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守住本分

1

韓國 仰慕

以往看到弟兄姊妹在舞台上歡歌跳舞贊美神,我就特别羡慕,夢想有一天我也能站在舞台上唱歌贊美神,那真是太榮耀的事了!真没想到,這一天很快就來到了。

2018年5月,我加入了《國度禮歌》合唱節目的訓練。以前我没學過唱歌、跳舞,剛開始的訓練對我來説都挺難,唱歌時我特别緊張,表情也很僵硬,跳舞時肢體動作更是不協調。但是我没有氣餒,一想到《國度禮歌》合唱專輯是向全人類見證神的到來,我就特别激動,心裏一個勁兒地跟神禱告,一定要盡上我的全力把歌唱好。在神的帶領下,幾個月後,我對訓練項目相對熟練了一些,還經常帶弟兄姊妹練習表情,我感覺美滋滋的,心想:我的表情、動作各方面都比較突出,正式拍攝時一定會把我安排到前排,到時家鄉的弟兄姊妹在視頻裏看到我不知會激動、高興成什麽樣,也一定會羡慕、高看!每次想到這些我心裏可美了,盡本分總有使不完的勁,即使訓練累得汗流浹背、腰酸腿痛我也不鬆懈,就怕表情、動作練不好到時站不了前排,那我露臉的機會不就少了嗎?所以再苦再累我也得好好訓練。臨近拍攝時,導演給我們每個人安排好了站的位置。我打開人員名單找我的名字,看到我被排在了第七排,我頓時傻眼了,怎麽給我排這麽靠後啊?導演是不是搞錯了?論表情、動作我都不錯,我還帶弟兄姊妹練習過表情,怎麽説我也得在前幾排,為什麽給我安排到後面呢?要是拍不到我,視頻裏没有我的鏡頭,那弟兄姊妹不都看不到我了嗎?那多遺憾啊!想到這些,我心裏真不是滋味。之後的訓練,我唱歌也高興不起來,跳舞也是有氣無力,每天都覺得很憋屈。尤其看到有的姊妹表情、動作練得一般,竟然站在前三排,我就特别想不通,我哪一項不如她們了?憑什麽她們能站前排,偏偏給我放後面?我心裏滿了嫉妒,不服不忿。看到有的弟兄姊妹平時訓練比我還出色,可他們排得比我還靠後,但他們練歌時表情依然很釋放,好像一點不受站位的影響,我就有點納悶:他們站後排還能順服下來積極盡本分,我怎麽就這麽痛苦,就不能順服呢?我是不是太没理智了?想到這兒,我心裏有點受責備,但也没有尋求真理反省自己,對這樣的位置安排心裏還是通不過。

幾天後,導演要重新調整一些人的站位,我心裏一陣竊喜,這次會不會給我往前調幾排呢?看完結果,我想哭的心都有了,我被分在了最後一排,而且還是最邊上,是鏡頭都很難拍到的位置,更讓我難以置信的是,有的姊妹剛訓練不久就排在了我前面。我心裏翻江倒海,特别不平衡:為了參加節目拍攝我没少吃苦下功夫練表情、練動作,為什麽給我排到犄角旮旯的位置,連一個露臉的機會都没有?只是給大家當個陪襯的,那我參加節目還有啥意義呢?早知道這樣,當初我就不下那麽大功夫訓練了。當時我特别難受,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結果就在那幾天訓練時,我的脚突然扭傷了,我心想:既然脚傷了,那正好能休息,也不用每天練得那麽累了,反正站後排表現好賴都看不清楚,何必那麽下功夫呢。接下來的幾天我總是遲到早退,訓練時有時還在一旁歇着。幾個姊妹看我這種狀態,就提醒我:「馬上就要拍攝了,你要是幾天不訓練,到時跟大家動作不一致怎麽辦,咱可不能拖後腿啊。」姊妹的話讓我感到有些扎心、受責備。是啊,再過二十天就要拍攝了,我再不好好訓練,肯定會影響整體進度,這可是打岔攪擾啊。我心裏有點害怕,我怎麽墮落到這種地步了?反省中我才認識到,自從站位排在後面,我一看露不了臉,就天天講理對抗,盡本分也提不起勁兒,每天應付糊弄、走過程,我這是在跟神對抗較勁啊。現在我脚傷越來越嚴重,這也許是神對我的管教,我要是再這樣對抗下去,别説露不露臉了,可能最後都上不了舞台,連本分都失去了。那天晚上我痛苦、自責,跪在地上向神禱告:「神啊!這段時間我看到自己站的位置被排在後面,心裏真的很痛苦,一直順服不下來,滿了怨言,盡本分還應付糊弄、偷奸耍滑,我看到自己太悖逆,太讓你失望了。神啊,求你帶領我擺脱這種情形。」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一涉及到地位、臉面、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争,争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争,不争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麽我出不了頭?為什麽總讓他出面,為什麽總也輪不到我?』就有點怨氣,自己想克制還克制不了,跟神禱告禱告能好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類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的表現?人陷在這些情形裏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人如果脱去這些敗壞性情是不是就自由釋放了?你們琢磨琢磨,要想不陷在這些情形裏,能擺脱這些情形,擺脱這些東西的困擾、捆綁,人得作怎樣的改變?人得着什麽才能够真正地自由釋放呢?一方面得看透事,名利、地位這些就是撒但敗壞人、網羅人、殘害人、讓人墮落的工具和方式,在理論上先得看透這一點。另外,人得學會捨弃、放下這些東西。……否則,你越争越黑暗,越争嫉妒的心越大,恨的心越大,你就越想得,越想得越得不着,越得不着你越恨,越恨你裏面越黑暗,越黑暗你越盡不好本分,越盡不好本分就越不能用你,這就是連帶的惡性循環。你活在這樣的情形當中總盡不好本分,慢慢就被淘汰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讀完神的話,我有些醒悟了,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回想參加合唱節目後,我看到自己對訓練項目逐漸熟悉,還經常帶弟兄姊妹練習表情,我就覺得自己比其他人表現突出,拍攝時會站在前排,為了能上視頻、能露臉,我盡本分勁頭十足,不怕苦不怕累,認真練習表情、動作。可當站的位置一次比一次靠後,想出頭露臉的欲望破滅了,我心裏就抵觸導演的安排,還對站前排的弟兄姊妹嫉妒不服,甚至誤解埋怨,覺得不公平,跟神講理、較勁,盡本分消極怠工,甚至後悔自己下那麽多苦功練習……反省自己的這些存心和表現,我才看到自己盡本分根本不是為了體貼神的心意,不是為了見證神,而是想藉着這個機會出頭露臉,讓人羡慕、高看,我這不是在為自己的名譽地位吃苦奮鬥嗎?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想想我能參加合唱節目是神的高抬,可我却没有良心理智,不琢磨怎麽盡好本分滿足神,天天争着露臉,争不到心裏就痛苦、埋怨,情形越來越黑暗,結果本分没盡好,還讓神厭憎、恨惡,我這不是陷入撒但的網羅了嗎!想到那些幕後的弟兄姊妹,他們不能上台露臉,但他們能任勞任怨、脚踏實地守住自己的本分,與這些弟兄姊妹相比,我真是自愧不如。我感到自己真是不知好歹,心裏挺虧欠神的,不想再這樣悖逆下去,願意向神悔改。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推薦别人,讓别人出頭,别一臨到出頭露臉的事就總争、總搶,你得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你越捨,越放,心裏就越平安,心裏空間就越來越大,你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你越争,越搶,你的情形就越來越黑暗,不信你試試!你要想扭轉這樣的情形,要想不被這些東西控制,你必須得先放,先捨。」(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話給了我實行路途,當再想出頭露臉時,我得主動跟神禱告背叛自己,放下自己的欲望,心裏多想着怎麽按着神的要求盡好本分,把動作做到位,把歌唱好,這才是我該實行的。想想今天我有機會參加《國度禮歌》的合唱,不管把我放在哪個位置,都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不是根據人站前站後衡量人盡本分有無忠心,神看的是人的真心,看人是不是實行真理順服神。明白神的心意後,我輕鬆釋放了許多,就跟神禱告:「神啊,我不願再悖逆你,不管我站在哪兒,哪怕是站在最後排,没有人看得見,我也要把自己的本分盡好,讓神滿意!」

後來在練習中,我都站在最後兩排,有時想到這麽練下去最後也没我的鏡頭,也不能得到别人的高看,心裏會有一些失落,我就趕緊禱告神,求神安静我的心,多琢磨怎麽唱歌能把神要求的每一段歌詞的情緒表達出來,怎麽跳每個動作能標準、有力度。當我往這方面用心的時候,就感覺心離神很近,也不再受站位影響了。奇妙的是,在快要拍攝的時候,我的站位又不斷地被排到了前面,還增加了一些小景别鏡頭的拍攝,感謝神給我這樣的操練機會。那幾天拍攝小景别時,我一直懷着感激的心,每唱一遍都揣摩怎麽投入情緒,争取每一鏡都能達到見證神的果效,在本分上不留下遺憾。在拍攝最後一個鏡頭時,我被調到了第一排,離鏡頭很近,我簡直不敢相信,就覺得自己真是太榮幸了,心裏不住地感謝神,心想我一定要把這個鏡頭拍好。當我高興地走到第一排時,那麽多聚光燈照在我身上,鏡頭對着我,有姊妹趕緊過來給我整理衣服、補妝、整頭髮,這時我突然有一種衆星捧月、萬衆矚目的感覺,心裏抑制不住地興奮和激動,我做夢都没想到自己還能站第一排,這個鏡頭要是拍好了,那得有多少人能看到我,我可就出大名露大臉了……我越想越美,那種感覺簡直無法形容。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我怎麽又想出頭露臉了,我趕緊禱告神背叛自己。可是禱告後我還是壓制不住自己,心也安静不下來,拍了兩三遍都投入不了。這時,導演提醒我們要進入狀態。我開始擔心起來,導演要是看我表情不好再給我調到後排,那露臉的機會不就又没了嗎?可轉念一想,我不能總考慮自己的利益,得琢磨怎麽調整自己的情緒把本分盡好。就這樣,我心裏來回激烈地争戰,一會兒想得把本分盡好,一會兒又擔心失去露臉的機會,結果我越想心裏越緊張,連拍了五遍我都難以進入狀態,表情特别僵硬。拍完後,看到其他姊妹激動地互相交流各自的收穫,有的都感動得哭了,可我怎麽也高興不起來,心裏特别失落,我快速地逃離了拍攝現場。

走在路上,想到最後那個鏡頭我没有拍好,心裏就特别愧疚、自責。别的弟兄姊妹獻給神的都是一顆誠實的心、單純的微笑,可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怎麽能出頭露臉,我的表情、動作根本没有達到見證神的果效,我盡的本分神不稱許。想到這些,我很想痛哭一場,就跟神説:「神哪,這個鏡頭我留下遺憾了,我真的不想再露臉了,真希望給我放在最後面,放在一個人都看不見、鏡頭也拍不着的角落裏,只要那一刻我的心是單純誠實的,是用心唱給你聽的,那我的心就是平安、踏實的,不會這麽受控告。可是現在一切都晚了,留下的虧欠彌補不了了。」我越想越痛苦,覺得自己盡本分留下了一個極大的遺憾。

静下心來我開始反思,為什麽我顯露自己、出頭露臉的心這麽强烈,想背叛肉體、實行點真理都這麽難呢?我看到神的話説:「你喜歡什麽,你注重什麽,你崇拜什麽,你羡慕什麽,你心裏每天想的是什麽,這代表你這個人的本性,足以證明你的本性裏有喜歡不義的成分,嚴重的就是本性很邪惡,不可救藥。就這樣解剖自己的本性,就是從你的生活當中看你所喜好的、你所弃絶的都是什麽。你一時對哪個人好,這不證明你喜歡他,你真正喜歡的才是你本性裏的東西,就是打斷你的骨頭你也喜歡,絶不能放弃,這是不容易改變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性情變化該有的認識》)「挖掘人本性裏的喜好,還要挖掘屬于本性裏的其他各方面,比如,人的看事觀點、人生存的方式目標、人生存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是什麽,以及對所有涉及真理之事的觀點、看法,這些東西都是人靈魂深處的東西,與性情變化有直接關係。」(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性情變化該有的認識》)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人的所思所想、所喜好、所追求的都是從人的本性産生的,也是受人的本性支配的。細細反省,我盡本分這段時間在注重什麽、追求什麽呢?當我在舞台上的位置不斷被調到前面,而且鏡頭越來越多時,我思想最多的就是,我終于能站在前面了,終于能出頭露臉被人高看、羡慕了,尤其最後一個鏡頭被調到第一排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成了明星一樣,特别有成就感,控制不住地想要表現自己、顯露自己,想把最好的表情留在鏡頭裏,給認識我的弟兄姊妹一個驚喜,也成為我永遠的「美好回憶」。看到我太寶愛名譽地位了,它在我心裏扎根太深了,已經成為我的本性了。接下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説:「撒但敗壞性情在人裏面根深蒂固,作人的生命,人所追求的、想得到的都是什麽?在撒但敗壞性情的驅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標方向都是什麽?是不是與正面事物相違背的?首先,人總想做名人、明星,想出大名、露大臉,光宗耀祖,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這些與正面事物一點也不相符,另外,與神主宰人類的命運這個規律是背道而馳的。為什麽這麽説呢?神要的是什麽樣的人?是不是偉人、名人、高大的人、驚天動地的人?(不是。)那神要的是什麽樣的人?脚踏實地,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能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守住人的本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依靠神才能解决敗壞性情》)「你總追求偉大,總追求高尚,總追求有尊嚴,總追求高高在上,神看了是什麽感覺?神厭憎,不想看。你越追求偉大,越追求高尚,越追求高人一等、出人頭地、出衆、出彩,神越噁心你。别做神噁心的人!那怎麽能達到呢?就是踏踏實實地站在人的地位上做事,别做美夢,别追求出名、出人頭地,更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在人中間高人一等,讓人崇拜,這是撒但走的道路,神不要這樣的受造之物。如果最終神的工作作完了,有些人還追求這些,那就只有一個結局——被淘汰。」(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盡好本分必須有和諧配搭》)神話語的揭示讓我醒悟了過來,反省我為什麽這麽喜愛出頭露臉,虚榮心這麽重,這都是撒但教育、敗壞的結果,撒但把「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些毒素灌輸給我,讓我樹立了一個錯誤的人生觀,把追求名譽地位、做人上人當成了正面事物,當成了人生的追求目標,所以做什麽都想極力地表現自己,想出頭露臉,得到人的羡慕、高看,覺得這麽活着高人一等、光彩體面,喜愛名譽地位已經成為我的本性了。想到以往不管上學讀書還是與人相處,我總想在人群中成為佼佼者,什麽事都想做在人前,頭上頂着光環,人要是都對我刮目相看,我心裏就美得不得了,要是我在人群中被埋没,做個無名小輩,心裏就特别不甘心,總想在人群中争個地位,争不過就痛苦難過。這次參加合唱節目我一直憑這些撒但毒素活着,總想上鏡被人高看,這些東西就像無形的枷鎖一樣捆綁着我,支配着我的所思所想,讓我把拍視頻見證神當成了展現自己魅力的平台,把盡本分當成了滿足自己野心欲望的跳板,心裏想的都是怎麽能出頭露臉,根本就不琢磨怎麽盡好本分滿足神,我心裏對神哪有一點敬畏與體貼?這些撒但毒素、撒但性情不解决,就是有機會我也不能把神見證好,不但不能盡好本分滿足神,最終還會因着悖逆抵擋神被神厭弃淘汰。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説:「神要求人的不是人能做多少事,搞多大事業,也不需要人有什麽偉大的創舉,神要的是人能踏踏實實地盡上自己的所能,按神的話活着。神不需要你多麽偉大,不需要你多麽尊貴,也不需要你創造什麽奇迹,神也不想在你身上看到任何的驚喜,不需要這些,神就需要你聽神的話,聽見了就記在心裏,踏踏實實地按照神的話去實行,讓神的話成為你的活出,成為你的生命,這樣神就滿意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盡好本分必須有和諧配搭》)看到神的心意是讓我們好好追求真理,老老實實地做人,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盡心盡意地盡好自己的本分,朝着這個目標追求神就滿意了。我之前不明白神的心意,一個勁兒地追求名譽地位,真的太讓神失望了。我這麽敗壞,神還没有放弃我,還一次次藉着站位的調整顯明我錯誤的追求觀點,讓我認識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能回轉、變化,神的愛讓我很受感動。我跟神禱告:「神哪,我不想再追求出人頭地被人高看了,追求這些給我帶來的都是痛苦,不能盡好本分滿足你,留下了很多虧欠,接下來我只想按你的話實行,不管給我安排在什麽位置上,能不能露臉,我只想用誠實的心、順服你的心來唱歌贊美你,盡好本分滿足你。」後來在參加補拍的過程中,有時調整位置前一點後一點,或者訓練時有我拍攝時又不需要我上台了,當時我心裏會有一點波動,但是通過跟神禱告和讀神的話調整心態,我就能放下自己裏面的私欲。有時看到身邊的姊妹們受站位調整的影響盡本分狀態不好時,我也能及時找一些相關的神話語,交通自己的經歷來幫助大家,感覺這樣盡本分特别有意義。後來,當導演安排我站前排時,我也不再想着怎麽風光露臉,就覺得每一個鏡頭都是一份責任,都是一份見證,我都用心唱歌把本分盡好。記得有一鏡我站在最後一排,唱到「舉起你那得勝的旗幟來為神慶賀!唱起你那得勝的凱歌來傳揚神的聖名!」這句神的話時,想到我被撒但敗壞得這麽深,總追求名譽地位,不能盡好本分滿足神,太讓神傷心了,今天我一定要用真誠的心來贊美神,把最美的歌兒獻給神,讓撒但蒙羞失敗!當我抱着這樣的心態在台上唱歌贊美神時,那一刻我感覺從未有過的踏實與享受,也感到特别仗義和自豪!

不久,《國度禮歌》大型合唱專輯上網了,我和弟兄姊妹一起懷着激動的心情觀看視頻,當看到很多神選民站在橄欖山前堅定自豪地唱「衆民在向神歡呼,衆民在向神贊美」時,我心裏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也情不自禁地流下感激的泪。回想這一步步經歷過來,我由起初總受站位的影響,心不能投入到本分中,到最後不管安排我站前排還是在後排,我都能不受名譽地位的轄制,站在一個受造之物的地位上自由釋放地唱歌見證神,這都是神作工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感謝神!

相關內容

  • 老好人的轉變

    如果不是神擺上這些人事物環境顯明我,審判潔淨我,我永遠是個神所厭憎的老好人,信著神卻抵擋神、背叛神,終將走上沉淪滅亡之路。我也真實地體嘗到只要人能維護教會的工作、維護神的見證,做一個有正義感的誠實人,就能獲得神的喜悅,自己也活得有人格、有尊嚴,心靈裡釋放自由!神真實的愛就是神的全部性情,雖然神的性情向人顯明時,人得受極大的痛苦,但這正是神成全人的必經之路,也只有末世神預定揀選的人才能享受這樣的福氣!

  • 放棄也是一種獲得

    神的話和講道交通都給我們指出了擺脫臉面地位的路途:一方面需要我們反其道行,越是在利益面前越學會捨和放,不隨從自己追求名譽的存心意念;另一方面,就是藉著不斷地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看透虛榮臉面的實質,不再寶愛它,隨著我們不斷地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生命不斷長大,撒但的哲學、法則就會土崩瓦解,再也轄制、捆綁不住我們了,那時候我們也就活得自由釋放了。

  • 脫掉虛榮臉面 看見神的笑臉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讓我體嘗到了憑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追求名利地位對我的苦害。也通過這次審判刑罰的洗禮,使我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比以往單純了一些,靈裡得到了釋放自由,更讓我感受到了神的真實與可愛。也藉著實際的經歷使我深深地體會到,只有對神美善的實質有真實認識了,才能真正地感受到神的愛,神的拯救,對神的誤解自然而然就消除淨盡了。

  • 一名基督徒七年錯誤追求的辛酸史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小娜看到了神對自己的愛,當她迷失方向找不到人生的追求目標,被名譽地位折騰得死去活來時,如果不是神安排環境審判潔淨她,小娜仍是不認識自己,依舊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受著撒但的愚弄,最後被它吞吃殘害。如今神把小娜從錯誤的道路上一步步拯救出來,使她找到了人生正確的追求目標,體嘗到真正的釋放自由,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