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逼迫:中共的「光輝形象」在我心中倒塌了

2019年05月11日

王 林

我叫王林,今年六十四歲。從小到大,我看到教科書上、電視上都標榜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為人民服務的光輝形象,我便對共產黨很是崇敬。尤其看到國家提倡宗教信仰自由、公民享有合法權益,各大城市街道、農村各個巷口都標著「民主法治教育」的標語,我更為自己能生在這樣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而自豪。然而,直到後來我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了四次,遭受了中共警察的殘酷迫害,我才徹底看清中共假冒為善、欺世盜名、邪惡凶殘、卑鄙惡毒,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惡魔實質,中共的「光輝形象」在我心中徹底倒塌了。

第一次被抓 遭到中共的毒打

2002年10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我明白了神起初造的人本是聽神的話、順服神的,自從人類被撒但敗壞後,就開始遠離神、背叛神,不再相信神的存在,落在了撒但的權下,活在了虛空、痛苦中。神末世拯救人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救恩,脫離撒但的愚弄、苦害,活在神的祝福中。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2003年9月份,我去外縣某山區傳福音。九月底的一天晚上八點,我和楊弟兄正在屋裡看神的話,突然聽到門外有停車聲,我們意識到可能是警察來了,就急忙把書藏了起來,關了燈躺在被窩裡。我在心裡不停地禱告神:「神啊!我第一次面對這樣的環境,心裡有些緊張,願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膽量。」隨後,我聽到幾名警察問接待家弟兄:「你家來了什麼人?他們在哪裡?趕緊交出來!」緊接著四名警察破門而入,不由分說地把我和弟兄拽下床銬了起來。面對中共警察突如其來的抓捕,我有些驚慌失措,緊張得心「怦怦」直跳,真沒想到警察會把我們基督徒當成犯罪分子來抓捕。這時,一名警察厲聲說:「跟我們走!」然後用力地把我們推上警車。我坐在警車上,心想:「這些警察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況且憲法明文規定公民信仰自由,他們應該不會對信神的人怎麼樣吧,畢竟我們傳福音是好事!」想到這裡,我的心沒那麼慌亂了。

沒承想,到了當地公安局後,我剛被帶進審訊室,一個穿著警服的彪形大漢上來就猛搧我幾個耳光,口裡不停地叫嚷著:「我叫你傳福音!我叫你傳福音!……」我的臉頓時火辣辣地疼,我不敢相信中共警察竟會這樣粗暴地對待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基督徒。我不解地看著警察,心想:「這就是我昔日崇拜的中共警察?我只是信神傳福音,什麼壞事都沒做,剛到警局就遭到一頓毒打,這就是他們口口聲聲喊的文明執法嗎?」這時,又一警察審問道:「你是哪裡人?叫什麼名字?誰讓你來這裡傳福音的?」我沒有回答。見我不說話,幾名警察一擁而上對我拳打腳踢。我咬著牙忍著劇痛,在心裡迫切地禱告神:「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勝過警察的毒打,不管他們怎麼對待我,我都要為你站住見證,決不當猶大出賣弟兄姊妹和教會利益。」禱告後,我心裡不那麼害怕了。警察打累了就停下,之後又接著打,就這樣折磨了我三個小時,我被打得頭昏目眩、口鼻流血,感到渾身疼痛,實在支撐不住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警察叫來醫生給我量血壓、聽心跳,醫生說:「不能再打了,這人快不行了。」警察怕我死在公安局,他們還得承擔責任,這才把我送回了出租屋。

弟兄被中共警察毆打躺在床上

躺在床上,我渾身疼痛難忍,心裡不禁有些軟弱,不明白我信神、敬拜神,走的是人生正道,什麼壞事也沒做,為什麼會受到中共的逼迫,經歷這樣的痛苦?尋求中,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中共是無神論政黨,是抵擋神的,根本不允許人信神、敬拜神,我們在中國信神注定要遭受抓捕、迫害。但神也正是藉著中共的逼迫來成全、得著一班得勝者,同時也讓人看到神的全能智慧,看到大紅龍也在神的手下,它是為神作工效力的襯托物,從而都稱頌神的大能,讚美神的公義。以往我一直對中共崇拜有加,藉著經歷這次抓捕,我才看清中共政府欺世盜名的醜惡嘴臉,它表面上說宗教信仰自由,背地裡卻瘋狂地抓捕、慘無人道地迫害信神的人,目的就是想以這種殘忍、暴力的手段迫使我們遠離神、背叛神,與它一同抵擋神受懲罰,中共真是太惡毒了!我又想到歷代聖徒因著信神、傳福音,有的遭到了執政黨的追捕,有的被抓捕、毆打、殘害,但他們還是義無反顧地堅持傳福音,他們為了見證神不顧個人安危的精神值得我效法。而我今天能因信神遭受中共的逼迫、殘害,這苦受得有意義,這是為義受逼迫,是榮耀的事啊!想到這些,我有了信心和力量,消極情形也得到了扭轉。

二次被抓 再遭毒打

半個月後,我的身體漸漸好轉,我再次投入到傳福音的行列。當得知某宗教首領張某和他妻子都信主多年時,我就去給他們傳福音,結果被二人舉報。不到半小時就來了四個警察,面臨再一次的抓捕,我不由得擔心起來:「這是我第二次被抓,這些警察不知道會怎麼折磨我呢!」我一個勁兒地呼求神:「神啊!這次抓捕不知警察又會怎麼折磨我,但我相信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有你的美意,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願把命交在你手中。神啊!我只有依靠你了……」這時,張某指著我對警察說:「就是他!」兩個警察上前就把我摁住,兩手往後反背,強行推上了警車。在車上,我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求你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力量,保守我不做猶大。」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我是你的後盾,我是你的盾牌,一切都在我的手中,你怕的是什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篇》)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中共再猖狂也由神主宰、擺佈,若沒有神的許可,警察再用酷刑折磨我,也不能奪走我的性命,神是我的後盾,有神與我同在我怕什麼!神的話使我有了信心,我立下心志:不管中共怎麼折磨我,我決不向撒但屈服,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

到了當地派出所,我被帶進審訊室後一眼就看到審訊桌上放著我送給張某的神話語書,原來張某早把書交到派出所了。這時,兩個滿臉橫肉,一米八左右的彪形大漢走進審訊室,其中一個人的手上拿著帶有鋸齒的手銬,他走上前用力把我推到門邊,給我銬上。我感覺自己就像一隻待宰的羊,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兩個警察怒目圓睜地望著我,像要把我吃了一樣,然後捋起袖子,狠狠地搧我的臉,三巴掌下去,我眼冒金星,雙耳「嗡嗡」作響,整個身子站立不住左右擺動,搖搖晃晃地退到牆角。兩個警察穿著皮鞋狠踢我的腿,又用拳頭打我的背,他們每打一下,我的手都會抽動一下,手銬的鋸齒就往肉裡鑽,頓時鮮血直流,我感到鑽心般地痛。兩個警察邊打邊罵:「叫你來傳福音!叫你來傳福音!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不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此時,我對這些人面獸心的警察產生了沒齒之恨,我信神走人生正道,並沒有違背國家任何法律,卻被這幫警察嚴刑拷打、酷刑折磨,這還有天理王法嗎?壓抑、痛苦中,我只有默默地禱告呼求神,保守我不受肉體疼痛的轄制,不屈服於這幫惡魔。

警察打累了,就開始審問我:「那本書是不是你給那個張某的?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人?家住哪裡?老實交代就放了你。」我知道自己一旦說出姓名、地址,他們就會抓捕家鄉的弟兄姊妹,所以任他們怎麼逼問,我就是不開口。警察見我不回答,又用拳頭打我的臉,用腳猛勁踢我的腿,我一邊掙扎一邊躲閃,手上的鋸齒也越來越緊,手腕和腿痛得我實在站立不住,整個人倒在了地上。可警察根本不管我的死活,狠勁兒踢我的腰,痛得我在地上打滾,他們踢累了就歇一會兒,之後又接著踢。此時,我心裡一刻都不敢離開神,躺在冰涼的水泥地上身子蜷縮在一起。想到自己這九十來斤瘦小的身體,怎能經得住他們如此的殘酷折磨,我會不會被他們打死?想到這兒,疼痛、淒涼、孤獨一齊湧上我的心頭,我越想越難過。這時,我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心離開神了,就趕緊跟神禱告:「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使我能為你站住見證,決不向撒但妥協。」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帶有安慰、鼓勵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明白了不管警察怎麼折磨我,我都應持守住對神的忠心,痛苦再大也絕不能當可恥的猶大出賣神家利益。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我願為你站住見證,哪怕死在這裡,我都毫無怨言,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能持守住對你的忠心,我是死是活都任你擺佈!」

中共警察毆打基督徒

當我豁出命時,幾個警察就拿我沒有辦法了,他們沒有從我口裡得到任何想要的信息,就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某市公安局長說:「局長,這人我們審不了了,我們怎麼打、怎麼審都不開口,您看怎麼辦?」聽到這話,我心裡特別高興,看到當我立定心志站住見證時撒但就無計可施了,更有了誓死站住見證羞辱撒但的心志。十幾分鐘後,警察給我打開手銬,幾個人連拖帶抬把我扔到了公安局門外的馬路上。那時已是凌晨十二點半左右,天氣有些冷,我躺在馬路上,臉都凍得麻木了,在路燈下,我看到自己的胳膊上、腿上青一塊紫一塊,雙手被鋸齒銬出深深的痕跡(至今還特別明顯),早已皮破血流。我身體虛弱,渾身疼痛,只有一遍一遍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力量。隨後,我慢慢挪動身子爬起來,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在黑夜中摸索著前行,走走停停,到了一農戶豬舍旁稻草中,坐下來休息了四個小時,天亮時我去了一個弟兄家……

王 林

第三次被抓 遭關押監視

轉眼幾年過去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早已傳遍了中華大陸,西方很多國家也都建立了全能神教會,各宗各派真心信主、喜愛真理的人聽了全能神的話,都承認是神的聲音,紛紛歸回到了神面前。中共政府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更加急紅了眼,隨之加大了對全能神教會的打擊力度。2012年10月份的一天,我正在與同工聚會,中共警察突然闖進屋裡,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二話不說一頓亂翻,頃刻間屋內一片狼藉。警察在接待家搜到幾十本神話語書籍和刻有神話語詩歌的光盤,還有一弟兄的存摺與現金,共計六萬三千多元。看到那麼多書籍和錢財被中共擄走,我們都恨得咬牙切齒,中共簡直是一夥土匪、強盜。之後,我被送進當地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期間,警察為逼我說出教會信息,慫恿犯人暴打我、羞辱我,我的身心遭受了嚴重的摧殘。我深感中共的監獄就是人間地獄,中共對信神的人是恨之入骨,想方設法地折磨我們,若不是時時禱告呼求神加給我力量與受苦的心志,我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折磨。

一個月後,妹夫送禮託關係把我保釋了出來。出獄後,中共指使村支書監視我,我還被宗教局鄉鎮保安、村支書等人在路上攔截,強行搜身,他們威脅我說:「你不要再到處傳福音了,如果發現你還在信神,我們還要抓你去坐牢!」為了躲避中共抓捕,我白天去聚會時要一路反偵察,看看有沒有探子跟蹤,即使到了晚上,我也只能提心吊膽地打著手電筒躲在被窩裡看神的話,絲毫不敢放鬆警惕,害怕被探子發現再次被抓捕。經歷中我深深地體嘗到,在中國信真神走正道真是太艱難了,說話、做事處處都要小心,沒有一點人身自由。我想到神的話說:「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神的話使我想起自己從小就被教科書、電視上共產黨的自我標榜「為人民服務」「中國人民當家做主」「自由、民主、法治」的謊言迷惑,特別崇拜中共,相信他們是人民的好公僕,是情系人民的父母官,把他們當成大救星、紅太陽捧著、崇拜著,可現在我才看到自己被它蒙蔽得真是太深了。中共對外聲稱「宗教信仰自由」「公民享有合法權益」,但其實這都是它欺騙世界、愚弄中國老百姓的彌天大謊!實際上在中國根本沒有信仰自由,中共仇恨神,仇視一切宗教團體,鼓吹武裝奪取政權,自執政以來,中共就竭力否認神、定罪神,給人灌輸無神論、進化論思想,讓人從小就不知道神的存在,而且它對有信仰的人更為仇恨,舉全國之力實施抓捕、迫害、洗腦、監禁、勞教,妄想取締人心中的信仰,把它當神來敬拜。以往我對中共仇恨真理的實質根本沒有真實的認識,如今在神話語的揭示下,以及經歷了中共警察一次次的抓捕、毒打後,我才徹底看清中共欺世盜名、假冒為善的真面目和它仇恨神、抵擋神的邪惡實質,我從心裡產生對它的切齒恨惡,願意棄絕它,堅定跟隨神,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

第四次被抓 被判刑六個月

本以為村支書監視著我,中共政府就不會再抓捕我了,誰知2013年元月十七日,我吃完早飯準備去田裡幹活,沒想到我剛走到門口就看到村支書、治安主任和鄉鎮宗教局幹事三人朝我走來。村支書走到我身邊,厲聲說道:「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問道:「你們為什麼始終不放過我們信神的人呢?我信神既不妨礙你們公務,又不幹壞事,你們常常來攪擾我,還讓不讓我過日子啊?我們信神只是追求真理,按神的要求做誠實人,走人生正道,你們為什麼非要攔阻、限制我們信神呢?我勸你們不要再攔阻人信神了,你們這樣逼迫信神的人對你們沒有好處。全能神的話說:『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村支書聽後凶相畢露,大聲吼道:「你再信神傳福音,我讓你坐一輩子牢!」我沒再搭理他們,直接去了田裡,他們就在後面跟著我。不一會兒,他們打電話叫來了兩個人,其中一個高個子快步躍到我身邊,把我腰一箍狠勁一翻,因田埂窄他沒站穩腳,我們兩個同時滾到了田裡,我被高個子壓在底下。之後,就有好幾雙手在我的頭上、臉上、背上、腿上亂打,有好幾隻腳在我身上一頓亂踢,我被他們打得眼睛都睜不開,頭也矇了,渾身疼痛難忍,無處躲藏。我只有在心裡迫切呼求:「神啊!救救我!救我!……」不知打了多長時間,他們打累了才停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氣,我只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

中共警察毆打基督徒

幾分鐘後,我被抬上警車拉到了當地派出所。由於我的臉、眼睛被打得腫了起來,眼睛只能看到一點點光,渾身沒有一處不痛的。痛苦中,我一個勁兒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接下來警察還會怎樣對待我,我願把自己交在你手中,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中彼得的一段禱告:「神哪!我只有一個信,我只有一個愛,我的性命不值錢,我的肉體不值錢,我只有一個信,只有一個愛,對你在意念上有信,在心中有愛,我就有這兩個獻給你,其餘沒別的。……神!我愛不夠你!你就是讓我死,我仍愛不夠你。不管你把我的靈魂帶到什麼地方,不管是不是按著你以前應許的成全,不管你以後怎麼作,我也愛你,我也信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

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我特別受激勵,我立志把命交在神手中,誓死為滿足神站住見證。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抬到一間漆黑的地下室,將我拖到老虎凳上,我的手腳被銬得緊緊的,一動也不能動。從上午八點到下午六點他們不給我吃、不給我喝,我又餓又渴,渾身還疼痛難忍。痛苦中,我思念著神的愛,想到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在猶太作工時,就遭到了猶太教首領和羅馬政權的定罪、逼迫,但神為了救贖人類,忍受著人類的棄絕、毀謗,一直默默地發表真理教導跟隨他的人,最終被釘在十字架上。末世,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到中國作工拯救人,遭到中共窮凶極惡、喪心病狂地追捕、抵擋,但神仍舊發聲說話,不斷地供應我們真理、生命。神為拯救我們忍受一切屈辱,奉獻自己的所有,而我受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呢?想到這兒,我心裡特別受感動,感覺身上的疼痛減輕了許多,我知道神一直在我身旁陪伴著我、保守著我,與我同在。之後,我又被拉到縣看守所,在中共警察的唆使下,我遭受了牢頭的百般折磨和凌辱。

四個月後,我被押上法庭,這幫中共警察竟捏造謊話,說我因信神不配合他們的工作,嚴重擾亂社會治安,定我「妨礙公務罪」,判我有期徒刑一年半。我這才真正領略到中共栽贓陷害人的惡毒手段,看透了中共作偽證欺騙百姓的卑鄙伎倆。半個月後,我兒子給法院交了五萬元錢(當時我不知道),法院才把我的刑期改判為六個月。

2013年7月18日我被釋放。回家後鄰居對我說:「這次你能提早出獄是你兒子花了五萬元把你取保出來的,三萬是押金,兩萬是取保候審,那三萬押金等你什麼時候不信了再還給你。」我聽後很氣憤,中共就是一夥強盜、土匪,不光訛詐我兒子那麼多錢,還想用錢來要挾我背叛神,中共為了攔阻人跟隨神用盡各種手段,真是太卑鄙、齷齪了!

雖然出獄 仍無自由

我雖從看守所裡出來了,但中共仍不放過我,處處監控我,讓我一段時間就去村裡報到一次。村支書、治安主任、鎮宗教局幹事三人,不分白天黑夜地經常在我家屋前屋後轉,看我在不在家,還信不信神。

2014年3月的一天,天沒亮我就出去盡本分了。傍晚回到家,看到家裡一片狼藉,妻子對我說:「當時你剛走,村支書、治安主任、鎮宗教局幹事就來咱家,看你不在,就打電話給警察,隨後來了好幾個警察到處搜,把神話語書籍和你的MP5播放器,還有別的信神資料全搜走了。」我趕緊走到存放神話書籍的雜物間一看,屋裡被翻得亂七八糟,所有關於信神的資料全被中共警察給擄走了。看到這一切,我的心撕心裂肺的痛,對中共的恨到了極點,看到中共太無恥、太邪惡了!我想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神話語的揭示使我看清了中共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惡魔實質,中共根本不按法律辦事,更不為人民辦實事,吃喝嫖賭、坑矇拐騙的事它不管,盡打擊正義,利用各種方式、手段逼迫我們信神之人。中共對待信神的人肆意抓捕,嚴刑逼供、作偽證判刑、關押監禁,還利用各種手段盯梢、監控等,限制基督徒的人身自由,企圖讓人遠離神、背叛神,取締神的作工,把中國建成無神區,把人民都牢籠在它的權下,維護它的獨裁統治,中共真是邪惡反動透頂!看清這些事實後,我立下心志:中共越是逼迫,我越要跟隨神走人生正道,徹底背叛它,堅決跟隨神走到底!

經歷中共逼迫的這些年,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神的可親可愛,每當我痛苦、軟弱時,神都一直在我身邊保守我、陪伴我,用話語開啟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堅定信心跟隨神。同時藉著神話語的揭示,我也看清了中共與神為敵的邪惡實質,我不再崇拜它,為它歌功頌德,而是從心裡痛恨、棄絕它。經歷中,我體嘗到神作工拯救敗壞人類的艱辛與神對人類的愛,也看到神是一切美善事物的起源,作為受造之物就應敬拜神,不管中共怎麼折磨、逼迫,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走信神之路。感謝神!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患難路上神的話語激勵我

神的話在我裡面開啟引導:「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強大的力量,我在心裡一遍遍地默念著。是啊!今天神道成肉身冒著生命危險來到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作工說話,給我們帶來了真理、道路、生命,使我們的生活有了光明,人生有了方向。神如此花費心血代價就是為了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敗壞,讓我們能得著真理作生命,成為一個蒙神話語拯救的人。而今天撒但惡魔如此摧殘我,它的險惡目的就是要讓我放棄真道背叛神,從而使神拯救人的計劃落空。我絕不能向撒但屈膝、讓神失望,我要為真理而受苦,為得著真理而忍受更多的苦難,這樣即使死了也值!也不枉稱為人!這夥惡魔一直對我審訊到天亮,但因著神話語的激勵,我挺過來了。

歷經患難 神愛相伴

三個多月的牢獄之苦,雖然我的肉體受盡了折磨,但我看清了中共政府這夥惡魔抵擋神的真實面目。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多次抓捕,也使我對神的作工、神的全能智慧、神的愛有了一些實際的認識,看到了神時時在看顧保守我,一時一刻都沒有離開我:當我經受惡魔的百般折磨痛苦萬分時,是神的話語一次次帶領我勝過撒但的折磨、試探,使我有了超脫黑暗權勢的信心與勇氣;當我軟弱無助時,是神的話及時開啟引導我,作了我真實的依靠,伴隨我度過了一個個難熬的日夜。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使我得著了在安逸的環境中得不到的生命財富。為此我信神的決心更加堅定,無論以後環境多麼惡劣,我都要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把心歸給神,因神是造物的主,是我唯一的救贖。

經受惡魔殘害更知神恩寶貴

經歷了這次患難,我比以往更堅強、更成熟了,也更加珍惜盡本分的機會。因我看見了中共政府抵擋神、殘害人的真面目,更感到神救恩的寶貴,若不是神道成肉身親自作工拯救人,所有活在撒但權下的人都會被撒但殘害、侵吞,因此我盡本分時的心態與以往也大不一樣了,感到擴展福音工作、拯救靈魂太重要了,願意盡上忠心、花費畢生精力將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讓他們也能從無神論政黨的迷惑、愚弄中甦醒過來,接受從神來的生命供應,得著神的拯救。在兩年漫長的牢獄生活中,撒但妄想用它的淫威來迫使我背叛神,但神就藉著這惡劣的環境來成全我對神的信心、忠心與順服,潔淨我愛神的摻雜,也讓我認識了神的智慧全能,深深地體會到神對人就是拯救、就是愛!我心對神發出無限的敬拜與讚美!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感謝全能神帶領我走過了這段艱難坎坷的患難路,讓我小小年紀就能承受住這樣的殘酷折磨,我從中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這是神對我特殊的拯救!我深深感受到,在這個惡魔統治的邪惡世界中,只有神最愛人,只有神能拯救人,他是人隨時的依靠與幫助,能將人拯救出地獄深淵。這次逼迫患難之苦對我的生命長大、蒙拯救太有益處,正是我生命長大的寶貴財富,這苦受得太有價值、太有意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