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抹去的烙印

2020年11月05日

中國内蒙古 趙亮

十九歲那年,我因為信神被共産黨抓捕,警察為了逼我放弃信仰,出賣弟兄姊妹,對我酷刑折磨、洗腦轉化六十天。那次經歷深深地烙在我的心裏,讓我終生難忘。

記得那天早上我去聚會,快到聚會點,發現附近有三輛汽車,我心裏有些不踏實,平時也没停這麽多車啊?到聚會點不一會兒,就有四個陌生人進了院子,説是國保大隊的,來調查家裏有没有私藏爆炸物品,説着就把我們强行按在沙發上搜身,他們没搜出什麽東西,就把我和一個弟兄押上車。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們押到地下室分開關了起來,把我的皮帶和鞋帶都拿走了,還派了兩個人看着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抓捕,我感覺像是做夢一樣,不知道警察會怎麽對待我,我心裏有點害怕,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我想起以往經常唱的神話語詩歌《全能者的超凡與偉大》:「世間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之中、眼目之下瞬息萬變,人類從未耳聞的東西突然來到,而人類擁有已久的東西又會在不知不覺中消失。没有人能測透全能者的行踪,更没有人能感覺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唱着唱着我心裏充滿了力量,我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感謝贊美你,你是宇宙萬物的主宰,我的命運在你的手中掌握,今天我被警察抓捕有你的許可,不管警察怎麽折磨我,受多大的苦,我都要站住見證,决不做猶大背叛神。」

下午4點多,警察把我帶到了一個偏僻的大院,院子裏有一排四層樓,像是個賓館,我聽不少弟兄姊妹説過,他們被抓後都是被關在賓館秘密審訊用刑,不由得想到接下來警察是不是會對我酷刑折磨呢?這地方前不着村後不着店,就是把我整死也没人知道啊。我越想越害怕,心裏不停地呼求神。到了四樓,警察把我帶進房間,刑警隊長假裝和氣地問我叫什麽名字,家住哪兒,我問他:「你們為什麽要抓我?為什麽把我帶到這兒?」他説:「這是法制教育學習班,專門教育轉化你們這些信神的人,我們抓你肯定是掌握了你們的情况,要不我們為啥不抓别人呢?全能神教會是國家重點打擊、取締的對象,你信全能神,共産黨就要抓你。」我説:「憲法裏不是説信仰自由嗎?」他陰笑着説:「信仰自由也是有範圍的,那就是得聽共産黨的話,按照共産黨的規定來信神,我們才支持。你信全能神跟共産黨作對,能不抓你嗎?」我反駁説:「我們信全能神只是讀神的話,傳福音見證神,從不參與政治,也不搞任何政治活動,你們為什麽造謡説我們和共産黨作對?全能神説:『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却掌握着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着這個世界,掌握着整個宇宙。人類的命運與神的計劃息息相關,没有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能逃脱神的主宰。想知道人類的命運就必須得來到神的面前,神會使跟隨敬拜他的人類興盛,會使抵擋弃絶他的人類衰退滅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神的話説得很明白,神主宰着整個宇宙,掌管着每個國家和民族的命運,但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末世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主要是發表真理作審判工作,使人明白真理,脱去撒但敗壞性情,達到蒙拯救……」刑警隊長不耐煩地打斷我,又説了一些毁謗全能神教會的話,誘勸我不要再信了。不管他怎麽説,我的心一直安静在神面前,求神保守我不中撒但的詭計。

第三天中午,他們把我叫到談話室,一個警察自我介紹説,他是國保大隊長兼基地的教育轉化人員,是來轉化我的。然後,他就問我姓名、住址和教會信息,見我不説,就讓我把左手手心朝上放在桌子上,邊抽烟邊往我手裏彈烟灰,説:「你應該知道現在的科技,就算你不説我們也能查到,你咋這麽傻呢?我這是在給你機會,這烟頭有400度,要不你嘗嘗這個滋味?」説着他就猛吸了兩口烟,用火紅的烟頭燙我的手心,我疼得手要往回縮,另一個警察狠狠地摁住我的胳膊,烟頭來回地在我手心裏轉,我的手心被燙得鑽心地疼,頭上的汗珠不住地往下掉,我心裏有些軟弱,心想:要不我把自己的姓名、住址告訴他們,也許警察就不會對我酷刑折磨了。我就説了自己的名字。之後他們没有繼續折磨我,一直讓我看定罪、褻瀆全能神教會的視頻、謡言。

第五天下午1點多,警察讓我看新聞裏播的山東招遠事件,看完他問我怎麽想的,我説:「這些人不是全能神教會的,信全能神的人絶不會幹這種事。全能神教會傳福音是有原則的,只傳相信有神、心地善良的好人,不傳惡人,像張立冬他們這樣的惡人根本不符合全能神教會傳福音的原則,神不承認他們是信全能神的人,全能神教會也絶對不承認他們。」他見我依然信心堅定,就説:「你們帶領都讓我抓了,我直接審她就全知道了,還用在你這兒浪費時間嗎?我們主要看你小,想把你挽救回來。」我心想:全是騙人的話,你的目的還不是讓我背叛神,不管你怎麽説我决不會出賣弟兄姊妹,决不背叛神。到了晚上7點多,洗腦班的心理學老師讓我寫一下學習的感想。我寫道:「山東招遠事件不是信全能神的人幹的,那是魔鬼邪靈幹的,他所做的事情會遭到神的懲罰……」

晚上九點多,國保隊長走進來,看完我寫的感想十分不滿,把我從凳子上提起來,狠狠地扇了我幾個耳光,用腿把我絆倒在地,又把我拽起來摔在床上,用拳頭打我,反覆幾次後,又抄起一個木衣架往我身上亂打,逼我説出教會信息,見我不説,他就喝令我把衣服全部脱了。看到他瘋狂的樣子,我有些害怕,就在心裏跟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這時,他拽着我逼我把衣服脱掉,又拿衣架朝我身上打了幾下,接着就讓兩個陪教把我摁到床上。當時我還想着兩個陪教只是警察雇來的,但凡有點兒良心也不會隨從惡警折磨一個少年吧,但是我想錯了,他們把我死死地摁在床上,我像一隻待宰的小羊,一點也動彈不了。國保隊長像發了瘋一樣,用烟頭燒我的乳頭,没一會兒就燒得冒青烟,還能聞到燒焦的味道,我疼得渾身是汗,兩條腿不停地挣扎,接着他又燒我的下體,大聲吼着説:「交不交代?」我疼得大聲慘叫,心裏只有一個意念:我不能背叛神。我在心裏一個勁兒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能勝過惡警的酷刑折磨。

見我還是不説,他惡狠狠地説:「不給你來點厲害的,你就不老實。」他轉身拿起暖瓶,倒了一杯開水潑在我身上,我疼得大叫了一聲。他厲聲問道:「交不交代?」我毫不懼怕地説:「我啥也不知道!」他聽了氣急敗壞,又往我肚子上倒了兩杯開水,看我没有先前那麽痛苦,就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肚子,吼着説這水不熱,轉身讓陪教去燒一壺開水。他邪惡地笑着説:「等一下讓你嘗嘗100度的開水澆在身上的滋味。」聽到這話,我不由得害怕了起來,心想:剛才的水只有七八十度,如果100度的開水倒在我身上,那我能不能勝過去啊?我心裏很緊張、害怕,就默默禱告:「全能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我願意站住見證,不背叛你,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完,我想起神的話:「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我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中了撒但的詭計,看到自己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心,只有豁出性命,時時依靠神,才能為神站住見證。認識到這兒,我有信心面對接下來的酷刑。

這時他點了一根烟,猛吸兩口,走到我跟前,陰笑着説:「等着,水馬上就開了!」邊説邊用烟頭在我胸部被開水燙過的地方燒,我疼得一直往後縮。過了七八分鐘水燒開了,我看到那水「咕嘟咕嘟」冒着熱氣,感覺頭皮發麻,渾身發抖,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他端起熱水壺,把蓋子掀開,靠近我的身體,熱氣一直往我身上冒,然後直接往我肚子上貼,我感覺火辣辣的疼,本能地大叫,他順勢就逼問我交不交代,見我不説話,他猛地拿了一個水杯倒滿開水往我胸口潑,我痛得蹦了起來,接着他一直往我身上潑開水,直到把壺裏的水潑完。我身體不停地顫抖,前半身已經滿了大大小小的水泡,大的有鷄蛋那麽大。兩個陪教看不下去,就要出去,他立馬走到門口把門反鎖上,大聲吼着:「别走,都在這兒給我看着!看老子怎麽收拾他。」説完,他又讓陪教再燒一壺開水。聽到這話,我心裏不禁有些害怕:還要燒?這一壺水都把我燙成這樣了,要是再燒,得把我燙成什麽樣啊?我能不能扛得住啊?我就在心裏不停地呼求神,求神加給我信心、力量,忽然我想到神的話:「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五篇》)今天警察酷刑折磨我,這有神的許可,神是要成全我的信心,這些警察再凶惡、再猖狂也在神的手中,只要我多禱告依靠神,相信神會帶領我勝過撒但的折磨。這時,我心裏不那麽害怕,有信心面對惡警的酷刑了。

没一會兒第二壺水燒開了,國保隊長端起熱水壺,往杯子裏倒滿水,舉起水杯,走到我跟前,猛地把水杯裏的水潑向我的下體,我疼得大聲慘叫,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他就往前走了幾步,繼續逼問,我還是没有回答,他直接把杯子放在我下體底下,逼問我,「説不説?」我没有回答,惡警就猛地把水杯往上提,我整個下體都泡到裝着熱水的水杯裏,疼得我大聲慘叫,本能地往後縮,身體不停地哆嗦、顫抖。我心裏很軟弱,感覺快要承受不住了,就在心裏不住地禱告神:「神啊,我快承受不住了,這些魔鬼真是太殘忍了,我太痛苦了,求你加給我信心,保守我不背叛你!」想到主耶穌的話:「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5)我認識到如果我為了肉體不受痛苦出賣教會背叛神,這是觸犯神性情的事,以後是下地獄,是永世的痛苦。明白了這些,我立定心志:不管接下來承受怎樣的痛苦,都咬緊牙關,决不能背叛神。這時,惡警又連續往我下體上潑了兩杯開水,并不停地逼問我,我始終没説。我低下頭看到滚燙的水把下體外邊的皮全部燙掉了,當時兩個陪教都扭過頭,不敢看我,無奈地對我説:「孩子,你趕緊説了吧!何必受這罪呢?」我没有吭聲。這時,惡警的跟班走進來,一抬頭看到我,愣了一下,把臉側向了一邊,走到我跟前説:「你趕緊招了吧,我們抓了你們好多人呢!你不招,别人也會招的,我們這是給你一個機會。」我低着頭不説話。惡警氣急敗壞大聲吼着:你們都走開,我看他能堅持多久!端起熱水壺往杯裏倒滿水,又往我胸口潑,我疼得大聲哭喊着,蹦着,身上被燙起的泡在惡警潑水的瞬間就破了,皮都粘在了身上,不一會兒又起了新泡,疼痛難忍。我心裏有些軟弱,心想:「是啊,他們抓了很多弟兄姊妹,即使我不説,别人也會説,我何必受這些罪呢?要不……説一點吧,這樣就不用受罪了,看這惡警也没有要停手的意思,接下來的酷刑折磨我還不一定能承受得住呢……可是説了就成猶大了。」這時,忽然想到神的話:「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是啊,神不喜歡出賣朋友利益的人,我要是説了不就成了背叛神的人了嗎?不能説,不能説,剛才好險,差點中了撒但的詭計!神啊,感謝你及時開啓我,保守了我不出賣弟兄姊妹,接下來不管多痛苦我也不當猶大。

國保隊長見我還是不説,點起烟陰笑着説:「咱們慢慢來,有的是時間。」説着就不停地往我鼻孔裏吐烟。接着他又端起水杯,把開水倒我頭上,我本能地躲閃,水就倒在了我的右耳朵上,順着耳朵從後背流下來,我疼得大叫,後背火辣辣地疼。他又將幾杯開水從我肚子上倒下,還潑在我的大腿上,被潑過的地方瞬間燙起了水泡。這壺潑完了,他讓陪教又去燒一壺水。過了幾分鐘,第三壺水燒開了,我看着冒着熱氣的水壺心裏不停地打哆嗦,他端着水壺,陰笑着説:「真好!」然後就拿着水壺往我身上貼,威脅説:「你到底説不説?」我没吭聲,他就把水一杯接着一杯地往我身上倒。我的身體疼到極點,看着他没有一點要停手的意思,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太痛苦了!還不如死了呢,死了就不用受這些苦了,也不會因為肉體軟弱出賣弟兄姊妹。于是,我就開始在房間裏找堅硬的東西尋死,可房間裏只有一張桌子,墻都是木板的,我怕一頭撞不死,還得繼續受折磨,就想:要不我先答應他,這樣他們就會帶我去認弟兄姊妹的家,出了這個門我就跳車尋死。正想着,那惡警又逼問我到底交不交代,我就點了點頭。我本以為他們會直接帶我去認家,没想到他們一直逼問我教會情况,這時從樓下上來十幾個警察,我有些膽怯了,「我剛才已經點過頭了,現在什麽也不説,惡警不得更加殘酷地折磨我?要不説一個教會的名字和大致地點。」没想到我説完惡警得寸進尺,繼續逼問我其他教會的情况,我特别後悔讓撒但鑽了空子,再這樣下去我不成猶大了嗎?之後他再問别的,我都説不知道,他没辦法就讓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回去後,我心裏就想:我為什麽想要尋死,神希望我尋死嗎?我出去尋死這不是懦弱的表現嗎?這時,我想起神話語詩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没有價值,信神受逼迫,世界也弃絶,家裏也不平安,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哪有愛神的心?這樣的人是窩囊廢,没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揣摩着神的話,看到自己就是狗熊,是懦弱無能的人,我選擇死是因着肉體的軟弱,是怕受苦,這樣做不能榮耀神,不是真實的見證。没被抓之前我曾向神立下心志:如果有一天我被共産黨抓捕迫害,也要像其他弟兄姊妹一樣為神站住見證,决不當猶大背叛神。現在事實臨到,面對警察的酷刑折磨,我心裏想的都是如何逃避這個環境,根本不是想着如何站住見證滿足神,看到我對神没有一點真實的信心、順服。警察折磨我的肉體,就是要讓我背叛神,失去見證,我如果以死來逃避酷刑,就成了撒但的笑料。想到這兒,我後悔自己剛才太軟弱了,怎麽能鬆口呢,神給我一個見證神的機會,可我却没有把握住,讓神傷心失望了。我立下决心:如果警察要帶我去認家,我决不跟他們走,不管他們對我使用什麽酷刑,我都得依靠神站住見證。

第二天早上六點半,市防範辦的科長走進來,看我傷勢太重,怕出人命給他們帶來麻煩,就找人送我到醫院。路上他惡狠狠地警告我:「到了醫院你啥也别説,要不後果自負!」聽着這話,我特别氣憤,把我燙成這樣,還威脅我,不讓我説實話,真是太卑鄙、太邪惡了!到了醫院,醫生問我身上的傷是怎麽弄的,我知道就算我説了實話,醫生也管不了,我就説暖瓶破了燙的。他不相信又問我一遍,警察把醫生叫過去嘀咕了幾句,醫生就開始給我包扎,還説我需要住院,警察却説條件特殊就不住了,之後讓我簽了一個「一切後果由自己承擔」的字據,就又把我帶到了學習班。接下來,因着我傷勢嚴重没法上課,可警察還不甘心,每天派兩個人來看管我,給我洗腦,軟硬兼施地逼我放弃信仰。

過了十七天,我的傷還没好,警察就又開始給我上洗腦課了。他們找了一個大學教授和一個心理學老師,這兩個人裝出一副和氣的樣子試圖親近我,套我的話,我一直在心裏呼求神保守我不中撒但詭計,還給他們見證神,見我一點不上當,他們很生氣。接下來的幾天,他們就給我講他們編的幾本毁謗全能神教會的書裏的内容,看褻瀆神的視頻,每天看他們編的那些鬼話,我感到非常憤恨、噁心,不論他們怎麽説,我一點也聽不進去。

一天早上,隊長連同幾個陪教氣勢汹汹地來到我宿舍,看到這陣勢,我有些害怕,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智慧,能應對惡警。隊長恐嚇道:「我們昨天剛開完會,要實行『百日攻堅戰』嚴厲打擊全能神教會,就是狠狠地判,對你這種年輕的没結婚的判得更重,以前判你們還要經過多道手續,現在抓住就能判。尤其是你們這些頑固不化的直接槍斃,一槍把頭打爆了,腦漿一下就濺出來了。」聽到惡警説的話,我心裏一陣恐懼,但想到主耶穌的話:「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5)我明白了,能為神殉道這是榮耀的事,是蒙神紀念的,如果因為怕死而背叛神,這是觸犯神性情,是遭神厭憎的,就算肉體活着,但在神那兒已經死了,最後靈魂也會被神滅掉,在地獄裏受懲罰。歷世歷代有很多跟隨神的人遭到了迫害最後殉了道,他們都為神站住了見證。如果我能為神殉道,這是神的高抬,我願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死也要為神作見證。見我不説話,警察又恐嚇威脅説:「你是想過正常人的生活,還是進監獄?」雖然我很想回家,但我知道回家的代價就是寫悔過書、决裂書,我毅然决然地説:「進監獄!」他氣得瞪大眼睛,用手指着我説:「我看你是苦没有受够!」説完,就氣憤地走了。

之後,他們又找來了一個宗教牧師給我洗腦。剛進門牧師就説:「孩子,你還小呢,你聽我給你説,你信錯了。」接着,他打開《聖經·馬太福音》24章23至24節説:「你們説主耶穌回來了?你看看聖經上怎麽説的,『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説基督在這裏,或説基督在那裏,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凡傳主來的都是假的,可不能接受啊。」我拿過聖經説:「這裏主耶穌是在告誡我們,末世主再來的時候,假基督、假先知要起來顯大神迹、大奇事迷惑人,讓我們防備假基督。如果説凡傳主來都是假的,那不是把主再來的事實都給否了嗎?假基督没有真理,只靠顯神迹奇事迷惑人,全能神來了,不顯神迹奇事,只發表真理作審判工作,來徹底潔净人、拯救人,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是獨一真神……」他見我没中他的詭計,又説了好多褻瀆神的話,我氣憤地説:「褻瀆聖靈的罪,今生來世不得赦免。」聽到我的話,他説:「你這娃真是頑固不化,你可不要執迷不悟啊,人家讓你幹啥,你趕緊交代,如果你真的被關進裏面,你就後悔了!」我説:「我不後悔,我勸你也好好尋求尋求真道,不要再一味地抵擋神,犯下滔天大罪就晚了。」牧師無奈地説:「我拿你可真是没辦法了,太頑固了。」説完轉身就走了。

過了幾天,刑警隊長來逼我學説那些褻瀆、否認神的話,我不説,他就氣汹汹地説:「你是不是怕遭報應啊?根本就没有神,哪來的報應?被轉化的人不都好好的嗎?」我説:「肉體暫時没死不代表有好的結局,神也不是馬上懲罰人。」他氣憤地拽住我扇了我幾個耳光。我還是不吭氣,心裏一直想着主耶穌的話:「人一切的罪和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太12:31)靠着這句話支撑着心不動摇。兩個多小時過去了,我還是没説,他氣急敗壞地拽着我的頭髮把我拉到宿舍,惡狠狠地説:「不説就不准他吃飯。」我默默向神禱告,想起主耶穌説:「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太4:4)是啊,神的話才是生命的糧,就算他們不讓我吃飯,神不許可,我也死不了。没想到,晚上一個阿姨偷偷給我拿了一個饅頭,我真實感受到人的心、人的靈都在神的手中。後來,警察又讓我每天打掃辦公室衛生,正好辦公桌上放着一本《話在肉身顯現》,每天打掃衛生時我就偷偷看一點,神的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雖然警察每天給我灌輸無神論那些邪説謬論,但有神話語的帶領,我絲毫不受影響。

一天,他們又讓兩個大學老師給我用各種方式洗腦,還恐嚇我:「要是一直轉化不過來,不簽『三書』,就要被判刑五年,到時連媳婦都不好娶,你看你把這麽好的青春浪費在這裏,值嗎?」聽到這些,我心裏有點摇動:是啊,我還這麽年輕,難道真的要在這裏耗這麽多年?……想着想着,我意識到自己中撒但的詭計了,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剛才我差點中了撒但的詭計,求你保守我,我願意順服,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一句神話語詩歌:「年少人不該没有真理,也不該對虚偽與不義包藏,而是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于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年少之人該有的追求》)我明白了,我應該為得着真理忍受一切的痛苦,不能為了暫時的安逸背叛神,不管警察怎麽對我,一定要站住見證滿足神。他們見我還是不説,無奈地走了。到了下午,那宗教牧師又來了,他假笑着説:「我聽説你要進監獄了,你可不能進去啊,那監獄裏的生活都是非人的生活,你這小身板哪能承受得住?」説着,他拿出手機讓我看以前基督徒慘遭迫害的圖片,説:「你看這些人,有的被判刑十年,有的被判刑二十年,有的都死到監獄裏了。我看你也是真心信神的,他們讓你寫啥你趕緊寫了,你出去還能信神,何必在這兒受苦呢!你現在簽了,我還能給人家説説,要不你就没有機會了。」聽了他的話,我有些擔心:如果真被判了刑,那在監獄裏警察想怎麽折磨就怎麽折磨,今後要受的痛苦就更多了。想到這兒,我不由得有些害怕,但我知道簽「三書」就是背叛神,是被打上了獸的印記,就在心裏呼求神,求神加給我信心,能站住見證不背叛神。我就對他説不簽,牧師無奈地離開了。

後來,市防範辦科長又讓我簽「三書」,他生氣地對我説:「都兩個月了,你還没轉化過來,我今天來就是要你一個態度,你要是不信了就能回家,你要是還信就坐監,我馬上就把你送進去!你還信不信?」聽了這些話,我心裏很糾結,如果説信,自己就要面臨坐牢,進到牢裏還不知道他們會怎麽折磨我呢!可如果説不信,那就是背叛神。我就在心裏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勇氣,我願為神站住見證。我想到一段神話語詩歌:「耶穌之所以能完成神的托付,完成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就是因為他能够體貼神的心意,無有個人的打算、安排,他能够以神的經營計劃為核心,總禱告、尋求天父的旨意。他禱告説:父神哪!若是你的旨意你就成全,但你不要按着我的意思來,而要按着你的計劃行事,人雖有軟弱你何必顧念呢?在你手中猶如螞蟻一樣的人怎配受你眷顧呢?我心只願成就你的旨意,願你能够按着你的意思在我身上作成你要作的。』」(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效法主耶穌》)想到主耶穌走在釘十字架的路上心如刀絞,雖有肉體軟弱,但主耶穌以完成神的托付為重,哪怕自己肉體受痛苦也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又想到彼得為了愛神甘願順服至死為神倒釘十字架。今天我受這點苦又算什麽呢?神的話給了我信心,我不感到害怕了,下决心就算坐監也不背叛神。我堅定地對他説:「進監獄。」他聽了非常生氣,説:「收拾東西,明天就送你去監獄。」然後把門一摔,氣呼呼地走了。没想到過了兩天,我家當地派出所來了四個警察,説是要帶我回家。那一刻,我感覺神的作工實在是太奇妙了,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也感受到神對我的眷顧和憐憫。當地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帶回本地後,給我録口供備案,讓我每星期到派出所報到。後來,我在神的帶領下逃到了外地,又盡上了本分,我很感謝神。

這次被抓捕,警察對我的酷刑深深地烙在我的心裏,我真實地看到共産黨是那麽的殘暴,没有人性,徹底看透了共産黨抵擋神的惡魔實質,恨透了這夥惡魔。同時,也真實地感受到神話語的權柄和能力。患難試煉中,神一直用他的話語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力量,我看到只有神愛人,只有神的話語能作人的生命,對神的信心更大了。感謝全能神!

上一篇: 試煉患難成全信心
下一篇: 二十年的患難路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老好人能蒙神稱許嗎

真正的好人不是與人一團和氣,説話不得罪人,而是誠實正直,愛憎分明,在涉及個人利益和神家利益時,能捨弃自己的利益,堅持真理原則,不怕得罪人,維護神家利益,這樣的人才是有正義感的人,是蒙神稱許的人。

檢舉之前

世界是撒但掌權、黑暗掌權,人必須憑著撒但哲學說話做事,溜鬚拍馬才能亨通,否則就會受到排斥、打壓。但是神家和世界完全不同,神家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神喜歡的、祝福的都是追求真理、有正義感的誠實人,不管人的名望地位有多高,只要不順服真理,違背真理,最終都會被聖靈離棄淘汰。

老好人能蒙神拯救嗎

如今我才看清,撒但的哲學法則都是反面事物,是撒但敗壞人、捆綁人、苦害人的東西,完全是與神、與神話真理相敵對的,憑這些東西活着根本不是聰明人,而是最愚蠢的人,不是好人,而是没有人性的詭詐人、黑心人,是屬撒但的人,不追求變化絶對不能蒙神拯救!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