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審訊室的九個日夜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河北 宋洋

2008年3月份的一天下午,我跟劉弟兄還有三個姊妹正在聚會,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緊接着十幾個警察一下子就闖了進來。還没等我們反應過來,一個警察就大聲呵斥:「不許動!靠墻站着!」兩個警察就衝過來把我和劉弟兄的腰帶抽掉,把我們的手朝前捆上,推到墻邊,其他警察就在各個房間裏亂翻。不一會兒就把家裏翻得亂七八糟,床墊子都被掀了起來,最後他們搜出一箱神話語書籍。當時,我緊張得心怦怦直跳,不知道接下來要遭受什麽樣的酷刑折磨,我就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膽量,保守我能站住見證。」禱告後,我心裏平静了一些。

警察把我們帶到了國保大隊,一個警察頭目命令我靠墻站着,厲聲逼問我:「你叫什麽名字?盡什麽本分?教會帶領是誰?」我没吭聲,他就狠扇了我一耳光,我被打得耳朵嗡嗡直響,臉火辣辣地疼。他背着手在我身邊走來走去,説:「你是教會執事,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嗎?我們已經跟踪你半年了,你最好老實交代,否則别怪我們不客氣。」隨後,他們就把我帶到了四樓辦公室。我一進門就看見劉弟兄戴着手銬蹲在地上。警察把我們倆背靠背、手對手地用兩副手銬合銬在一起,命令我們蹲馬步。不一會兒,我們的腿就開始打顫,身體前後摇晃,越摇晃手銬就銬得越緊,手銬卡扣陷在肉裏鑽心地疼。大約20多分鐘後,我的腿就支撑不住了,渾身冒汗,弟兄也差點兒跌倒。一個警察過來狠踢了弟兄一脚,命令我倆蹲下。蹲下就更難受了,我倆的背緊緊地靠在一起,手還不敢動。不一會兒,我就感覺我快要喘不上氣了,手脚也麻得失去了知覺。半個多小時後,我們實在是没勁了,就都跌坐在了地板上,這時我們就趁機抓住對方的手用力握了下互相鼓勁。

一個多小時後,他們把我單獨帶到了樓道對面的辦公室,把我一隻手銬在木椅的扶手上就去睡覺了。那天晚上,我一點兒也睡不着,一直在想:「共産黨最仇恨信神的人,抓住信神的就酷刑折磨,打死白死,他們知道我是教會執事,又是外地人,不知道會怎麽折磨我,我能不能挺過去啊?」我越想越害怕,就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願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受苦的心志,能勝過惡警的折磨。」之後,我想到神的話説:「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這就是你的本分,……你要忍受一切,為我肯撇下一切拼命地跟從,付出一切代價,這是考驗你的時候,能否獻上忠心?能否忠心跟從我到路終?《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共産黨只是神手中的一個效力品,神就是藉着它的抓捕、迫害來試煉、檢驗我,看我對神有没有真實的信。我就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不管我肉體受多大痛苦,我决不做猶大,不背叛你。」

那天晚上,我從十點多一直被銬到第二天下午兩點,一個警察把我的雙手銬在身後,把我押下了樓,嘴裏還駡駡咧咧的。到了院裏,他突然在我背後猛地一推,把我推出兩米多遠,我重重地栽倒到水泥地上翻了個滚。當時,我胳膊摔得劇烈地疼,他又一把把我拽起來,邊走邊駡:「今天有你好受的!」又不斷地用膝蓋狠勁地頂我的大腿,疼得我走路一拐一拐的。他們把我帶到了看守所的一棟辦公樓裏審訊。我看見審訊室的地上放着幾根手指粗的鐵鏈子、兩根手指粗的繩子、一根鐵棍,五六個警察盯着我,我意識到他們要對我刑訊逼供了,我心裏一陣恐慌,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憑我自己勝不過酷刑折磨,願你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力量。」禱告後,我心裏平静了許多。一會兒,省公安廳的一個姓劉的警察進來,他上下打量我一番,吩咐其他的警察:「你們兩個人一組,分三組,每組八小時,輪流審訊,絶對不能讓他睡覺。」説完,他就把我按坐在鐵椅上,把我的兩個手腕銬在扶手上,給我戴上脚鏈,開始審問我:「你們一共有多少人來這裏傳福音?是誰把你們組織到一起的?互相怎麽聯繫?帶領是誰?」我説:「我不知道。」兩個警察就衝上來掄起拳頭朝我的頭、脖子後面一頓狠砸,直到砸累了才停了手。他們打完之後又繼續逼問我。因我一天一夜没睡,特别睏,他們見我一閉眼就大喊,或者用鐵管咣咣地敲暖氣管,用手使勁拍桌子。看着我驚恐的樣子,他們就哈哈大笑説:「不老實交代還想睡覺,今天你不交代就别想活着出去。」之後又讓我站起來蹲馬步。我的手脚都被牢牢地銬在鐵椅上,我只能是背着椅子蹲馬步,剛蹲下,屁股就頂到椅子,手銬銬得更緊了。不一會兒,我手脚麻木、四肢酸痛,站不住了。一個警察見我站不住了,就衝過來一脚踹在我的腿上,把我連人帶椅踢翻在地,然後又把我拽起來讓我繼續蹲。有時摔倒後,那椅子壓到我的身上,就這樣連續好幾次,我被折磨得筋疲力盡、渾身都疼,手被手銬勒得紫黑腫脹,腿脚也不聽使唤,最後倒在地上起不來了,他們這才停手。半夜,我想上厠所,可警察只給我打開一隻手銬,讓我背起椅子,方便時我只能用一隻手解褲子,特别困難。兩個警察就站在厠所門口看我的笑話,我感到特别受羞辱,心裏特别氣憤。

第三天,又來了一個警察頭目審問我:「你來這裏傳福音都傳了多少人?去過誰家?你們的帶領是不是叫張林?」他不斷地審問我,我趕緊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中撒但的詭計。他没有得到想要得到的信息,就對手下的警察説:「你們好好看着他,别讓他睡覺,看他能撑多久。」後來,他們看我睏得實在是支撑不住,一個警察就又讓我拽着鐵椅子蹲馬步,另一個警察拿來一壺剛燒好的開水,倒在一次性的紙杯裏,放在我的頭頂,我的頭皮被燙得火燒火燎地疼,我就本能地把水杯甩了出去。他們過來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地,然後又把我拽起來背着椅子頂水杯,還説:「再掉就打死你。」我燙得實在是無法忍受,身體稍微一晃,水杯又掉在了地上,他們又是一頓拳打脚踢,就這樣幾次三番地折磨我。我的頭皮被燙出了許多水泡,水泡又被燙破,泡水沿着我的額頭往下流,再加上出汗,我感到鑽心的疼。他們一連燒了幾壺水,不停地往我頭上放開水杯,就這樣連續折磨了我兩三個小時,最後我渾身癱軟,倒在地上起不來了。他們又拿出手機給我拍照,嘲笑、譏諷我説:「我們把你的相片發到網上,讓你們信神的人都看看,看他們以後誰還敢信神。」邊説還不時地發出奸笑。當時,我想到神的話説:「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共産黨瘋狂抵擋神,殘酷迫害信神的人,就是一群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他們越折磨我,我就越看清他們的惡魔實質,從心裏背叛它、咒詛它,要為神站住見證,决不背叛神,不出賣弟兄姊妹。當我這樣立下心志後,我背着十幾斤重的鐵椅竟然一點兒也不覺得重。警察在一旁説:「我們都熬不住了,這傢伙背着鐵椅還挺有精神的。」聽到這話,我在心裏贊美神:「神啊,你太全能了!如果没有你話語的帶領,憑我自己勝不過撒但的摧殘。」

到了第四天,我因長時間戴着手銬、脚鏈,我的腿脚麻木得失去了知覺,手脚黑紫,腫得像麵包一樣,手銬深深地陷在了肉裏,而且我睏得眼睛一閉上就怎麽也睁不開。他們為了不讓我睡覺,又拍桌子又敲暖氣管,還一個勁兒地踢我兩條腿,我感到鑽心的疼。一個領導模樣的警察進來,上下打量我一番,給我打開手銬、脚鏈,命令我站起來跳。當時,我已經幾天没吃飯,而且還一直被他們折磨,渾身没有一點兒力氣,只能是扶着椅子勉强靠墻站起來,没跳幾下我就摔倒了。他們在一旁哈哈大笑,就這樣來來回回讓我跳了一個多小時。之後,他們又把我銬在椅子上開始審問我。一個警察問我:「你都去過誰家?他們在哪兒住?不用你進去,給我們指一下門就行,哪怕你説一個,我們就放了你。」我説:「我不知道。」他們反覆地問了一陣,見我還是不説,就只好走了。

五天過去了,我熬得心力交瘁,控制不住就要合眼,看守的兩個警察又拍桌子又敲暖氣管,可我頭重得怎麽也抬不起來。一個警察衝過來强行扒開我的眼睛,另一個警察就把橘子皮汁往我眼睛裏擠,還邊擠邊吼道:「我讓你睡!讓你睡!」頓時,我眼睛就像針扎一樣刺痛,眼泪止不住地流。我拼命地仰頭挣扎,可警察死死地按着我的頭,不停地往我眼睛裏擠橘子皮汁。我很想用手去揉眼睛,可我的雙手被牢牢地銬在鐵椅上動不了,特别難受。我感覺眼睛疼得像要瞎了一樣,可警察還喝令我睁開眼睛,我根本就睁不開。我竭力地呼求神:「神啊,我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折磨,願你帶領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勉强睁開眼睛。接着,兩個警察又抬了一個用鋼板特製的椅子進來,那椅子的鋼板差不多得有一厘米厚,大約得有六七十斤重,上下都有鐵環。他們把我架上去,把我的雙手雙脚死死地銬在上面。我穿着薄綫衣和一條很薄的保暖褲,坐在鋼板上我感覺特别凉,心裏不由得擔心、害怕:「要是一直這樣坐在鋼板上,會不會因血液不循環導致癱痪哪?再加上白天、晚上不讓我睡覺,照這樣下去,自己會不會被他們折磨死啊?」我向神禱告:「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能勝過惡魔的殘害,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麽,撒但拿人也没辦法。《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神的話讓我明白了,我膽怯、害怕就是因為怕死、惜命,撒但就是抓住我這個致命處讓我背叛神,我决不能讓撒但的陰謀得逞。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我能不能癱痪、能不能被折磨死都在神的手中,我願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即使死,我也决不向撒但屈服。神的話給了我信心,我不再恐懼死亡,渾身有了力量,坐在鋼板椅上也不覺得太難受了。

到了第六天下午,我已經連着幾天幾夜没有喝水,嘴唇乾得都起皮了。這中間只吃了幾頓飯,我餓得心裏發慌,渾身没有一點兒力氣,之前頭皮上燙出的水泡還没有結痂,稍微一出汗就生疼。公安廳的那個警察進來,看我還是什麽也没説,就走到我跟前引誘我説:「你把教會的事説出來不就不遭這罪了嗎?説吧,教會帶領是誰?錢放哪兒了?只要你跟我們配合,我們保證讓你做一名警察,以後你的生活也有保障了,不比你信神有前途嗎?」還説,「你如果能幫我們找到你們上面的帶領,還有賞,到時候我們也不説是你説的,誰能知道呢?」我心裏特别憤恨,就没搭理他。他見我不為所動,就又假裝關切地説:「你不為自己着想,也得為你的父母想想啊,他們那麽大年齡了,如果知道你的情况能受得了嗎?你只要説了就没事了,一家人就能好好過日子了。」當時,我意識到這是他的詭計,我就義正詞嚴地回擊他説:「我什麽都不知道,你别想從我口裏得着什麽。」他氣得抄起一瓶礦泉水,使勁地朝我的臉上、頭上打,我被打得頭暈眼花,臉也打木了,耳朵也打得嗡嗡直響。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氣急敗壞地説:「明天就把他父母拉來。」我氣憤地説:「就是他們來了,我也不會説,你就是打死我,我也决不會背叛神!」他氣得大駡:「這傢伙完了!没救了!成神化分子了!」我看到惡魔失敗的窘相,在心裏感謝神!

到了第七天,警察繼續折磨我不讓我睡覺。連日連夜的車輪戰使我渾身虚脱,我感覺天旋地轉,眼睛也看不清東西了,甚至出現了幻覺,眼前的場景一會兒重叠一會兒變幻,我感覺自己好像去了幾個地方。迷糊中,有人狠勁擰我的耳朵辱駡我:「你還想裝死?不説,今天非把你整死,讓你的神來救你吧!」可我只是感覺到疼,眼睛怎麽也睁不開,後來就昏迷了。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的衣服都濕透了,我才意識到是警察用冷水潑醒了我。到了第九天,輪流看守我的六個警察有三個熬感冒了。一個警察無精打采地走到我跟前説:「我們也快撑不住了,你快隨便編點寫上算了,省得我們也跟着你受罪。」我没有寫。最後他們隨便寫了幾個姓名、地點,不再審我了。看到撒但蒙羞失敗,我在心裏感謝神,我被折磨摧殘了這麽多天能熬過來,這都是神的保守,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力量,不然我早被他們折磨死了。我真實體會到神話語説的:「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强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着他的力量,靠着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撑着,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到了10月份,共産黨以「利用邪教非法組織,擾亂社會秩序,跨省傳播邪教」為由勞教我一年。釋放後我才知道,家裏人為了讓我早點出來,找人托關係,花了兩萬多元,不然我被勞教的時間可能會更長。遭受共産黨的抓捕迫害,我看清了共産黨就是神的仇敵,它瘋狂抵擋神,抓捕、迫害信神的人,就是邪靈惡魔投胎,我從心裏恨惡它,徹底與它决裂。同時,我也感受到了神的愛,在遭受酷刑折磨時,是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勝過了撒但的摧殘迫害,我真實體嘗到神話語的權柄與能力,對神更有信心了。

上一篇: 地下室裏的摧殘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在遭受酷刑折磨的日子裏

中國江蘇 陳輝我父親是個軍人,受父親的感染和薰陶,在我心裏就認為軍人的使命就是報效祖國,為黨為人民無私奉獻,我就立志將來要成為一名軍人,然而後來發生的事却一點點地改變了我的追求方向。1983年,我聽到了主耶穌的福音,被主耶穌的愛深深地感動,我信主後熱心特别大,積極守禮拜、禱告、唱…

在老虎凳上學到的功課

中國江蘇 劉凡 2014年的9月18號,早上大概5點鐘,我和姐姐在出租屋裏聽到門外不斷的砸門聲,意識到可能是警察,我當時心裏特别地緊張,趕緊把電腦裏關于教會的書籍和視頻給删除了,然後就和姐姐一起跪下來禱告神。姐姐對我説:「要是被抓,死也不能出賣弟兄姊妹,不能背叛神。」我堅定地點點…

歷經患難信心更堅

中國山西 奮勇 2009年7月17號,我和三個姊妹午睡剛起來,就聽到院子裏的狗突然一個勁兒地狂叫,我向外一看,只見二十多個人翻過圍墻跳到院子裏。還没等我反應過來,他們就衝到屋子裏,説他們是警察,把我們從卧室拽到了客廳。我當時心一下子就慌了,想着警察要是審問我,我該怎麽回答呀?這時…

經歷逼迫苦 愛憎更分明

河北省 趙志我叫趙志,今年五十二歲,跟隨全能神已有十四個年頭了。没信神以前,我在世上做買賣,經常忙于請客送禮、應酬交際,天天出入歌廳、賭場等娱樂場所...妻子因此不斷地與我争吵,最後氣得跟我鬧離婚,并離家出走,而那時的我身陷泥潭無力自拔,雖想竭力維持好這個家却又做不到,感覺活得特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