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心靈的甦醒

20

于苗

2016年初,我有幸被選為中層同工。去聚同工會時我見到了以往認識的孟姊妹,當時我心裡「咯噔」一下,心想:「她怎麼也盡這個本分了,以往她的表現可不太好啊……」轉而又想:「唉!那畢竟都是幾年前的事了,我不能總盯著人家的過犯不放啊,人都會有長進的,我得以發展的眼光看人才行。」於是,我調整自己的心態和孟姊妹正常相處。可在後來的接觸中,我發現每次聚同工會,孟姊妹總是誇誇其談講一些字句道理,要不就炫耀自己以往盡本分是怎麼受苦付代價的,自己都有哪些收穫,同工們不了解情況有的還對她羨慕、高看,說她會經歷,可細分辨就會發現她對自己並沒有什麼真實的認識,有時她談自己經歷神話語審判揭示的認識,根本看不出她有絲毫的懊悔,還嘻嘻哈哈的,一點敬畏神的心都沒有。一次聚會,上層帶領直接點她這方面的問題,解剖她總談自己受苦的經歷,不談經歷神話語的所得,是在高舉見證自己。孟姊妹聽後只是敷衍說自己沒有意識到,對自己也沒有什麼認識。帶領了解我們各自的工作情況時,她也是避重就輕不談實際問題……看到這些,我心想:「孟姊妹怎麼還跟以前一樣呢?她現在在教會盡這麼重要的本分,自己不追求真理沒有生命進入總是講字句道理來迷惑人,這樣下去弟兄姊妹的生命就會受到虧損,教會的各項工作也會受到攔阻。我得把孟姊妹的情況向帶領反映,這樣帶領也好知道她的實際情況幫助扶持她,及時解決她存在的問題對教會工作也有利。」可當真要給帶領反映時,我心裡又有些顧慮,「現在帶領對孟姊妹的實際情況還不太了解,同工們也都很高看她,我要是說孟姊妹哪兒不好,帶領與同工們會怎麼看我?會不會認為我是嫉妒她呢,唉,還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把自己的本分盡好就行了,時間長了帶領自然就會了解她了。」就這樣,我為了保全自己,對孟姊妹的事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過去了,雖然良心有些不平安,但我始終也沒有反映孟姊妹的情況。我活在悖逆神、抵擋神的情形中,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沒有絲毫的認識、反省,直到神再次擺上環境來顯明我。

2016年5月,帶領說上層準備選舉帶領同工,我們也都在揣摩、衡量這次選舉的人選。一天,上層帶領孫姊妹來給我們聚會,因其他同工臨時有事,只有我和孟姊妹兩人參加。聚會期間,孫姊妹還針對這次的選舉給我們交通真理,並詳細詢問了我和孟姊妹的個人簡歷及盡本分的情況。當孟姊妹講述自己盡本分的歷程時,我聽她說的根本就不符合實情,特別是她盡中層負責人的本分時,有一次她為了私事撂下本分就走了,導致教會的工作受到了虧損。這麼嚴重的過犯,她竟輕描淡寫地就掩蓋過去了。當時我很氣憤,心想:「你這個人在上層帶領面前也不說實話,怎麼這麼詭詐呢?」又想到,「孟姊妹一貫表現都不太好,上層帶領對她不了解,同工們還高看她,萬一她被選上卻不能作實際工作,那不是耽誤弟兄姊妹的生命長進、打岔攪擾教會工作嗎?不行,我得把孟姊妹的情況跟帶領說一下。可……現在正是面臨選舉的關鍵時刻,我若是反映她的真實情況,孟姊妹知道了肯定會恨我的,那以後就不好相處了,再說,弟兄姊妹不了解情況對她沒有分辨,會不會說我帶有存心目的,是在爭奪地位啊?算了,還是別說了。」就這樣,為了保全自己的臉面地位,我又一次違背了自己的良心,沒有實行真理維護教會利益。

聚會回來後的幾天裡,我靈裡特別的黑暗,讀神話語沒有了亮光開啟,盡本分遇到問題也看不透了,每天渾渾噩噩的,尤其一想到孟姊妹的事,我的心裡就受控告,良心受譴責,活在了痛苦的煎熬中……迷茫中,我只有來在神的面前向神禱告、尋求,我看到神的話說:「如果一個人不具備良心,也不具備正常人性的理智,那這個人是什麼人?籠統地說是一個沒有人性的人,人性壞的人。如果細說,這個人都有哪些敗壞人性的表現讓人說他沒有人性呢?分析分析,這類人都有什麼特點,都有哪些具體的流露?(自私卑鄙。)自私是一種表現,卑鄙又是一種表現。另外,他做事應付糊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不考慮神家利益,也不體貼神的心意,對見證神、對盡本分沒有任何負擔,也沒有任何責任心。他都考慮什麼?他首先考慮:『我這麼做了神知不知道?人看沒看見?我這麼做、這麼賣力、這麼實在也沒有人能看見,神也沒有看見,那我費這個力氣沒用,我受這個苦沒用!』這是不是自私?同時也是很卑鄙的一個存心。他這麼想,也這麼做,這裡有沒有良心作用?有沒有良心成分?還有些人看見問題也不說,看見有人打岔攪擾也不攔阻,絲毫不考慮神家的利益,也絲毫不考慮自己的本分、職責所在,就是為自己的虛榮、臉面、地位、利益與自己的榮譽說話,做事,出頭,下功夫,賣力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講道交通中說:「不維護神選民,也不維護神的作工,他怕得罪人,他當老好人,這樣的人不是愛神之人,神不成全這樣的人,神不成全老好人,這樣的人圓滑、詭詐、陰險、看風使舵,絕對不是好東西,正是典型的惡魔撒但。」(摘自《講道交通(九)·追求愛神與被成全的關係》)「老好人沒什麼用處,一不能維護神家工作,二不能把人帶入真理實際……」(摘自《精要選編·選用追求真理有正義感的人做帶領才合神心意》)看了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我認識到,凡是看到教會利益受損失也不敢堅持真理原則,不體貼神的心意,總是保全自己、考慮自己利益得失的人,都是自私卑鄙、沒有良心理智的老好人。老好人心不向著神,不能站在神一邊維護教會利益,是神所恨惡、厭憎的。我不禁回想自己這段時間的表現:看到孟姊妹還和以往一樣盡講字句道理迷惑人,不作實際工作,我雖然清楚這樣下去會耽誤弟兄姊妹的生命長進,也會使教會工作受虧損,但我怕其他同工說我嫉賢妒能,就不及時向帶領反映情況;上層要選舉帶領同工,我聽到孟姊妹說謊欺騙上層帶領,可我怕揭穿了她的謊言得罪了她,她會恨我,又怕弟兄姊妹誤解我是在爭奪地位,就不把事實真相告訴帶領,我絲毫不維護教會工作,而是處處維護自己的利益,真是太自私卑鄙,太沒人性了。我處處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明哲保身,但求無過」這些撒但生存法則活著,甚至為了保全自己的臉面地位,置教會利益於不顧,寧願得罪神,也不願得罪人,我這不就是地地道道的老好人嗎?今天神高抬我,讓我在教會盡這麼重要的本分,可我卻不能站到神的一邊為維護教會利益說話做事,看見孟姊妹不適合做帶領同工,我也不跟帶領反映真實情況,讓一個不對的人攔阻打岔教會工作,我這不是與神為敵嗎?怎能不讓神厭憎、恨惡呢?今天我失去神的帶領與引導,落在黑暗中受熬煉,這正顯明了神聖潔的實質,看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我願意在神的擊打管教中向神悔改,立志不再做自私卑鄙的老好人,只願好好追求真理達到脫去撒但敗壞性情滿足神。

看神話受審判

 

這時,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做事總想做給人看,不接受神鑒察,你的心裡還有神嗎?這樣的人沒有敬畏神的心。做事別總為自己,別總考慮自己的利益,別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你得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應體貼神的心意,應反省自己是不是為神家的工作著想,盡好自己的本分沒有。你心裡總考慮神家工作,為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著想,你就能盡好本分了。除非你素質差,經歷淺,或業務不夠精通,使工作有些失誤、欠缺,沒達到好的果效,但你已經盡力了。你所做的不是考慮自己的利益,而是處處考慮神家的工作,為神家利益著想,而且盡好本分了,你在神面前就積攢下善行了。有這樣善行的人就是有真理實際的人,這就有見證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從神的話中我找到了實行的路途,看到要想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實行真理滿足神,不管是當面做的還是背後做的,都能拿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鑒察,一心為教會工作著想,不計較個人的得失,不為自己的利益圖謀,凡事都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只有這樣才能逐步地進入真理實際,活出點人樣來見證神。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也有了實行真理的動力。今天我願實行真理滿足神,不在乎負責人怎麼看,同工們怎麼說,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不再考慮自己的利益得失,只願接受神的鑒察,操練做誠實人,堅持真理原則,把教會利益放在第一位,使教會工作不受危害虧損。於是,我根據選舉帶領工人的原則標準來衡量孟姊妹的一貫表現,看到孟姊妹不但不適合參選帶領,也不合適盡中層同工的本分,我得跟上層反映。當我決定實行真理滿足神時,看到神也在帶領引導我,就在這時,上層帶領約我和另一個同工見面落實工作,我就把孟姊妹以往盡本分時的一貫表現跟她最近的行為表現都給帶領說了。緊接著,帶領又收到了兩封檢舉孟姊妹的信。最後,調查處理結果:孟姊妹因人性詭詐,常講字句道理,不作實際工作被撤換。這時我才鬆了一口氣,心靈裡感到了實行真理後的平安與踏實,也看到了神家是真理、公義掌權,不追求真理終究是站立不住的。

經歷了這次的審判刑罰,我對自己詭詐、自私的敗壞性情有了些認識,對神的公義性情也有點認識了,立志以後在臨到的事上站在真理一邊,不再做老好人了,尤其當涉及到維護教會工作時,我也能有意識地來到神的面前禱告尋求,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觀點,站到神的一邊說話做事,按著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了。有了這些認識和進入,我就認為自己有變化了,誰知當神的作工再次臨到時,我還會身不由己地活在敗壞性情中……

2017年1月,教會安排我盡文稿組負責人的本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組裡的張弟兄特別狂妄,不能與人和諧配搭,他總是嫌棄人、貶低人、定規人,還抓住一個弟兄的一點敗壞流露就定規弟兄不能蒙拯救,針對他的情形和問題我多次交通真理扶持幫助,可他不但不接受,還很抵觸,一直活在盯人、論事的情形裡不扭轉,導致情形越來越下滑。

10月的一天,上層文稿組來信說看了張弟兄的作品覺得他在文字方面有些特長,看能否提供他去上層文稿組盡本分。看了信後,我心想:「張弟兄的情形這麼不好,還適合去上層文稿組盡本分嗎?……可張弟兄有恩賜,有素質,上層幾個月前就想提拔他,現在又來信問,我要是說張弟兄現在不能用,那上層負責人會不會說我壓制人才不往上提供呀?唉,算了,上層想用那就用吧!」誰知當我與張弟兄交通這事時,他說什麼也不願意到上層盡本分,之後他的情形更是一落千丈,盡本分沒有絲毫的果效,還總轄制人,從張弟兄的情形及表現上看到他已經沒有聖靈作工了,若繼續留用就會打岔文稿工作,按原則應該及時撤換。可一想到要撤換張弟兄,我心裡又翻騰起來:「上層兩次來信說他有文字特長,帶領也曾說他有素質,得憑愛心扶持培養,我現在如果撤換他,上層負責人和帶領會怎麼看我啊?他們會不會說我對張弟兄沒有愛心,不重視人才呀?……再說,我要是看不透事,把他撤換錯了,我也擔不起這個責任啊!……」我活在了兩難之中,沒有及時將張弟兄撤換。但看到他的情形日益下滑,在組裡不起好作用,我心裡忐忑不安、倍受責備。痛苦的熬煉中,我只有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現在我很迷茫,不明白為什麼一臨到實行真理時我就不能堅持真理原則站到你的一邊呢?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對自己的敗壞本性及抵擋你的根源有認識,能從這個情形中走出來。神啊!願你拯救我……」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人常常經歷到的、看到的還有哪些處世哲學?……再說說,老好人,詭詐人,奸詐人,還有什麼?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那叫什麼?圓滑。還有哪些?(有些時候看到一個問題不敢說,就察言觀色,多數人開始說了,自己才把這個問題提出來,怕自己說得不對承擔責任。)往往是隨從大流,『法不責眾』,是吧?這是什麼問題呀?這是什麼性情啊?是不是詭詐?這是詭詐,總想當老好人,還總不甘於落後,『大夥都說我再說,大夥不說我不吱聲,萬一說錯怎麼辦哪?』你看總給自己留後路,心眼多多呀!這是撒但留給人的,撒但灌輸給人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到底憑什麼活著》)「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什麼?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沒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沒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如果沒有這樣的實際,沒有這樣的活出,那你無疑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麼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來的不是在為神作見證,不是在羞辱撒但、打敗撒但,而是在羞辱神,處處都是羞辱神的記號;你不是在見證神,你不是在為神花費,不是在為神盡上你的責任與義務,而是為你自己。『為自己』言外之意是為了什麼?為撒但。所以,到最終神就會說:『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賞賜沒有了,神不紀念了,你所做的在神那兒不是善行,成惡行了,這不是一場空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揭示、審判的話語句句都扎在了我的心上,使我感到痛苦難受。看到神衡量人善惡的標準,主要看人在臨到的事上心是站到撒但一邊維護自己的利益,還是站到神的一邊實行真理滿足神。如果人臨到事處處為自己考慮、打算,不尋求真理,不按真理原則做事,那人就沒有實行真理的見證,也不是在滿足神而是在作惡。回想自己在對待張弟兄這件事上,我從張弟兄的表現上已經看到他不追求真理,沒有了聖靈的作工,不適合再繼續留用或培養,卻因上層文稿組和帶領看張弟兄有素質、恩賜想提拔或培養他,我就受轄制、擔心顧慮,怕帶領說我沒有愛心、壓制人才,不敢把張弟兄的實際情況如實地反映,讓帶領掌握了解他的情況,根據原則合理地安排。我活在老好人自私、詭詐的敗壞性情中總維護自己,還怕擔責任,不能根據真理原則及時將其撤換,寧可讓他在組裡打岔、攪擾文稿工作,也不實行真理維護教會的利益,真是卑鄙無恥沒有人性!想想神高抬我,給我盡本分預備善行的機會,可我不追求真理,處處憑撒但法則活著,甚至為了保全自己胳膊肘往外拐,置教會利益於不顧,我的本性實質真是太詭詐、惡毒了。在關鍵的時候我不能站到神的一邊,這哪還是一個信神的人呢?分明就是撒但差役,是個吃裡爬外的偽君子,實質是在攪擾、拆毀神的作工,若不悔改必會遭到神公義的懲罰。此時,我真恨惡自己信神多年不追求真理,活在撒但敗壞性情裡,不能實行真理滿足神,真是讓神厭憎。

我俯伏在神的面前,向神禱告呼求,求神能夠再施憐憫給我悔改的機會,我也在反思自己,為什麼一臨到觸及自己切身利益的事,我就會身不由己地活在自私、詭詐的敗壞性情裡做老好人抵擋神呢?這個問題的根源到底是什麼呢?尋求中,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敗壞人是藉著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裡面,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著各國什麼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災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毀滅。……人的生活、人的辦事、人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裡面,幾乎沒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行事手段,人的座右銘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那些當官的、掌權的、有成就的人,他的成功之道和祕訣不正代表他的本性嗎?……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裡都流著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見人的本性都是敗壞的、邪惡的、反動的,都被撒但的哲學充滿了,浸透了,完全是背叛神的本性,所以就能抵擋神、與神為敵。」(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神把人類被撒但敗壞的根源給揭示出來了:撒但藉著那些名人、偉人的至理名言灌輸到人的裡面,這些撒但的毒素、哲學成了人的生命,人流露、活出的就全是背叛神、抵擋神的東西。想想自己從小就在邪惡的環境中成長,受黑暗的社會環境薰陶傳染,不知不覺就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些撒但毒素活著,使我變得自私、詭詐,說話辦事、為人處世,時時都想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與肉體利益。因受這些撒但毒素的捆綁,總是身不由己地抵擋神,即使盡本分也常常違背原則,臨到事是非不分,愛憎不明,不能站住自己該有的立場。在涉及維護教會工作的事上,我沒有正義感,總是走中庸之道,不敢堅持真理原則,怕得罪人,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好人、黑心人。從我對待孟姊妹、張弟兄這些事的態度上看到自己本性自私、詭詐,沒有一點人性理智,更沒有良心知覺,我享受著神話語的豐富供應,卻昧著良心充當撒但的角色,打岔、攪擾、拆毀教會工作,我看到老好人的實質就是最圓滑詭詐、最陰險惡毒的人。今天若不是神話語的揭示與審判,使我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我還會活在自私、詭詐的敗壞性情裡,充當老好人的角色與神為敵,最終只能被神厭棄淘汰。此時,我膽戰心驚,俯伏在神的面前向神悔改:「神啊!我為了保全自己不能堅持真理、實行真理,沒有把失去聖靈作工的人及時撤換,打岔攪擾了教會文稿工作。神啊!我如此悖逆,你還用話語來開啟帶領我,使我認識自己的敗壞本性,給我悔改的機會。神啊!感謝你對我的顯明與拯救,我不願意再活在自私卑鄙的撒但敗壞性情裡繼續悖逆、抵擋你。神啊!我願按照你的要求去實行,求你加給我實行真理的心志與勇氣,能按照真理原則盡本分維護教會的工作。」

禱告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都說貼著神的負擔,維護教會的見證,誰貼上了?問一問自己,你是貼著神的負擔的人嗎?為神你能實行公義嗎?你能站起來為我說話嗎?你能堅信不移地實行真理嗎?你敢於向一切撒但的作為爭戰嗎?為我的真理你能不憑情感揭露撒但嗎?你能讓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滿足嗎?關鍵時刻你心擺上了嗎?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嗎?多多問問自己,多多揣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三篇》)我感到神嚴厲的話語句句都在審判著我,是啊,我哪是體貼神心意的人哪!每次在關鍵的時刻我都不能把自己的心獻給神,站起來維護教會的利益,真是太讓神失望了!我從神的說話中也感受到了神對我的期望,神希望我能真實悔改,在教會裡做一個有負擔,能維護教會的見證,體貼神心意的、有正義感的人。我不能再做卑鄙、齷齪的老好人,得站起來實行真理滿足神,維護好教會的工作。隨後,我就針對張弟兄的一貫表現根據真理原則一一地給他揭露、解剖,使他認識自己做事的實質與後果,並停下他的本分。交通後,張弟兄也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觸犯了神性情,失去了聖靈作工,不能再盡這個本分了,願意順服教會的安排。隨後,我就把張弟兄的實際情況及根據原則撤換他的決定向上層文稿組及帶領作了彙報,很快,他們回信說根據張弟兄的一貫表現應該把他撤換。此時,我體嘗到了實行真理帶來的甘甜與平安喜樂,想到神的話說:「你們都應當知道神喜歡的是誠實的人。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說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絕對誠實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我的國度都是要那些誠實、不虛偽、不詭詐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實忠厚的吃不開嗎?我正和他們相反,誠實人到我這裡來就行,我就喜悅這樣的人,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這正是我的公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三十三篇》)「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會怎樣,關鍵在乎這個人有沒有一顆誠實而且是鮮紅的心,在乎這個人有沒有純潔的靈魂。你是一個很不誠實的人,是一個心地很惡毒的人,是一個有骯髒靈魂的人,那你的命運的記錄定規就是在人被懲罰的地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從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同時更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有信實的實質,他喜歡誠實人,神的國度裡存留下來的都是誠實正直肯實行真理的人,神也要求我們追求真理做誠實人蒙神的拯救。神厭憎、恨惡老好人,老好人心地惡毒沒有人性,實質就是地道的詭詐人,正是神恨惡咒詛的對象,若不悔改變化,最終只能沉淪滅亡,不可能蒙神的拯救。我真實地感受到,做誠實人實在太重要了,只有實行真理做誠實人,凡事堅持真理按原則盡本分,維護教會的利益,這樣活著心靈裡才平安、踏實。於是,我立下心志:我願在以後的經歷中,注重追求真理按照神的要求來盡本分,早日成為神所喜悅的誠實人。

後來,文稿組又來了一個新組員李姊妹。在和李姊妹的接觸中看到她頭腦靈活,素質好,有恩賜,在業務方面掌握得特別快,盡本分也有一些果效。李姊妹對人也很有愛心,樂於幫助人,她也經常關心照顧我,我就覺得李姊妹人性好,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可接觸時間長了,我發現李姊妹有些詭詐,盡本分經常應付糊弄,還有些偷奸耍滑的表現。當工作沒有果效或本分遇到難處時,她就會找一些理由藉口,想方設法地推脫責任,甚至還會把自己的陰暗面掩蓋起來,從不注重認識自己。看到李姊妹的這些問題,我知道應該給她提點幫助,但礙於臉面怕直接說傷了我們之間的和氣,我只是在聚會時旁敲側擊地點點她,也沒有針對性地揭露她的敗壞本性與交通這樣盡本分的後果。一次上層文稿組交給我們一項重要的本分讓我們儘快落實,考慮到李姊妹有這方面的特長,我們商量後決定讓李姊妹負責這項工作,當徵求李姊妹的意見時,她滿口答應要好好作好這項工作滿足神,誰知她嘴上說得好聽,卻不作實際工作,一天,她竟放下急等著要落實的工作回家了。就在這時,上層負責人來信讓我到外地盡本分,並說三天後就得走,時間緊急,我就捎信讓李姊妹趕快回來,好安排交接一下組裡的工作,結果等了兩天也沒見到她的人影,因怕耽誤工作,我又讓一個組員去她家裡找她讓她馬上回來,李姊妹卻第二天才回來,並且還找了很多理由一個勁兒地為自己詭辯,很明顯就是在說謊耍詭詐。看到李姊妹的這些行為表現,我覺得應該結合她這段時間流露表現的給她指出問題,也能幫她認識自己好儘快悔改變化。可當我剛想開口給李姊妹交通時,我又猶豫了,心想:「李姊妹平時沒少關心照顧我,我要是當面揭露她,她不得說我忘恩負義沒有良心不給她留一點情面嗎?再說了,我明天就要調走了,臨走還要得罪她,給她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嗎?唉!要不就算了吧。」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感到心裡不平安,很受責備。我趕緊默默地向神禱告,想到神的話說:「為神你能實行公義嗎?你能站起來為我說話嗎?你能堅信不移地實行真理嗎?你敢於向一切撒但的作為爭戰嗎?為我的真理你能不憑情感揭露撒但嗎?你能讓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滿足嗎?關鍵時刻你心擺上了嗎?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三篇》)神話語的帶領引導使我頓時有了實行真理的信心與勇氣,我得在關鍵時刻站起來維護教會的利益,不能再為自己的利益說話做事了,我若是不站起來揭露李姊妹的詭詐表現,讓她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那她以後盡本分還會應付糊弄、偷奸耍滑悖逆抵擋神,這樣不但是李姊妹的生命受到虧損,更重要的是會耽誤、攔阻教會工作。不行,我不能再維護自己做老好人了,我得實行真理讓神的心得安慰。於是,我擺對心態,把自己接觸李姊妹所看到的都給她指出來了,並結合神的話幫助她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以及這樣盡本分會給自己的生命帶來哪些危害,給教會工作帶來哪些後果,等等。沒想到,李姊妹聽後不但沒有對我有成見,還感謝神藉著人事物幫助扶持她,還說如果我不這樣揭露她,她對自己的敗壞本性不會有認識,也不會悔改變化,更意識不到這樣盡本分後果這麼嚴重。看到這些,我心裡感到輕鬆釋放,感謝神給了我這次實行真理的機會。

這一路走來,雖然我經受了一些刑罰之苦,但我體嘗最深的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是神話語的揭示與審判,才使我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看到我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一點人的模樣,成了一個卑鄙無恥的老好人。信神也不知道體貼神的心意,不維護教會工作,活在自私卑鄙的敗壞性情裡抵擋神讓神厭憎、恨惡。若不是神擺設實際的環境、人事物用事實來顯明我,又藉著話語審判刑罰我來使我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我根本就沒法得著潔淨變化,仍會走在與神為敵的道路上不知回頭。是神的作工使我的心靈甦醒過來,雖然現在我還沒有完全得著真理,也沒活出多少真理實際,但我已經體嘗到做誠實人的踏實與甘甜。今後,我願意往神的要求標準上去夠,願接受神更多的審判與對付,達到徹底脫去老好人的撒但性情,活出點人樣來見證神。

 

相關內容

  • 脫掉虛榮臉面 看見神的笑臉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讓我體嘗到了憑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追求名利地位對我的苦害。也通過這次審判刑罰的洗禮,使我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比以往單純了一些,靈裡得到了釋放自由,更讓我感受到了神的真實與可愛。也藉著實際的經歷使我深深地體會到,只有對神美善的實質有真實認識了,才能真正地感受到神的愛,神的拯救,對神的誤解自然而然就消除淨盡了。

  • 基督徒的成長——脫去狂妄

    神喜歡的是在神的作工中,能注重認識自己、認識神的人,喜歡的是能實行真理順服神的人,是能真正愛神的人。神厭憎不追求真理只注重作工跑路的人,這樣的人在神眼中不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到最後還會被神定罪、淘汰。

  • 站好自己的地位 心裡有享受

    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

  • 順服的生命

    神提拔我們這些窮乏人,精密計劃、精心安排我們盡各自的本分,世界上那麼多有能耐的名人、偉人神沒有看中,就看中了我們,這完全是神的恩待、破例高抬呀!若不是神的厚愛臨到我,我哪有機會盡這個接待本分?再不要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