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好輕鬆

2020年07月09日

中國山東 肖敏

以往我没信神的時候就一直追求名利地位,要是看到誰比我强,我就嫉妒、不服,身不由己地跟人争、跟人比,感覺這樣活着很苦很累,但又覺得人活着不就得追求名利嗎?直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藉着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才擺脱了名利的捆綁,活出了一點人樣。

一年前,我被選為教會帶領,臨到這個托付,我知道這是神的恩待和高抬,就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盡好本分。接下來我就忙于教會工作,臨到難處我就依靠神、仰望神,也和同工們一塊兒商量,尋求真理解决。一段時間後,教會各項工作都有了些起色,我從心裏感謝神的帶領。不久,教會又補選一名帶領,没想到竟然是幾年前和我一起配搭盡本分的夏姊妹。夏姊妹信神時間比我短,生命進入也淺一些,之前和她一起盡本分時,她遇到難處、問題多數都是我幫她解决,這回我倆又在一起盡本分了,我就覺得我肯定還會比她强。

有一次剛回到家,我就看到夏姊妹給我的留言,她説城西教會有個組長作不了實際工作,需要撤换,還有一些實際問題急需解决,讓我盡快去協助工作,我心想:「看來在姊妹心裏我的工作能力還是比她强,既然姊妹這麽高看我,那我可得好好做,可不能丢醜!」我是越想越美。聚會時,我發現夏姊妹了解工作有細節,交通真理有層次,還很實際,我心裏一驚:「幾年不見,她長進不小呀!本以為我比她强,工作上我得多指導她呢,没想到她一點兒也不遜色呀!」我心裏很不是滋味,眼看着姊妹要占主導了,我也得讓弟兄姊妹看看我的實力。于是,我半點也不敢鬆懈,挖空心思地琢磨怎麽能交通得比姊妹好,結果却交通得乾乾巴巴,自己都覺得没享受,面子丢了,心裏很失落。

接下來盡本分時,我總是身不由己地和夏姊妹比。有一次聚會,夏姊妹了解完弟兄姊妹的情形,就找了相關神的話,結合自己的實際經歷交通,弟兄姊妹邊聽邊連連點頭,有的還往本子上記,有的説「這下我們可有路了」。看到這些,我既羡慕又嫉妒,就想着我也得趕緊交通,怎麽也不能顯得自己太差吧,可越想交通越不知道交通什麽,還對姊妹産生了成見:「你少説點不行嗎?該交通的都讓你給説了,我這不成聾子的耳朵——擺設了嗎?不行,我怎麽也得交通交通,好挽回我的顔面!」趁着姊妹喝水的工夫,我就趕緊往前挪挪板凳開始交通。本想交通得好點,可我這張嘴不當家,交通的是前言不搭後語,看到弟兄姊妹异樣的眼光,我才意識到原來我交通跑題了。當時,我只感到渾身都不自在,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太丢人現眼了。本想着露露臉,没想到這麽難堪,真是露多大臉現多大眼啊!同時,我心裏也埋怨神怎麽光開啓夏姊妹不開啓我呢?這樣下去弟兄姊妹怎麽看我啊?會不會覺得我不如姊妹而小瞧我呢?我越想越難受,就想逃避這個環境,也不想跟姊妹配搭了。還有一次聚會,有兩個姊妹情形不好,夏姊妹交通後也没見好轉,我不但没配搭着交通,反而還有些幸灾樂禍,心想:這下弟兄姊妹看你解决不了問題,就不會高看你小看我了。那段時間,我完全活在和夏姊妹的攀比中,靈裏越來越黑暗,聚會交通神的話也没有亮光,弟兄姊妹的難處我也解决不了,盡本分也是硬撑着,心裏越來越痛苦。我只有向神禱告,求神拯救我。

靈修時,我看到一段神的話:「一涉及到地位、臉面、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争,争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争,不争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麽我出不了頭?為什麽總讓他出面,為什麽總也輪不到我?』就有點怨氣,自己想克制還克制不了,跟神禱告禱告能好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類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的表現?人陷在這些情形裏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話點透了我的情形,一下子説到我心裏去了,我反省自己為什麽活得這麽苦、這麽累,根源就是我的名利地位心太重,性情太狂妄了。回想我剛開始盡這個本分,當工作有點果效、得到弟兄姊妹高看時,我就活在自我欣賞裏,還把自己當成了人才。這次跟夏姊妹配搭,看到她比我强,我就嫉妒、不服,處處跟姊妹攀比,比不過就消極、埋怨,甚至拿本分出氣。看到夏姊妹没有解决弟兄姊妹的問題,我不但不配搭着交通,反而袖手旁觀,幸灾樂禍,還巴不得姊妹丢醜,我這哪是在盡本分啊!我作為教會帶領一點責任心都没有,絲毫不考慮教會的工作,也不考慮弟兄姊妹的難處有没有解决,總想着怎麽能高居人上,我真是太自私卑鄙、太詭詐了,哪有一點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啊!我被名利地位沖昏了頭腦,寧可弟兄姊妹的問題得不到解决,教會的工作受虧損,也要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這不就是吃裏爬外的敗類嗎?哪配盡這麽重要的本分,真是讓神噁心、厭憎!想到這兒,我就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悔改,求神帶領我擺脱名利地位的捆綁。

後來,我又看到了一段神的話:「做事别總為自己,别總考慮自己的利益,别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别考慮人的利益,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應體貼神的心意,先考慮自己盡本分有没有摻雜,盡没盡上忠心,盡没盡上責任,盡没盡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為你的本分、為神家的工作着想,你得考慮這些。常考慮這些,你就容易盡好本分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讀了神的話我心裏一下子亮堂了,也有路了,要想擺脱名譽地位的捆綁,首先自己的心得擺對,多把心思用在神的托付上,心能體貼神的心意,想着怎麽做才能把本分盡好,心裏正面的東西多了,像名利地位、虚榮臉面這些反面的東西就好放下了。人看我好不代表神稱許我,人看我不好也不代表神不拯救我,關鍵是看我對神的態度,看我能不能實行真理盡好本分。感謝神的開啓,扭轉了我錯謬的追求觀點,我不願意再跟姊妹攀比了,我只願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神。接下來我就有意識地禱告神,把心用在盡本分上,聚會的時候我就帶着負擔認真聽大家交通,發現問題就用心揣摩尋求,然後結合神的話和自己的經歷交通,同時我也從夏姊妹的經歷中吸取她的長處,補足自己的缺少,這樣實行我就感到很輕鬆、釋放,情形也好多了,我心裏特别感謝神。一段時間後,我覺得自己在名利地位上也能放下一些了,嫉妒心也不那麽强了,可因着名利地位在我裏面扎根太深,一遇到合適的環境,我的撒但本性就又被顯明了。

有一次,我要到一個小組處理問題,我剛要走,夏姊妹就説那個小組裏面的問題有些複雜,她要和我一起去。聽她這麽一説,我那個高興勁兒一下子就没了,心想:「就你能解决問題?非得你出頭啊?你當着帶領的面這麽説,啥意思啊?這不是有意在打我的臉嗎?」我心裏特别難受。雖然最後還是我去了,可我心裏堵得慌,一路上都在埋怨夏姊妹,結果我居然連聚會家都找不到了,只好原路返回。我心裏特别消沉:「我就這麽不中用?連個聚會家都找不到,這讓帶領怎麽看我呀?這回我這臉可丢大了!」回來後,看到姊妹們我也不想跟她們説話。

第二天,我和夏姊妹分頭到教會裏處理幾項工作,我的心又有些波動,心想:「是英雄是好漢,咱們果效上比比看!」隨後我就緊鑼密鼓地下到教會安排工作,又是交通又是囑咐,心想這次我可是下大功夫了,肯定會有果效,準能超過夏姊妹。誰知月底彙報工作的時候,我一下子傻眼了,我的工作果效是最差的,我做夢也没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當時我徹底失望了,覺得我怎麽努力也超不過夏姊妹了。當姊妹回來晚了,帶領關心她,我就覺得我被冷落了,心裏就嫉妒姊妹,看到姊妹哪兒都比我强,又得到帶領的重視,我就覺得自己再也没有出頭之日了。就想着我做教會帶領還不如回小組聚會呢,在那兒還有弟兄姊妹高看我、擁護我,我是寧願在那兒當鷄頭也不願在這兒當鳳尾……我心裏的怨氣一個勁兒地往外冒,特别抵觸這樣的環境,巴不得能早點離開這兒。我的情形越來越不好,對配搭姊妹更是滿了嫉妒、怨恨,總覺得是因為有了她才顯不出來我,要是姊妹盡本分能出個什麽差錯,被調换本分就好了。

因我一直活在争名奪利的情形中,絲毫不反省自己,不久,神的管教、責打就臨到了我。一天,我約教會帶領聚會没見到人不説,回來的路上車胎還被扎了,緊接着我的腰也痛得直不起來,又酸又脹、疼痛難忍,最後連本分也盡不了了。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今天要求你們能和諧地配搭就像耶和華要求以色列民事奉他一樣,否則就停止你們的事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我害怕了,難道神要取締我盡本分的機會?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你越争越黑暗,越争嫉妒的心越大,恨的心越大,你就越想得,越想得越得不着,越得不着你越恨,越恨你裏面越黑暗,越黑暗你越盡不好本分,越盡不好本分就越不能用你,這就是連帶的惡性循環。你總盡不好本分,慢慢就被淘汰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神嚴厲的話語讓我恐懼戰兢,感受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特别是看到神的話説「你總盡不好本分,慢慢就被淘汰了」,我就感覺自己已經危在旦夕。緊接着,配搭姊妹説:「現在教會各方面的工作果效都在往下滑……」她愁得直掉眼泪。這時,我又想到帶領解剖我們没有和諧配搭的實質就是在打岔、拆毁、攪擾神家工作,我不敢再往下想了,就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為什麽我明明知道追求名利地位、嫉妒人不合神的心意,可還是身不由己地去追求這些邪惡的東西呢?

後來,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着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决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没有能力去挣脱,也没有勇氣去挣脱,不知不覺地,人在戴着枷鎖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着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毁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那現在看,撒但這樣做它的險惡用心可不可恨?也可能你們今天還看不透撒但的險惡用心,因為你們覺得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就没有人生了,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就看不到前面的方向了,看不到目標了,前途就黑暗了,暗淡無光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我找到了問題的根源,我總是身不由己地追求名利地位,就是因為我從小接受學校的教育與社會的薰陶,撒但的哲學謬論早已深深地種在我心裏了,就像「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一山不容二虎」「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等等。我把這些東西當成了至理名言,當作人生追求的目標,不管在社會還是在神家,我都追求讓人高看、仰望,不管在哪個人群中都想為首,都想讓人圍着轉,覺着這樣活得才有意義。本來我的素質也不怎麽樣,也没什麽過人之處,但就是不願甘居人下,要是看到哪個人比我强心裏就不是滋味,就身不由己地跟人比、跟人争,想着法兒地要超過别人,争不過就嫉妒、就恨,就怨天尤人,活得真是苦不堪言。我這才看到追求名利地位不是正道,越追求名利地位性情就越狂妄,心胸就越狹窄,還越來越自私、惡毒,活出的真是没有一點人樣。想想夏姊妹盡本分用心、求真,交通真理有亮光,還能解决弟兄姊妹的實際難處,這對人、對教會工作都有益處,這是好事,也是讓神心得安慰的事。而我却小肚鷄腸、嫉賢妒能,認為是夏姊妹搶了我的風頭,就對她有成見,甚至巴不得她盡不好本分被撤换,看到我的心地太惡毒了!神希望看到有更多的人能追求真理,體貼神的負擔,盡好本分來滿足神,而我為了維護自己的名利地位,却容不下這樣的弟兄姊妹,還嫉妒、排斥,這不是在與神唱反調,與神對着幹嗎?不是在打岔攪擾神家的工作嗎?這跟魔鬼撒但又有什麽區别?共産黨的那些官員為了名利地位搞派系鬥争,不擇手段地打壓异己,鏟除政敵、鎮壓人民,不知作了多少惡,害死多少人,最後身敗名裂,死了還得下地獄遭懲罰。他們之所以落得這樣下場,不就是因為把名利地位看得高于一切嗎?再看看我的表現雖然没他們嚴重,但跟他們一樣都是憑撒但的邏輯法則活着,流露的性情都是狂妄、詭詐、凶惡,活出來的都是鬼性,没有一點人樣,怎能不讓神厭憎恨惡呢?今天我臨到這樣的責打、管教,正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更是神對我的拯救。認識到這些,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以往我不追求真理,總是追求名利地位,被撒但敗壞愚弄,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當失去名利地位時,我都不想盡本分了,差點背叛你。神啊,我願意向你悔改,願意追求真理,與姊妹和諧配搭,脚踏實地盡好本分滿足你。」

之後,我跟夏姊妹敞開亮相,解剖了我這段時間是怎麽追求名利地位與她攀比的,并讓她監督幫助我,後來我倆再配搭盡本分就好多了。雖然有時候我還會流露想跟人争跟人比,但我很快就能意識到這是撒但性情出來了,又想到這樣下去的性質、後果,我就趕緊跟神禱告,有意識地背叛自己,把心安静下來,認真聽姊妹交通,取長補短,姊妹有哪方面没交通到的,我趕緊補充,就想着怎麽能把真理交通明白,讓弟兄姊妹更得造就、益處,這樣聚會弟兄姊妹都感覺果效挺好的,我自己也覺得有些收穫,靈裏得釋放、平安踏實。就像神説的:「你能盡上自己的責任,盡上自己的義務與本分,放下私欲,放下自己的存心、動機,體貼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經歷一段時間,你就覺得這樣做人好,活得光明磊落,不是卑鄙小人,活得不是窩囊、齷齪、卑鄙,而是光明正大,這是人該活出的形象,是人該做的。慢慢地,你心裏滿足個人利益的欲望就越來越小了。……覺得這樣活着有意義,這樣活着心裏滋潤,心靈裏踏實、平安、有享受,變成這樣一種情形,這就是你能够放下自己的存心、利益、私欲得來的結果,這就是成果。(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我深深地體會到憑神的話活着真好。感謝神!

上一篇: 心靈的争戰
下一篇: 守住本分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在經歷中你對神的拯救有多少實際的體會(有聲讀物)

想想歷代以來,多少有名望的人,雖然他們在人中間有地位,被人崇拜,但他們卻不能遵行神的道,當神的作工不合人觀念時,還能抵擋神、論斷神,頑固地持守自己,不承認神的話,不追求生命,最後都走上了抵擋神、與神為敵的道路,因著作惡多端被神定罪、淘汰了。就像當初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有地位、有權勢,在以色列百姓中很有威望,有很多人擁護,但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不尋求真理、考察真道,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瘋狂地定罪、抵擋主耶穌,最後把主釘在十字架上,遭到了神的咒詛與懲罰。

真實的順服

什麼是真實的順服?如你意了,你什麼都滿意,覺得什麼都合適,讓你出頭露臉了,也挺光彩的,你說感謝神,你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總也出不了頭,總也沒人搭理,你就覺得不是滋味了。……順境一般都好順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沒光的,讓你虛榮臉面都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苦的,這些你也能順服,你就真長大了。

原來我是這樣的人

若是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會一直憑著撒但的敗壞性情活著,爭名奪利,嫉賢妒能,不維護神家的利益,活不出正常人性,永遠都得不到神的稱許,永遠是神惡心、厭憎的人。”此時,海寧對神給她安排了那麽多的環境和人事物來潔淨、變化她的良苦用心有了一些實際的體會,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

接受神末世救恩 我們有了新生活

我們每個人的婚姻都是神命定的,我們和誰組成一個家庭也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這都是神智慧的安排。神如何安排我們的婚姻,不看我們在社會上的地位高低,也不看我們的長相、素質如何,而是由我們雙方的使命決定的。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