明白真理,在真道上扎下根基。來到教會後,我了解了教會的大概情况,把弟兄姊妹提的問題和難處都記下來,準備過後找出相關神話語給他們交通解决,心想我剛來這處教會,弟兄姊妹對我都不熟悉,我得多付點代價,多給他們聚會交通,要是能在短時間内把教會工作作好,那弟兄姊妹肯定會覺得我有真理實際、有工作能力,到時帶領也會器重我的……就在這時,教會下發了現階段聚會必須進入的真理,讓我們找出相關的神話來交通,我心裏很高興,這正是證明我實力的好機會。于是,我針對每一方面真理都找出一些相關的神話,特别用心地整理,邊整理還邊想:明天正好聚同工會,其他同工要是看到我一晚上就把相關神話都找出來了,肯定會説我盡本分有負擔、有責任心。就這樣,我一直到快天亮了才整理完。果然,聚會時同工看到我找的神話,都向我投來佩服的目光,有的説:「看看人家陳弟兄,真有負擔,一晚上就把這些神話都找出來了。」有的説:「是啊,看來陳弟兄平時没少讀神的話啊。」有個老弟兄還關心地説:「陳弟兄,你找這些神的話,晚上得熬到幾點啊?」我聽完心裏美滋滋的,「昨晚這夜真没白熬,我的付出弟兄姊妹都看在眼裏了。」我掩飾着内心的激動説:「找完神話快天亮了,盡本分熬夜是常事,應該的,没什麽可誇的,怎麽也不能耽誤弟兄姊妹聚會交通啊。」老弟兄説我盡本分有負擔,能熬夜、能受苦。我心裏一陣高興,我還得繼續努力,讓弟兄姊妹都説我是稱職的帶領。

後來,隨着福音工作的擴展,我們又設立了幾處教會,我每天起早貪黑地到各處教會澆灌弟兄姊妹,誰有難處我就找神的話,耐心交通幫助,大家對我更加高看了。記得有一次,有幾個弟兄姊妹在傳福音時遇到難處解决不了,有些消極軟弱,就來找我交通,我就跟他們交流我以前傳福音的經歷:福音對象有觀念不接受,有的還把我趕出家門,我當時也覺得挺難,就一個勁兒地禱告神,熬夜查找相關神話,一次次地去給他們交通解决,為了得着一個真心信神的人,讓他們聽見神的聲音,不管受多少羞辱,再苦再難也不放弃,最終才將他們傳了過來……有個弟兄羡慕地説:「你看人家陳弟兄,真能受苦,有負擔啊。」有的説:「咱們得像陳弟兄那樣傳福音啊。」看到弟兄姊妹這麽高看我,我美得簡直要飄起來了。後來,有的弟兄姊妹盡本分遇到難處也是專門找我解决,很少找配搭的弟兄,在本分上我讓弟兄姊妹幹什麽大家也都主動配合。面對弟兄姊妹的高看,我越來越欣賞自己,覺得自己就是教會的頂梁柱。

一次聚會時,我滔滔不絶地談着自己盡本分怎麽受苦付代價、怎麽有果效,一個姊妹突然對我説:「陳弟兄,聽你談的多數是盡本分怎麽受苦花費,却没談臨到難處時你有哪些軟弱,流露了哪些敗壞性情,對自己有哪些認識,又是怎麽尋求真理解决的,給人感覺你没有敗壞似的……」姊妹説完,其他人都往我這裏看,我一下子矇了,感覺有些下不來台,臉直發燙,場面很尷尬,我心想:你這麽説讓我在弟兄姊妹面前多丢面子,讓大家怎麽看我?為了挽回臉面,我趕緊説:「姊妹,你説的對,我能接受,可弟兄姊妹盡本分遇到難處、軟弱消極,咱們也不能光揭露自己的敗壞性情,得多交通正面的實行,這樣弟兄姊妹才有路途、有信心啊……」後來,又有弟兄姊妹給我提建議,説我談經歷認識時對自己的敗壞流露多數都是一帶而過,談怎麽受苦付代價、怎麽背叛肉體特别多,讓人感覺我很能實行真理。聽了弟兄姊妹的提點,我心裏有些不安,「難道我這樣交通真不合適?可有時我也認識自己狂妄、自私了,况且我盡本分的果效一直挺好,也没有耽誤教會工作,我這樣交通應該没什麽問題吧。」想到這兒,我就没有好好反省自己。

後來因着本分需要,我被調到另一處教會盡本分。在一次同工會上,張弟兄嚴肅地對我説:「陳弟兄,你離開那處教會後,有些弟兄姊妹因着你調走都没心思盡本分了,有什麽難處他們不讀神的話、不尋求真理,就要找你解决,有的還不想來聚會了,出現這些情况,説明你盡本分不是在高舉神、見證神,是在顯露自己,讓人高看、崇拜,這可是作惡啊,你得好好反省自己!」聽完這話,我一下子矇了,「怎麽會這樣啊?弟兄姊妹都崇拜我,這問題可嚴重了啊!」我心裏忐忑不安,接下來聚會交通的内容我一點都没聽進去,腦子亂哄哄的,不知怎麽經歷這樣的環境。回到家,我一直琢磨張弟兄的話,本以為自己盡本分有些果效,能交通真理解决一些問題,萬萬没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我心裏特别痛苦。無助中我向神禱告,求神開啓我能找到問題的根源,對自己有真實的認識。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説:「凡走下坡路的人都能高舉自己,見證自己,還能到處宣揚自己,顯露自己,根本没把神放在心上。我説這話你們有没有體驗?有很多人一味地見證自己:我如何如何受苦,我怎麽作工,神怎麽對待我,神又讓我做什麽,特别器重我,我現在如何如何。他説話故意用一些口氣、擺一些架勢,最後有的人該認為他是神了。人到這種程度時聖靈早就離弃了,雖然暫時不搭理他,不開除他,但他的命運已經注定了,只有等待受懲罰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有一些人利用地位之便不斷地見證自己、高舉自己,與神争奪人,與神争奪地位,以各種方式、用各種手段讓人崇拜,總想籠絡人心控制人,甚至還有些人有意讓人誤會他是神,從而把他當神待。他從來不向人説他是敗壞的人,他也有敗壞、有狂妄,别崇拜他,無論他做得多好都是神的高抬,都是他應該做的。為什麽他不這樣説呢?因為他深怕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這樣的人從來不高舉神,也不見證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讀了神的話我感覺很扎心,反省自己才看到,這段時間我外表上受苦付代價,給弟兄姊妹交通神的話解决問題,其實都是為了顯露自己、炫耀自己,讓人高看、崇拜。回想當初同工推薦我到新人教會做帶領,我就想着怎麽能做出一番成績,好讓弟兄姊妹高看,讓帶領器重。為此,我加班加點,熬夜找相關神話,整理聚會交通内容;弟兄姊妹傳福音遇到難處時,我不是交通神的心意帶領人進入真理原則,而是誇誇其談,顯露自己是怎麽傳福音受苦付代價的;工作有點起色,弟兄姊妹都誇贊我,我更是以此為享受,把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當成自己的功勞,不知羞耻拿來炫耀;聚會交通時,我還常顯露自己,只談正面的實行,對自己流露的敗壞性情却避而不談,即使談點也是輕描淡寫,對自己盡本分的卑鄙存心更是不解剖、亮相;神一次次藉着弟兄姊妹指出我的問題,我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形象,嘴上説接受,實際上根本没有反省自己,交通時繼續高談闊論迷惑弟兄姊妹。就這樣,我還以為自己盡本分有負擔,能受苦付代價,不管教會有什麽問題難處,弟兄姊妹有什麽情形,我都不退縮,都幫助解决。在事實的顯明中才看到,我盡本分根本不是在實行真理、不是在體貼神的心意,而是在利用盡本分的機會顯露自己讓人高看,滿足自己的名譽地位心,我這樣做没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却讓人都崇拜我,這不是在跟神争奪人、争奪地位嗎?我這才意識到,我已經走上了與神為敵的道路,留下了嚴重過犯,我心裏很害怕,也特别受責備,我就問自己,我怎麽就不知不覺走上了抵擋神的道路呢?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人類經過撒但敗壞以後,人的本性已經成為撒但的本性了,不再是站在人的地位上做人,而是超過了做人的地位,人不想做人,乃是要做更高的。更高的是指什麽?就是人要超越神,超越天,超越一切。人能變成這樣,根源是什麽?歸根結底就是人的本性太狂妄。……人有了狂妄的本性、狂妄的實質,就能做出悖逆神、抵擋神的事來,能做出不聽神話的事來,就能做出對神有觀念或背叛神的事來,還能做出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的事來。你説你不狂,那假如把一片教會交給你,讓你自己帶領,我也不對付你,神家也没人修理你,你帶一段時間就把人帶到你的脚下了,就讓人都順服你了。為什麽你能這樣呢?這是本性决定的,這純屬自然流露,你不用特意學,也不用特意讓别人教你,你不用特意那麽去做,自然形成一種局勢,讓人都順服你,都崇拜你,都高舉你、見證你,一切都聽你的,出了你這個範圍就不行,自然就帶出這種局面。這種局面怎麽形成的?就是人的狂妄本性决定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擋神的根源》)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為什麽自己盡本分想滿足神,却身不由己地走上抵擋神的道路,根源就是我有狂妄的撒但本性,受狂妄本性支配,我把自己看得很好、很高,説話做事就常常顯露自己,讓人高看、崇拜。弟兄姊妹盡本分有難處,我不是交通真理原則,讓人明白真理有實行的路,而是講字句道理顯露自己,還把自己受苦的經歷、作工的經驗當成資本炫耀,導致弟兄姊妹高看我,認為我明白真理能解决問題,遇到什麽難處都來找我,不知道依靠神尋求真理解决,心裏没有了神的地位,甚至當我調走後,有的弟兄姊妹都不願聚會了,我這哪是在盡本分啊,就是在作惡抵擋神啊!我能作出這些惡,都是因為我狂妄自大,只想着高居人上,維護自己的地位、形象,讓弟兄姊妹都崇拜我,圍着我轉,好享受地位之福,看到我心中絲毫没有神的地位,没有敬畏神的心。我這才認識到憑狂妄本性活着,抵擋神是身不由己啊,真是太危險了。想到宗教界的牧師長老,他們不高舉神、見證神,不帶領信徒實行經歷主的話,而是一味地講解聖經知識、神學理論來迷惑信徒,還常顯露自己受了多少苦,傳福音結了多少果子,設立了多少處教會,導致信徒都崇拜、仰望他們,對他們言聽計從,就是讀了全能神的話,聽見神的聲音了,還得去問問他們,找他們把關,不經他們同意明知是真道也不敢接受。牧師長老把人牢牢控制在了自己手裏,他們走的是敵基督道路,是在搞獨立王國!我盡本分盡顯露自己,讓人高看仰望,這跟那些牧師長老有什麽區别呢?想想新人教會的弟兄姊妹剛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很多真理不明白,我蒙神高抬盡帶領的本分,本該多交通神的話,見證神的作工,讓他們能明白真理對神有認識,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可我盡本分達到什麽果效呢?弟兄姊妹都仰望我,對神却没有什麽認識,我這是在坑害弟兄姊妹,打岔攪擾教會工作啊,我走的就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我越想心裏越惶恐不安,看到自己太狂妄了,没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所作的已經觸犯了神的性情。如果不是神藉着弟兄姊妹修理對付我,我還不知道反省自己,再這樣下去還不知要作出多少惡,遭神咒詛、懲罰。我感到後怕,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太狂妄了,盡本分盡講字句道理顯露自己,導致弟兄姊妹都崇拜我,心裏没有你的地位,我作惡抵擋你了,該遭你的懲罰……神啊,我願向你悔改,好好追求真理,重新做人。」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别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弃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人類無論追求的是什麽,願望是什麽,只有歸到造物主的面前本本分分地把自己該做的、把自己的托付盡好、完成,這樣活着就心安理得、名正言順了,就没什麽痛苦了,這就是活着的意義、活着的價值。」(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價值》)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神是造物的主,人類順服神、敬拜神,這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而我呢,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一個敗壞的人,滿了撒但性情,狂妄、詭詐、自私、邪惡,就這樣還總顯露自己,想在人心裏占有一席之地,真是不知羞耻,狂妄得失去了理智!我越想越蒙羞,恨自己瞎眼不認識神,不知道自己半斤八兩。今天我能有盡本分的機會,這是神的恩待、高抬,我應該站好受造之物的地位,老老實實做人,注重實行真理,高舉神、見證神,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才是該有的良心、理智。

之後,我就在神的話裏尋求實行進入的路途。我看到神的話説:「見證神主要多談些神怎麽審判刑罰人,用哪些試煉來熬煉人,變化人的性情,你們在經歷中流露了多少敗壞,受了多少苦,最後怎麽達到被征服的,對神的作工有多少真實的認識,該怎樣為神作見證還報神的愛。你們把這方面的語言説得實實在在點,通俗點,别説空洞理論,説點實在話、心裏話,就這麽經歷就行了,别預備高深的、空洞的理論來炫耀自己,那顯得太狂妄没有理智,要多講點實際的現實經歷中的實情話、心裏話對人最有益處,讓人看着也最合適。」(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讀了神的話,我對盡本分怎麽實行高舉神、見證神明白一些了,見證神主要多談自己是怎麽經歷神作工的,流露了哪些敗壞性情,對神有哪些悖逆、抵擋,是怎麽對照神的話反省認識自己,怎麽悔改變化的。藉着交通真理,讓人能明白神的心意、神的要求,對神拯救人的作工、對神的性情有認識,能敬畏神、順服神,這才是真實的高舉神、見證神。想想我跟弟兄姊妹交通時,多數時候都是談自己怎麽受苦付代價,怎麽看見神作為、得到神祝福的,對于自己流露了哪些敗壞,有哪些卑鄙存心,我都包裹、掩蓋,很少去談,就怕弟兄姊妹發現我的敗壞不高看我了,我的本性太詭詐了。認識到這些,我就找到張弟兄,敞開解剖了我顯露自己迷惑人的惡行,并讓他到我以前盡過本分的教會給弟兄姊妹解剖我的表現,讓大家長分辨。在聚會的時候,我也把自己的惡行跟弟兄姊妹亮相解剖,見證神的公義性情,讓大家引以為戒,别與我一樣走抵擋神的道路。

接下來盡本分時,我低調一些了,多少有了點敬畏神的心。記得有一次聚會,一個初信的弟兄遇到些難處,我給他讀神的話交通解决,他聽後高興地説:「陳弟兄,你交通得真好,這些問題困擾我有段時間了,一直没解决,還是你明白真理啊,以後你得多跟我們聚會交通……」還有個弟兄也這樣説。當時我心裏有點美滋滋的,但很快就意識到我又要老病重犯,想顯露自己了,就在心裏向神禱告願意背叛自己,之後我就有意識地見證神,把弟兄姊妹往神面前帶,我説:「今天聚會交通大家能得些造就,這是聖靈的開啓帶領。我們多讀神的話,臨到事多在神的話裏尋求真理,就能獲得聖靈開啓,這樣明白的就更多了。」説完,我心裏感到很踏實。感謝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使我能有這點變化,知道了盡本分怎麽實行高舉神、見證神。

相關內容

  • 放下 你會更輕鬆

    生活當中,我們追求的東西太多,什麼都放不下,整天活得很痛苦,那作為基督徒,如果能放下不正當的追求,而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那樣就活得更輕鬆。請看《放下 你會更輕鬆》教你如何放下包袱,活得更輕鬆。

  • 名利地位害我不淺

    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我被撒但蒙蔽的心灵慢慢苏醒了过来,认识到了名利地位是撒但捆绑人、控制人的方式和手段,是撒但用来残害人的工具,追求名利地位不是人生正道,是一条灭亡之路。信神应当追求真理变化自己的败坏性情,追求爱神,尽心尽意地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来还报神的爱!

  • 是神帶領我成長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修理對付,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敗壞本性有了點認識,並且在神話語的帶領、引導下,也逐漸學會了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我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也有了一點點的變化,這都是神實際作工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裡面包含著神對我點點滴滴的愛與拯救,我從心裡向神獻上真實的感謝與讚美!

  • 為臉面活著讓我飽嘗痛苦滋味

    回想信神這幾年,我經歷了多次的失敗挫折,走過許多彎路,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揭示與神擺設人事物、環境的修理對付、責打管教,現在我終於明白了,都是因著自己追求臉面地位,走的道路不對,神才藉著多次的審判刑罰,使我看透名利地位對自己的苦害,不再沿著錯誤的道路狂奔。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及時地呼喚、拯救,我早就沉淪滅亡了,也永遠不會認識自己的致命處就是臉面地位,更不會認識自己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撒但本性實質。是神的審判刑罰轉變了我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使我脫離了撒但毒素的捆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