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虛榮臉面拜拜了

77

李 梅

我從小虛榮心就特別重,很注重在別人心目中的形象,做什麼事總想讓人說個好,認為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好,臉上就有光,活著就有價值。那時父母每天都會去集體地裡幹活,為了減輕大人們的負擔,更為了得到他們對我的誇獎,放學後我就和鄰居家的小女孩跑到地裡挖野菜回來餵豬,並幫父母做家務;十五六歲時,我一有時間就主動去地裡種菜、除草、澆地等等,村裡人都誇我是個懂事的孩子,得到村裡人的好評,我心裡美滋滋的,幹起活來也更有勁了。結婚後,為了在大家族中有個好名聲,我主動承擔起照顧久病年邁的婆婆,逢年過節,親戚們和家族中的人來看望婆婆,我總是忙裡忙外做可口的飯菜給大家吃,婆婆過八十大壽時,我把縣城的文藝隊請來給婆婆過壽,村裡的老人們看了排演孝敬老人的短劇感動得哭了,連連誇我是個好媳婦,說我婆婆可真是有福氣,並向我投來讚許的目光。聽了大家的誇獎,我心裡甭提多美了!婆婆除了心臟病,還有其他病,每次發病都是我跑前跑後的。嫂子們從來都是不管不問,村裡有的人看不下眼,說嫂子們不孝順,可她們不但不認為自己有錯,反而還說我的不是,我感到很委屈,就想跟她們理論,但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生存法則影響,我怕引來村裡人的笑話,落下不好的名聲,就忍氣吞聲把苦楚往肚裡嚥,一個人承擔起照顧婆婆的重擔,一晃就是二十年。後來,因著婆婆的病,我們一家信了主耶穌,之後又和教會裡一千多個弟兄姊妹一起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赴上了羔羊的筵席。

接受神的新工作後,我體嘗到了聖靈作工的甘甜,特別渴慕讀神的話,過教會生活。為了還報神的愛,教會安排我盡什麼本分,我都積極迎合。因著我熱心追求,一段時間後,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的澆灌執事,負責澆灌初信的弟兄姊妹,我心裡感到很高興,覺得自己真是蒙了神極大的高抬,下定決心一定不負眾望把弟兄姊妹澆灌好!

一次同工會上,教會帶領安排我去澆灌一個新人組,這個聚會點離我們村有二十多里山路,步行一趟至少五六個小時。雖然路程有點遠,但我心想:這是神的託付臨到了,神愛每一個人,不管新人姊妹們家住得多偏僻,只要是真心渴慕真理的人,神都不丟棄,我一定得帶著負擔把這幾個新人澆灌好來滿足神的心,讓大家都看到我對神的忠心。於是我滿懷信心地答應了。之後我去新人小組聚會點,新人們見了我都特別高興,我帶著大家一起唱歌、跳舞、讀神的話。通過一段時間的澆灌供應,新人們明白了一些真理,越來越喜歡聚會,對我也很熱情,每次走時,新人老姊妹都把我送到門口,一再囑咐:「我們在家等你,下次一定得來啊!」我高興地答應著:「我一定來!」看到自己能得到大家的認可,我心裡真是高興,覺得跑這些路,受這些苦都值了。那段時間,我不僅澆灌新人組,還澆灌老人組,每到一個小組聚會,大家都對我很熱情,我心裡感到很舒暢、很快樂,走起路來也特別有勁,不由得想:「過段時間就是一年一度的教會選舉了,照我盡本分達到的果效來看,說不定我會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呢,到時候弟兄姊妹肯定會誇我是個真心追求的人。」我越想越美,越想越甜,盡本分付出花費的勁兒更大了。

眺望遠景,審判中的拯救

就在我為自己編織著美夢時,一天帶領來到我家,告訴我教會工作作了調整,需要我暫時把發放書籍的本分擔起來。聽到這個消息,我頓時矇了,頭「嗡」的一下子就大了,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當帶領再次給我說讓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時,我才回過神兒來。此時,我感覺自己的心涼了半截,低著頭沒有吭聲,心裡不停地翻騰:「為什麼讓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呢?我每天這麼辛苦地盡本分,解決弟兄姊妹的情形,弟兄姊妹挺喜歡聽我交通,對我也很熱情,我要是盡了發放書籍的本分,大家會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覺得是我作工能力不行呢?這樣的話,我以後可怎麼面對弟兄姊妹呢……」我心裡抵觸著,但為了自己的臉面,不想讓帶領說我不順服,只好勉強答應了下來。

緊接著,教會裡的一個弟兄把一大包新的神話語書籍拿到我家,讓我儘快送到各組弟兄姊妹手中。弟兄走後,我就趕快把書裝到大包裡。就在我準備背著包走的時候,想到要面對各組的弟兄姊妹,頓時心裡感覺特別難受,兩條腿像灌滿了鉛似的邁不動步。我把一包書往床上一放,癱軟地坐在了椅子上,心裡翻江倒海:「盡發放書籍的本分,新人組、老人組都得去,他們要是問我做澆灌做得好好的,怎麼開始盡發放書籍的本分了,我可怎麼給弟兄姊妹說呢?那該多沒面子啊!特別是新人組,以前我還帶著大家唱歌、跳舞、交通神的話,解決弟兄姊妹的實際難處,他們見了我都很熱情,特別是老年姊妹還總讓我給他們多交通,讓我常去他們那兒。現在我去了後,只是發發書就走了,這讓新人們怎麼看我呢?我這臉往哪兒放呢?他們會不會小瞧我,說我不行呢?要是那樣的話,我真是沒法面對大家了。信神這些年,本想著好好努力,說不定還能做上帶領,沒想到不但沒被選為帶領,連澆灌也做不成了,反而成了跑路的,只能給大家送送書,真是窩囊透了……」我越想心裡越難受,委屈的眼淚不由得流了出來……後來我到了張姊妹家,姊妹見了我,驚訝地問:「今天怎麼是你來給我們送書?」我強裝鎮定,紅著臉說:「現在教會安排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以後教會的東西都由我來送。」說完後,我感覺渾身都不自在,尷尬得都不敢抬頭看姊妹的臉,簡單交代完就匆匆離開了。出來後,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又背著包硬著頭皮陸續給其他小組送去。

送完書回到家,我癱軟無力地坐到椅子上,回想弟兄姊妹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問怎麼是我來送書的情景,我心裡就扎心般難受,感到自己真是顏面丟盡,不願再面對弟兄姊妹了。沒過幾天,弟兄又送來很多神話語書籍,一想到明天又要面對弟兄姊妹,我心裡就特別黑暗、痛苦,不由自主地埋怨道:「帶領安排我盡這個本分不是在難為我、輕看我嘛?好歹我也盡了幾年澆灌新人的本分,就算做帶領不夠格,做澆灌應該還可以吧!現在卻讓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滿教會跑著給弟兄姊妹送書,這下弟兄姊妹都知道我被降級使用了,這不是故意讓我難堪嗎?」此時,我更加消極難受了。痛苦中,我打開弟兄剛送過來的神話語書籍,看到一段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現在這樣地審判你們,到最終你們會認識到什麼程度呢?你們會說雖然你們的地位不高,但你們享受了神的高抬,沒地位是因你們出生低賤,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賜給的。今天能夠親自接受神的訓練,接受神的刑罰、審判,這更是神的高抬,你們能親自接受神的潔淨、焚燒,這是神極大的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揣摩著神的話,我覺得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真實情形,自己沒有想著怎麼把本分盡好來滿足神,反而時刻在意的是自己的臉面地位,考慮的是能不能在弟兄姊妹心中有個好形象,我這不就是在追求名譽地位嗎?以往盡澆灌新人的本分時,為了能在弟兄姊妹面前滔滔不絕地講,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不管跑再遠的路,吃再多的苦,我都心甘情願,甚至還想有朝一日能盡上帶領的本分,贏得更多弟兄姊妹對我的羨慕、認可;現在盡發放書籍的本分,我覺得自己在弟兄姊妹面前顏面盡失,心裡就總有怨氣,不甘願順服,甚至開始消極怠工。我對待神給的託付哪有一點忠心?地位高了能讓我露臉我就熱心花費,失去地位不能在人前露臉我就不願順服,對待本分挑挑揀揀,真是太沒有理智了,這樣信神盡本分怎能不讓神恨惡呢?想想神高抬我給我本分盡,神期待我能追求真理,以自己的活出來見證神,可是我對待神的託付竟是這樣的態度,一心只為滿足個人的野心慾望,一點忠心、順服都沒有,真是太傷神的心了!我感到很蒙羞,真是無顏面對神!其實,本分沒有高低大小之分,每個本分都很重要,都不能出半點差錯。這些神話語書籍都是弟兄姊妹冒著被中共抓捕,甚至坐監喪命的危險送到每個教會來的,這些生命的言語飽含著神對我們每一個神選民的愛與拯救,對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至關重要,可現在這些神話語書籍到我的手中,我卻不體貼神的心意,不想著如何在第一時間內送到每一個弟兄姊妹手中,讓弟兄姊妹都能得到及時的供應,反而因著自己的名譽地位心沒有得到滿足就在這裡消極怠工,我真是太不務正業,太沒有良心、理智了!這時,我明白了教會安排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這不是哪個人安排的,而是神根據我生命的需要精心擺佈的,神要藉著這樣的環境顯明我追求名譽地位的卑鄙存心,使我認識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放下自己的奢侈慾望,及時向神回轉,在盡本分中追求真理滿足神,這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啊!我得擺對心態,不能再考慮自己的臉面地位了,應該在發放書籍的本分上盡上自己的忠心,把教會下發的書籍按時送到每一位弟兄姊妹的手中,讓大家都能享受到神話語的澆灌供應,這樣才能滿足神心意,讓神放心啊!

基督徒靈修

此時,我看到神的話說:「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這國家裡面,命定我生在這邦族裡,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裡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看了這段話我認識到自己只是神手中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塵土不如,本沒有什麼地位、身分可言,我能做的就是順服神的擺佈與安排,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造物主的心意,這才是一個有理智、合格的受造之物。想想自己對待神託付的態度,我心裡感到懊悔自責,真是虧欠神啊!我含著淚水暗立心志:以後不管教會讓我盡什麼本分,不管有沒有地位,能否得著人的高看,我都要順服神,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盡上自己的忠心。

第二天一大早,我背著包高高興興地去給弟兄姊妹送書,一路上我只想著怎麼能把神交給我的這個本分盡好,雖然跑的路有點遠,但我一點兒也不覺得累。見到張姊妹,我把書放下後又帶著負擔叮囑姊妹,讓她給弟兄姊妹交通,在中共掌權的無神論國家信神,一定要把神話語書籍放到安全的地方保管好,共同維護神家利益。接著我就繼續給別的組送書,此時我心裡不再受臉面地位的轄制了。當我把神話語書籍安全地送到弟兄姊妹的手中後,我心裡感到特別平安、踏實,體嘗到了不為自己的臉面地位考慮,把全心投入到本分當中,盡自己的全力滿足神,心靈裡是輕鬆釋放、快樂與享受!經歷了這次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體嘗到了實行真理憑神話語做人的幸福,明白了神安排我盡發放書籍的本分,完全是為了變化、潔淨我的名譽地位心精心安排的,背後飽含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激,也有了盡好本分滿足神的心志與願望。

一個多月後,教會又安排我盡上了澆灌新人的本分,不久我又被調到別的教會盡帶領本分。看到神這樣高抬、恩待我,我心裡很感恩,立定心志一定要在神給的託付上盡上自己的忠心,不能讓神失望。剛開始盡本分時,我對各項工作都感覺很生疏,但我知道神的工作是神自己在作,只要我真心地依靠神、仰望神,實際地與神配合就能獲得神的帶領,把工作作好。於是,我積極與神配合,每天奔走在教會中,給弟兄姊妹聚會交通神的心意,讓弟兄姊妹都能明白真理,盡上自己的本分。不管教會出現什麼問題,我都懷著一顆真誠的心,帶著負擔迫切地禱告神、依靠神,並尋求相關的真理原則,使每項工作都能按神的心意去配合。一段時間後,我所負責的教會各方面工作都獲得了神的祝福,有了明顯的果效。聚同工會時,我發現自己的作工果效突出於其他教會,便高興地想:「這段時間我的作工果效比其他同工都好,看來我的努力沒有白費呀!」但轉念又想:「畢竟我比其他同工信神時間長,果效比他們突出也是應該的,回去後我還得繼續好好配合,千萬不能落在他們後面,要不然我的臉往哪兒擱啊?要是我的作工果效一直領先於其他幾處教會,肯定會被帶領提拔重用,那才叫前途無量呢!」

受這些思想觀點的支配,我不知不覺又活在了為臉面地位作工的情形裡。聚完同工會後,我沒有回家,馬不停蹄地找到同工落實工作,同工們聽了我的交通,都頻頻點頭認同,拿著筆在本子上奮筆疾書地寫著,看到大家明白了神的心意,有了實行路途,個個臉上洋溢著笑容,我感到很高興,雖然嘴上說這是神的開啟帶領,但心裡卻覺得聚會達到這樣的果效,還是自己有負擔,交通得好,並且還想只要我這樣積極配合下去,工作果效肯定會比之前更好,到時候帶領和弟兄姊妹肯定都會高看我,說我有工作能力,是個實幹家。想到這兒,我心裡美滋滋的,盡本分的勁兒更大了。聚完會回到家,我還把和同工落實工作找到的實行路途,寫信給中層帶領交流,想讓帶領看到我在積極配合本分,好認可我的工作能力。為了提高工作果效,我又把福音小組的成員召集到一起,給他們交通、扭轉工作中的偏差,並讓大家明白神的急切心意,積極與神配合。

靈修筆記,一個姊妹在抄寫神話

一段時間後,又到了聚同工會的時候,我看著自己寫的工作彙報,心想:「這次我們教會的工作果效還是挺不錯的,要是中層帶領和同工看到我配合的成果,肯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果不其然,聚會中大家交通了各自負責範圍內的工作情況,我發現自己的作工果效仍然突出於其他教會,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當帶領問我是如何配合工作的,我底氣十足地開始講這段時間自己是怎麼配合工作的,怎麼給弟兄姊妹交通的,又是怎麼得到神祝福的,把這些過程詳細地說了一遍,說的時候,我用眼角的餘光掃了一下四周,看到同工都以羨慕的目光看著我,帶領也是面帶微笑,我心裡更是得意洋洋。當聽到其他幾個教會的工作果效比較差,並且帶領還讓他們吸取我們教會配合工作的一些方式時,我感覺臉上特別有光,地位好像一下子比其他同工高了一截,能在幾處教會中脫穎而出,成為帶領器重的對象、同工學習的榜樣,我感到特別風光、有享受。

相關內容

我是怎麼經歷末世基督審判的
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在經歷中你對神的拯救有多少實際的體會(有聲讀物)...