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點人樣 真好

2020年07月09日

加拿大 踏實

全能神説:「在六千年經營計劃未結束以先,也就是在未顯明各類人的結局以先,神來在地上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都是為了將愛他的人徹底作成,歸服在他的權下。神無論怎麽拯救人,都是藉着讓人脱離撒但的舊性,即讓人追求生命來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于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换取全人類,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裏并没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麽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没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并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并無意思要將你們治于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説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净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净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净,都是為了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以往我就覺得神賜給人恩典、祝福這才是神的愛,不明白為什麽神説神的審判刑罰也是愛。直到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揭示、對付熬煉,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有了些認識,不像以往那麽張狂了,臨到事能够有意識地去禱告神尋求真理,也能够聽取點别人的意見,活出了點人樣,我這才體會到神的審判刑罰對人就是拯救,是最真實的愛。

去年,教會要拍攝一部電影,弟兄姊妹推薦我盡導演本分。剛開始盡這個本分時,心裏還有點緊張,但藉着不斷地跟神禱告,心慢慢能够安静下來,也能够放開手脚去做了。同時,我也用心學習相關的業務知識,一段時間後摸着了一些門路。後來,我的一些思路、觀點不斷被弟兄姊妹采納,尤其是我導完的戲,弟兄姊妹看後也説拍得不錯,還説我真有做導演方面的素質。聽到這些話,我心裏很高興,心想再操練操練肯定能勝任這個本分。之後再跟弟兄姊妹配搭,我不像剛開始那麽縮手縮脚了,説話也有底氣了,腰板也挺起來了,而且什麽事我都想自己説了算,誰也不放在眼裏,一旦有弟兄姊妹質疑我的想法或提出不同的建議,我心裏就不服、小瞧,不耐煩,就覺得「論業務、看事能力我都比你們强,你們只管按我説的去做就行了,哪來那麽多事!」甚至我覺得他們提的都是鷄毛蒜皮的小問題,連探討的必要都没有。所以我每次就用一句「這涉及原則問題嗎?」來堵住他們的嘴。有一次,主演張姊妹選完服裝讓我看,我心想:「你眼光怎麽那麽土!」就讓她重新挑選。姊妹挑選幾次我都一口否决了,就覺得我是導演,我的眼光是對的,你就得聽我的!後來大家都受我轄制,不敢提建議了。看到大家受我轄制,我心裏也有點難受,但又覺得我這也是為工作考慮,應該也没什麽錯,所以就没有當一回事。那段時間,帶領跟我交通,還揭露我,説我狂妄自大,愛轄制人,也提醒我不能總把眼光盯在别人身上,要注重反省自己,實行真理解决自己的敗壞性情,可那時我對自己没什麽認識,還覺得我這是對工作有負擔。我一直活在悖逆剛硬的情形裏,跟弟兄姊妹不能和諧配搭,慢慢地,我們組的工作開始頻繁出現問題,拖慢了整體工作的進度。

一天,我聽説我認識的一個組長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還轄制弟兄姊妹,給工作帶來攔阻被撤换了。聽到這個消息,我有點害怕,想想我的表現跟那個組長一樣,覺得這是神對我的一個警醒,我不敢再像之前那樣張牙舞爪了,盡量克制自己説話温和一些,有時也跟人溝通商量工作。但我對自己的本性没有什麽認識,也没有尋求真理去解决。

過了一段時間,因着我們組的工作進展緩慢,帶領安排劉姊妹跟我配搭。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裏很抵觸,覺得帶領這麽安排是在質疑我的工作能力,但已經安排了,我只好勉强順服。接下來商量工作時,我發覺帶領總會徵求劉姊妹的建議,我心裏特别不平衡,覺得帶領没有把我放在眼裏,心裏對帶領就有怨氣,但更多的是從心裏抵觸、不服劉姊妹,所以商量工作時我就常常黑着臉不發表意見。一次,劉姊妹發現工作中存在些問題,提出一些建議,弟兄姊妹都贊成,可我心裏特别抵觸、不服,對她的提議根本聽不進去,他們問我的想法,我就壓着火氣説:「没啥想法。」帶領對付我,説我不維護神家工作,其實當時我心裏有責備,也覺得不能拿教會工作撒氣,可我心裏就是咽不下那口氣,覺得既然你們都聽她的還跟我商量什麽呢?因着我心裏已經定意自己的想法就是對的,所以接下來好幾次商量工作我還是持守己意不放,劉姊妹提出一些合理建議我也不接受,覺得她是在顯露自己。當時劉姊妹推薦一個演員,我就説這個演員身上存在這個問題那個問題,否掉她的建議,其實我就是不想聽她的,想自己在工作中占主導。後來,劉姊妹也受我轄制,不敢再給我提建議了。就這樣,我一直活在狂妄性情中不尋求真理解决,慢慢地,我靈裏越來越黑暗、下沉,每天都感到心裏特别壓抑、憋悶,好像神向我掩面了,跟神禱告也没話説了,看神話也看不進去,盡本分也感到大腦放空、遲鈍,什麽問題都看不透了。那段時間我整天惶惶不可終日,總感覺有什麽事要發生。

一天,帶領來跟我們聚會,揭露了我的情形,説我太狂妄了,盡本分獨斷專行、任意妄為,已經給工作帶來打岔攪擾,讓我回家好好靈修反省。聽到這個消息,我有點吃驚,同時也在心裏跟神禱告,不管臨到什麽環境我相信都是神擺布的,我願意順服。那一晚我一夜没睡,想想盡導演本分這麽久,明天就要離開這裏,心裏特别不捨,眼泪控制不住地往外淌。我本想藉着這次機會,對自己能有真實的反省,哪裏跌倒再從哪裏爬起來,但回到家後,我看神的話心怎麽也静不下來。我來到神面前一遍遍地向神呼求:神哪,我心裏好痛苦,求你幫助我,保守我的心,在這樣的環境中能够明白你的心意,能認識自己……藉着禱告,我的心漸漸安静下來了。

第二天,幾個弟兄姊妹來看望我,并交通幫助我,提點我身上的問題。一個姊妹説:「你盡本分有點果效就狂妄自大,什麽都想自己一個人説了算,讓人很受轄制,没法跟你配搭。」還有個弟兄説:「商量工作時,你不來我們都特别釋放,可是你一來我就緊張害怕,就怕我們的思路、想法又被你否了……」弟兄姊妹的話就像一把把刀插在了我心上,我覺得没有臉見弟兄姊妹了,心裏也感到特别難受。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自己做人這麽失敗,竟然到了弟兄姊妹不敢招不敢惹、誰見都怕的地步,這還是個正常人嗎?我之前怎麽那麽麻木没知覺,根本没有意識到我的狂妄性情給弟兄姊妹帶來這麽大的轄制和傷害。以往我雖然也知道自己狂妄,帶領也經常給我交通揭露,可我從來没有把自己這個狂妄性情當一回事,反倒覺得我是有點素質才狂,那些有恩賜、素質的人没有不狂的。這次藉着弟兄姊妹的提點、幫助,我才清醒了一些,開始静下心來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

在反省中,我看到神的話説:「你裏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惡,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裏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裏,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狂妄是人敗壞性情的病根,人越狂妄就越容易抵擋神。這個問題嚴重到什麽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無人,最嚴重的就是目中無神。别看人外表信神跟隨神,人并不把神當神對待,總覺得自己有真理、自己偉大,這是狂妄性情的實質、根源,是從撒但來的。所以,狂妄的問題必須得解决。目中無人那是小事,關鍵是人的狂妄性情讓人不順服神,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總要與神争權力控制人,這樣的人没有絲毫敬畏神的心,更别提什麽愛神、順服神了。(摘自神的交通)看了神的話,我才認識到狂妄自大就是我悖逆、抵擋神的根源。回想我盡導演本分以來,盡本分有點果效就認為是自己的功勞,覺得自己比誰都强,開始目中無人,頑固地持守自己,什麽事都想自己説了算;本分達不到果效,我從來不省察自己有没有問題,而是把眼光盯在别人身上,站高位對付人、教訓人;因着狂妄自大,我誰都瞧不上,看不到别人身上的長處,總認為自己比别人有高見,處處否認别人的建議轄制人;因着我狂妄自大、不認識自己,臨到一次次修理對付我都不接受,不反省自己,也没有一點尋求的心;工作進度緩慢時,明明自己擔不起工作還不願跟人配搭,不肯讓别人插手,認為這是對我權力的一種分割,會威脅到我的名譽地位。我總想自己專權,自己説了算,這走的不是抵擋神的道路嗎?當劉姊妹盡本分有果效危及到我的地位時,我明知道她説的是對的,對教會工作有益處,也不接受,還挑毛揀刺,看到弟兄姊妹贊同她的觀點,我就不服不滿,拿工作撒氣,寧可神家工作受虧損也要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我這哪有一點敬畏神的心,哪有一點良心理智啊!我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活着,把自己的意思、想法當成真理强加給弟兄姊妹,讓大家處處聽我的,這不就是想跟神平起平坐,想掌控人嗎?我早已觸犯了神的行政「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這時,我才感到自己太危險了,外表看我每天都在盡本分,熱心為神花費,可我所流露的都是撒但性情,所作所為都是違背真理,攪擾教會工作,是在作惡抵擋神,觸犯神的性情啊!我就琢磨,自己為什麽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就是因為本性太狂妄、剛硬,一直不接受真理,遭到神的厭弃。想想我被撒但敗壞這麽深,没有一點真理實際,能盡這麽重要的本分是神的高抬,盡本分有點果效完全是聖靈作工達到的,不是我有什麽能耐,當我憑狂妄性情盡本分,聖靈不作工時,本分中的問題我都看不透,也解决不了,可我還覺得自己什麽都行,真是狂妄得没有一點理智,没有一點自知之明,這時我才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感到噁心、恨惡。

後來,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你們都活在罪惡淫亂之地,都屬于淫亂罪惡的人,今天你們不僅能看見神,更重要的是讓你們得着了刑罰審判,得着了這樣最深的拯救,就是得着了神最大的愛。他所作的對你們都是真實的愛,并没有惡意,他是因着你們的罪惡而審判你們,以此讓你們反省,得到這極大的拯救。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把人作成,從始到終神一直在竭力地拯救人,他根本不願把他親手造的人完全毁滅,現在又來到你們中間作工,這不更是拯救嗎?若對你們是恨,他還能作這麽大的工作來親自帶領你們嗎?何必受這苦呢?對你們并不是恨,也没有一點惡意,你們該知道神的愛是最實在的,只不過因着人的悖逆,務必得用審判來拯救人,否則還是不能把人拯救出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四》)我反覆讀這段神的話,心裏感到特别温暖,也特别受感動,看到神這樣顯明我不是為了定罪淘汰我,也不是與我過不去,而是為了拯救我。我的本性太狂妄、太頑固了,神知道我的需要,藉着撤换本分和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讓我認識自己的狂妄本性,能够反省自己所走的道路,向神悔改,不再悖逆抵擋神。雖然我心裏痛苦、消極,但不藉着這樣的審判刑罰,我麻木的心根本不會被唤醒,不會静下心來反省認識自己,也不會認識神的公義性情,更不會有真實的悔改,只會一直與神對抗、較量,最終觸犯神的性情遭懲罰。這時,我才真實地體會到,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是對我極大的保守,是對我真實的愛,心裏特别地感謝神,就想好好追求真理,早日脱去敗壞性情,活出點人樣。

後來,我跟神禱告、尋求,到底怎麽才能解决自己的狂妄性情,不再悖逆抵擋神。尋求中,我看到一段神的話:「狂妄本性使你任性,人有任性這個性情是不是就能任意妄為?那怎麽解决任意妄為呢?你有一個想法,你把它拿出來,説這個事你是怎麽想的,怎麽認為的,之後跟大家交通。首先,你能亮出自己的觀點,能尋求真理,這是克服任意妄為這個性情的第一步實行。第二步,當有人説出不同意見的時候,你怎麽實行能不任意妄為呢?你得先放低姿態,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讓大家交通。即使你認為對但你也不堅持,這首先就是一種進步,是一種尋求真理的態度,一種否認自己的態度,滿足神心意的態度。你有了這個態度,不堅持自己的同時你也禱告,你不知道對錯,你讓神顯明,讓神告訴你怎麽做是最好的、最合適的,大家在一起交通交通,這時候聖靈就會開啓。(摘自神的交通)從神的話中,我找到了實行的路途,看到要想不憑狂妄性情活着,盡本分不任意妄為,得有顆尋求真理、敬畏神的心,能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當和别人觀點不一致時,先否認自己、放下自己,能够禱告神尋求真理,有這樣一種心態才容易獲得聖靈的開啓,也不至于因着持守自己而悖逆抵擋神,使神家工作受虧損。認識到這些,我感到心裏很亮堂,我也跟神禱告,願意在今後的日子裏和弟兄姊妹和諧配搭,共同尋求真理按照原則盡本分。

没過多久,因本分的需要,我要手寫幾行書法字,因以前學過書法,我很自信,覺得這對我來説不算什麽。當我寫完兩個版本,没想到劉姊妹説:「嗯,寫得還行吧……」聽姊妹説得很勉强,我心裏有些抵觸,「我寫的有那麽差勁嗎?我是學書法的,這是我的特長,我還不比你懂得多?我看你是没有欣賞能力,故意挑毛病!」但是當我這麽想的時候,我意識到自己又流露狂妄自是了,我就趕緊在心裏跟神禱告,願意放下自己,存着尋求順服的態度,接受别人的建議,盡全力把本分盡好。禱告後,我又寫了一個版本,劉姊妹又提出説能不能寫得再工整一些,當時我和幾個弟兄姊妹都認為這樣寫就可以了。按照以往,我覺得自己的觀點對,還有人認同我的觀點,我肯定更持守自己,但當時我心想:只要有一個人觀點不同那也可以再試試看,大家都是為了達到最好的果效考慮的,我的觀點不代表就完全正確,一切以果效為重。于是我主動説:「我再寫個版本吧,最後你們根據效果看哪個版本好就用哪個版本。」當我存着順服的心去寫的時候心裏很平安踏實,没有任何抵觸、丢臉的感覺。寫完後,我又主動去問他們哪裏還有缺少,弟兄姊妹也提了一些建議,裏面確實有可取的地方。那一刻我真實地體會到了,其實我有很多缺少,弟兄姊妹身上的長處都是我不具備的,藉着大家互相提點、取長補短,盡本分的果效是更好了。這樣跟弟兄姊妹配搭一段時間,我心裏覺得平安踏實,我不再像以往那麽的張狂、那麽的高高在上,跟大家的關係也比以前親近了一些。不知不覺,我發現接受弟兄姊妹的意見没那麽難了,也能正確對待弟兄姊妹給我提出的缺少和不足了。雖然有的時候臨到不合自己意的事,我還是會狂妄自是、持守自己,但藉着弟兄姊妹提醒,我能來到神面前禱告反省自己,也願意放下自己,和弟兄姊妹共同尋求真理按照原則去盡本分。這麽經歷下來,我心裏特别開心,覺得自己能實行點神的話,終于活出了一點人樣。每每想起這段經歷,我就特别感謝神,如果没有神擺設環境對付我,没有神話語的審判揭示,我真的不知道會狂妄、墮落到什麽地步,我今天能有這麽一點認識,能有這麽一點變化,這都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

上一篇: 迷途知返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這一次試煉

她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信神多年,熱心花費,兩年前被確診為乳腺癌,她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認為自己盡本分受苦付代價應該有神的看顧保守,怎麽還會得癌症呢?心裏滿了誤解、埋怨,特别痛苦。通過讀神的話語,她對自己信神追求得福的錯誤觀點有了些認識,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襯托物的試煉

信神後,為了能進天國,他熱心花費,受苦付代價,覺得這樣追求就能蒙神稱許,進國度做神國中的子民。當看到神話語揭示中國人只是神作工中的「襯托物」,信神没得着生命最終還得被淘汰時,他感到得福無望,陷入了熬煉痛苦中……最終他是如何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明白「襯托物」的真實含義,從試煉中走出來的?請看《襯托物的試煉》。

信神必修課——順服

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著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說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

神的話使我認識了自己

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藉着事實的顯明和神話語的揭示審判,她才看到自己雖然外表有些好行為,不做明顯犯罪的事,但裏面還有狂妄、詭詐、惡毒等撒但性情,一旦别人説話做事觸及自己的利益,還能記恨人、論斷人,背後拆台,攪擾教會工作。她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抵擋神的撒但本性有了認識,開始向神悔改……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