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該怎樣對待本分

5

韓國 鄭邺

神的話説:「人的本分與人的得福或受禍并無關係,本分是人該做到的,是人的天職,應不講報酬、不講條件、没有理由,這才叫盡本分。得福是人經審判之後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氣,受禍是人經過刑罰、審判之後性情没有變化,也就是没經成全而受到的懲罰。但不論是得福或是受禍,作為受造之物就應盡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該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這是作為一個人,一個追求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你不應為得福而盡本分,也不應怕受禍而拒絶盡本分。我對你們説一句這樣的話:人能盡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該做的,人若不能盡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别》)結合神的話,我談點自己的經歷。

信神後不久,我看到教會裏有的弟兄姊妹做帶領,常聚會跟人交通真理,有的是盡製作視頻、唱歌跳舞等業務性比較强的本分,就很羡慕,覺得他們盡的本分能得到人的高看,而有的弟兄姊妹是盡接待、事務方面的本分,這些本分不起眼,没什麽技術含量,出不了頭露不了臉,我就想,以後我可要盡那些能出頭露臉的本分。兩年後,我盡上了文字本分,這讓我很高興。尤其每次到教會指導文字工作時,看到弟兄姊妹對我很熱情,投來羡慕的目光,我心裏就美滋滋的,覺得自己盡的本分比其他本分更能讓人高看。2018年,我到外地盡文字本分。一次,一個弟兄得知我是盡文字本分的,就主動跟我聊起本分上的事,看弟兄挺高看我的,我心裏别提多高興了,覺得盡這個本分就是光彩。

那時我一直活在洋洋自得、自我欣賞的情形裏,盡本分争名奪利,不務正業,兩個月後我因盡本分没有果效被撤换了。撤换後我心裏很難受,也有些消極,帶領就跟我交通神的心意,還説:「現在神家拍攝電影需要置景的人,你以後就盡這個本分吧。無論盡哪方面本分都得追求真理,盡心盡力把本分盡好。」當時我對置景本分不了解,就想着既然帶領這麽安排就先順服下來吧。盡了一段時間置景本分我才知道,這個本分多數時候就是出力幹活,經常搬抬各種道具,没有什麽技術含量,就像個跑腿打雜的。我心想:「之前盡文字本分都是腦力活,既風光又體面,這搬抬道具就是出苦力,又髒又累,弟兄姊妹會不會看不起我呀?」想到這兒,我心裏凉了半截,對盡這個本分就有些抵觸。接下來在盡本分時,我能應付就應付,能逃避就逃避。有時置景缺道具,我都是讓其他弟兄姊妹去借,就怕我一去打聽,認識我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我没盡好文字本分被撤换了,盡了一個不起眼的置景本分,他們會怎麽看我啊?我也不想在相關業務上鑽研,就怕我學會了,會讓我一直盡這個本分,那不是没有出頭之日了嗎?有時在拍攝現場,導演讓我這樣擺道具那樣擺道具,每當這時我心裏就特别不舒服,感覺很没面子,想到以前我盡文字本分時别人都尊重我、聽我指導,現在反過來被别人指導,真是低人一等。還有一次,一個弟兄讓我去外面撿些稻草回來布景,我心裏很抵觸:「讓我去撿稻草,這多丢人啊,要是讓弟兄姊妹看到了,肯定會説我没出息,年紀輕輕的就幹這活兒。」但考慮本分需要,我只好趁路上没人時硬着頭皮去撿稻草。在撿稻草時,我看見一個弟兄走過來,穿着一雙皮鞋、一雙白襪子,很乾净,再看看自己,渾身髒兮兮的,我心裏頓時感到很失落、很難受,心想:同樣的年齡,人家盡的是光鮮亮麗的本分,我却只能幹些髒活,撿撿稻草,這差距怎麽就這麽大呢?真是太丢人了!回去我就跟帶領説我不盡這個本分了,讓他給我調换個本分。

回去後,我心裏很争戰:「我要不要跟帶領説呢?要是不説,我就得繼續盡這個本分,但要是我主動提出不盡這個本分,就是撂挑子啊。」想到這些,我就强忍着没有説出來。没過多久,帶領安排置景人員和盡演員本分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我很不樂意,「人家是演員,出頭露臉、光鮮亮麗的,而我是幹苦力活的,都不是一個級别,跟他們一起聚會,不更顯得我低人一等嗎?」聚會時大家都積極交通,我就不想交通,總覺得跟演員在一起聚會就是緑葉襯紅花,給人作陪襯,心裏很壓抑。時間長了,我靈裏越來越黑暗,甚至都不想聚會了。我常常懷念盡文字本分時的情景,走到哪兒弟兄姊妹都熱情相待,帶領也重視,自從被撤换後,我就成了出力打雜的,再也没有人高看了,我心裏感到失落、痛苦,變得越來越自卑、孤僻,整天活在憂鬱中,就像换了個人似的,没多久我就瘦了一大圈。一天晚上,我獨自一人走在路上,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向神哭訴:「神啊!我心裏很痛苦,我曾立志要好好追求真理盡好本分滿足你,可現在我因着盡的本分不能出頭露臉,總覺得自己低人一等,心裏很消極、很軟弱,感覺自己隨時都能背叛你。神啊!我不想這樣消極下去,但我不知道該怎麽辦,求你帶領我從這樣的情形裏走出來。」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本分是怎麽産生的?從大的方面説,是因着神拯救人類的經營工作而産生的;從小的方面説,就是神的經營工作在人中間開展的同時産生了各種各樣的工作需要,這些工作需要人來配合,需要人來完成,這樣就産生了人的責任與使命,這個責任與使命就是神賜給人的本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不管盡什麽本分,你别分高低貴賤,你要是説『這雖然是神給的托付,是神家的工作,但是做這個有點讓人小瞧啊,露臉的活兒都讓别人幹了,這不露臉的、背後出力氣的活兒讓我幹,這叫什麽本分哪?這本分我不能領受,這不是我的本分。我該盡的本分必須得是人前露臉,人後還得留名,就算不留名、不露臉我也得得利,肉體還得安逸』,這個態度行不行?挑肥揀瘦,這不是從神領受,這是憑自己的喜好選擇,這不是接受本分,這叫拒絶本分。你一挑就不能真實地接受,這裏面有個人喜好、個人意願的摻雜了,你考慮自己的利益、臉面等方方面面,你對待本分就不是順服的態度。對待本分的態度:第一,不能分析,不能看是誰安排的,應該從神領受,當作是自己的本分、自己該做的接受過來;第二,别分高低貴賤,别管是什麽性質,是人前還是人後,能不能露臉,别管這個。這兩條都是人對待本分該有的態度。」(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麽是合格的盡本分》)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我對待本分的觀點、態度不對,本分是神對人的要求,是人天經地義該做到的,不應該有自己的選擇。而我對待本分盡憑喜好,光想盡讓人高看、露臉的本分,對不露臉、不起眼的本分我就抵觸、排斥,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甚至還應付糊弄消極怠工與神對抗。回想剛信神時,我就羡慕做帶領、盡唱歌跳舞本分的弟兄姊妹,認為他們盡的這些本分有分量,能得到人的高看,而那些出力幹活的本分不出頭、不露臉,也没有什麽技術含量,盡這樣的本分顯得低下,會讓人瞧不起。因着我有這些錯謬的觀點,把本分分為三六九等,所以當我盡置景本分時,我就覺得這是跑腿打雜的本分,盡這個本分有損自己的臉面、形象,心裏就抵觸,不願意順服,對待本分也没有負擔,連該學習的業務知識也不願意學,甚至還想撂挑子,背叛神。看到我盡憑自己的喜好對待本分,考慮的都是自己的虚榮臉面、個人的利益,没有一點兒真實的順服,更别説體貼神的心意盡好本分了,我這種對待本分的態度實在是讓神厭憎、恨惡!認識到這兒,我心裏有些難受、自責。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人是受造之物,受造之物都有哪些功能呢?這就涉及到人的實行了,涉及到人的本分了。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神給了你唱歌的恩賜,當神用你唱歌的時候,你應該做什麽?就是接受神給的托付,把歌唱好。當神用你傳福音的時候,你這個受造之物又成什麽了?成了傳福音人員。當需要你做帶領的時候,你再把這個托付擔起來,能够按照真理原則把這個本分盡好,這時候又是這個功能了。有的人不明白真理,也不追求真理,光能出力,那這個受造之物的功能是什麽?就是出力、效力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才能認識神的作為》)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在神家無論盡什麽本分,是露臉還是不露臉,只是稱呼不同、功用不同,但自己的責任與義務没有變,原有的身份與實質没有變,永遠都是受造之物,之前我盡文字本分是受造之物,現在盡置景本分也是受造之物。在神家盡本分没有高低貴賤之分,都是根據工作的需要,也是根據每個人的身量與素質、特長安排的,無論盡什麽本分,神的心意都是希望我們能在本分上獻上自己的真心,能脚踏實地地追求真理,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把本分盡好。正如神的話説:「功用不一樣,身體只有一個,各盡其職,坐在自己位上盡上全力,有一份熱發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我就滿足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一篇》)現在教會帶領根據工作的需要安排我盡置景本分,我不應挑挑揀揀,憑個人的喜好對待,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把每個節目需要的場景按要求布置好,為每個見證神的作品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這是我該盡的功用。明白神的心意後,我的觀點有了些轉變,壓在心裏許久的石頭放下了,也能正確對待這個本分了。再盡本分時,我也能用心查資料、找參考,在業務上鑽研;在和盡演員本分的弟兄姊妹聚會時,我也不比本分的高低了,而是把自己的悖逆敗壞向弟兄姊妹敞開,明白多少就交通多少;有時在盡本分中我又流露怕别人小瞧的想法,我意識到自己又把本分分為三六九等了,就趕緊向神禱告,背叛自己不對的心思意念,以本分為重,滿足神第一。這樣實行一段時間後,我感覺很輕鬆,很釋放,心裏不再覺得置景、搬抬道具是低下的本分,而是覺得這是神交給我的一個責任,為自己能盡上這個本分,能為神家的影視作品獻上一份力感到榮幸、自豪。

經歷了這次顯明,我以為自己有些身量了,在本分上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會再因為盡的本分不起眼而消極悖逆神了,但再次臨到不合己意的環境時,我又老病重犯了。

兩個多月後,正值農忙季節,有些弟兄姊妹在外盡本分,地裏幹活的人手不够,帶領安排我幫弟兄姊妹幹農活,我心想不管讓幹什麽活兒都要從神領受,當成本分去盡。可是到了地裏後,我看到幹活的幾個弟兄都是四五十歲,没有一個像我這樣二十多歲的,我心裏有些難受。這時,一個弟兄走過來很驚訝地問我:「弟兄,你怎麽有空來地裏幹活?你不盡文字本分了?」我的臉頓時火辣辣的,連忙説:「我只是臨時來幫忙的。」弟兄走後,我心想:「哎呀,這個弟兄會怎麽看我,會不會覺得我年紀輕輕就來幹這種活兒,肯定是没啥素質才幹,盡不了重要的本分才來這幹農活的,唉!真是掉價!」我越想越覺得憋屈,雖然外表上也在幹着活兒,可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身邊的弟兄們是怎麽看我的,會不會小瞧我啊,就只是應付着把活兒幹完了。回到住處,我看到幾個弟兄坐在電腦前盡本分,我瞬間覺得自己比他們矮一截,心想:「我盡的本分就是不如别人,怎麽我就得下地幹活呢?不管怎麽説我也是踏過大學門檻的人啊,當初努力學習不就是為了擺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農民命運嗎?明天我不去了。」我知道這樣想不對,可總覺得自己很委屈,認為讓自己去下地幹活是大材小用,是對自己的羞辱,心裏越想越痛苦,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覺得幹農活是一個出力流汗低人一等的本分,會被人看不起,就不想去了。我知道這麽想不對,可控制不住自己,我現在心裏很難受,願你開啓帶領我能明白你的心意,順服下來。」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什麽是真實的順服?神所作的如你意了,你覺得什麽都滿意、什麽都合適,讓你出頭露臉了,你覺得挺光彩的,你説感謝神,你能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把你放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你總也出不了頭,總也没人搭理,你就覺得不是滋味,不好順服了。……順境一般都好順服,如果是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没光的,讓你的虚榮臉面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痛苦的,這些環境你也都能順服,你就真有身量了。這是不是你們應該追求的目標啊?你們如果有這個心志、目標那就有希望。」(摘自神的交通)

揣摩着神的話,我感到蒙羞慚愧,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想想以往盡文字本分時我覺得能露臉、風光,就甘心樂意地接受、順服,盡本分也有勁,可今天幫弟兄姊妹家幹農活,觸及到了我的虚榮臉面時,心裏就難受、不甘心,尤其看到弟兄們坐在電腦前盡本分,我就覺得自己低人一等,心裏更不平衡了,還認為自己有文化知識,應該盡一些體面、有技術含量的本分才合理,心裏抵觸、發怨言,也不想再去幹農活了。看到我盡本分不是考慮神家的利益、體貼神的心意,而是處處考慮自己的虚榮、臉面,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根本没有把自己當成是神家中的一員!一個真心信神、體貼神心意的人,他把本分當成是自己的責任與義務,哪個本分需要就盡哪個本分,哪怕苦點、累點,有損自己的臉面、利益,只要是對教會工作有益處就積極主動地去做好,這才是有人性的人,是跟神家一條心的人。想想這段時間趕上秋收,有些弟兄姊妹家的活兒需要人去幫忙,這個活兒换了其他人也都能做,但神為什麽許可這個本分臨到我呢?不是因為我幹那點活兒有多大價值,而是神藉着讓我幹這些髒活、累活來顯明我對待本分的態度,讓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能認識自己的敗壞和摻雜,尋求真理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可我不理解神的良苦用心,還對本分挑挑揀揀,總有自己的選擇與要求,不能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還悖逆神、跟神對抗,我真是太傷神的心了!此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是藉着這個環境顯明、潔净我的敗壞性情,扭轉我對待本分的態度,這是神的愛。不管給我安排的是髒活、累活,還是不起眼的活兒,只要對教會工作有利,我都應該無條件地接受、順服,盡心盡意做好,這才是有良心理智的人。認識到這兒,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來。

這時,我不由得反省自己:為什麽讓我盡一些在人看不起眼的本分我就抵觸、難受,不能真實地接受、順服呢?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説:「撒但敗壞人是藉着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裏面,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着各國什麽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毁滅。……人的生活、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裏面,幾乎没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行事手段,人的座右銘,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裏、血液裏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自己對本分挑挑揀揀不能順服,是因着我深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唯上智與下愚不移」等等這些撒但毒素的薰陶、敗壞,追求出人頭地,做人上人。回想上學時,老師和父母就常常教導我要勤奮好學,將來考上大學才有機會擺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才能做人上人。因此從小我就努力學習,希望自己有高的學歷,將來能找一個體面的工作,從事主管、經理這樣的職業,讓人高看、羡慕。信神以後,我還用外邦人的眼光來衡量神家的本分,把本分分為高低貴賤、三六九等,認為做帶領或盡有技術含量的本分體面,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而盡那些默默無聞、背後流汗、出力幹活的本分低下,會讓人瞧不起。看到這些撒但的毒素已經成了我的本性,左右着我的思想,使我一個勁兒地追求名譽地位,總想做高大的人,當臨到觸及到我臉面、地位的事時,我就消極對抗,不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也不能安分守己地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没有一點良心理智。我若再憑着這些撒但毒素活着,不尋求真理,不按着神的要求盡本分,最終不但得不着真理、生命,還會被神厭憎、淘汰。認識到這兒,我有了背叛肉體滿足神的心志,不願意再憑着撒但毒素活着了。第二天,我又去地裏幹活了。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别無選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最終,人能否蒙拯救不是根據人盡什麽本分,就根據人是否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是否能任神擺布,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神是公義的,神就用這個來衡量所有的人,這一條永遠都不會變,你心裏得記住。所以説,你别想另找途徑,這事别變通,一變通你就犯傻了,愚蠢了。在這個事上神不變通,神對所有蒙拯救的人的要求標準是不變的,不管你是誰都一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該有的態度》)從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神定規一個人的結局歸宿,不是根據人盡什麽本分,也不是根據人作多少工、貢獻多少,而是看人能否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最終能不能得着真理達到生命性情變化。我信神要是不追求真理,那無論我盡的本分在人看多麽風光、體面,最終也得不着真理,更不能得到神的稱許蒙神拯救。我想起我們教會之前開除的一個敵基督,她也曾盡過一些重要的本分,還做過帶領,有些初信的弟兄姊妹還仰望她,但是因着她在盡本分中不追求真理,不追求性情變化,而是争名奪利,頑固地走敵基督道路,作惡多端,打岔攪擾神家工作,最後被開除了。再看看我身邊有些盡事務本分的弟兄姊妹,雖然他們的本分在人看不起眼,但是他們盡本分默默無聞没有怨言,遇事注重尋求真理、尋求神的心意,盡本分有聖靈的開啓帶領,果效越來越好,活出也越來越有人樣。從中看到,信神能不能得着真理,跟人盡什麽本分没有關係,不管盡什麽本分,最主要得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這才是正確的道路。今天帶領安排我去置景或到地裏幹活,都有神的主宰安排,都是我生命進入的需要,我都應該接受、順服,盡本分時注重尋求真理、實行神的話,按真理原則辦事,這樣盡本分才合神的心意。認識到這兒,我心裏感到很釋放。後來帶領再安排我盡一些不起眼的本分時,我能坦然接受了,甚至空閑時還主動給弟兄姊妹家幫忙幹活。我發現無論是去幫忙打掃衛生還是栽樹、挖水溝,都能學到一些功課,雖然是幹體力活,但神不偏待人,只要用心在這些事上尋求真理,實行經歷神的話,都會有一些收穫。

經歷過後我真實認識到,無論盡哪個本分都是神的主宰安排,也是我生命進入的需要,我都應該接受、順服,盡到自己的責任、本分,并且在這個過程中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雖然一直以來我把本分分為高低貴賤,臨到不合己意的本分就抵觸,對神滿了悖逆、抵擋,但神并没有按我的過犯待我,而是一次次用話語帶領引導我,使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受造之物的責任與使命,能正確對待本分,對神有了點順服。感謝神!

相關內容

  • 心靈的釋放

    神給每個人的素質、恩賜都不一樣,但是不管人有什麼樣的素質、恩賜,都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見證神、榮耀神。別人素質好,領受真理快,這是神的命定,我應該正確對待,也應正確對待自己的優缺點,因為神給我們每個人的都是最好的。不管神命定我什麼樣的素質,我都應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擺對存心竭力追求真理,明白多少就交通多少,認識多少就實行多少,只要在神面前盡上我的所能,讓神心得安慰、得滿足才是最有意義的,也是我最應該追求的。

  • 我不再為不能出人頭地而煩惱

    2016年3月,我得知教會成立了舞蹈班,因我從小就喜歡跳舞,便毫不猶豫地參加了。當時我和蘇姊妹在一起練舞,我比她練的時間長,業務水平也稍高一點,負責人就讓我多帶帶她,並鼓勵我們好好練,還說如果跳得好就會有機會去外地參加專業培訓。聽到這個好消息,我激動極了,心想:「以後我一定要好好練習,爭取去外地參加培訓,把舞蹈練好達到專業水平,那我就有希望在舞台上嶄露頭角,歡歌跳舞讚美神了,到時候認識我的弟兄姊妹就能在視頻裡看到我了,那多風光啊!」想到這兒,我心裡像吃了蜜一樣甜,我暗立心志:要勤學苦練儘快實現自己的盼望。

  • 拜拜了 狂妄

    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我的狂妄性情終於有了一些變化,我深深感受到,只要放下自己,在臨到的事上尋求真理,所做所行就能合神的心意,活得也踏實、釋放,有點人樣。以後,我願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見證神、滿足神!

  • 追求高位 前途「無亮」

    感謝神對我拯救,是神審判刑罰的話語扭轉了我錯誤的追求觀點,帶領我擺脫了撒但捆綁我的枷鎖——名利地位,使我賴以生存的撒但人生法則得到轉變,活在了自由釋放的境地裡。今天我能活出一點人樣,都是神話語的審判與帶領達到的果效,我真心地感謝神!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